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零七章 嫁女心切
  该送的礼物在老爷子过寿的时候,方逸都已经送过了,那样的厚礼就算是方逸也送不起第二次,所以晚上再去柏初夏家里的时候,方逸只是简单的买了一些水果就上了门,而卫小婉和柏井然早就等在了家里。

  让方逸没想到的是,在外面总是绷着张脸的柏井然,在家里却像是换了一副面孔,开门的时候身上还围了个围裙,脸上手上都沾着面粉,样子也比之前随和了很多。

  “方逸,随便坐,井然,你出去陪陪方逸和铭城,我自己包就行了。”

  卫小婉将开了门又回到厨房里的老公从厨房里面推了出来,笑着对方逸说道:“你柏叔叔以前可是从来都没下过厨房的,刚才还说要帮忙,我看是越帮越忙,净给我添乱了。”

  “什么话,怎么就越帮越忙了?我那饺子不是包的挺好嘛。”

  柏井然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小方,铭城,你们俩过来评评理,看看我这饺子包的怎么样,你看这饺子馅放得那么多,吃起来肯定很香呀。”

  “爸,我觉得妈说的对,你还是出来吧。”

  柏初夏往厨房里伸了下脑袋,当她看到父亲包的饺子之后,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爸,你那哪里是在包饺子,我看应该叫做包子还差不多,你那饺子皮擀得都像是大饼似的。”

  “你懂什么啊,小方,你来看看叔叔这饺子包的怎么样?”柏井然斜着眼睛瞪了女儿一眼,却是让过身子让方逸来评理。

  “咳咳,柏叔叔可能觉得我和卫哥饭量大,故意把饺子给包的大一点的。”

  方逸看到那案板上的饺子之后,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这一个饺子都要比自个儿的拳头都要大了,就是包子也没有这么大个的。

  “看到没有,还是小方会说话,小方,铭城,你们俩会包饺子吗?咱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柏井然被方逸一阵恭维,面色比那天又是缓和了不少,看向方逸的目光里也有了几分欣赏。

  “姑父,吃饺子我会,包饺子还是算了吧。”

  卫铭城从小在军队大院长大,家里有专门的厨师做饭,后来参军之后也是吃大锅饭,他从小到大连锅都没碰过,哪里会做什么饭啊。

  “方逸,你会不会?去给你阿姨打个下手。”柏井然也没和方逸客气,将目光投向了他。

  “行,柏叔叔,你和卫哥去下棋吧,我来帮把手。”

  方逸笑着点了点头,进到厨房里洗了下手,走到了卫小婉的身边,说道:“阿姨,我擀皮比较快,你先歇一会,等会咱们一起包。”

  “方逸,你还真会包饺子啊?算了,你们年轻人哪里干过这些,你还是出去吧,阿姨自己就行了。”

  卫小婉有些意外的看着方逸,看到方逸已经站到案板边上,当下也就点了点头让出了位置,话说丈夫为何让方逸进来,卫小婉是心知肚明。

  “以前在山上,每年也是要吃一顿饺子的。”

  方逸笑着用双手揉了揉面团,当年他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每到过年的时候,老道士总是会下山换几斤新鲜的猪肉,然后爷儿俩高高兴兴的吃顿饺子,这些伙计方逸从记事起就会干了。

  方逸的动作很娴熟,看不出丝毫的生涩,而且他的动作很快,从揉面到搓条再到擀皮,一套流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那一盆面都被方逸给擀成了饺子皮。

  而方逸包饺子的动作,就更加的快了,在方逸还是有意放缓了速度的情况下,两百个饺子就整整齐齐的被码在了案板上,仔细看去,每个饺子的大小模样似乎完全一样,就像是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一般。

  一旁的卫小婉此时已经是看傻了眼,原本她只是想让方逸给自己打个下手,但没想到的是方逸一开动,自己居然连给方逸打下手的机会都没了,方逸一人包了全部的活。

  “爸,方逸第一次来家里,你怎么就让别人干活啊。”方逸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柏初夏也在和老爸进行着一次严肃的会谈,对于父亲指使方逸干活的举动,柏初夏表示非常的不满。

