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六章 祸从口出 上
    “好了,我坐在这里,你们也喝不痛快,钧升老弟,我先到后面去休息休息。”
  
    
  
        当方逸和柏初夏的订婚仪式结束之后,卫老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已经是年逾九旬的老人了,在这坐了一会就感觉精力不济,反倒是柏钧升今儿双喜临门,这会儿精神的很。
  
    
  
        “你别起来了。”卫老爷子看到儿子想起身,当下摆了摆手,对卫嘉熙说道:“你在这里陪着,铭城,你来扶爷爷。”
  
    
  
        “是,父亲,铭城,过去扶着爷爷。”对于老爷子的安排,卫嘉熙心中有数,他知道父亲这是有话要和卫铭城说,而且这话的保密等级就连自己都无法旁听。
  
    
  
        卫嘉熙是个很纯粹的军人,保密条例自然是熟知的,他也没想过要去打听这件事,不过发生在父亲和儿子之间的秘密,卫嘉熙总归还是有些好奇的。
  
    
  
        卫老爷子这一走,宴会厅原本有些肃穆的氛围,突然间就变得松弛了下来,众人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许多,直到这时候,柏钧升寿宴和方逸柏初夏订婚的喜庆气息才显露了出来。
  
    
  
        柏钧升兄弟三个,老大留在了浙省继承祖业,由于当年战乱和后来的各种变故,柏家老大那一系有很多后人都在国外,虽然柏钧升的大哥已经过世了,但他的后人却是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今儿也有不少来到了这里。
  
    
  
        至于柏家老二,就是在台岛的那位了,他还健在,只不过因为年龄太大而且身份特殊,没能亲自过来,不过他的后人也来了不少,拖家带口的足有数十人。
  
    
  
        另外还有像是王天亮这些柏家的亲戚,整个宴会厅足有数百人都是柏钧升的晚辈。
  
    
  
        这么多人按照年龄辈分的排序,一一都到首席来给柏钧升拜寿,看到柏家人丁兴旺,柏老爷子也是高兴不已,接连喝了好几杯酒,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他才在柏初夏的搀扶下去到后面休息了。
  
    
  
        要说今儿这场寿宴,最受关注的人自然是卫德林了,以他的身份,不管出现在什么场合,都必定会是众人目光追随的目标。
  
    
  
        作为今儿的寿星公,柏钧升也是众人关注的对象,而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要说最出风头的那个人,绝对是方逸无疑,那些价值连城的礼物和出人意料的订婚仪式,都让方逸和柏初夏成了今儿寿宴的主角。
  
    
  
        老爷子这一走,方逸就变成了众人想要交好的对象了,在卫小婉的介绍下,方逸一下子多了不少七大姑八大姨还有表叔堂舅之类的亲戚,饶是方逸记忆力过人,也被搞的晕头转向。
  
    
  
        “方逸,爷爷要见你。”
  
    
  
        好在卫铭城这时出来了,说是老爷子要见方逸,这才帮方逸挡住了那些热情的人,来到后面的休息室方逸还是后怕不已,和这些人打交道要比修炼难得多了。
  
    
  
        至于留在宴会厅的人,则都是对方逸羡慕不已,以卫家老爷子的身份,他们想和其说上一句话都难,现在他居然要单独见方逸这个年轻人,可见方逸在他心里的分量不轻。
  
    
  
        “小方,老头子可要谢谢你啊。”
  
    
  
        卫德林见到方逸的第一句话,就让方逸吓了一跳,“卫爷爷,您这是说什么话啊,卫哥他有本事才能进隐组,否则就算有我的面子,那也不是随便进的地方。”
  
    
  
        “他有屁的本事。”卫德林没好气的看了孙子一眼,说道:“他要是能凭自己的本事进隐组,那早些年就进去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老爷子虽然年龄大了,但思维并不亚于一般的年轻人,在卫铭城说出沾光那两个字的时候,他就大致的猜出了事情的经过,刚才一问卫铭城,果然就是那么回事。
  
    
  
        俗话说老辈人都是隔代亲,卫铭城没少挨父亲的揍,但是在爷爷面前还是比较随意的,当下挺了挺胸脯,说道:“爷爷,我现在也是个将军了呀。”
  
    
  
        “是啊,你也是个将军了!”
  
    
  
        卫德林此刻心情极好,哈哈笑道:“我卫家一门三代都出了将军,铭城,以后卫家的大旗,就要由你来抗了。”
  
    
  
        “什么?”卫铭城闻言愣了一下,连忙摆手说道:“爷爷,卫家还有大哥二哥呢,我这算是剑走偏锋,卫家的未来,还是要依仗哥哥们的。”
  
    
  
        虽然这几天卫铭城是志得意满,但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这将军其实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相比部队的正常晋升少了那么一点底蕴,在军中的人脉也是不如他那几个哥哥的。
  
    
  
        “你大哥的去向已经定了。”卫德林淡淡的说道:“他下个月调xx军事学院担任副院长,以后会成为那个学院的政委,不会再下到部队带兵了。”
  
    
  
        “啊?”
  
