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彭斌的大手笔
  方逸所买的那个四合院,各种手续都已经批了下来,再加上施工人员的就位,早在前几天就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所谓的重建工程,第一步自然是要先将老宅子给推倒。

  这推倒重建,也是非常讲究的,像是老宅子的一些好的房梁木头还有老时候所用的琉璃砖瓦,都是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整整齐齐码在了旁边,在修建的时候这些材料还是都可以再用上的。

  所以方逸带着彭斌来到这里,所看到的就是一片占地颇广的废墟,为了不影响邻居们的生活,废墟周围被拉起了简易的围墙,方逸和彭斌卫铭城从围墙的临时小门处走了进去。

  “初夏,这是我大哥,彭斌!”

  进到工地里方逸才发现,柏初夏已经等在了那里,这几天她几乎每天都要过来看一下,事关自己以后的家,就连柏初夏这样对事事都不怎么在乎的女孩子也有些上心了。

  “彭大哥好,我是柏初夏!”看到站在自己身前一米九多的大块头,柏初夏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

  “嘿嘿,弟妹好,叫我老彭就行啦!”

  看着面前的柏初夏,彭斌嘿嘿笑了起来,他不笑还好,这一笑拉动眼角处的一个疤痕,整个人的面相却是显得有些凶恶起来,这要是一般胆子小的女孩,恐怕真会吓的把手给缩回去。

  “方逸叫大哥,我要是叫老彭,他肯定会跟我急眼的。”

  柏初夏抿嘴笑了一下,和彭斌握了下手,一脸好奇的看着彭斌说道:“彭大哥,我听方逸说你以前打过黑拳,还是亚洲有名的黑拳王,不知道打黑拳究竟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柏初夏的性格源自于她的母亲,而卫小婉的性格又源自于卫家的那位老爷子,这娘儿俩的性格一样,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卫老爷子曾经说过,卫小婉如果不是个女孩子,那将会是他儿子里面成就最高的一个人,可见他对自己女儿评价之高了。

  早在听方逸提起彭斌的时候,柏初夏对这位素未蒙面的大哥就很是仰慕已久,眼下见到了,自然是要当面询问一番了,话说柏初夏对于打黑拳真的是十分好奇,那拳拳到肉的感觉,比在电视上看那些软绵绵的拳击赛应该是过瘾多了。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听到柏初夏提及打黑拳的事情,彭斌裂开嘴笑了一下,说道:“打黑拳也叫无规则格斗,可以徒手或者用各种器械对对手进行打击,直到杀死对方为止。”

  提起往日的经历,彭斌身上不自觉的散溢出了一丝杀气,那些地狱般的日子,就是彭斌自己每每回想起来,仍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那时的他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杀戮机器,有时候身上对手的献血还没有干涸,就又去迎战下一个对手了。

  “彭大哥杀了不少人吧?”

  柏初夏感觉到了彭斌身上的那股杀气,这种杀气她曾经在陪着爷爷参观抗战博物馆的时候感受到过,柏初夏没有害怕反而是兴奋了起来,她原本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孩子,否则也不会进入到国安部门工作了。

  “我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彭斌的表情变得愈发狰狞了起来,“打黑拳的时候杀过很多,后来打仗又杀了很多,在我们缅甸那地方,人命真的不值钱,不是你杀别人,就是别人杀你,想要活着,你就要成为杀人的人。”

  似乎沉浸在了往日的经历之中,彭斌的眼睛里都现出了红丝,“你知道吗?战争要比打黑拳更加的危险,因为有时候连一个孩子都可能对你开枪,所以在打仗的时候,你要杀光所有的敌人,这其中就包括孩子和妇孺。”

  “我能理解,但不能接受,至少我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面对着彭斌身上散溢出来的杀气,柏初夏只是皱了皱眉头,不过站在旁边的卫铭城却是有些忍不住了,他怕彭斌的杀气会伤害到柏初夏,连忙拍了一下彭斌的肩膀,说道:“彭大哥,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哈哈哈,你真以为我陷入魔怔之中了?”

