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九十章 炼器残册 下
  看着手中炼器的册子,方逸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黄金在炼制飞剑的材质中,居然是最为普通的一种,而像是另外一些材料,诸如寒铁、天星砂之类的物件,方逸连听都没有听闻过。

  另外还有一种中和材料所用的寒潭液,则是需要到万年寒潭下去收取,只有加入这种寒潭液,才能使各种材料融合在一起,寒潭方逸倒是知道不少,但哪一个寒潭下面有寒潭液,方逸却是两眼一抹黑,压根就不知道。

  看到后面,方逸愈发的麻木了起来,因为他发现炼制飞剑,除了要使用特殊的材质和特定的炼器阵法之外,竟然还要以丹火辅助,但是就方逸所知,想要修炼出丹火,必须突破先天进入到炼气期才可以,也就是说,方逸现在根本就无法进行炼制。

  在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残册上的字体已经是模糊不清了,方逸只隐约分辨出了带有空间几个字的字样,不过从这一页往后就全部都遗失掉了,方逸也不知道最后几页是炼制的什么器物。

  其实方逸并不知道,张一所拿出来的这本炼器残篇,即使是在修者界,那也是最为顶级的炼器法门,所以对炼器手法和材质的要求才会如此之高,在现如今的修者界,只要有寒铁,基本上就可以进行炼制飞剑的步骤了。

  “这些材料,到哪里去凑齐啊?金精还能想想办法,但是寒铁天星砂还有什么寒潭液,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看着这本炼器册子上的内容,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上面倒是有详尽的炼器手法,也不是很复杂,但仅是这些材料和炼器所需要的修为,就足以让方逸望而却步了。

  “方先生,金精我有一点,应该够炼制一把飞剑所需。”

  张一也知道这本炼器手册虽然价值很高,但现在的方逸未必能用的上,连忙说道:“寒铁我收集了一点,寒潭液这东西我也知道哪里可以收取,不过天星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虽然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炼制出一把飞剑,但张一在隐组的这十多年里,有意无意的也收集了不少炼制飞剑所需要的材料,像是金精,就是张一每年从隐组支取一些黄金提炼出来的。

  “寒铁是什么?”方逸开口问道,虽然炼器手册上有对这些东西的描写,但仅看名字,方逸根本就无法分辨出是什么材料。

  “寒铁就是天外陨铁。”

  张一说道:“不是所有的寒铁都叫陨铁,这种陨铁非常的特别,打制成普通的兵器都锋利无比,我以前搜寻了一些,也只是打制了把匕首而已。”

  张一嘴上说着话,手腕却是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匕首向方逸递了过去,有些不舍的说道:“方先生,这把寒铁匕首可以送给你,你把它分解之后,就可以作为炼制飞剑的材料了。”

  说实话,这把跟随着张一好几年的匕首,是他非常喜欢的一把武器,张一屡次斩杀强敌,也都是因为这把匕首,但是对于张一而言,不管是什么寒铁还是天星砂,都远远没有使用一次灵石的机会重要。

  虽然突破先天的机会极其渺茫,但凡是都有个万一,万一他能突破,那就代表着生命层次的进化,最少能为张一平添一甲子的寿命,这个机会值得他用除了生命之外的任何东西去换取。

  “这就是寒铁?”看到张一拿出来的匕首,方逸忍不住和彭斌对视了一眼,因为除了制式不同之外,这把匕首所用的材质几乎和彭斌打制的那把短刃一模一样。

  “是的,我另外还找到了一些这样的陨铁,你要是需要的话,我也可以送给你!”张一为了换取使用灵石突破的机会,算是把自己的箱底都给掏出来了。

  “这把匕首我不要你的,你将找到的陨铁给我就行了。”方逸笑道:“你什么时候想要突破就来找我,我答应和你换了。”

  方逸看得出张一的不舍,他心里很清楚,其实就价值而言,这本炼器残册的价值,就已经远远高于张一所提出的要求了,更何况张一还拿出了金精这种材料。

  方逸现在虽然有点钱,但他的财力也不足以用几十亿的黄金去提炼金精,至于陨铁,方逸手上有彭斌的那把断掉的短刃,再加上张一拿出来的陨铁,想必可以凑够炼制一把飞剑所需的材料。

  更何况现在方逸手上还有一把得自神秘空间的断剑,那把断剑薄如蝉翼轻若无物,但却是锋利无比,方逸以前就猜测这或许是把用精神力催动的武器,在他看过这本炼器残篇之后,心中愈发肯定这应该就是把飞剑。

  断掉的飞剑,除了锋利之外,作用并不是很大,方逸想等自己晋级到炼气期后,就将这把断剑给分解掉,到时说不定炼制飞剑的材料就够了,所以这本炼器残册,方逸无论如何都要将其换到手的。

  “好,要是不够,我会再收集一些陨铁交给方先生的。”