  “你懂什么?爸是在考验他呢。”

  柏井然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你从小什么活都不会干,要是再找个和你一样的,你们俩人在一起生活还不得活活饿死?我这是看看方逸会不会干家务。”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虽然女儿已经和方逸订了婚,但柏井然对女儿的爱却是只增不减,在方逸来之前就和卫小婉商量着要考验下方逸。

  “爸,我说你的心眼怎么那么多啊。”柏初夏一脸无语的看着父亲。

  “怎么叫心眼多?”柏井然冲着女儿瞪起了眼睛,“方逸要是也不会干家务,到时候我就给你们请个保姆,省得你们俩连饭都吃不上。”

  “姑父,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呀,方逸要是愿意,能把米其林餐厅的主厨都给请到家里做饭去。”

  听着姑丈和表妹的对话,卫铭城不由撇了撇嘴,到了方逸现如今的身家财富和地位,哪里还需要在这些吃喝拉撒的事情上花费心思。

  “你小子懂什么,那能一样吗?”柏井然刚想教育一下卫铭城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厨房传来的喊声:“井然,井然快点过来帮忙。”

  “哎,我看方逸也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听到妻子的喊声,柏井然长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这……这怎么都包出来了?”

  当柏井然走进厨房的时候,整个人却是愣住了,一两百多个饺子就像是行军布阵一般整整齐齐的码在案板上,而方逸只是手上有些发白,身上却是连面粉都没沾染到。

  “小婉,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柏井然看向了妻子,他知道妻子干活挺麻利的,但再麻利也不可能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包出来几百个饺子。

  “是方逸包的,他,他的手速实在是太快了。”

  卫小婉这会儿也是刚回过来神,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方逸,别说方逸是个男人了,就算是整天干家务的家庭妇女,怕是在包饺子这项技能上也远远不如方逸。

  “行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柏井然可不知道这么短时间内包出这么多饺子的难度,现在他对方逸的满意度是直线上升,有钱还会干家务,这样的男人现在可真的不好找了,或许女儿找了方逸,还真是她最好的归宿。

  “你们年轻人去屋里聊天吧,我不会包饺子,下饺子还是会的。”柏井然笑呵呵的将方逸赶回到了客厅里,自己则是美滋滋的给未来的准女婿下起了饺子。

  柏井然不再给方逸摆臭脸,这一顿饭自然吃的氛围很融洽,柏井然还特意开了瓶红酒,和方逸还有卫铭城都喝了一点,吃过饭后更是拉着方逸要杀几把围棋。

  正如柏初夏形容的那样,柏井然下围棋的水平,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方逸简直是绞尽了脑汁,才不动声色的和柏井然下了棋逢对手,最后都是以一目的微弱劣势败下阵来。

  “柏井然,行了啊,下几把过过瘾就行了,方逸可是来家里做客,不是来陪你下棋的。”就在柏井然拉着方逸要继续下的时候,坐在旁边已经看了两个多小时的卫小婉不乐意了。

  “好,好不下了。”

  柏井然知道每当妻子连名带姓称呼自己的时候,自己如果再不识趣的话,那就会迎来疾风骤雨一般的打击了,当下将棋盘一推,说道:“方逸的棋力很不错,再磨练一下的话,或许我就下不过你了。”

  “对对,你是棋圣行了吧?”

  卫小婉用手捂住了额头,说起来自己丈夫在别的方面都挺优秀的,但惟独在下围棋上自不量力,明明是个臭棋篓子,但自个儿却总是认为高超,就算不如聂卫平,那也得是九段的水平,要不然周围怎么没有人敢和自己下围棋呢?

