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夙怨
  “一哥,怎么着,和他们有过节?”看到张一的样子,卫铭城也冲着对方瞪起了眼睛,此时他们可是代表的华夏,张一的敌人自然也就是自己的敌人。

  “嗯,这些印度和尚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一微微点了点头,看到对方也看了过来,眼神顿时变得愈发的犀利,头也不回的说道:“在这估计动不起来手,铭城,记住了,要是有机会,给我往死里面整他们。”

  张一不敢吩咐方逸做事,但说给卫铭城的话,却是表明了态度,有卫铭城这个大舅哥在,张一相信如果以后他们动起手来,方逸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对面那两个穿着僧服的印度教的假和尚,显然和张一的想法差不多,他们这会儿也没了佛门弟子的淡定,那看向张一的眼睛似乎也要冒出火来。

  “怎么着?不服?来来来,咱们先练练热热身。”

  张一练的是童子功,这功夫是练到家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功法的影响,他的性格也变得有点孩子脾气,此时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谁怕谁,练练就练练。”

  对面那个矮个子的僧人站了起来,不过他站起身和坐下的区别也不是很大,只不过高出了半头而已,和身边坐着的高个子僧人刚好平齐。

  “这就是世界上最顶级的修炼者?”

  听着张一和那僧人的英语对话,方逸只感觉有些哭笑不得,这怎么有点像是街头那种“你瞅啥,瞅你咋地”的对话,而张一摆出来的样子,也和街头小流氓没有什么两样。

  “两位,这是英国。”

  就在张一和那僧人剑拔弩张的时候,查尔斯走了过来,有些不快的说道:“国与国的恩怨和仇恨,请两位不要带到这里来,这是修炼者的聚会,两位可以在大会结束之后再一分高低也不迟。”

  张一知道在这种场合内,这场架是无论如何都打不起来的,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是我冒昧了,查尔斯先生,就如你所说,等大会结束之后我再找他。”

  “希望大会结束之后,你不要跑那么快。”对面的矮个子僧人闻言重新坐了下去,言语间也时不肯有丝毫的想让。

  “巴沙坎大师,他们华夏人,就是嘴上厉害,肯定不敢和你动手的。”

  眼看双方的气氛就要缓和下来,一个穿着西装,嘴上留着八字胡亚洲面孔的中年男人忽然站了出来,他虽然是对那印度僧人说着话,但却是一脸不屑的看着张一。

  看到这个人出来,张一却是没有生气,而是笑眯眯的说道:“桥本太郎,你弟弟的腿好了吗?”

  “八嘎,你不要嚣张,我会让你也品尝一下断腿之痛的。”那个名字明显是日本人的中年男人,被张一的这一句话就给触怒了,原本垂在身侧的右手,忽然摸到了西装口袋里。

  “桥本太郎,别把你的飞镖拿出来,否则我会把它塞进你的**里去。”张一说话的语气很平静,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恶毒,听得周围的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修者界,从来都不是风平浪静的,各国的修者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恩怨,张一此话一出,桥本太郎和那两个印度僧人面色阴沉,但像是来自非洲的那个老巫师,却是笑的前仰后合。

  “好了,这里不是你们争斗的地方。”

  查尔斯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又站了出来,在张一等人到来之前,这样的言语冲突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要不是温莎家族作为大会的召集人,查尔斯才懒得管这些事情呢,在他心里,这些人打个同归于尽才是最好。

  不过在大会期间,如果各国的修炼者起了内讧的话,那不但会削弱与会人员的实力,也会让黑暗者联盟的人看笑话并且乘虚而入的,这却是查尔斯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张,到这边来坐,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见识。”来自非洲的巴布鲁冲着张一招了招手,很显然大家都知道在这里是打不起来的,没必要站在那个地方浪费口舌。

  “好了,大家请随意,宋,你们先吃点东西,如果有什么需要,让人叫我就好了。”

  查尔斯看到有人解围,不由松了口气,原本想在晚宴开始之前说几句的,现在也没了那心思,干脆直接宣布晚宴开始了,反正这里没有人会和自己客气的。

  “一哥,刚才那两个印度和尚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小日本在说什么?”

