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九章 级别太高
    “有什么事明儿再说吧。”
  
    
  
        方逸原本是很好说话的人,但今儿是柏初夏爷爷大寿,张一却搞出来这么一出,虽然是帮方逸出了口气,但后续的麻烦也是不少,方逸现在就不知道该怎么向柏初夏和她的父母解释。
  
    
  
        “好,那就明天再说。”
  
    
  
        张一很懂得察言观色,他看出了方逸的不爽,当下说道:“方先生,您的身份是隐组的供奉,虽然不能对外宣称,但你是卫铭城这小子的领导却是不假,这事儿用一句国家机密也就能解释过去了。”
  
    
  
        “嗯?你说的倒也是。”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这谎话如果说了一句,那就可能需要用一百句来圆谎,倒不如实打实的说了,反正他也没欺骗别人,只是按照隐组的规定不能说出去罢了,柏初夏的父母都在政府部门工作,想必也是可以理解的。
  
    
  
        “方先生,那我就让宋老明天再来叨扰您了。”
  
    
  
        张一对着方逸一抱拳,径直离去了,看着张一离去的身影,方逸苦笑了一声,对卫铭城说道:“卫哥,他的话你都听到了?回头你去解释吧。”
  
    
  
        “铭城,发生了什么事?”
  
    
  
        方逸和卫铭城回到酒店门口之后,柏井然连忙迎了上来,说道:“初夏的那个同事怎么被人带走了?他不是吴副部长家的孩子吗?”
  
    
  
        原本方逸没出现的时候,柏井然对吴子林还是有几分好感的,相比京城的那些纨绔子弟,在国安工作的吴子林还是能称得上是年轻有为的,再加上两边的家庭也算是门当户对,所以这次吴子林前来,柏井然是知道的。
  
    
  
        “姑父,吴副部长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刚刚被双规了。”
  
    
  
        卫铭城看了一眼被他的话震惊的张大了嘴巴的柏井然,继续说道:“吴子林也牵扯到他父亲的事情里面,所以也被带走了,听说事情不小,估计这次是出不来了。”
  
    
  
        “你说谁?是吴副部长被……被双规了?”
  
    
  
        听到卫铭城的话,不仅是柏井然和卫小婉惊呆住了,就连刚刚从酒店里面出来的柏建国也被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他们刚刚还同桌喝酒相谈甚欢,怎么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就被请去喝茶了?
  
    
  
        “是中纪委的人把他带走的吗?”
  
    
  
        柏建国追问了一句,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柏建国就是负责管干部的,虽然和纪委是两条线,但平时都会互通有无,像副部长这种级别的,他多少都会听到一些风声的。
  
    
  
        “是,估计明天就能放出消息了。”卫铭城点了点头,隐组办的案子,肯定是会办成铁案的,这事儿别说只是一个副部长,就是级别再高一些的人都别想翻身的。
  
    
  
        “铭城,这事儿应该是很机密的,怎么没有避讳你?”
  
    
  
        柏井然在一旁开口追问道,卫铭城虽然是个少将,但政府和军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按理说就算是中纪委拿人,也不应该和卫铭城扯上什么关系。
  
    
  
        “这次的事情,和我的部门有些关系。”
  
    
  
        卫铭城苦笑了一声,说道:“姑父,我们有保密条例的,具体的我就没法说了,只能说这次的案子是我们部门的人主办,中纪委的人只是协办,您说我能不知道吗?”
  
    
  
        “中纪委的人只是协办?”
  
    
  
        卫铭城的这番话又让柏井然愣住了,他知道自己这位妻侄好像是加入了一个不得了的部门,但柏井然也没想到这个部门的级别竟然如此之高。
  
    
  
        “得,不能说你还是别说了,井然,你也别问了。”
  
    
  
        听到卫铭城的话,柏建国是知道其中利害关系的,能指使中纪委的人打下手的部门,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打听的,级别不到听了不该听的东西,那对他们哥俩日后的发展是有害无益的。
  
    
  
        “对了,小方,我看刚才那人好像也认识你,这是怎么回事?”
  
    
  
        柏井然打消了追问下去的念头,不过方逸之前和那个年轻人谈笑风生的样子,却是被柏井然看在了眼里,卫铭城的事情不能问,难不成方逸也不能问吗?
  
    
  
        “刚才那人是卫哥的同事。”方逸见到这事儿果然扯到了自己身上,当下说道:“我也算是那人的同事吧,刚才见面的时候聊了几句。”
  
    
  
        “什么?你和铭城是一个部门的?”
  
    
  
        柏井然原本以为自己在官场二十多年,早就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了,但今儿两个年轻人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把他给雷的里焦外嫩是一惊一乍。
  
    
  
        “姑父,方逸是我领导。”卫铭城从旁开口说道:“他的保密级别比我要高很多呢,我看你们还是别问了。”
  
    
  
        “又是需要保密的?”
  
    
  
        柏井然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一个是自己的妻侄,一个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女婿,但自己居然连两人在哪个部门工作都不知道,而且还无法追问,这让柏井然心里是十分的别扭。
  
    
  
        “铭城,小方的级别比你还高?那他挂的是什么军衔?”
  
