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双规
    “那你想干什么?”
    
        吴子林实在是想不出来,张一叫了人来除了绑架或者打一顿自己之外还能做什么?看着越走越近的那几个人,吴子林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飞快的找了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刘所长,我是吴子林。”
    
        对方接通了电话之后,吴子林说道;“我这边有几个来历不明的人想要威胁我,我想请你们派人过来看看,顺便查一下他们的身份,可别让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到你辖区来了啊。”
    
        在使用武力威胁不到张一之后,吴子林用上了京城纨绔们最常使用的办法,那就是找个相熟的警察,将人给带进去,甭管有事没事,进到局子里总归不是那么舒服的事情。
    
        如果对方在公安系统也有关系并且能托上人,那最后就是一场误会,但要是没人没关系,那进到局子里就难免要受上一些罪了。
    
        要知道,一些基层派出所的联防队员们的素质可不是很高,那都是从社会上招聘来的,就算最后出了点什么事闹出了社会影响,只要推出临时工这三个字再开除两个人,不管什么事总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吴子林在国安系统也工作了一些年头了,虽然只是做一些社会调查的工作,但有很多都是需要公安系统配合的,所以即使没用自家老子的关系,吴子林也是结识了不少公安系统内的人。
    
        刚才吴子林找的那位刘所长,就是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辖区派出所的所长,从那个派出所到这边走路只需要五分钟,如果开车过来的话,估计这会儿都应该已经到了。
    
        “哪位是张一先生。”
    
        吴子林打完电话的功夫,三个穿着黑西装的人也已经来到近前,让人惊讶的是,三人中为首的一个并没有去找吴子林的麻烦,而是问起了谁是张一。
    
        “我说你们办事的效率不高啊,一个多小时了才派人过来,过来之后又不干正事。”
    
        张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是张一,问我干什么?那是吴子林,你们把他带走不就完事了,拖拖拉拉的真是麻烦。”
    
        “张一先生,我们的效率已经很高了。”
    
        听到张一的话,为首的那个中年人苦笑了一声,张一上嘴唇碰下嘴唇容易,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一个电话,中年人所在的部门忙成了什么样子,几乎留在京城的所有人都被调动了起来。
    
        不过中年人还真不敢对张一有任何不礼貌的表现,因为这个工作是他们部委的一把手亲自布置下来的,并且专门交代了中年人,见到张一之后要向他请示报告。
    
        “行了,你们工作吧。”张一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抬脚向方逸走了过去,他到了一晚上了,正事一点没干,反倒是管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哎,你别走,还有你们三个,都是干什么的?”
    
        张一要走,吴子林反倒是不答应了,开什么玩笑,他已经看到外面有警灯闪烁了,也就是说他的人到了,这也让吴子林胆气大增,自然不会让张一离开了。
    
        “我们是干什么的,你跟我们走了自然知道。”为首的中年人走到吴子林身边,说道:“你就是吴副部长的儿子吴子林吧?请配合我们工作,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知道我爸爸?”
    
        听到那个中年人的话,吴子林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发现自己之前的猜想好像全都错了,这几个人看上去和绑匪混社会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挨边,反倒是有点像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
    
        “我当然知道你爸爸,而且还认识他呢。”中年人笑了笑,说道:“走吧,按理说以你的级别,是不用我出面来请你的,不过情况特殊,你也算是个特例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吴子林越听越是感觉不对劲,当下往后退了一步,目光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三人。
    
        “我们是什么人你现在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现在要跟我们去规定的地点,在规定的时间内交代你的问题。”
    
        中年人这句话一出口,吴子林顿时有些傻眼了,就连旁边的徐震脸上也是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老百姓或许不明白这几句话的意思,但吴子林和徐震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对方分明就是宣布自己被双规了。
    
        “你们是纪委的?要双规我?”
    
        吴子林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这时他才明白对方刚才话中的意思,以他一个科长的级别,的确还不够资格被双规,一般而言,双规的干部最低也都是要到副处级以上的。
    
        “你们是哪个部门的纪委?”
    
        吴子林心里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挥舞着手对几个已经走进停车场的警察喊道:“刘所,刘所,我在这边,这边有人假冒纪委的人,你赶紧过来查查。”
    
        吴子林也算是有几分急智,他倒不是怀疑对方的身份,而是想知道他们是哪一级的纪委,这样即使跟他们走了,也能让父亲去捞自己,否则京城那么大,怕是他父亲一时半会也打听不到自己的消息。
    
        吴子林招呼完那几个警察之后,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小声的对身后那个司机说道:“等下你先走,然后马上给我爸打个电话,你放心,等我出来之后不会亏待你的。”
    
        “哎,你们几个人是干什么的?”这时外面的几个警察已经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警察三十出头的样子,径直走到吴子林的身边,眼睛看向了那三个穿着西装的人。
    
        “对不起,我们接到报案,需要核查一下你们的身份。”
    
        看到那三个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度,原本态度不怎么好的那个警察马上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在京城里面混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副好眼力,否则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怕是连怎么被人给阴死的都不知道。
    
        “你们这些纨绔子弟,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折腾。”
    
        中年人看了一眼吴子林,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证件,递给了那个警察,说道:“中纪委办案,是不是还需要到你们所里报备一下?或者让你们局长批一下?”
    
