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势力分布 下
  虽然西方的这些势力基本上都隐入民间不为人所知,但是在西方历史上,还是曾经出现过一些记载的,就像是在欧洲最为著名的血腥伯爵夫人,她也被称之为德古拉伯爵夫人。

  根据历史上的记载,血腥伯爵夫人是波兰国王斯达芬·巴托里的表妹,出身十分的显赫,据说她有着永不凋谢的美丽和魅力,在她的一生中,为她决斗而死的青年贵族超过了一百人。

  根据野史中的文字记载,在一次盛大晚宴上,伯爵夫人一身飘逸长裙,出现在众人眼前,黑色长发在空中飘舞,两颗宝石般的碧眸蕴涵着摄人心魄的光芒,火红色长裙就像流动的烈焰一样,包裹着她白玉似的修长身躯,整个人宛如一团移动的火之精灵。

  当她停下脚步的时候,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淡淡的笼罩着她,在坐的绅士们个个情迷意乱,他们搞不清楚,这位伯爵夫人究竟是顺着月光而下凡的天使,还是将要循着月光飘向天宫的圣女。

  但事实上,这位伯爵夫人却是该隐家族的一个嫡系分支,她保持青春的秘诀很简单,那就是吸食鲜血,而且是处女的鲜血,在事情暴露之前,死在伯爵夫人手上的少女已经超过了一千人。

  伯爵夫人被发现是该隐后人始发于一次很偶然的事件,当时伯爵夫人大约有半年多的时间,离开了她所住的城堡,在这期间,一位女儿失踪的教廷猎魔人,找上了伯爵夫人的城堡。

  那位猎魔人的实力很强大,城堡内留守的仆人没能阻挡得住他,被猎魔人发现了藏匿在城堡之下的两千多具少女的尸体,这其中就有那个猎魔人的女儿。

  事情一传出去,就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教廷,也无法脱身事外了,该隐家族和教廷由此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冲突,双方都死伤了不少高阶的修炼者。

  该隐家族虽然底蕴深厚,但人数实在是太少,而教廷也无法忍受来自该隐家族的各种暗杀侵袭,这场战争,最后还是以双方的退让妥协告终。

  最后引发战争的伯爵夫人,被囚禁在了英国的一个古堡之内,而血腥伯爵夫人的名声,也传遍了整个世界,即使是在普通人之中也广为流传,被演绎出了各种各样的版本。

  而在非洲数次大的瘟疫时间,也都是因为那里的黑巫师争斗引发的,只不过最近数百年来这些修者很少出现在世间,人们也逐渐淡忘了那些和他们有关的传说。

  但实际上这些势力只是不出现在普通人的面前,他们从来也都没有消失过,除了教廷还在明面上掌管着这个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教派势力之外,西方的很多国家背后,都有这些修炼者势力的影子,或者根本就是被他们所掌控着的。

  “一哥,你说的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听张一介绍完修炼者世界的格局之后,卫铭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超越于国家之上的势力,那些地位显赫的大国领导人,居然有很多都只是这些势力的代言人。

  “你觉得是真是假?”

  张一撇了撇嘴,正如同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上的样,真相往往也只是被少数人知道的,而普通的民众眼睛所看到的那些,并不一定都是真的。

  “这也太疯狂了吧?”卫铭城心里已经是认可了张一的话,但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接受,“一哥,这些人要是跳出来作乱,那岂不是整个世界都会变得混乱起来?”

  “修炼者又不是神经病,为什么要跳出来作乱?”

  张一像是看病人一般的看着卫铭城,说道:“修炼者所追求的东西,和世间权贵们追求的不同,真正顶级的修炼者,是在寻找如何脱出地球牢笼的方法,哪里有功夫去管俗世间的闲事?”

