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彭斌晋级 上
  “也是,那我就掏个洞出来吧。??  ?壹看  书  ”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也感觉直接分解成两半有些可惜,毕竟这块翡翠也是方逸所见过的品质最高的翡翠,它就像是玉石中的王者一般,即使未经打磨,通体都散发出一种高贵的宝光。

  放下手中的断刃,方逸拿出了从神秘空间得来的那把只有寸许长的断剑,即使不灌注真元,这把断剑都有削金断铁的锋利,方逸只是轻轻在那翡翠上一剐,拇指粗细的一截翡翠就被他给吸入到了掌中。

  “嗯?这,这是什么味道?”

  就在翡翠表面上被掏出了一个小洞之后,一股泌人心肺的清香味,突然充斥在了方逸的鼻端,近在咫尺的彭斌也闻到了这种味道,两人的鼻翼居然同时耸动了起来,想要更多的嗅入这种味道。

  自从进化到先天之后,方逸很少开启自己的嗅觉,因为在这凡尘俗世之中,他所能闻到的气味,大多都是浑浊不堪的,但是这翡翠中散溢出来的味道,却是直接越过了方逸封闭了的嗅觉,直达他的心扉。

  这股清香的味道,让方逸真的是始料未及,但就是在这股香味入体之后,方逸只感觉浑身上下一阵舒泰,香味中彷佛带着一股勃勃生机,将他的身体冲刷了一遍,使得方逸体内无数个细胞似乎都在欢呼雀跃着。

  “这是什么味道?我怎么从来都没闻到过?”

  方逸感受着清香气味带给身体的变化,脑子却是无比的清明,但任凭方逸怎么去想,他都无法形容这股清香,或许将方逸所闻过的所有花草味道全都集中在一起,才能和这股清香所媲美吧。

  强忍住将鼻翼凑到那翡翠开孔的地方,方逸用眼睛向翡翠孔洞处看去,这一看方逸顿时发现,在这块翡翠圆孔的中间,竟然有翠绿色的液体在晃动着,而那丝丝清香味,就是这些液体散发出来的。

  液体并不是很多,只有两三滴的样子,和那翡翠相融在一起,方逸根本就分不清液体究竟是透明的还是翠绿色的,但是呈现在方逸眼中的液体,却是给人一种翠涎欲滴的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让我有一种生命层次在进化的感觉?”也亏得是方逸,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在此刻心情激荡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将翡翠中的液体给打翻掉了。

  “嗯?大哥,你怎么了?”

  方逸不知道这些液体会不会挥发掉,也没敢将其倒出来,不过这会他已经从那种令人无法自拔的清香味道中清醒了过来,目光一转,却是发现之前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的彭斌,不知道何时盘膝坐在了地上。?  壹??看书 要·C?OM

  “嗯?大哥这是进入了顿悟的状态?”

  看到彭斌微微起伏的胸口和他运功行气时的气血流动,方逸不由松了口气,顿悟对于修炼者而言那是可遇而不求的事情,方逸上次进入先天之境,也是在顿悟的情况下突破的。

  之前方逸的脑海中曾经闪过一刹那的念头,那就是这股清香会不会有毒,不过随之方逸就将这个念头从脑海中给驱除出去了,因为这香味即使是毒药,方逸恐怕也会上赶着去闻了自杀的。

  “这莫非是某种灵药?”

  方逸心中又生出了个念头,不过就在此时,他发现那液体散发出来的气味开始逐渐变得淡了,这让方逸心中一急,仅仅是气味就能让彭斌顿悟的天材地宝,如果真的失去药性,那方逸真的会后悔莫及的。

  “无量天尊,这东西怎么收取啊?”

  方逸有些着急的四处寻摸了起来,不过他还是不敢将翡翠中的液体倒在杯子里,按照现有传承中对一些天材地宝的描述,这些东西都是异常娇贵的,稍有不慎就会使其损毁掉。

  “嗯?这手中的翡翠,不就是最好的容器吗?”方逸忽然眼睛一亮,他发现自己现在是骑驴找驴,液体明明就是在翡翠之中生成的,自己还偏偏要去给它寻找另外的载体,岂不是多此一举。

  生怕继续挥发气味,会让液体的药性流失,方逸左手拿着那块翡翠,右手却是拿起了之前那块拇指粗细的翡翠,将其又给按回到了翡翠开孔的地方。

  薄如蝉翼的断剑削出来的那一小截翡翠,几乎和孔洞严丝合缝,当被塞入进去之后,方逸鼻端的那股清香味道顿时淡去了,这让方逸心中一喜,不管这是什么东西,都要先保住它原有的品质才好。

  还有些不放心的方逸,看到房间的桌子上摆了一个用于装饰的蜡烛,方逸干脆直接将其给点燃了,然后将融化的蜡滴在了翡翠的表面,将那被破开的地方用蜡给完全封住了。

  当滴蜡封口之后,方逸闻到的那一丝淡香也完全消失不见了,方逸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次是彻底的将那液体给封存住了,再也不虞会流失掉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会给身体带来什么好处?”

  方逸将翡翠贴身给收藏起来之后,也是盘膝坐在了地上,他刚才强行从沉迷在那清香状态中摆脱了出来,尚且没有细细体味之后清香所带给自己的变化。

  深深吸了口气,方逸运转起了功法,让自己进入到了物我两忘的状态,因为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方逸才能做到神识内视,最为细致的观察自己的身体。

  “嗯?怎么没有变化?”

