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章 玉髓
  相比彭斌和龙旺达的一脸期待,方逸对于闯荡修者界,现在却是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始终记得师父所说的红尘炼心四个字,而且方逸有种感觉,心境的修为,在日后的修炼中会越来越重要的。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原本孑身一人的方逸,现如今在这凡尘俗世之中也是有了牵挂。

  自从订了婚之后,方逸身上就有了一种责任感,从小就没有家人的方逸现在有了未婚妻和柏初夏家中的那些亲戚,这让方逸心中还生出一种很充实的感觉,因为他们都将会成为自己的家人。

  所以即使突破了先天之境,方逸也没有任何想要前往修者界中去生活的想法,不过去还是要去一趟的,方逸想得到一块玄石来测试柏初夏等人是否有灵根,势必要到修者界一行。

  “嘿嘿,我看你小子是放不下弟妹吧。”

  方逸脸上的神色,自然被彭斌看得清清楚楚,当下叹了口气,说道:“弟妹也算是个奇女子,要是能修炼就好了,否则你终将看着她年华老去啊。”

  在晋级到先天之境后,彭斌曾经细细体会过身体的变化,他发现以自己现在的生命层次,只要不是死于横祸,就是再活上个一百多岁都没有问题,而且那时的自己,身体机能恐怕和现在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换言之,方逸也拥有着和彭斌一样悠长的生命,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即使活到八九十岁就已经算是高寿了,而且五六十岁之后就会变得苍老,只要过上个三四十年,柏初夏和方逸之间的差距就会显现出来。

  “生老病死,原本就是人生的一种体验,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初夏慢慢变老的。”

  彭斌所说的事情,方逸早就在心中思考过了,而且他也想明白了,如果柏初夏没有灵根,那自己就安安静静的陪着她度过这一生,而柏初夏要是有灵根的话,那方逸就会带她进入修者界,成为一对修炼道路上的神仙伴侣。

  “这种体验确实很重要,虽然结果不会那么美好。”

  听到方逸的话后,龙旺达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泰国的法律虽然是一夫一妻制,但这只是法律规定而已,实际上在泰国,很多男人都有好几个妻子。

  民间都是如此,更不要说是泰国皇室了,除了老国王还遵循着一夫一妻之外,其余人像是龙旺达这样的,一生就娶过十二个妻子,到现在为止,包括龙旺达的发妻在内,已经有六个有不在人世,那种生死离别,龙旺达早就经历过了。

  “老龙,你家里放有几个水缸啊?”彭斌看着龙旺达笑了起来。

  “什么几个水缸?”方逸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个你都不懂?这是泰国独有的习俗。”彭斌笑着说道;“在他们泰国,娶一个老婆家里就要多一个水缸,我看老龙家最少有十几个水缸。”

  “你小子,别给方逸扯这些东西。”饶是龙旺达脸皮够厚,此刻也禁不住有些脸红,彭斌所说的的确是泰国以前的一种习俗。

  以前泰国人洗澡的时候,都是用水瓢从水缸里盛水,由于老婆们都不愿意跟其他人共用,所以就每人分配一个水缸,久而久之泰国人家里院子里水缸的数目,就是代表着他有几个老婆了。

  “方逸,你那翡翠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龙旺达一把年纪的人了,不愿意和彭斌他们这些小年轻讨论这个问题,当下岔开了话题,说道:“那香味也太神奇了吧?仅仅是闻到味道,就能让身体得到进化,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说实话,自打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之后,龙旺达就一直在思考着那异香的由来,刚才被彭斌给带歪了思路,一直到现在龙旺达才开口问了出来。

  “老龙,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这股香味已经没有了,里面只有几滴液体。”

  方逸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块翡翠,拔开塞子之后,异香却是淡薄的几乎闻不到了,但那几滴被翡翠渲染成翠绿色的液体却是清晰可见,正如方逸所说的那样,这些液体极少,倒出来的话怕是最多只有两三滴的样子。

  虽然香味已经淡薄的几乎闻不到了,但不管是彭斌还是龙旺达,都能清楚的感应到了这几滴液体,似乎蕴含着一股强大的能量,很显然异香的挥发并没有使其失去作用,只是他们几个人都不知道这液体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效用。

  “那香味,肯定是这液体散溢出来的。”龙旺达眼中满是火热的神色,仅仅是液体散发出来的异香,就能让他们的身体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液体的作用怕是更加大了。

  如此天材地宝,和山间药材毒虫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龙旺达简直听都没有听闻过,如果不是液体在方逸手上,恐怕龙旺达连出手抢夺的心思都有了。

  “没错,是它散发出来的。”

  方逸点了点头,苦笑了一声,说道:“老龙,你想想,仅是散发出来的香味就能让人进化,要是把这液体直接吞服下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方逸能看得出来龙旺达眼中的狂热,别说是龙旺达了,方逸曾经也一度想将这液体吞到肚子里,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以他现在的修为,这些似乎蕴含了灵气的东西,他根本就无福消受。

  “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撑爆了身体!”

