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一十九章 交易会 中
  方逸在好几年前就已经用入定打坐替代了睡眠,虽然身在异国他乡,方逸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习惯,在回到自己的卧室后,方逸盘膝坐在地板上,很快就进入到了深层入定之中。

  “国外的空气,果然是要比国内好一些。”

  住在城堡里的各国修炼者,还都算是比较本分的,夜间并没有闹出什么动静来,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方逸就推开了窗户,准备呼吸吐纳吸收晨起的第一缕东来紫气。

  “好美的景色啊!”

  推开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色,方逸口中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因为在窗外居然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还没有完全升起的太阳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将天际尽头的海面渲染成了一片金黄色。

  昨儿方逸就听到了波涛的声音,他原本以为这城堡是在某处湖边上,没成想却是建在了大海的边上,从小就在深山里长大的方逸,看着眼前的无敌海景,那心情不是一般的舒畅。

  “悬崖上的古堡,这温莎家族底蕴果然深厚。”

  方逸探头向下看去,顿时发现在窗外却是一个高达万丈的悬崖,虽然身在古堡之中无法看到古堡的全貌,但方逸也能想象出建造在悬崖之上的古堡那巍峨壮观的景象。

  其实方逸还是不太了解这些修炼者家族所拥有的资源,对于普通人甚至一些大富豪而言,这样的古堡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因为有钱也未必能买到这种有着数百上千年历史的古堡。

  但是对于修者家族来说,这种世俗中的财富,真的是一文不值,像这样的古堡,温莎家族在世界各地最少有二十多处,其中很多处的景色甚至要比这里更加的美丽、

  “嗯?这只豹子倒是颇有灵性,而且居然还能变换身体的颜色?”

  方逸目光忽然一凝,看向了长在悬崖上的一棵十分茂密的大树,在在大树的树冠处,那只和树干颜色几乎完全相同暗影豹就趴在了那个地方。

  方逸记得很清楚,昨儿在见到这只暗夜豹的时候,它通体呈现是一种和夜色相近的黑色,但此刻暗夜豹却是变幻了躯体的色彩,使其躲在那大树上,就像是和整棵大树浑然一体,完全融和了进去一般。

  或许是感受到方逸的目光,那只暗夜豹飞快的从树冠上站起,身形快速的沿着悬崖上的一条缝隙消失不见了。

  “奶奶的,还不如叫变色龙豹呢。”方逸收回目光,口中喃喃自语着,这会的方逸有点想念小魔王了,方逸相信,此时的小魔王,肯定会比这只暗夜豹更加的强大。

  “回头联系下大哥和老龙,让小魔王过来找我。”

  方逸知道提前了好几天过来的彭斌和龙旺达,将小魔王也给带了过来,此刻就在伦敦的某一处隐秘所在,那里也是黑暗者联盟在欧洲的大本营。

  一个多小时后,天色已然是大亮了,宋天宇和张一也都来到了方逸的套房客厅里,在服用了管家推着餐车送来的早餐之后,几人一起来到了古堡的大厅。

  或许是方逸等人来的有点早的缘故,这会儿在大厅里的都是古堡的工作人员,他们正紧张的将一张张桌子搬入古堡之中,然后在桌子两边放上两把椅子,方逸数了一下,工作人员一共搬了二十三张桌子。

  让方逸有些震惊的是,他发现这些桌椅,居然都是用上好的黄花梨打制的中式家具,而且是清一水的明朝风格,要不是整个大厅的装饰都是欧洲古典风格,方逸还以为自己是身处古代的皇宫之中呢。

  “还有咱们的位置呢。”

  卫铭城忽然喊了出声,因为搬完桌椅的工作人员正往桌子上放置着饮料小吃和名牌,在靠近最右边的一张桌子上,却是被放上了一个写有中文华夏字样的牌子。

  “看样子要是不拿些东西出来,这次就要出丑了。”

  宋天宇和张一对视了一眼,脸上均是露出了一丝苦笑,说起来隐组真是有不少好东西,但此刻却都不在两人的手上,他们也是鞭长莫及。

  “得,我拿出个东西来交易吧。”

  作为这次欧洲之行的领队,宋天宇最终还是拿出了样东西,那是一个做工十分精致的玉瓶,通体用白玉雕刻而成,将玉瓶拿出来之后,宋天宇却是没将其放在桌子上,而是一直都攥在了自己的掌心里。

  “宋老,您拿出来的这是什么啊?”卫铭城开口问道,而张一和方逸也都看着宋天宇,他们两人也不知道这玉瓶里放着什么物件。

  “草还丹!”

  宋天宇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紧接着说道:“东西我拿出来了,不过要是旁人拿出来的物件价值不符,我可是不会和其交换的,到时他们也不能说咱们没拿东西出来。”

  “宋老,你……你竟然有草还丹?”