    
  
        卫铭城的话让柏建国忽然心中一动,他们柏家在政府体系中算是发展的不错,不过在军队里却是没有什么根基,为了避嫌,柏家和卫家充其量只是守望相助,两边都很默契的没有去动用对方的力量。
  
    
  
        但方逸不一样,方逸如果娶了柏初夏,那他就是正儿八经柏家体系中的人了,如果他本身是位将军,那柏家在军队里也算是有个代言人了,这对柏家是有极大好处的。
  
    
  
        “方逸级别太高,没法授衔。”
  
    
  
        卫铭城实话实说道,事实确实也是如此,像是宋天宇等人就已经不授衔了,更不要说是只作为供奉的方逸了,现有的军衔根本就没有适合他的。
  
    
  
        “这,这是真的?”
  
    
  
        意外一件接着一件接踵而来,柏井然这会儿的神经都有些麻木了,柏井然在政府工作了那么多年,思维里不免有些官本位的思想,对于商人向来就有种天然的轻视。
  
    
  
        柏井然原本以为方逸只是个有着不菲家产而且有一手精湛的雕琢工艺的年轻人,说实话,要不是老丈人今儿亲自出马给方逸撑腰,柏井然对自己这个准女婿也不是特别满意的。
  
    
  
        但此刻突然间又峰回路转,方逸竟然和卫铭城一样,都是那个保密级别很高的组织中人,也就是说,柏井然向来自持的那体系身份和级别,在方逸面前却显得是那么的可笑。
  
    
  
        方逸可不想和隐组拉上什么关系,也不想给柏井然等人造成什么误解,连忙解释道:“柏叔叔您别听卫哥的,我就是在他们组织里面挂个名头,不算是他们组织中人的。”
  
    
  
        “你这才是谦虚呢。”
  
    
  
        卫铭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姑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有这小子在,你和柏大爷肯定会官运亨通的,不过这事儿你们别往外传。”
  
    
  
        “行了,你少说几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方逸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卫铭城,他想要的是一个充满了亲情的普通家庭,而不是一个充斥着利害关系的政治家庭,卫铭城的话显然会让他们以后的相处变得很别扭。
  
    
  
        “行了,你们这些男人,怎么一见面净是聊些政治上的事情?”
  
    
  
        还是卫小婉明事理,当下说道:“好了,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方逸,你到家里去住吧,你和初夏订了婚,再住在外面多不合适?”
  
    
  
        现在的卫小婉,对方逸是一百个满意,加上两个孩子已经订婚了,住到家里也不会有别人说三道四的,在卫小婉看来,方逸住在酒店肯定没有住在家里舒服。
  
    
  
        “啊?住到家里去?”听到卫小婉的话,这下轮到方逸傻眼了,他还没做好和柏初夏有更进一步亲密接触的思想准备呢。
  
    
  
        “你想什么呢?”
  
    
  
        卫小婉的话也让柏初夏的脸红了起来,右手很隐蔽的掐了一把方逸,开口说道:“妈,方逸的工作忙,住在家里不太方便,而且我正在装房子呢,整天都要在外面跑。”
  
    
  
        “姑妈,明天我们部门的大领导还要找方逸呢,让他跟我回去住方便些。”想到刚才张一说的事情,卫铭城也从旁说道。
  
    
  
        “是啊,阿姨,我这几天可能有点忙,房子都是初夏在看着,您要是有时间,也帮我们拿拿主意。”
  
    
  
        卫铭城的话让方逸松了口气,虽然他内心也是想和柏初夏更进一步,但在柏家住着,方逸总觉得会有点心理障碍,尤其是旁边老丈人那一脸不爽的正盯着自己。
  
    
  
        “嗯,你们年轻人有什么装修的经验,等明儿我和初夏一起过去,你忙你的。”女人的思维果然是散发性的,很容易就被引导歪了,听方逸这么一说,卫小婉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引到了房子装修的事情上。
  
    
  
        房子对于国人来说可是件大事,就像柏家这样的家庭也不例外,方逸开了个头提了几个装修方案之后,卫小婉立即兴致勃勃的和方逸讨论了起来。
  
    
  
        讨论了一会之后,卫小婉也感觉有些不合适,当下说道:“初夏,你先送方逸回去吧,明天妈和你一起去房子那边,铭城,你和我去看看你爷爷,他今天可是喝了不少酒。”
  
    
  
        “你这是把女儿往火里推啊。”
  
    
  
        在方逸和柏初夏离开之后,柏井然一脸不快的看着妻子,“他们两个又没结婚,这要是住在一起了,传出去影响可不好。”
  
    
  
        “柏井然,你少和我说这些。”
  
    
  
        对于丈夫,卫小婉向来都是手拿把抓的,当下秀目一瞪,看着柏井然说道:“当年老娘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也没结婚,那时候你怎么不注意影响?”
  
    
  
        “你们两口子,当着晚辈都在说些什么啊?”
  
    
  
        听到弟弟弟媳的话,柏建国也是一脸的无奈,不过他也是习惯了,卫小婉在柏家那也是强势惯了的,自己这个弟弟在她面前只有俯首帖耳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