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八十三章 异能者大会 上
  “得到玄石,就能测出自己的灵根属性,自己倒是要想想办法。”

  虽然方逸感觉上古传承下来的功法和现在的修者功法应该有些不同,但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和认知自然是越细微越好,在修炼初始时显示不出来的东西,或许到了日后就会变得重要了。

  “宋老,如何才能得到玄石?”方逸的目光投向了宋天宇,虽然宋天宇也没见过玄石,但自己是从他口中听到的这个名词,想必宋天宇知道从哪里能找得到。

  “得到是不可能的。”

  宋天宇闻言连连摇起了脑袋,摆手说道:“传说玄石是上古九天玄女炼制的,散落在修者界的也是屈指可数,只有一些大门派手上藏有几块,专门用来查探门中子弟的灵根,这样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会出售呢?”

  在修者界,玄石虽然不能用于修炼,但其独特的功用,还是使其成为各大门派争抢的目标。

  好在玄石用处单一,除了大门派收取弟子探查资质的时候能用得到,平时也没有别的作用,而且玄石大多是在数百上千年以前就落入到各大门派的手中,在修者界倒是也没有引起过什么大的纷争。

  但这并不代表玄石就容易得到,因为成年修者基本上神识已成,一般即使是修为高出他们很多的修者,也无法探查其灵根识海,因为这很容易造成被探查者识海崩溃。

  所以玄石对于大门派而言,还可以说是一种战略性的物资,只要发现就会收入囊中,极少会流落到外面那些散修或者小家族的手中,就算世俗的那些世家手中藏有玄石,那也绝对会秘而不宣的。

  “借用总可以吧?”

  听到宋天宇的解释,方逸有些挠头,玄石他是必须得到的,但方逸知道,以自个儿的修为,充其量也就只能在世俗界摆摆威风,在那些传承已久的修者界门派面前,自己还真是不够看的,那些歪门心思最好是不要有。

  “宋老,您这么看着我干嘛啊?”方逸话一出口,就发现宋天宇用一种很奇怪的神情看着自己,不由摸了摸脸,自个儿早上出来的时候好像是洗了把脸呀。

  “方逸,别人想借用玄石,那是很难的事情,但是对于你来说,这事儿太容易不过了啊。”

  “宋老,您这话怎么说,我就怎么容易了?”宋天宇的话听得方逸是一头雾水,他到目前为止,连一个修者界的人都没有接触过,这找谁去借啊。

  “你师门就有玄石,而且肯定不止一块,你拿去用不就好了?”

  宋天宇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方逸,就他所知,方逸所在的师门虽然人数很少,但在修者界却是极为强大的,连那些人多势众的大门派也是不敢招惹。

  “宋老,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师门的是什么,师门内又有些什么人。”

  听到宋天宇的话,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宋天宇提及自己的师门了,但方逸除了知道自己的师父是个邋遢老道士之外,对自己所为的师门就再也是一无所知了。

  “这个我知道一点,但却没法告诉你,不过你师父应该没有仙逝。”

  宋天宇有些为难的说道:“你师父没有告知你师门的事情,想必是有他的原因,可能你进入修者界之后就会知道了,我如果多嘴的话,怕是会引来灾祸,方逸,这事儿恕我不能多言。”

  相比世俗间那些随口发誓赌咒的行为,修者界却是非常的注重因果,所以对于方逸师门的事情,宋天宇根本就不敢多言,只能是向方逸连连道歉。

  “宋老,可能你说的对,师父或许有他的原因吧。”

  方逸心性原本就很豁达,现在想到师父极有可能是诈死,心里已经是异常高兴了,对于师门来历这些事情,反倒是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宋老,那我如何能进入修者界呢?”

  方逸原本并没有进入那里的打算,但现在既然想得到玄石,却是势必要去那里走一趟了,当下问道:“我进入到修者界之后还能回来吗?这其中有没有什么限制?”