  听到方逸的话,张一不由松了口气,既保住了这把寒铁匕首又得到了使用灵石的机会,张一此刻心中对方逸是无比的感激,费些力气再去找一些陨铁,那对于张一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那就麻烦你了。”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将那影印版的炼器残篇放进了口袋里,那种可以打制兵器的陨铁极其罕见,连彭斌都只找到了一小块,方逸自然不嫌多,张一能找到的话,方逸是多多益善。

  “方先生,这金精我先给您吧。”

  张一想了一下,又拿出了那把匕首,在众人的注视中,将匕首把柄处给拧开了,从里面倒出了一个拇指长短粗细通体呈黑色的的小圆筒,说道:“方先生,这金精必须用雷击木制成的东西来保存,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个有火属性的雷击木,一起都送你了。”

  张一拿出的这么一点雷击木,其价值要比普通的雷击木高出许多,因为这块雷击木不但被雷点击打过,更是曾经发生过燃烧,所以这个雷击木还带有火的属性,在雷击木中是极为难得的。

  张一并先给出这些东西,并不怕日后方逸后悔,因为修炼中人极少会做出违背承诺的事情,那样在晋级的时候往往会导致心魔,所以就算是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在许下诺言之后大多也都是会遵守的。

  “火克金的道理?”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那雷击木圆筒,拿开塞子往里一看,里面却是装满了一些像是金粉一般的金精,只是比金粉要更加的耀眼,像是一颗颗金色的星星一样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值了!”

  方逸收起了金精,心中满是喜悦,别说这金精了,就是那炼器残篇,都值得方逸用一块灵石去换取,而张一只要求一次使用的机会,说起来方逸算是赚大发了。

  “张一,寒潭液哪里有?”现在炼制不了飞剑,不代表方逸以后也无法炼制,所以有关于炼制飞剑材质的所在,方逸自然要知道的越详细越好。

  “我知道长白山中有一处寒潭,深达千米,里面应该有寒潭液。”

  张一所说的寒潭,并非只是指水质寒冷的水潭,而是那种底部冷到可以将人血液冻僵住的寒潭,他之所以知道这处地方,却是以前曾经有族中的修者去其中取过寒潭液,否则以张一的修为,却是无法知晓这样的所在。

  “好,回头你帮我绘制一张寒潭位置的地图,咱们就算是成交了。”方逸闻言点了点头,现在炼制飞剑的材质只剩下天星砂了,相信自己进入修者界后也是能寻找到的。

  “方逸,恭喜啊,这种炼器的法门,就算是修者界都不多见的。”

  等张一和方逸交换完毕,宋天宇这才开了口,他虽然要比张一年长许多,但是像这样的事情,在两人进行交易的时候,宋天宇却是不能多言的。

  “嗯,目前虽然用不上,但以后或许能用到。”方逸点了点头,说道:“宋老,张一,我有灵石的事情,也就你们两个人知道好了,旁人就别再告知了。”

  虽然方逸从宋天宇口中得知突破一次境界,对灵石的损耗只是微乎其微的,但架不住使用的人多了,还是会耗费其中的灵气,而且方逸还担心有人心术不正,对自己使用一些手段,传出去只会徒增烦恼。

  “是,我们不会传出去的。”

  方逸这句话说的随意,但宋天宇和张一的面色却是变得严肃了起来,方逸手中的灵石可是事关他们生命中最为重要也是最后一次的突破,两人自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吧。”

  宋天宇向方逸保证过之后,眼睛看向了彭斌和龙旺达,说道:“不知道两位来华夏有什么事情,按照华夏的规矩,但凡是国外的修炼者来到华夏都是要报备的,还希望两位能说明来意。”

  虽然在出世之前,宋天宇对于国家的概念十分淡薄,但是入世数十年,守卫这个国家的思维已然是深入骨髓了,如果彭斌和龙旺达此次前来怀着图谋不轨的心思,就算彭斌是方逸的兄弟,宋天宇也会毫不留情的出手的。

  “合作!”龙旺达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此次和彭斌过来,是想和贵国合作!”

  “合作?!”宋天宇闻言愣了一下,说道:“咱们有什么合作的地方?”

  对于龙旺达降头师的身份,宋天宇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是有些不屑的,因为降头师原本就脱胎于华夏的巫术,但却演变的有些不伦不类,被彻底的归入到了外门邪派。

  要不是龙旺达泰国国师还有彭斌在缅甸的身份,宋天宇怕是根本就不会让他们来到京城,早在半路就派人将他们两个给拦住了,所以宋天宇也不认为隐组有什么可以与其合作的地方。

  “宋先生你不会不知道,每一次的异能者大会,都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吧?”

  龙旺达虽然没有接受过黑暗者联盟的助拳邀约,但是对于发生在西方的那些事情却是很了解,每一届异能者大会召开之际,都是各国修炼者和黑暗者联盟之间争斗的开端,双方都会有不小的死伤。

  “那又如何?西方的那些争斗,和我们关系不大。”

  宋天宇闻言皱了下眉头,龙旺达所说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这种争斗更多的是在西方修炼者和异能者之间展开的,没有足够的好处,他们可是不会趟这个浑水的。

  “关系不大?”