  神识在体内游走了一圈,方逸并没有发现什么变化,只是当他的一口先天之气开始游动的时候,方逸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先天之气像是产生了一些不同之处。

  人总是需要呼吸的,在从那北极冰窟里出来之后,方逸也不可能一直保持着一口先天之气在体内运转的状态,所以这段时间他也吸进去不少后天的浊气,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方逸总是会运功将这些浊气排出体外。

  但是此时方逸却发现,他现在体内运行的先天真气中,却是显露出一种勃勃的生机,真气里掺杂着的浊气在这生机之下,居然如同阳春白雪一般的在消融着,即使方逸没有运功,那些浊气也被清理的七七八八了。

  “难道吸入那清香之后,我的先天之气发生了变化?”

  看到这种现象,方逸心中是喜大于惊,因为他明显能感觉到这生机对于自身的好处,在真气游走过的地方,方逸似乎觉得整个身体都充满着活力。

  “嗯?怎么回事,那生机怎么慢慢消失掉了?”

  就在方逸还没来得及高兴多大会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消融了浊气之后,真气中的生机也在慢慢消失着,也就是几分钟过后,那种浑身充满着活力的感觉也就消失不见了。

  “这清香带来的生机,并非是永久的啊?”

  方逸有些失落的睁开了眼睛,不过这个现象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否则单是一股清香气味就使得身体发生变化,那翡翠中的液体又将会有何等逆天的功效呢。

  “无量天尊,要不要喝上一滴液体看看效果呢?”方逸的右手摸在了收入口袋里的翡翠上,那种诱惑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本绝世功法摆在面前一般,真的让人很难抵挡得住。

  “还是算了,这气味中都蕴含着灵气,不知道那液体中的灵气有多充沛呢。”

  使劲的咬了一下牙尖,方逸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以他现在的修为都不敢使用灵石中的灵气修炼,万一这液体中蕴含着庞大的灵气,那对于方逸来说就不是灵药而是毒药了。

  “咦,大哥这次可是受益匪浅。”

  强行将自己的注意力从翡翠上转移开来,方逸看向了身边不远处的彭斌。

  这一看方逸不由愣了一下,因为他发现此时的彭斌浑身上下雾气蒸腾,丝丝缕缕的杂质掺杂着血水从他周身汗毛孔内被排了出来,甚至连脸上的汗毛孔也不例外,现在的彭斌看上去就像是个血人一般。

  放在常人面前可能是骇人之极的场景,在方逸眼中却是不算什么,他知道彭斌由于修炼起步的时间太晚,体内有太多的渣滓没有能排出来,现在排的越多,他晋级先天的时候就会愈发的轻松。

  这还是彭斌,如果换成了龙旺达,方逸相信,他的五脏六腑怕是都要经过一番净化,才能有晋级先天的机会,毕竟吃了六七十年的五谷杂粮,这后天浊气已经是深入骨髓,想要晋级先天,那难度怕是比彭斌都要超出数倍不止。

  或许是那清香味所引发的生机开始失去效果,彭斌的这次入定顿悟也慢慢接近了尾声,过了大约七八分钟之后,彭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不过随之彭斌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现在鼻端所闻到的恶臭味,和之前的清香味道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差点就没把彭斌自个儿给熏吐掉。

  “方逸,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臭啊?”

  彭斌话刚出口,就发现了自己身上的那些血水汗液和杂质,这一下彭斌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二话不说站起身体,彭斌直接冲入到了这个套房内的洗手间里。

  “奶奶的,还是这么臭?”几分钟后,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彭斌皱着眉头,说道:“方逸,你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样的房间我可是待不下去,咱们先换间房再说。”

  “我封闭住了嗅觉,自然是闻不到的。”方逸闻言哈哈一笑,说道:“换间房也好,顺便问问老龙回来了没有,你得了这么大的好处,也要让老龙沾点便宜。”

  “你是说那股味道?”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他在冲洗身体的时候就想到了这其中的玄妙之处,除了那翡翠中散溢出来的气味,彭斌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了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彻底的进化。

  “嗯?就是那股味道。”方逸扬了扬手中的那块翡翠,说道:“这里面有几滴液体,气味就是由液体散发出来的,这几滴液体肯定是什么咱们不知道的天材地宝。”

  “液体?喝下去不就知道会有什么好处了?”彭斌行事向来都是简单粗暴。

  “大哥,喝下去也有可能让你爆体而亡。”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说道:“咱们现在连灵气都不能吸收,喝下这种天材地宝,你就不怕被撑爆掉?要喝你喝,我可不敢喝。”

  “嘿嘿,还真是,奶奶的,有灵石不敢用,有这天材地宝又不敢吃,真他娘的憋屈。”

  彭斌有些无奈的挠了挠自己的大光头,不过他的脸色还是兴奋多于沮丧,因为彭斌发现,在经过这次的入定顿悟之后,他已经是无限接近将要突破先天的那个临界口了。

  “我先找人换个房间,顺便问问老龙回来没有。”

  和最初认识龙旺达时大打出手的关系相比,在经历了那神秘空间之后,彭斌现在已经是把龙旺达当成了修炼道路上的伙伴,像这样的好事,彭斌并不在意让龙旺达也分上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