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零九章 问道之心
  在京城机场的停机坪上,停着一架即将飞往英国伦敦的飞机,这是华夏刚从欧洲订制的一款最新空中客车,体型非常的大,乘坐起来也非常舒服,是国内现在最好的班机。

  这会儿普通的旅客都还在候机楼里等着,而一辆不起眼的小中巴车已经是停在了飞机的下面,一辆旋梯车跟在了后面,对接上了飞机前部的一个舱门。

  “初夏,你别下车了。”在宋天宇等人都下了车,车子上只剩下方逸和柏初夏两人之后,方逸开口说道:“初夏,等我这次回来,咱们就领证登记结婚。”

  距离异能者大会只有五天的时间了,方逸即使心中不舍,也到了前往欧洲的时间,在前天的时候,彭斌和龙旺达已经到了伦敦,他们受到了黑暗者联盟的隆重招待。

  根据龙旺达反馈过来的消息,这次黑暗者联盟可是拉拢了世界各地不少的异能者,现在伦敦的氛围特别的紧张,在普通人所接触不到的那个圈子里,大战一是触即发。

  接到龙旺达的消息之后,原本打算最后两三天才启程宋天宇,做出了提前过去的决定,早一点过去熟悉环境做些安排,在纷争打响之前才能占据主动。

  而让方逸同意提前过去的原因,则是龙旺达和彭斌回到泰国之后找到了小魔王,也不知道彭斌是如何忽悠的那个小家伙,现在小魔王跟着两人已经到了欧洲。

  这么长时间没见小魔王,方逸心中着实有些想念,他也想看看这小家伙现在究竟进化到了何种地步。

  “我等你回来。”柏初夏对方逸说道:“方逸,你要注意安全,事不可为就不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在知道了这世间存在着修炼者的事情之后,柏初夏心中是既憧憬又担心,因为那是一个她完全不了解的世界,世俗间的很多规矩在修者的世界都不适用,在那个世界里,可没有杀人偿命之类的说法。

  而且修者的强大,远非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就拿现在的方逸来说,普通的枪弹根本就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就算是多人一起开枪,方逸那缩地成寸的身法也足以躲避过去。

  就算使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来对付方逸,成功的可能性也是极低的,因为在晋级先天之后,方逸的神识通透,感觉愈发的灵敏,没等那些导弹之类的武器发射出来,方逸怕是就已经躲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这也是华夏中枢的那些人要他们子弟交好方逸的原因之一,面对像方逸这样无法以常理度之的人,在没有触碰到国家根本利益之前,谁都不敢轻易的去交恶修者,因为就算他们权高位重,也是承担不起这个后果的。

  “放心吧,我还等着回来给你传授功法呢。”方逸冲着柏初夏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想什么呢,一脑子龌蹉念头。”柏初夏凶巴巴的瞪了方逸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现在给你你又不要,要不然也能早点传我功法了,真是死脑筋。”

  通常情况下,男人都是下半身决定思维的生物,在受到诱惑的时候,往往先爽了再说,但女人不同,女人往往只有在决定将终身托付给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和对方做出亲密的那种接触。

  可是事情到了方逸和柏初夏的关系上,柏初夏的反应很正常,她这辈子已经是认准了方逸,早已做出了将身子交给方逸的决定。

  但事情到了方逸这里,却是出了问题,从小就接受那种极为传统的道家教育的方逸,始终认为夫妻交好需要名正言顺,是以靠着那强大的道心,方逸始终都没有和柏初夏突破最后的那一层关系。

  “回头我去找老龙要个佛家双修的功法去,看你还说我死脑筋吗?”

  看到柏初夏一脸怨念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其实倒不是他真的那么死脑筋,主要还是他传授柏初夏的那门功法,在修炼之初最好还是保持处子之身,方逸也是为了柏初夏日后修炼的根基考虑的。

  “双修就双修,我还怕你啊。”柏初夏并没有一般普通女孩的扭捏,反倒是让方逸大感吃不消。

  “行了,逗你玩的,快点上飞机吧,都在等你呢。”看着方逸目瞪口呆的样子,柏初夏嫣然一笑,很温柔的帮方逸整理下了衣领,在方逸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温柔乡果然就是英雄冢,搞的我都不想去了。”摸着被柏初夏亲过的脸颊,方逸苦笑了起来,直到上了飞机的旋梯,方逸还能感觉到那一丝余香。

