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另有玄机
  “方逸,这位是?”

  彭斌随口扔出来的大手笔,让华子易将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几个火车皮的珍稀木材,华子易粗略的算一下也要好几千万,单是这些木材的价值,怕是就已经超过整个四合院的重建成本。

  不过华子易并不知道,彭斌拿出来的这些木材相比他在车上给方逸的翡翠原石,简直就是小儿科了,那些原石随便拿出来一块,价值都要远超几车皮的木材。

  “华哥,这是我大哥彭斌,他是缅甸的华侨,这次专门到国内来看我的。”方逸介绍完彭斌,又介绍华子易道:“大哥,华哥平时挺关照我的,这四合院能重建,全靠华哥帮忙。”

  “嘿嘿,你的兄弟就是我兄弟,晚上一起喝酒!”

  彭斌闻言哈哈一笑,对华子易说道:“以后去到缅甸泰国,遇到什么麻烦提我的名字就行,要是有不长眼的,你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带人去灭了他们。”

  “彭大哥在缅甸做什么营生的?”听到彭斌的话,华子易有些摸不清他的路数,这完全是一副江湖人的口吻。

  “我?我也搞不清自己现在算是做什么的了?”

  彭斌闻言摸了下光头,说道:“早几年一直在和缅甸政府还有各个武装势力打仗,嗯,可坤沙的人也打过几年,现在和政府合谈,算是从政了吧?”

  彭斌的这小半辈子,过的还真是丰富多彩,青年时期打黑拳,其后带着家族子弟南征北战打了十多年的仗,现在又带领着彭家一跃成为缅甸举足轻重的政坛新势力,他这三十多年的经历,比很多人一辈子过的都要精彩得多。

  “缅甸的军阀?!”听到彭斌的自我介绍,华子易脑海中瞬间就冒出了这么个念头,再回想起前段时间所看的国际新闻,华子易顿时知道彭斌是谁了。

  “方逸居然连这样的朋友都有?”

  华子易算是明白彭斌为何有如此之大的手笔了,作为缅甸的军阀势力,拿出几车皮的珍贵木材还真不算什么难事,但对于方逸的交游广阔,华子易却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彭大哥是第一次来国内吧?”

  交好彭斌这样的人,对华子易自然没有什么坏处,当下就发出了邀请,“彭大哥,来到京城你可一定要去故宫博物院看一看,那里可是龙气汇聚的所在,是两朝帝王的皇宫。”

  “大哥,那里的确可以一看。”方逸也从旁说道,他原本想陪着彭斌在京城玩几天的,但没成想彭斌明后天的就要离开,带彭斌去故宫游玩一圈也算他没白来这一趟。

  “好,那咱们就去转转。”

  彭斌闻言点了点头,对华子易说道:“华老弟,那些木头我让他们这几天就发过来,工匠的事情可就交给你了啊,方逸这房子建成之后我要来住的,建的不好可不行。”

  “彭大哥,你就放心吧,方逸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一准错不了。”即使没有彭斌的这番话,华子易也会很上心的,当下拍着胸口给彭斌做了保证。

  华子易带队,这一趟故宫之行彭斌可谓是玩的很尽兴,很多已经不对外开放的皇室宫殿或者是园林,华子易都带他们去转了一圈,还有最好的讲解员陪同,别说彭斌了,就连方逸和柏初夏卫铭城等人都涨了不少的知识。

  晚上华子易又盛情留客,在外面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不得不说华子易真的很会交朋友,这一顿饭吃下来,就连彭斌都拿华子易当成朋友来看待了,毕竟对方没有任何需要求自己帮忙的地方,这一番招待可是真心诚意的。

  酒席结束的时候,方逸给彭斌使了个眼色,和方逸朝夕相处了一年的彭斌当下举起了酒杯,说道:“今儿首先要感谢华老弟的款待,话不多少,以后到了缅甸泰国一定要给彭某人打电话,我带你去见识下国外的风情。”

  和华子易客套了几句之后,彭斌的眼睛看向了柏初夏,开口说道:“弟妹,我明天或者后天就要回去了,今儿晚上像你借用一下方逸成不成?你放心,我不和他睡觉,我们促膝长谈。”

  “彭大哥,方逸和男人睡觉我不吃醋的,只要不是女人就行。”柏初夏笑着回道。

  “卫哥,你先送初夏回家吧,我和大哥打车回使馆就好了。”方逸对卫铭城说道。

  “行,有什么事你打我电话。”

  卫铭城点了点头,说实话,他这位新晋将军,在今儿真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气势霸道的彭斌和不温不火的方逸,不自觉的就成为了场内的焦点,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两人展开的。

  拒绝了华子易要开车相送的建议,方逸和彭斌真的就打了辆车回到了泰国使馆,有龙旺达之前的吩咐,两人很顺利的就进入了使馆,并且来到了专门给彭斌安排的房间之中。

  “兄弟,什么事非要我出面做恶人啊?”

