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一十三章 暗夜豹
  张一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方逸的师门中人,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主儿。

  方逸他们这一脉的规矩很古怪,那就是在进入修者界之前,都是任凭门下弟子自生自灭的,但这里所谓的自生自灭,是有个限度的,那就是老辈中人不得对其出手。

  在一百多年前的时候,西方八国的修炼者跟随着他们的军队进入华夏,无意中干掉了方逸师门的一个弟子,这一下却是捅了个大马蜂窝,当时方逸师门中出来了一个人,几乎将那几十个西方修炼者全都给灭掉。

  要知道,那会儿进入华夏的那些修炼者,不乏等同于筑基期修为的高手,这已然是西方修炼者最顶级的战力了,但最后只逃出去了寥寥数人,消息一经传出,顿时在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这也是华夏一百多年来都没有参与异能者组织的大会,但却是无人敢窥觑华夏的主要原因,修者的寿命都很长,那百年前发生在华夏的血案,让很多人至今都心有余悸。

  两辆车一前一后很不起眼的从夜幕下的机场驶出,谁都不知道在前面那辆普通的车子里,居然坐着英国现在的****也就是未来的国王,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一座古堡的外面。

  “这什么异能大会不是在伦敦开的吗?”

  坐在车子里看着外面那高大伟岸的城堡,卫铭城有些懵圈,隔着那高高的铁栅栏可以看到古堡中亮着不少灯光,显然方逸他们不是第一批到达的人。

  “一哥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入乡随俗就好了。”方逸拍了拍卫铭城的肩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嗯?”

  刚一下车,方逸心头就冒出一丝危险的气息,循着那丝气息的来处看去,方逸却是发现,在铁栅栏的里面一棵大树的草丛中,居然俯卧着一只通体呈黑色的豹子,如果不是那双在夜色中发着绿光的眼睛,方逸怕是第一眼也无法将其认出来。

  “怎么了?方逸。”跟在方逸身后下车的张一看到方逸停住了脚步,眼睛也是顺着方逸的目光看了过去。

  “那只豹子不简单。”方逸低声说道:“一哥,你不用兵器的话,想要杀死这只豹子怕是也不容易。”

  对于欧洲这些世家的实力,方逸又有了新的认识,守门的一只猛兽都有不亚于后天武者的实力,可见温莎家族的底蕴何等深厚了。

  “几位,不用担心,这是我们家豢养的宠物。”

  前面已经下了车的查尔斯,见到方逸向那豹子的方位看去,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异色,走过来说道:“这只豹子是阿尔卑斯山脉里的异种,对于客人它是很温顺的,但是对于敌人,它将会是暗夜中的杀手。”

  说实话,查尔斯此时心中的惊讶,丝毫都不比方逸来的少,因为这可是一只暗夜豹。

  顾名思义,暗夜豹就是暗夜中的王者,在黑暗之中,就是狮虎等猛兽也不是它的对手,而暗夜豹最大的能力就是隐匿行踪,当被猎物发现的时候,暗夜豹的利齿已然是咬在了猎物的喉咙上。

  为了得到这只暗夜豹,温莎家族可是出动了好几位高阶修者,整整在阿尔卑斯山脉守了一年多,这也亏得是温莎家族和海神后人关系很好,否则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到海神后人的地盘上去狩猎暗夜豹的。

  成年的暗夜豹是没有办法驯服的,温莎家族是捕捉到了暗夜豹悠哉,然后由专门的人士训练,才成为了守护城堡的暗夜杀手,有暗夜豹在,就算是被温莎家族称之为臭蝙蝠的吸血鬼,也无法在黑夜中潜入进来。

  这几天查尔斯带了不少人来古堡,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暗夜豹总是能完美的隐匿住身形,像是今儿这样被人发现那还是头一次,是以查尔斯再看向方逸这个小武者的时候,目光中也带有了一丝审视的味道。

  “方,你是怎么发现的这只豹子?”查尔斯是典型的西方人性格,直接就开口问向了方逸。

  “我刚才一扭头,就看到地上有两颗宝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只豹子。”方逸说话的时候,眼睛眨都没眨,而且脸上还露出了一副好奇的模样。

  “真的?就是因为它的眼睛吗?”