  龙旺达还没出声,彭斌就在一旁说道,他这刚刚突破还没多久,那吸收灵气后对身体的破坏,还在彭斌脑海中萦绕着,那种对浑身上下经脉的狂暴摧残,就算是彭斌想想也是忍不住有些后怕。

  “彭斌说的没错,这东西就算是稀世灵药,对于现在的咱们来说,也可能是夺命毒药。”龙旺达闻言叹了口气,他终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这时也将心中的那股贪欲给压了下来,

  “大哥,这东西是你的。”

  方逸将那孔洞给堵塞了起来,把翡翠递向了彭斌,说道:“咱们现在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最好先别动它,等日后知道了其效用再使用也不迟。”

  “什么是我的?”彭斌摇了摇头,没有去接方逸递来的翡翠,说道:“这个我已经送给了弟妹,是你们两人的东西,想怎么处置那是你的事情,反正和我没关系。”

  彭斌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但同样也是个恩怨分明的汉子,他很清楚自己这一路走来能成为一个修炼者,完全都是因为方逸,否则现在的他充其量还只是缅甸国内的一个军阀罢了。

  所以彭斌就算知道这液体珍贵异常,他也没有从方逸手上接过去的想法,对于彭斌而言,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无条件的送入方逸,甚至包括他的这条性命。

  “放在我这?”方逸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也好,我回头问问宋天宇那边有没有什么识别天材地宝一类的书籍,看看能否查出这液体的来历。”

  “方逸,这会不会是一种玉髓呢?”

  龙旺达此刻已经恢复了平常心,开口说道:“这东西出现在翡翠的内部,很有可能是汇聚玉石精华而产生的,我听说有一种绿玉髓,就有着奇妙的作用。”

  龙旺达出生在泰国皇室,见过的奇珍异宝可谓是不计其数,在泰国皇室的藏宝中,就有一块被称之为血玉髓的玉石。

  这种血玉髓是一种碧玉,在绿色之中有着星星点点血红色一般的色彩,像是血滴一样,在皇室的记载中,这种玉石就被称之为血玉髓,另外还有一种血石的称呼。

  按照皇室的记载,这种血玉髓并非是泰国的产物,而是从欧洲流传过来的,传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受苦受难的时候,他的血滴落到十字架下的碧玉上,这些碧玉就形成了血玉髓,在基督教派中,血玉髓一直都是不可多得的圣物。

  龙旺达不知道这种传说是真是假,但血玉髓却是的确非常的神奇,它有着强大的补血功效。

  血玉髓的粉末和蜂蜜混合在一起,可以治疗失血过多,龙旺达曾经用科学技术研究过血玉髓,发现它含有大量的铁元素,确实可以帮助佩戴者补充血气,也可以作为护身符随身携带,现在那块血玉髓,就一直被老国王戴在身上的。

  “绿玉髓?如果那也是一种玉石的话,恐怕和这液体没有太大的关系。”

  听到龙旺达的话,方逸不由摇了摇头,血玉髓的功效虽然很独特,但最多也只能算是件异宝,其功效却是远远无法与这翡翠中的液体相比的。

  “绿玉髓确实是种玉石,听说可以像绿色一样令人焕发生机,而且有治疗腑脏毒素的作用,不过绿玉髓我只是在传说中听闻过,却是从来都没见过。”

  龙旺达面色凝重的说道:“我感觉这东西既即使不是绿玉髓,恐怕也和那东西有几分关系,因为我这多年来五脏六腑沉淀的毒素,几乎都被排出了体外,除了绿玉髓,不可能还有别的东西有如此功效。”

  龙旺达玩了一辈子的毒物,身上沾染的毒素可谓是数都数不清楚,而且在他身上还有个毒王般的本命蛊存在,严格说来,龙旺达就是个毒人,他体内的毒素,早已是深入膏肓之中。

  龙旺达早些年听说过绿玉髓之后,也曾经动过寻找绿玉髓的念头,因为他身上的毒素固然可以蕴养本命蛊,但同样也是致命的,当他控制不住体内的平衡让毒素爆发之时,也就是龙旺达的丧命之期。

  不过绿玉髓和血玉髓不一样,它是属于那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材地宝,龙旺达耗费了无数精力财力,却是连绿玉髓的消息都没能打探出多少,更不用说将其搞到手中了。

  但这块翡翠仅仅是其液体散发的异香,就将龙旺达一身毒素尽数给清理掉了,同时也让他体内的本命蛊发生了变化,这不得不让龙旺达想到了传说中的绿玉髓的功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