  来到巴布鲁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之后,卫铭城开口向张一问道,他发现在这种场合里,自己的英语不行还真是个硬伤,因为别人说什么他都听不懂,如果别人笑眯眯的在骂自己,那卫铭城说不定还以为是在夸自个儿呢。

  “记住,以后见到印度的修炼者,直接往死里搞。”张一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远处的印度人,脸上还带着恨意,要不是这次是国家任务,张一说不定刚才真的会动手的。

  “张一有个侄子,是死在印度人手上的。”宋天宇的话,解开了卫铭城的疑问。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华夏和印度在边境起了些冲突,印度方面先不守规矩,出动了印度教的修炼者,我们开始吃了一些亏。”

  华夏和印度的矛盾,起源于********冲突,两国领土交界存在诸多利益纠葛,同时,这个矛盾还涉及到大国之间的博弈,美国、俄罗斯等国也插手过印度事物以牵制华夏在南亚印度洋地区的战略布局。

  从上世纪六十年的华夏和印度在藏南打了一仗之后,双方在边境上的就时有冲突,原本这只是国与国的交锋,但是后来印度居然出动了修者,登上了那里最高的一座山峰,号称那座山是归印度所有。

  如此一来,两国普通的军事对抗,上升到了修者之间的争斗,在这数十年里,隐组倒是有三分之一的人员都在和印度修者打交道,双方互有死伤。

  张一侄子身死的事件,是发生在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张一的侄子刚从家族中出来加入隐组,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龄,在一次和印度教的争斗中深入到了印度国内,最后被印度教的高手围攻致死。

  虽然后来张一带着人展开了报复行动,接连斩杀了好几个印度教的修者,但毕竟他侄子已经死了,这种损失却是怎么都无法挽回的。

  从那之后,张一对印度教中的人自然是恨之入骨,在和印度教的冲突中向来都是不留活口的,这也是那两个印度教的僧人见到张一后横眉冷对的原因。

  “小卫,等你回去,说不定也要去藏区,你要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宋天宇回头看了卫铭城一眼,新加入隐组的成员,基本上都是要去藏区磨练几年的,只有经历过真正生死历练的人,此时合格的隐组成员,卫铭城既然已经加入隐组,那就必须遵循隐组的规矩。

  “好,我早就看印度阿三不顺眼了。”

  听到宋天宇的话,卫铭城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以前他虽然也去过边境,但出于对他的保护,像是一些很危险的地方,卫铭城就都没有去过了,说起来的确很缺乏实战经验。

  “好小子,算我没看错你,等回头我教你几手。”张一用力拍了拍卫铭城的肩膀,对他的态度很是满意。

  “一哥,那个小日本又是怎么回事?我看你还对着他笑啊。”

  卫铭城继续问道,他决定等回头就找本英语书先背背单词,否则那种听着别人对话却一个字都听不懂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

  “那人叫桥本太郎,是个日本忍者。”

  提到桥本太郎,张一阴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那小子的弟弟前年的时候跑到咱们华夏来,被我给打断了三条腿,嘿嘿,估计他这会还只能坐在轮椅上呢。”

  “三条腿?”这次连方逸都愣住了,“一哥,你说错了吧,人哪有长三条腿的?”

  “算上中间那玩意儿,不就是三条腿吗?”张一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刚才见到印度人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

  日本对华夏的狼子野心,几乎从唐朝时就开始了,只是在冷兵器时代,华夏是亚洲当之无愧的霸主,直到近代国力衰败,才被日本所乘,但二战终究还是以失败日本等国告终。

  不过日本从来都没有放弃对华夏的窥视,除了在华夏发展间谍之外,日本时不时也会派出本国的修炼者,进入华夏探查一些军事基地,桥本太郎的弟弟桥本二郎,就是日本派出的一个忍者。

  那是前年发生在琼省的事情,桥本二郎在琼省住了两个多月,想要弄到华夏海军出海巡航和训练的规律,于是桥本二郎在海边酒店长包了一个房间,每日里都会用望远镜观察远处海面的动静。

  但好巧不巧的是,当时的张一刚好在琼省度假,而且住的是和桥本二郎同一家酒店,有一天张一正在海中冲浪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酒店内望远镜的反光。

  张一最初也没想到那反光会和间谍案有关,只是出于好奇,在晚上的时候潜入到了那个房间的阳台上,但是让张一没想到的是,房间内的桥本二郎,正在床上和一个女人鬼混着。

  看到这一幕,张一原本是想离去的,好好死不死的是,桥本二郎在兴奋之下,居然用日语高声喊叫了起来,这让对日本人向来都没好感的张一心头火起,在桥本二郎飘飘欲仙的当口,潜入到房间直接打昏了他。

  同样解决了床上的那个女人之后,张一在房间稍一搜索,就看到了那个高倍的望远镜,另外张一还发现了一个用于发送电波的小型电台,桥本二郎的身份自然也就曝光了。

  隐组中人行事,向来都是肆无忌惮的,张一直接出手废了桥本二郎的两条腿和胯下的那坨玩意,然后将桥本二郎交给了外事部门,这也是前几年在华夏多有报道的一起间谍案件。

  各国的修炼者,在各国可都是国宝一样的存在,桥本二郎被废掉,自然引起了日本修者的愤怒,两国的修炼者也因此起了数次冲突,桥本二郎被打断腿的事情,也是那时张一自己说出来的。

  不过一来是日本修者理亏,二来他们也没有能力对华夏修者进行大规模的报复,所以桥本大郎此次见到张一才会如此愤怒,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张一怕是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