  彭斌坐在了沙发上,很没形象的将脚翘在茶几上,嘿嘿笑道:“俗话说良宵苦短,这会儿弟妹说不定还在怪我呢。”

  “什么良宵苦短,我和初夏还没结婚呢。”方逸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彭斌,说道:“等那四合院建好之后,我们可能就要举办婚礼了,大哥你到时候一定得来。”

  “废话,你结婚我能不来吗?”

  彭斌摆了摆手,说道:“你看看还缺点什么,我去准备,到时候一定得让你这婚礼办的风风光光的,对了,要不我鼓动下老龙,让他们泰国的国王来参加你的婚礼怎么样?”

  “这哪跟哪啊,我要那些面子干什么?”方逸还真是跟不上彭斌那跳跃的思维,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大哥,今儿我跟你过来有两件事要说。”

  “哪两件事?你说,我听着。”见到方逸收敛起了笑容,彭斌的神情也认真了起来。

  “第一件事是有关于那炼器残册的。”方逸开口说道:“那残册中炼制飞剑所用的陨铁,应该就是大哥你打制短刃的那一种,回头你那是要把那短刃给我。”

  方逸在那神秘空间内得到了那把断剑之后,就将被削断了的短刃还给了彭斌,今儿知道所谓的寒铁就是那种陨铁后,方逸说不得只能再次将那短刃给讨要过来了。

  “这个没问题,我本来打算带着那两截断掉的短刃去英国呢,正好戴在身上了。”彭斌之前也听到张一所说的炼器事宜,当下就把那两截断刃给取出来交给了方逸。

  以彭斌和方逸的关系,他相信方逸在学会了炼器之后,肯定会给自己炼制一把趁手的兵器,所以这些身外之物他根本就不在乎,别说一把残缺的兵器了,方逸就算是要彭家的藏宝室,彭斌一准也会让彭浩将其打包好送过来。

  “第二件事是什么?”

  彭斌看着方逸说道:“你不会是劝我到了欧洲之后要冷静吧?你放心,就算见到安东尼马库斯,我也不会冲动的,没有必杀的把握,我是不会动手的。”

  能在黑市拳台纵横数年而不死,彭斌的耐心要远超他外表形象所显露出来的冲动,彭斌知道自己的修为怕是不如安东尼马库斯,要是冒然动手的话,恐怕非但无法给阿虎报仇,就连自己也会栽在那里的。

  “不是这件事。”方逸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装着翡翠的软布囊,说道:“大哥你身经百战,这种事情不用我去叮嘱你的,我要说的是这个东西。”

  “这不是那块翡翠吗?”

  看到方逸掏出来的布囊,彭斌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方逸,这是我送给弟妹的东西,就算值点钱,你也没必要拿回来还给我吧?大哥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来的道理?”

  “大哥,不是让你收回去,是这块翡翠里面另有玄机。”

  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以他和彭斌的交情,相互赠送的东西根本就不能用钱来衡量,但方逸有种直觉,那就是这翡翠中的灵气或许对修炼有益处,是以才在和彭斌独处的情况下将翡翠给拿了出来。

  “另有玄机?什么意思?这不就是一块翡翠原石吗?”听到方逸的话,彭斌愣了一下,伸手将布囊拿了过去,倒出里面的翡翠仔细的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

  “不是一块简单的原石。”方逸伸手拿起了彭斌刚刚取出来的短刃,说道:“我能感觉到这里面有灵气散溢出来,这里面肯定另有玄机,说不定就藏着一颗灵石呢。”

  “什么?这翡翠里面有灵石?”听到方逸的话,彭斌顿时瞪圆了眼睛,要说现如今这世上有什么能让他动心的东西,那灵石绝对是当数在第一位的。

  “我猜的,里面有没有,还要看这一刀下去如何。”

  方逸稳稳的拿起了那断刃,用刀锋的一面对向了那块翡翠,对于方逸而言,这块翡翠本身的价值,远远没有它其中蕴藏着的东西对方逸的吸引力大。

  “就这么切下去,未免有点可惜吧?”彭斌开口说道:“你在这里开个洞,看看里面有什么不就好了?如果真有灵石的话,咱们再把它给取出来。”

  彭斌之所以拿这块翡翠送给柏初夏,是因为这块料子通体呈圆形,刚好可以掏出来一副手镯,而中间的料子还能制作诸如耳钉戒面之类的饰品,要是方逸从中间给剖开,那就无法制成价值最高的镯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