        “中……中纪委巡查组二组组长,正……正厅级。”
    
        看着中年人证件上的名字职务和括弧里面所对应的级别,刘所长只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干燥的大沙漠之中,喉咙眼里面渴的厉害,他怎么都没能想到,面前的这个中年人竟然是个正厅级的领导干部。
    
        而中纪委的名头,也是把刘所长吓得三魂六魄都丢了一大半,他倒不是没和纪委的人打过交道,但刘所长所能接触到的,充其量也就是分局纪委的工作人员,那和中纪委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纪组长,实在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中纪委办案,我只是正常接到了群众报警。”
    
        能在京城这地界上混的人,就没有一个脑子不好使的,在打了个激灵之后,刘所长连忙用双手将证件递到了中年人的面前,他很庆幸自己没一来就嚷嚷着要抓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个儿这次怕是怎么都摘不出来了。
    
        “行了,你让开吧。”中年人也懒得和刘所长计较,走到吴子林面前,说道:“走吧,还不死心吗?”
    
        “你们中纪委过来抓我?我……我犯了什么法?违反了什么纪律,需要出动你们中纪委?”
    
        吴子林这会儿已经是完全傻眼了,他千猜万想,却是怎么都没能想到对方居然是中纪委的人,自己一个小小的科长居然被中纪委双规,吴子林的脑子真的是有些混乱了,什么时候中纪委连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管了。
    
        “犯了什么法,违反了什么纪律,那是我们要问你的。”
    
        中年人微笑着说道:“走吧,早点把问题交代了,对你是有好处的,对了,千万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你父亲已经被我们的人请过去了。”
    
        “什么?我……我父亲也被双规了?”
    
        中年人的最后一句话,才是摧毁吴子林精神的关键,中纪委的人双规他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感觉,但涉及到他的父亲,这就能说得通了。
    
        自家老子做过什么事,吴子林比谁都清楚,有很多事都是吴子林在中间以掮客的身份做成的,光是他们家挂在别人名下的那几套房产,就足够他们父子俩把牢底坐穿了。
    
        原本还挺直着要办站的笔直的吴子林,此时就像是被抽去了身上的骨头一般,整个人像是一摊烂泥一样瘫软了下去,那位纪组长身后的两个工作人员应该是很有经验,上前一步一左一右的将吴子林给架了起来。
    
        “张一先生,我们会随时将案情向您通报的。”
    
        纪组长没有跟着手下一起上车,而是稍微停留了一会向张一告了个别,“还有,在不足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核实了一位副部级干部的违法违规证据,这种效率也不算低了吧?”
    
        纪组长并不知道张一是什么身份,但被这样一个年轻人质疑了自己的工作,纪组长心里还是有些不满的,所以在临走的时候重提了一下他们的工作进展,也展示了他对张一刚才那句话的不满。
    
        “证据是我给你们的,你们只是核实了一下,还用那么长的时间,有什么好骄傲的?”张一闻言瞪起了眼睛,没好气的说道:“赶紧把人给带走吧,今儿别人过大寿呢,别搞的那么晦气。”
    
        “这个。”
    
        听到张一的话,纪组长还真是语塞了,他并不知道那些详尽到了极点的证据,居然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提供的,而且对方说的也没错,因为那些证据实在是太完善了,像他这种老纪检一眼就能看出真伪来的。
    
        “张一,我究竟怎么得罪你了,你竟然这样赶尽杀绝?”
    
        此时,已经被带到车门口处的吴子林,忽然回过头向张一喊了一嗓子,他的脸上满是不甘的神色,从一个国家干部到阶下囚,吴子林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我告诉过你,要小心祸从口出!”
    
        张一一脸淡然的看着吴子林,他最初只是让人查查吴家这父子,没成想真查出了不少的东西,原本并不打算今儿就动他们的张一,在停车场再次见到吴子林之后,终于是忍不住让那边动手了。
    
        “就……就因为吵几句嘴?”
    
        听到张一的话,吴子林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为荒谬的事情,他怎么都没能想到,自己在酒桌上几句嚣张跋扈的言语,竟然直接导致了他们爷俩的灭顶之灾。
    
        “你们要是自身行的正坐得稳,那我自然也动不了你们的。”张一摆了摆手,没有再去看吴子林,在他眼里这样的人和只苍蝇真的差不多,既然恶心到自己那就随手拍死好了。
    
        当纪委和派出所的车先后离开之后,还留在停车场里的徐震看向张一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恶魔似的,仅凭几句气话就将一个部委副职给双规了,徐震实在想不到张一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又有着什么样的背景?
    
        “你小子的屁股也不干净,等在这里干什么?”张一的眼睛从徐震身上扫过,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就让徐震屁股着火一般的跳了起来,一溜烟的窜进了自己的车子,连头都没敢回就开走了。
    
        “张哥,这就是咱们组里的行事风格?”
    
        等人都走光了,看了一场好戏的卫铭城才笑嘻嘻的说道:“张哥真是霸气,不过我喜欢,像这样的蛀虫就是要一棍子打死,不能给他们任何翻身的机会。”
    
        “这算什么?等回头我带你去外省走走,到时候你就知道隐组的行事风格了。”
    
        没了外人,张一的脸色也松弛了下来,走到方逸身边,张一低声说道:“方先生,是宋老让我来找您的,他说您要是方便的话,他有些事想和您说说,现在宋老就在您住的那边等着呢。”
    
        “你看我今儿方便吗?”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们隐组行事,也等出了这里再做,等会我怎么去和他们解释啊?”
    
        方逸看得清楚,此时站在酒店门口的丈母爹和丈母娘,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这边,方逸还真的挺头疼如何和他们说起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