  “牢笼?”一直没有开口的方逸听到这个词,脸色微微一变,“一哥,牢笼这两个字是怎么个说法?”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以前听长辈们提过一嘴。”

  张一脸上露出了惆怅神色,叹了口气,说道:“在以前的时候,修炼者的寿命是很悠久的,听说活个几百上千年都是很寻常的事情,有些老怪物甚至能活几千上万年,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修者的寿命开始大幅度的减少,现在能活上千年的人都极少了。

  听老辈人说,这是因为地球修炼的环境起了变化,无法让人的修为进一步的提高,无数年前的那些门派都已经通过各种途径离开了地球,去寻找适合修炼的空间了。

  而留在地球上的这些人,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一代比一代弱小,而且离开地球空间的路径好像也断绝掉了,现在的地球就像是个牢笼一样,将修炼者们死死的困在了这里。”

  张一所说的这些,在修者界并非是什么秘密,天地灵气的消失导致末法时代的来临。

  按照一些世家的传承记载,在远古时期,只有修炼到炼气期,那才能真正算得上是修炼者,在那个时代,当真是练气满地走,先天多如狗,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晋级先天都难如上天。

  而且在那个时期,像是张一这些没有灵根的人,同样能将修为提升到先天之境,有些机缘深厚的人甚至可以晋级到炼气期,但到了现代,他们的修炼之路却是在先天就被堵死掉了。

  “现在修者们的境界是怎么划分的?”听到张一的话后,方逸追问道:“那现在地球上修为最高的人,是什么境界呢?”

  “方逸,我连修者都不是,这样的问题我哪里会知道啊?”

  张一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只知道炼气之后是筑基,筑基之上是什么境界我就不知道了,至于现在的修者,我只听闻过有人能达到筑基之境,那些都是老祖一般的存在,不是我所能接触到的。”

  通常像张一这些世家子弟,在测出灵根之后,很快就会被送入到修者界去修炼,这些人往往一辈子都不会重返家族,所以对于修者界的事情,张一了解的也并不是很多,只是从长辈们的谈话中听到一些皮毛而已。

  “有筑基修为的人存在?这样的人多不多?”

  听到张一的话,方逸脸色不由变了,先天和筑基期相差了两个大境界,也就是说,以方逸现在的修为,如果碰上筑基期的修者,那简直就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方逸,你不用担心,那些筑基期和有筑基期实力的老怪物,是不会出现在俗世间的。”

  看到方逸有些紧张的样子,张一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别说筑基期的人了,就是先天之境的人,都很少有人会在世俗间走动,他们和我们追求的东西不一样,而且有独立的修炼生活空间,通常是不会到世俗界来的。”

  现代社会,还是由普通人所构成的,修者很少会插手其中,因为他们所追求的是自身层次进化,从而延长生命,极少有人会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荣华富贵在悠久的生命面前,那真的是如同过眼云烟。

  “查尔斯的修为怎么样?”方逸面色凝重的问道。

  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远比自己强大的人之后,方逸以前心头的那一丝自满也早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看来自己这次的欧洲之行也未必就能一帆风顺。

  “和我差不多吧。”

  张一笑着说道:“方逸,你真没必要那么紧张,我刚才说的那些家族,确实有不少老怪物,但这些老怪物们是不会出现的,能出现在世俗间的人,实力就算比咱们强也强的有限,你担心什么呢?”

  像是相互间有约定一般,自从数百年前血腥伯爵夫人的事情之后,西方各大家族和教廷中老一辈的人物,几乎都没有再出现过了,像是英国皇室现如今的女王,论其修为在她的家族中肯定也不是顶尖的存在,只是家族在世俗间的代言人罢了。

  这种情况不仅是在西方,在东方南美以及非洲也是如此,东方自明初张三丰之后,也就出现一个精通儒佛道三家的圣人王阳明,至于民国的那些所谓的武术大师们,却根本就连修者的门槛都没能摸到。

  至于南美和非洲的那些传承者,隐世的时间要更加的早,玛雅神殿一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极少显现于世间,而黑巫师们最近数百年也都销声匿迹,就连修者的圈子都很少能听闻到他们的消息。

  “再说了,他们如果不要脸出现老一辈的人物,咱们华夏也不是吃醋的。”

  张一给方逸和卫铭城打气道:“现在的东西方修炼者,都处于一种平衡的态势,谁都不会打破这种平衡,所以你们不要怕,有人挑衅就直接打回去,他们要是不讲规矩,会有人帮咱们出头的。”

  高阶修炼者不出现在世间,并不代表他们不能出现,小孩们打架输赢死伤他们可以不管,不过如果对方有大人出来欺负孩子,那他们也是要出面的。

  只是引发高阶修炼者争斗的后果,是所有人都承受不起的,所以修炼者们和黑暗者联盟虽然诸多争斗,但也没有人敢于破坏这个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