  卫铭城话声刚落,彭斌突然大声笑了起来,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瞬间就消失一空,这下卫铭城算是看出来了,敢情彭斌刚才那副激动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怪不得方逸没有去制止他。

  “弟妹,不错,很不错,方逸能找到你,是他的福气。”

  看着面前的柏初夏,彭斌满脸都是赞赏之色,他刚才的确是故意装出那副模样,就是想看看柏初夏的胆略和心性如何,而柏初夏的表现,也让彭斌感到十分的满意。

  通常一般的女孩子,在遇到彭斌所说的这些事情时,不外乎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害怕,想要远离彭斌,而另外一种则是痛恨,会出现斥责彭斌滥杀无辜。

  但这两种表现都没发生在柏初夏的身上,她只是表示了理解和自己面对这些事情时的态度,这种态度让彭斌非常的舒服,彭斌相信,柏初夏这样的女孩如果放在以前,那也是位江湖奇女子了。

  “能遇到方逸,那也是我的福气。”柏初夏嫣然一笑,对彭斌说道:“彭大哥这次来京城多住几天,我和方逸陪着你到处去转转,五哥,这司机可就麻烦你这位少将了。”

  “什么少将,我在单位里,就是这个。”

  卫铭城苦笑着伸出了小拇指,往日里没有接触修者这个群体,卫铭城心里总是会有一种出身上的优越感,但是现在他才知道,这种来源于家庭背景的优越感,在自身的强大面前,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哈哈,你小子要是有灵根,那很快就会变成这个了。”

  彭斌哈哈一笑,对方逸说道:“兄弟,我觉得你传我的那内家心法,也能传给弟妹试试,如果她也能修炼的话,那你们就真的会成为一对神仙伴侣了。”

  “嗯,我是有这个打算,只是一直没有时间。”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其实有句话他还没说出来,因为传功法给柏初夏,和传给彭斌和卫铭城不同。

  彭斌和卫铭城都是有修炼的基础的,最起码对于人身窍穴有着一定的了解,方逸再稍加指点,两人很快都能入门,但柏初夏不一样,她没有武学的根基,方逸到时说不得就得手把手的在她身上指点,这就需要两人有肌肤之亲了。

  “方逸,再没时间,你也挤出来点传我功法啊。”卫铭城哭丧着脸说道,以方逸和柏初夏的关系都没时间传法,那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五哥,你不用急,等我学会了再教你也行,到时候你就要叫我师父啦。”柏初夏笑嘻嘻的和卫铭城开起了玩笑。

  “臭丫头,亏得我从小对你那么好。”卫铭城冲着柏初夏瞪起了眼睛,兄妹俩从小感情就很好,像这样的玩笑却是开惯了的。

  “小方,你来了?”

  几人正站在那忙碌的工地外闲聊的时候,王家老爷子手里握着个紫砂壶慢悠悠的转悠了过来,对方逸的这套院子他比自家的还上心,每天都要过来看几次。

  “老爷子,让你费心了。”方逸笑呵呵的扶着老爷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费什么心,初夏这丫头可是我外甥孙女。”

  王老爷子美滋滋的搓了口茶,对方逸说道:“按照你这进度,我觉得有一个月宅子就能起来,我建议你现在就可以考虑宅子里面家居的搭配了,有些家居还是自己打制的更美观耐用一些。”

  “自己打家具?那是不是太麻烦了点?”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虽然从小在山上长大,可并不认为山上那种清苦的生活是好的,所以对于这处宅子,方逸还是准备在里面搞一些现代化的家具和装饰。

  “不麻烦!”方逸话声未落,华子易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随之华子易的身影也走进了围墙里。

  “方逸,给故宫修缮房屋的这些人,可都是最好的工匠,你就是让他们按照皇宫的规格帮你装饰,他们都能做出来!”

  华子易在和方逸说话的时候,却是少了几分往日里的随意,细听之下那语气中还有几分讨好方逸的意味。

  给柏初夏爷爷祝寿的时候,华子易也去了,那天柏老爷子寿宴前后所发生的事情,华子易是全部都看到了眼里的,他心里很清楚,方逸现在所能接触到的层次,已经不是自己可以企及了的。

  “华哥,你怎么也来了?”