  “先生,请跟我来。”一位相貌姣好的空姐迎在了飞机的舱门处,方逸对着中巴车上的柏初夏挥了挥手,这才转头走进了机舱。

  “先生,您的舱位在这里,有什么需要请按铃,我们会为您提供最好的服务。”

  带着方逸来到一处拉门前,空间拉开了门,里面是一处大约有十来平方的空间,位于驾驶舱的右后方,里面放着四张太空舱座椅,空间十分的宽敞,此时宋天宇和卫铭城还有张一三个人,已经都坐在了椅子上。

  “好,有需要我叫你。”

  方逸走了进去,随手将装置着他的一些衣物的背包放在了头顶上方打开的行李舱内,左右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宋老,咱们这待遇不错啊。”

  方逸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了,也见过所谓的头等舱,但是国内的头等舱和经济舱的区别,除了空间座椅之外,通常就是用个帘子相隔,像这样有门的独立空间,除了在龙旺达的私人飞机上,方逸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算什么,要不是不想过于招摇,咱们就用专机过去了。”张一笑道:“方逸,以华夏现在的国力,养着咱们这么几十个人,物质上的需求只要你能提出来,国家就都会满足的。”

  俗话说从俭入奢易,但从奢入俭难,在世俗社会生活了那么多年,隐组的这些人几乎都习惯了这种近乎奢侈的生活,让他们再回到山中去过那种粗茶淡饭的生活,怕是还真没有几个人能适应。

  “张一,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可以享用,但不要迷恋。”

  宋天宇看了一眼张一,到了他现在的年龄,看待事物要远比张一透彻得多了,修道之心几乎到了后天圆满的境界,要不是苦于没有灵根,宋天宇早就不是现在这等修为了。

  “恩,一哥,宋老说得对。”

  在和张一交换了那炼器典籍之后,方逸和张一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当下说道:“一哥,你什么时候想要突破先天,最好还是先回家族中精修一年,将心底的那层浮躁去掉之后,晋级的可能性也会更大一些。”

  后天晋级先天,是生命层次的一次飞跃,虽然在上古传承中,只有到了下一境界,也就是炼气期才可以算是真正的修炼者,但是在现如今的末法时代,先天之境就已经将绝大多数人拒于修炼的门槛之外了。

  而且现代社会的诱惑,也要远远的大于以前,张一如果不能沉淀下来,方逸并不看好他强行突破的结果,或许张一的突破之时就是身损之日。

  “宋老,方逸,谢谢你们,道理我是明白的。”

  听到宋天宇和方逸的话,张一不由苦笑了起来,他出身修者世家,岂有不明白这些道理,不过明白归明白,就像是所有人都知道吸毒不好,但还是有人去以身试毒那样,虽然知道错误但想要纠正过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还是不明白。”

  方逸闻言轻笑了起来,说道:“真正明白的人,根本就不会出来,就算是出来,也不会为国家做事的,修道之人需要的是自由,心底真正的自由。”

  在看到了国家给隐组的种种特权和待遇之后,不知为何,方逸心中有种不是很好的感觉,他感觉国家是故意在引导隐组中的人去适应这种奢华的生活,然后消磨他们的问道之心。

  或许是方逸心中多想了,但是隐组内的这些人,明显一个个都已经是不求进取了,除了宋天宇和张一还想着要在最后拼一下,其余之人都很享受这种生活。

  “像我们这些出身世家的人,哪里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自由。”

  听到方逸的这番话,就连宋天宇都有些感慨了,他们当初入世也是家族指派的,相比俗世,他们这些世家的规矩制度要更加的森严,根本就没有自由可言。

  “不入先天,终究是难以解脱。”

  宋天宇叹了口气,也失去了继续交谈下去的兴趣,倒是在一旁的卫铭城听得有些意犹未尽,隐组的人修炼的大多都是家传的功法,在日常中是很少有人会去谈修炼方面的事情。

  方逸已经将自己整理的一套修炼功法传给了卫铭城,这是最纯正的道家修炼法门,从呼吸吐纳入手,蕴养真气修炼内丹,如果卫铭城资质不是太愚钝的话,借此修出真气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所以此时的卫铭城,正是求知若渴的时候,在方逸结束了和宋天宇张一的对话之后,卫铭城马上就将自己的各种问题向方逸提了出来。

  从京城到伦敦八九个小时的航程,方逸他们这个机舱内倒是很热闹,几人都是属于那种几天几夜不休息也不会困乏的主,难得能有机会向一位先天高手求教,就连宋天宇和张一也都请教了方逸不少问题,均是受益匪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