  “如何进入修者界我也不是很清楚。”

  宋天宇想了一下,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去修者界,我可以让族中长辈代为传话,然后找人带你进去,至于进去之后能不能回来,我想是可以的,因为我们族中就有修者在两界来往。”

  说到修者界,宋天宇脸上满是羡慕的神色,因为救他所知,修者界非常适合修者修炼,那里的空气纯净之极,通常族中的修者回来之后马上就会返回,用他们的话说,那就是外界浊气实在是太重了,待久了会让他们修为下降的。

  “按照这样说,修者界应该还是残留一些灵气的。”

  听到宋天宇的话,方逸暗暗点了点头,世俗界的污染那可不仅仅是空气,几乎衣食住行全方位都会让先天之境修为的修者感觉到不适,要不是方逸没有完成红尘炼心的任务,恐怕他也会找机会离开的。

  “方逸,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修者界?”看到方逸沉默不语,宋天宇说道:“我需要提前向家族说明这件事,如此他们才好做安排。”

  出于修炼的原因,修者一般是极少会离开修者界的,宋家的修者也是如此,一年中能回来一次就算是不错了,方逸即使想进去,那也要是看时机的,说不定过上一年他也可能无法进入到修者界。

  “这事儿不急,你先联系下,有机会我就进去一趟。”

  听到宋天宇的解释之后,方逸摇了摇头,虽然他自从晋级之后修为进展的极慢,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方逸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境日趋圆满起来。

  尤其是昨日订婚之后,那种即将拥有妻子家庭的感觉,让方逸心里从小就缺失的一块,也被拼补了起来,这对于方逸而言无疑是异常重要的,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宁愿用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去换取自己从小缺失的爱。

  “宋老,要是没别的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问清楚了探查灵根资质的问题之后,方逸也没有那么着急了,很多事情都是欲速则不达的,身边的人有缘自然能和自己一样走上修炼的道路,若是无缘的话,也是强求不来的。

  现在方逸最想做的,就是每天到自己的四合院去转转,和柏初夏一起亲眼看着自己的房子建造出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和柏初夏在一起的假,才算是自己真正的第一个家。

  “哎,方逸,你是没事了,可,可我还有事呢。”看到方逸转头就想走,宋天宇不由哭笑不得的拉住了他,自个儿从昨天就等在这里,可是连来意都没说出来呢。

  “哎,瞧我这记性,对了,宋老您这是找我有事,宋老您说,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帮忙的。”方逸哪里会忘了宋天宇找他有事,他只不过是不想掺合隐组的事情,故意装出那副模样想推脱开来的。

  “你年轻不大,这处世可油滑的很呀。”

  对于方逸的话,宋天宇的有些无奈,他自然能听得出方逸话中的意思,那就是自己所说的事情,方逸是要经过自己的衡量,能不能做到那全在于方逸的想法。

  “这事儿吧,算是国家的事,也算是咱们修者界的事情。”

  宋天宇斟酌了一下言语,开口说道:“你可能不知道,除了咱们国家之外,在国外也有很多凭借着修炼或者是血脉进化的人,通常我们称之为异能者,在很多的国家都有异能者组织。”

  看到方逸脸上并无异色,宋天宇接着说道:“咱们国家的修者在外国人眼里,其实也是被称为异能者的,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修者的底蕴,所看到的都只是些皮毛罢了。”

  “宋老,您到底想说什么?还是直说好了。”方逸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他早就从龙旺达口中知道了异能者的事情,而且比宋天宇说出来的要详细得多。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

  看出了方逸脸上露出的不耐烦,宋天宇说道:“全世界的异能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召开异能者大会的,这种大会会邀约各国的异能者参加,算是一种展示力量和肌肉的盛会吧。”

  “要召开异能者大会了?”方逸闻言愣了一下,开口说道:“据我所知,咱们国家有很多年没有参加这种会议了吧?为何这次想要参与了呢?”

  “我们不参加,那也是逼于无奈、”

  宋天宇苦笑了一声,说道:“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修者界和国家是没有什么联系的,这一种各国异能者参与的大会,是有点半官方性质的,所以我们那时候是没办法参与。”

  历朝历代在建国之初,都会很注意侠以武犯禁的事情,现在自然也是如此,所以在建国初期的时候,很多世俗中的修者世家都被打压的很厉害,有很多甚至隐于山林间去避祸。

  一直到建国几十年后,社会逐渐稳定下来之后,和各国接触多起来的国家才想到了这个群体,通过早期一些领导人身边的世家子弟,逐渐又和修者界取得了联系。

  不过真正的修者,是不愿意出世去管世俗间的事情的,当年国难当头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在国外异能者侵入的时候出过一次手,不是国外的最顶级异能者进入国内,他们都懒得去搭理。

  但是能参与异能者大会的国外异能者,却都是堪比真正修者的人,所以在修者不参与的情况之下,国内无法派出具备相应能力的强者,所以最近这些年的异能者大会,国内也就一直都没有参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