  “能输给井然,你也挺不容易的。”

  卫小婉一脸歉意的看了眼方逸,俗话说旁观者清,卫小婉也是懂围棋的人,自然能看得出方逸的棋力不知道要比丈夫高出多少倍了,否则也不会每盘都刚好输上那么一目而又让柏井然感觉不到。

  “是叔叔棋艺高明。”方逸笑着说道,幸亏未来的丈母娘给自己解围了,否则方逸还不知道为了输棋要死掉多少脑细胞呢。

  “方逸,这次叫你来家里,一来是认认门,二来阿姨和叔叔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原本吃完饭就该谈的事情,被老公一打岔耽误了两个多小时,卫小婉忍不住又瞪了旁边的老公一眼。

  “阿姨,有什么事您直说就好了。”

  方逸语气诚恳的说道:“我从小没有父母,以后我会把叔叔阿姨看成是亲生父母一样对待的,有什么话你们也不会忌讳,把我当成是自己孩子一样教育就可以了。”

  方逸这番话是有感而发的,他从小到大真的没有享受过家庭和家人的温暖,但是在柏家,方逸却是感受到了那种来自家人没有掺杂任何利益关系的关心和爱护。

  “方逸,阿姨不是要教育你,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你和初夏的婚事。”

  听到方逸的话后,卫小婉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和初夏已经订婚了,我们想知道你们俩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等房子装修好之后,就和初夏结婚。”

  方逸开口说道:“我过段时间可能要去趟欧洲,等我回来的时候房子应该也能装的差不多了,要是叔叔阿姨你们同意的话,我打算在搬进新房子之前就和初夏结婚。”

  距离方逸去欧洲的时间还有将近一个月,这来回一折腾怕是又要一个月,有两个月的功夫,方逸的四合院连着重建带装修应该都能搞的七七八八,现在华子易正安排人加夜班在赶工呢。

  “同意,同意,两个月的时间挺长的了,也够你们准备婚礼了。”

  原本认为自己要求有点着急的方逸,却是看到自己这丈母娘居然满脸笑容了点起了头,那架势好像自己和柏初夏结婚的进度还可以再快一些才好,这让方逸有些目瞪口呆,难不成卫小婉还以为自己闺女嫁不出去吗?

  “嗯,到时候要是没装修好,你们也可以在这边住的。”柏井然的开通,让卫铭城都有些傻眼,面前这人还是那个舍不得嫁女儿并且有些顽固的姑父吗?

  “爸,妈,你们就这么恨不得把我嫁出去啊?”

  听到父母的话,柏初夏有些受不了了,她也不怎么明白父母的态度为何有这么大的转变,因为就在前几天的时候父亲还说自己年龄还小,等明后年结婚也不晚。

  “初夏,把你交给方逸,爸妈放心。”

  卫小婉一脸怜爱的看着女儿,说道:“我和你爸昨天接到工作调动的通知,估计后面两年都要在国外工作,也不一定有时间回来,所以在走之前,想看着你们把婚礼给办了。”

  “什么?妈,你们要去国外工作?”

  听到母亲的话,柏初夏顿时愣住了,虽然她知道父母都在外交部门工作,但他们这些年一直都是在部委的,还从来都没有驻外工作过,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

  “你爸要是想进一步,不出去是不行的。”

  卫小婉苦笑了一声,现在的柏井然在部委的位置很尴尬,正处在司长和副部长之间的这一道坎上,以卫家和柏家的背景而言,柏井然想上这一步其实不难,难就难在柏井然的资历里缺少了驻外工作的经历。

  而昨天柏井然接到的通知是,有个驻外的国家大使还有三四个月任期就要满了,柏井然如果愿意的话,他可以去填补这个位置,在外面呆上两三年之后,回来就能顺理成章的跨过从司长到副部级的这个门槛。

  柏井然和卫小婉结婚比较早,现在也就是刚四十出头的年龄,正处在人生发展事业最巅峰的时期,自然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所以昨儿和卫小婉一商量,他们决定到国外去呆上几年。

  但如此一来,女儿的婚事就必须提上议程了,因为这次是柏井然夫妻俩一起出去的,就算中间能回来,恐怕也不能一起回来,是以两人就想在临走之前先把女儿的婚事给办了,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爸妈,你们去哪?怎么要去那么久?”