  在宋天宇刚说出草还丹这三个字的时候,张一就愣在了那里,等宋天宇话声一落,张一更是忍不住高声喊叫了起来,脸上露出了震惊之极的神色。

  “以前给一位前辈帮了点小忙,那位前辈赐予我的。”

  宋天宇看到张一吃惊的样子,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东西在我手上放了十几年了,一直都没能派上用场,这次如果可以交易到一些我能用得到的物件,倒也算是值了。”

  “宋老,什么是草还丹?能给我们看看吗?”

  听这两人的对话,方逸和卫铭城都是一头雾水,不过从张一的表情上来看,这草还丹想必是异常珍贵的,不过方逸却是没有听闻过这个丹药的名字。

  “你师父没告诉过你?”

  听到方逸的话,张一有些惊奇的看向了方逸,草还丹在修者界的名声极大,别说是修者了,就连他们这些人都有耳闻,不过张一以前也只是听过草还丹的名字,自己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我师父连自己是修者的事情都没和我说过,所以我对修者界是一无所知。”

  方逸摇了摇头,他现在回想起师父对自己的态度,隐约能感觉到师父的心理,那就是师父既想让自己成为修者,同时又有些矛盾,所以老道士在给自己打下了极其稳固的基础之后,却是没向自己提及任何有关于修炼者的事情。

  用道家的话说,那就是道法自然,老道士或许想让方逸也顺其自然,如果方逸能找到修炼的道路,那他必然会成为一个修者,反之凭借着方逸的那身本事,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可以在社会上生活的很不错。

  “前辈或许有自己的想法吧。”

  听到方逸的话,宋天宇嘿嘿一笑,却是不敢继续说下去了,毕竟方逸那师门虽然人少,但却是十分的强大,而且近几代的传人脾气都有些古怪,他可是得罪不起。

  “宋老,这草还丹到底什么东西?”

  方逸追问了一句草还丹的来头,师门的事情,方逸早晚都能搞明白的,因为老道士如果是诈死,那么他们总归还会有见面的一天,方逸倒是想看看老道士见到自己之后,脸上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草还丹是修者界筑基期老祖才能炼制出来的丹药,可以生白骨而活死人,只要你脑袋没从脖子上掉下来,胸中还有一口气,这草还丹就能将人给救回来,你说珍贵不珍贵。”

  宋天宇没有卖关子,直接将草还丹的功效给说了出来,别的且不说,单是那只有筑基期老祖才能炼制出的丹药,就已经是弥足珍贵了。

  要知道,即使在修者界,筑基期老祖也是屈指可数,每一人均为各大门派的太上长老,而其中会炼丹的更是只有那么一两个,所以就算是在修者界,草还丹那也是难得一见的。

  至于在世俗界或者是各个隐世家族中,张一还没听闻过哪个家族藏有草还丹的,因为随身携带着一枚草还丹,那等于是多带了一条命,在紧急时刻,这丹药是真的能救命的。

  “宋老,你运气可真好啊。”张一一脸羡慕的说道;“宋老,我可是久闻草还丹的大名了,不过从来都没见过,你今儿也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咱们在世俗界,也就这么一点福利了。”

  宋天宇闻言苦笑了一声,将那玉瓶打开,从里面倒出了一枚圆溜溜大概拇指甲大小的丹药,只不过这丹药被用蜡给封上了,现在就是一颗蜡丸,从外表上看不出丝毫的端倪,也没有药性流露出来。

  “宋老你说的没错,不过你这福利,怕是那些修者们都会羡慕不已的。”见不到草还丹的真面目,张一有些失望,但对于宋天宇的话,张一还是很赞同的。

  在世俗中做事,虽然基本上断绝了成为修者的可能性,但福利待遇其实也是很不错的。

  俗世间的荣华富贵那就不说了,隐组中人几乎个个都是亿万富豪,更不要说是宋天宇了,金钱早已对他失去了意义,但还有一项福利,却是留守在家族中的子弟所没有的。

  修者界的人,虽然很少来世俗界,但很少不代表没有,有时候为了找寻一些东西,他们也会出现在世俗界,这时像是宋天宇等人就能派上了用场,他们无疑是最佳的向导和接待人员。

  就像是张一进入遗址空间的那一次,就是跟随家族中的修者长辈办事获得的机缘,宋天宇也是如此。

  不过宋天宇获得这枚草还丹的过程,并不像是他自己说的那么轻描淡写,而是很费了一番周折,自己也差点命丧蛇口,那位前辈念其出力不少,这才给予了一颗草还丹。

  原本那位前辈是想让宋天宇服下草还丹治疗体内伤势的,但宋天宇硬是撑了过去,而将这枚草还丹留在了身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示于人前过。

  这次如果不是抱着回去就突破的心思,宋天宇也是不会拿出这枚草还丹的,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而且宋天宇之所以打算孤注一掷的去突破先天,这枚草还丹也是他的一点底气。

  但是宋天宇心里很明白,如果自己这次突破失败的话,就算服下草还丹,那也只能保住自己一条性命,到时体内经脉寸断的自己还是一个废人。

  所以拿出草还丹,宋天宇却是想看看在这种场合里,是否能换到一些增加突破几率的宝物,相对于成为一个活着的废人而言,宋天宇更想去不成功则成仁的拼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