  看到华子易走进来,方逸连忙迎了过去,自己这房子能这么快开工,那可全亏了华子易帮忙,否则单是重建的那些批文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批下来。

  “我在单位也没什么事,过来看看他们活干的怎么样。”

  华子易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这工人干活,有人看着和没有看就是不一样,方逸你放心,我介绍的施工队,肯定让他们把活给干好。”

  “华哥,那多谢你了。”

  对于华子易的好意,方逸自然只能承受了下来,不过方逸心里也明白,他们两人的关系很难像最初认识时的那样了,这中间已经是掺杂了利益和人情。

  “方逸,打家具也简单,回头我让家里发些木头来,黄花梨和红木我都给你准备一车皮你看怎么样?对了,金丝楠木家中库房里应该还有一些,到时候都给你发来吧。”

  缅甸作为一个多山的农业国家,最不缺的就是珍贵木材,在彭家的控制区域内就有好几处林场,这也是彭家之前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发两车皮木料对彭斌而言当真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

  “黄花梨和红木各发一车皮?”

  彭斌没放在眼里的事情,听在华子易耳朵里却是大不一样,要知道,在现如今黄花梨红木还有金丝楠木那可都是珍稀木材,市场连大料都很罕见,华子易还真没听闻过有谁用这些木头去打制全套的家居呢。

  “黄花梨是缅甸花梨,比你们的海皇差一点,但比越黄要好。”

  彭斌随意的说道:“不过我们那边的红酸枝和金丝楠木很好,当初国内皇帝建造宫殿,可都是去缅甸伐的木头运过来的,我记得有几个金丝楠木的大料,回头我让人去找找,没有的话我让人去山里再伐一些。”

  和国内的木料被砍伐过度不同,缅甸的原始森林里还有很多未经砍伐的珍贵木材,在国人看上去异常稀少的木料,其实在国外还是有不少的。

  “金丝楠木的大料?”

  听到彭斌的话,华子易已经不是吃惊而是震惊了,旁边一脸懵懂的卫铭城和柏初夏不懂,但是对历史极为了解的华子易,自然知道金丝楠木大料的稀有和珍贵。

  金丝楠木的木纹,在阳光下会呈现出金丝状,皇家以金黄色为贵,所以金丝楠木历来是皇家指定专属建材,被称为“皇帝木”。

  明朝初年,成祖朱棣迁都大京,为营建紫禁城和修陵,曾大量砍伐全国各地上好的金丝楠木,之后的皇帝也尽可能搜罗金丝楠木为自己修陵,到了清朝,国内的“皇帝木”所剩无几,特别是适合做柱子的大料,更是一木难求。

  这其中最为出名的一件事,自然就是乾隆爷干下来的偷梁换柱了。

  由于金丝楠木生长缓慢,成为栋梁之才需要上百年时间,乾隆皇帝给自己修建陵墓可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所以就把目光瞄准了明十三陵,那里不就有现成的金丝楠木大料嘛。

  乾隆起初看中的是朱棣的长陵。乾隆假借祭奠朱棣的机会,亲自去长陵实地勘察,然而身为皇帝,明目张胆盗前朝皇帝的墓实在说不过去,更何况清朝律法明确禁止盗墓,情理上都很难过关。

  这个时候,就轮到拍马屁的人出场了,乾隆手下的大臣揣摩到了上司的心思,于是装模作样地上奏,称前朝皇陵建筑破旧,需要修葺了,乾陵一听立刻批准。

  最终,乾隆把目标锁定为嘉靖皇帝的永陵,借装修的机会,把上好的金丝楠木拆下来,偷梁换柱,获取了大量现成的金丝楠木料,用在了自己的陵墓之中。

  只是乾隆怎么都没能想到,自己辛苦修缮的陵墓,最后也没能让他寿终正寝,仅仅过了一百年,他的裕陵地宫就被军阀孙殿英炸毁盗掘,尸骨无存惨不忍睹。

  这桩由金丝楠木所引起的公案,也让金丝楠木名声大噪,不过世人都以为金丝楠木是华夏的特产,其实不然,华子易就很清楚,其实早在明清的时候,缅甸就曾经有大料楠木进入到国内。

  只是路途遥远砍伐不易,流进国内的金丝楠木数量极少,但说不准帝王陵或者是紫禁城里的金丝楠木就有缅甸楠木在其中,这一点也是很多考古学家和建筑学家公认的。

  所以华子易知道,一根就算是来自缅甸的金丝楠木的大料,其价值也是无法估算的,往少了说数十万,往大了说就是大几百万也不为过,再加上整车皮的红木和缅甸花梨,彭斌的这手笔简直大到了让华子易为之震惊的程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