  听到母亲说给他们很可能要在国外呆好几年,柏初夏的眼睛顿时红了,她虽然从小性格就很独立,但是在生活上还真是没怎么离开过父母,上次去金陵实习半年时间就已经算是长的了。

  “巴西,最少要两年。”

  柏井然开口说道:“南美到国内转机比较麻烦,而且我刚过去需要奖给工作给开展起来,所以任期的前两年尽量就不回来了,原本还有些担心你,但你现在有方逸照顾,我和你妈也就能放心了。”

  “咳,敢情老丈人是在给女儿找托付呢,怪不得态度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

  听到柏井然的话,方逸顿时明白了过来,订婚那只是民间的形式,而结婚却是有法律效力的,老丈人生怕自己对女儿不好,才会催促着让他和柏初夏结婚的。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初夏照顾好的。”方逸连忙拍着胸脯打了包票,心下琢磨着等自己这老丈人回来,说不定就能直接做姥爷了。

  “方逸,你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在外面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柏井然难得的关心了一下方逸,他在外交部门工作那么久,也接触过很多隐秘的部门,知道方逸应该是属于那种统战方面的人,而这些人都是无名英雄,活着的时候不为人所知,死了之后更是默默无闻。

  “叔叔,你和阿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虽然在晋级先天之后,想要测算天机愈发的困难了,但修为上的精进,也让方逸信心大增,他还真不相信这世上有谁能无声无息的干掉自己。

  “好,你尽管去忙工作,房子的事情我和你阿姨这段时间会帮你盯着的。”

  柏井然还能在国内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他就要去巴西履新了,所以对于柏初夏的婚事,他和卫小婉现在比方逸都要着急。

  “行,有什么事叔叔阿姨和初夏商量就好了。”方逸笑着说道;“我那卡在初夏身上,叔叔阿姨别帮我省钱,东西都挑好的用就行了。”

  闲聊了一会,方逸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也就出言向柏井然告辞了,刚一出了院子门坐到车上,卫铭城就冲着方逸翘起了大拇指,“方逸,你还真厉害,我姑父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都能上赶着去帮你装修房子,哥哥我算是服了。”

  卫铭城最受自己这个小姑喜爱,从小就经常在姑姑家里呆着,自然知道他那姑父是个什么脾气性格的人,基本上就是属于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今儿的这番转变,就是让卫铭城都吃了一惊。

  “卫哥,你回头打听下巴西那边的情况。”

  原本在柏家一直都是满脸阳光笑容的方逸,坐进车里之后脸色忽然变得阴沉了下来,说道:“我觉得叔叔阿姨他们这次去巴西不太对劲,你打听一下,看看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嗯?怎么回事?会出什么事?”

  卫铭城闻言愣了一下,顿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经过这些天在隐组所看的和经历的事情,卫铭城知道像是方逸这种人的强大,方逸既然感觉不对,那就肯定是要有事情发生。

  “我说不上来,感觉不是很好。”

  方逸摇了摇头,虽然他晋级之后,对于自己和彭斌等人的吉凶前程无法测算,但是对于普通人的感应,却是变得愈发灵敏了起来,之前柏井然提出要去巴西的时候,方逸竟然从他眉心看到一丝紫黑的色泽。

  “我明天就去打听打听。”

  方逸交代的事情,卫铭城自然无比重视,更何况这件事还牵扯了最疼爱自己的小姑一家人,卫铭城无论如何都搞明白姑丈此次去巴西的原委。

  “这事儿不急,反正一时半会走不了,等咱们从欧洲回来再处理也不迟。”

  修道之人原本行的就是逆天改命之事,方逸不愿意沾染因果那是怕麻烦,但事情要是惹到自己人的头上,方逸却也不是怕事之人,那肯定会死磕到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