  听到宋天宇的话,龙旺达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宋先生,黑暗者联盟的那些人可都是些疯子,只要是参加异能者大会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你说关系大不大?”

  “嗯?有这样的事情?”

  宋天宇愣了一下,华夏这些年虽然经济上改革开放了,但是修者界和外界的联系却是一直都很闭塞,有关于异能者大会的事情大多也都是道听途说,宋天宇还真不敢确定龙旺达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宋老,龙院长和西方的联系很紧密,他不会乱说的。”方逸从旁开口说道。

  “我们华夏的人,也未必就怕了黑暗者联盟的人。”

  宋天宇冷笑了一声,练武之人向来都有种天老大地老二他就是老三的感觉,而且这些年极少有国外的修炼者进入华夏,是以宋天宇对于西方那些人的实力,并不是很了解,自然也不会畏惧。

  “宋老,那些人的实力,并不在你之下。”

  看到宋天宇仍然没有重视的自己的话,方逸忍不住出言说道:“据我所知,黑暗者联盟里的长老安东尼马库斯,实力恐怕就不亚于我,宋老,你最好不要大意。”

  “安东尼马库斯?以前的那个黑拳王?他竟然还没死?”

  听到方逸的话,宋天宇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隐组收集的资料,大多都是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作为地下势力之一的黑市拳赛,也是在隐组的资料收集范围之内,宋天宇自然知道安东尼马库斯这个人。

  安东尼马库斯没有死,这还不是最让宋天宇震惊的,让他震惊的是,这个人竟然不弱于方逸,那也就是说,安东尼马库斯有着先天之境的实力,已然是超过隐组内的任何一个人了。

  “龙院长,你准备怎么合作?”宋天宇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口说道:“据我所知,泰国应该没有接到异能者大会的邀请吧?”

  “我接到了黑暗者联盟的邀请。”

  龙旺达为人低调,他没有说出自己也是修炼者的事情,活了那么久,龙旺达深知留下一手底牌的重要性,在很多时候,底牌往往就能救自己一命。

  “我明白了,你所说的合作,是咱们互通有无,将消息传递给对方?”

  宋天宇并不认为双方在武力上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东南亚的降头术虽然厉害,但他们都出身于修者世家,有专门的方法克制毒物,降头术对他们的威胁不是很大。

  “老宋,我们要设局杀一个人!”龙旺达还没开口,彭斌就插口说道:“安东尼马库斯在缅甸打死了我的兄弟,这次去伦敦,我们的主要目地就是干掉他。”

  彭斌可不像方逸那么尊老爱幼,上来就是一口老宋的称呼,而且他也没有龙旺达的那么多忌讳,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要和华夏方面合作的理由。

  “直接和黑暗者联盟开战?”

  宋天宇闻言摇了摇头,安东尼马库斯打死了彭斌的兄弟,又不是打死了自己的兄弟,宋天宇没有理由为了这个原因就和黑暗者联盟开战,那完全不符合华夏隐组的利益。

  “我去参加这次会议,目标也是安东尼马库斯。”方逸接下来的这句话,却是让宋天宇愣住了,“方逸,你和安东尼马库斯也有仇吗?”

  “他杀死的人,也是我兄弟。”方逸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宋天宇明白了过来,敢情方逸答应自己去参加异能者大会,主要还是为了安东尼马库斯的事情。

  “好,我同意合作,但这合作的方式是什么样的?”

  宋天宇心里很清楚,既然方逸掺和到这件事情里面,那他不同意也得同意了,否则方逸大可以直接和彭斌龙旺达接受黑暗者联盟的邀请,然后寻找机会干掉安东尼马库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隐组的队伍里可就少了一个武力值最高的人了。

  “还是之前说的,互通有无。”合作这样的事情,自然是龙旺达和宋天宇谈,“我们会把黑暗者联盟的相关行动信息通知你们,你们可以规避掉很多危险。”

  “那我们需要做什么?”

  龙旺达的话让宋天宇点头认可了下来,知道敌对势力的情报,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如龙旺达所说的那样,可以提前规避掉危险,让隐组参加这次大会的人处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之中。

  “我们会设下一个局,需要你们把参加异能者大会的各国修炼者引过去。”

  龙旺达说出了自己的思路,按照他和彭斌的商议,想要在黑暗者联盟之中干掉安东尼马库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和方逸都有得一拼的安东尼马库斯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干掉的,如果惊动了其他人,恐怕他们哥几个都要留在欧洲回不来了。

  所以龙旺达和彭斌想了一个主意,那就是设一个局,想办法引起一场修炼者和异能者之间的大战,在这样的混战中由方逸和华夏的人联手干掉安东尼马库斯,如此一来安东尼马库斯的死亡就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了,也不会引起黑暗者联盟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