    
  
        听到这个消息,卫铭城一时间有些傻眼,虽然爷爷所说的那个军事学院级别不低,院长政委都是少将的标配,但是去到那里,也等于是没有了再往上晋升的可能性了。
  
    
  
        “有得必有失,好事不能让咱们卫家全都占了。”卫德林的神情十分的淡然,说实话,他早就接受了这个调整的结果,有卫嘉熙在,卫家在二十年内还不至于衰落下去。
  
    
  
        但卫铭城的突然晋升却是老爷子没能想到的,深知隐组底细的卫德林很清楚,别看卫铭城的这个将军不带兵,但他所处的隐组却是个实权部门,隐组的职能已然超脱出国家的律法。
  
    
  
        卫铭城能进入隐组,那等于是给卫家买了一个最为稳妥的保险,因为就算是中枢里的人想要动卫家,也是需要考虑卫铭城的存在的,所以在卫老爷子看来,卫家第三代的大旗只能由卫铭城来扛了。
  
    
  
        “方逸,以后铭城还需要你来提携啊。”卫老爷子有些感慨的说道:“当年我受过你师父的恩惠,现在铭城也是如此,老头子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了。”
  
    
  
        “卫爷爷,不,外公,咱们现在算是一家人了,还提这些干什么呀。”
  
    
  
        方逸闻言不由笑了起来,和柏初夏订过婚之后,他已经是可以改口跟着柏初夏来称呼家中长辈的了,老爷子现在说的话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好,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别的我就不说了,行了,你和铭城出去吧,今儿咱们俩可是有些喧宾夺主啦。”卫德林笑着点了点头,他到底是年龄太大了,和方逸说了这么一会话,整个人的精神都萎靡了不少。
  
    
  
        “外公,等我回头稳定下来之后炼制些丹药给你试试。”
  
    
  
        方逸能看出来,老爷子的这种状态,纯粹是因为年龄太大而导致的,气血衰败用外力是无法治疗的,不过方逸脑海中的丹方,却是有一味药可以让老爷子服用,能缓解一下老爷子身体衰老的时间。
  
    
  
        听到方逸的话,卫德林不由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方逸,我可不是古代昏庸的皇帝,去吃道士炼的丹,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早就看开了,比之我的那些战友们,我这余生都是白捡来的。”
  
    
  
        “我那药和皇帝炼丹可不同,到时候外公你放心吃就行了。”
  
    
  
        方逸笑着回了一句,但也没再说下去,他现在还缺了不少味药材,另外炼丹所用的丹炉方逸也没有,这些都要等他稳定下来之后慢慢找寻的。
  
    
  
        “好,那外公就等着了。”
  
    
  
        老爷子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摆了摆手,在知道卫铭城的事情之后,为了卫家殚精竭虑的卫德林也是心里松了口气,这会儿感觉倦意十足,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休息一下。
  
    
  
        和方逸来到外面的宴会厅里,寿宴进行的正热闹,佩戴着将军衔的卫铭城和方逸一出现,立马成了众人的焦点,他们还没回到座位上坐着,端着酒杯过来敬酒的人就络绎不绝的过来了。
  
    
  
        酒宴一直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才结束,方逸跟着柏井然夫妻还有柏家大伯和柏初夏的堂哥们,一起来到了门口送起了客人,让柏家众人惊异的是,方逸居然能喊出来每一个出来客人的名字。
  
    
  
        数百人的名字在很短的时间,竟然被方逸记得一个字都没错,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天赋,这也让众人再一次刷新了对方逸的认知。
  
    
  
        “嗯?那边怎么有人好像在吵架?”
  
    
  
        送完了最后一拨客人之后,方逸忽然听到一阵叫骂声,循声望去,方逸发现在距离自己四五十米外的那个停车场里,似乎正有几个人在对峙着。
  
    
  
        “咦?这还都是熟人啊,刚才果然没看错。”方逸的目力远非常人可比,即使是在夜晚,他借助着那一点灯光的反射,也是将停车场里几个人的相貌看得清清楚楚。
  
    
  
        两边的人是侧面对着方逸的,所以他清楚地看到,其中有一个人是之前在会场见过的徐震,原本和徐震不怎么和的吴子林,这会儿居然也跟徐震在一起,一起和面前的那个人嚷嚷着什么。
  
    
  
        “方逸,是张一!”
  
    
  
        卫铭城喊出了张一这个名字,再看向张一对面的那几个人,卫铭城不由乐了,徐震和吴子林好死不死的竟然敢去招惹张一?这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闲自个儿活的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