  查尔斯没想到方逸竟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一时间不由愣住了,因为他也看不出方逸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暗夜豹是因为眼睛而暴露出了行踪,那真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嗯,我还以为西方遍地都是宝藏呢。”方逸开玩笑的语气,反倒是让查尔斯松了口气,在心里琢磨着是不是给暗夜豹做个眼罩之类的东西。

  不过查尔斯却是忘了,暗夜豹之所以能成为暗夜王者,岂是那么容易就会泄露行踪的,事实上方逸先是感觉到一丝淡淡的敌意,然后才发现的暗夜豹。

  “看来自己收敛气息的功夫,能瞒得过武者的感应,在这豹子面前,却未必能隐瞒得住。”方逸心中生出一丝警觉,看来自己隐匿行踪的本事还没练到家,至少那只豹子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威胁。

  “几位,请进,为了欢迎来自华夏的朋友,我们今天会召开一个盛大的晚宴,很多人都在等你们。”查尔斯冲着方逸看了几眼,没看出什么端倪之后,就引着众人走进了古堡的大门。

  虽然古堡内有很大的空间,但车子全部都是停在古堡外面的,沿着具有典型西方建筑特色的花园走进古堡,方逸等人眼前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

  在古堡大厅的天花板上,吊着无数盏水晶灯,灯光照射在贴着金箔的墙壁上,反射出了富丽皇堂的绚丽光彩,高高的顶壁和四周墙壁上的人工手绘油画,无不彰显着城堡的奢华和高贵。

  大厅近乎占了古堡的整个一层,面积十分的大,不过大厅里的人却不是很多,可以容纳足足数百人的大厅里,只有二三十个人分散在各个角落,有人在交谈着,有人则是在安静的看着书。

  当古堡的大门被从外面推开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向大门处集中了过来,走在几人最后的方逸能清晰的感应到,这些投在宋天宇身上的目光有些是善意的,而有些却是带着敌意。

  “宋,我的老朋友,很高兴你能来参加这次大会。”有敌人自然也有朋友,在宋天宇等人刚刚踏入大厅的时候,一个身材不高的肤色黝黑的老人就迎了过来。

  虽然此时烧着壁炉的城堡内温暖如春,但外面却是几乎零下好几度,而这个老人的打扮很古怪,他上身完全赤着,黝黑的皮肤上纹满了各种纹身。

  老人的嘴唇和鼻子上,都打有孔洞,上面各吊着一个鼻环和嘴环,腰间也只是围着一条皮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彪悍狂野的气息,看上去就像是从蛮荒中走出来的野人一般。

  “巴布鲁,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看到来人迎了过来,宋天宇连忙快走了几步,和那人很亲热的拥抱了一下,说道:“我们和非洲人民一向都是好朋友,这次是你邀约的我们,我自然要过来的。”

  “这个人是非洲一个大部落的巫师,我们国家曾经给那个部落援建过。”

  跟在后面的张一小声的给方逸和卫铭城介绍着那个老人的身份,华夏和非洲的友谊,那是早在几十年前华夏吃不上饭都勒紧裤腰带援建非洲建立下来的。

  国家层面的友谊,也让隐组和非洲的异能者与修炼者们建立了关系,由于非洲的巫术和华夏巫术有些相通的地方,是以隐组和非洲的修炼者们有很多交集,来往要远比和欧洲的修者们多得多。

  “先生女士们,我们华夏的朋友到了,相信有很多朋友认识宋,也有不认识的朋友,我在这里介绍一下,宋来自华夏一个古老的家族。”

  身处这样的场合里,查尔斯知道他那英国****的身份并不会被人重视,其实就算是查尔斯本人,也并不以那****身份为荣,他那底蕴深厚的家族,才是被众人所承认的。

  “宋,好久不见了,上次你送我的那酒已经喝完了,什么时候再给我搞一些。”

  “张,你也来啦,哈哈,上次咱们在莫斯科之后可就没见过了,来,咱们喝一杯。”

  华夏的修炼者,这些年一直都参与到国际事务之中,但又很少和人争夺什么,所以人缘很不错,不单是宋天宇交游广阔,张一在场内也认识不少人,几乎有一半人都在和两人打着交道。

  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在西方,修者界都是以强为尊,在这些打招呼人里面,或许就有祖上曾经参与过百年前发生在华夏的事件,但一来时间已经很久远了,二来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也不可能将仇恨强加到所有华夏人的头上。

  “一哥,咱们人缘不错啊。”

  在这样的场合里,卫铭城显得有些兴奋,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自己真正进入到了修者这个圈子,也见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世界。

  “也不都是朋友。”张一闻言撇了撇嘴,眼睛斜着往右边的一个角落看了一眼,说道:“那边的几个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两人是什么地方的?居然还是个和尚,怎么那么像胖瘦头陀啊?”

  顺着张一的眼神看去,方逸和卫铭城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个光头,穿着一身红色的有点像是僧服的服装,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乍然看上去,方逸和卫铭城不由想起了一部小说里的胖头陀和瘦头陀。

  “印度教的,奶奶的,印度人也是奇葩,明明是佛教的发源地,最后反倒是印度教最大。”张一对那两人显然没什么好感,眼睛看过去的时候也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挑衅的神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