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二十章 交易会 下
  “宋老,咱们知道这草还丹是宝贝,但这些老外能懂吗?”

  卫铭城提出了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很大,很多西方人对中医都是不屑一顾的,在卫铭城看来,他们能不能懂得炼丹的意思都还在两说之间呢。

  “修者和普通人可不一样。”

  宋天宇摇了摇头,说道:“在西方,修者一样会服用丹药修炼或者是治病疗伤,不过西方人炼制丹药,大多都是用科学的手段,将药制成西药的样子,和咱们炼丹的手法也很不一样。”

  修者的世界里,东方很珍贵的药材在西方同样是很贵重的东西,所以东方的丹药在西方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宋天宇相信有人会听说过草还丹的名字,也知道这枚丹药的价值。

  不过宋天宇并没有打算一开始就报出草还丹的名头来,他是准备在看到自己想交换的心仪物品之后,再说出草还丹的作用,如果整场交易下来都没有看中的东西,那么这次交易会中也不会出现草还丹的名字。

  “那咱们这摊要怎么摆呢?得,当我没问,有人给做示范了。”

  卫铭城继续问道,只是他话刚出口,这会儿已然是陆续有人走进了场地之中,昨天他们见过的那位来自非洲的巫师巴布鲁,就坐在了一张桌子面前,并且在桌子上摆上了一排的瓷瓶,大约是十多个的样子。

  “宋,我的朋友,你来的可真早。”

  摆好东西之后,巴布鲁才对宋天宇等人打起了招呼,一脸热情的说道:“宋,你们华夏有很多神秘的东西,不知道你这次带来什么?能先让我看一下吗?”

  “朋友个屁!”

  看着巴布鲁那布满了纹身的面孔,宋天宇脸上虽然堆满了笑容,但心里却是恨不得将这家伙给暴打一顿,因为不是巴布鲁的情报不准确,宋天宇此刻也不会拿出草还丹来了。

  “巴布鲁,说起这事儿,可是你不仗义啊。”宋天宇看似在看着玩笑般的说道:“你之前也没告诉我有这样的交易,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准备,今儿就是来看看热闹的。”

  “我没说这件事情吗?”巴布鲁先是露出了一脸的诧异,紧接着拍了下额头,说道:“哎呀,可能是我忘了吧,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可能忘记说了。”

  不知道是不是黑人的演技都特别夸张,总之在方逸等人看来,巴布鲁的那张脸就特别的欠揍,因为他眼中流露出的分明是得意的神色。

  事实上正是如此,巴布鲁此时心中正在暗爽着呢,不告诉宋天宇有关于拍卖的事情,也是他刻意为之的。

  修炼者需要的资源,在世俗中虽然也能寻找得到,但却是极为少见的,也只有在修炼者的聚会交易中,才能见到一些对修炼有裨益的物品,只不过这些物品的数量,对于修炼者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没有人会嫌多的。

  如此一来,巴布鲁自然不希望有人和自己争抢这些资源,还有一点最为重要的是,作为非洲的巫师,巴布鲁最出名的就是他的巫药,每次巴布鲁的巫药在交易会上总是能换取到很多让自己满意的物品。

  而巴布鲁知道华夏的丹药也特别有名,所以就故意遗漏了交易会这件事,就是想让宋天宇等人没有准备拿不出丹药,自己也就能少了一个抢生意的对手。

  “忘了就忘了吧。”宋天宇摆了摆手,说道:“巴布鲁,你这次拿出交易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就是一些巫药,你们华夏的修炼者肯定是看不上眼的。”

  巴布鲁的话语虽然很谦逊,但眼中却是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说道:“我们非洲有着世界上最大的草原和森林,这些巫药都是从草原和森林中的动植物体内提取出来的,在修炼者的世界里,也唯独只有我们巫师才能做得到。”

  “巴布鲁,有些东西,也是你们非洲所没有的吧?”听到巴布鲁的话,张一心中有些生气,当下说道:“上次你问我们要了十公斤的银环蛇蛇毒,就是用来配置这些巫药的吧?”

  说起来为了从非洲修炼者那里获得异能者大会的信息,隐组真的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就像是张一刚才所说的银环蛇蛇毒,就花费了很大的力气,为此还有两个捕蛇人死于蛇口之下。

  银环蛇是仅产于华夏和越南缅甸等地的一种剧毒蛇类,这种蛇无法像蝮蛇和五步蛇之类的品种由人工豢养,所以只能以人力进山捕捉,而十公斤的蛇毒,要从成年上万条银环蛇嘴中提取,那可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咳咳,我要那些蛇毒,只是为了研究,并没有用在巫药上。”

  张一的话让巴布鲁有些尴尬,不过他那张黑脸也看不出什么红色来,直接就岔开话题道:“宋,咱们是老朋友了,以后你再给我提取一些蛇毒,我会用我们最好的巫药和你们交换的。”

  巴布鲁也知道,在隐组成功参与到异能者大会之后,他的作用也就没那么重要了,不过来自华夏的蛇毒和另外一些毒物,对于他的巫药配置有很大的帮助,是以巴布鲁才会提出交换的请求。

  当然,巴布鲁口中所谓的最好的巫药,那是打了个大大的折扣的,在非洲有很多造价便宜的土药,到时可以用巫药的名义交易给华夏,被惯了几十年,非洲的这些黑哥们总是认为华夏人傻钱多,自然是不骗白不骗。

  “好,巴布鲁,等我回去就安排这件事。”

  宋天宇笑着点了点头,在这次的异能者大会上,隐组绝对是敌人多过朋友,宋天宇也不想因为这些小事和巴布鲁翻脸,但日后是否交易和如何交易,那可就由不得对方说了算了。

  “巴布鲁,你先忙,我们到处转转,看有没有什么合用的东西。”

  宋天宇向巴布鲁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方逸离开了,这会儿下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几十张桌椅面前大多都坐上了人,均是默不作声的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摆上了一些物件。

  和昨天的欢迎宴会相比,除了日本的桥本太郎和那两个印度和尚之外,今天明显多了许多生面孔,很显然在各国的修炼进化者看来,这个交易会要远比所谓的欢迎宴会重要得多。

  虽然大厅里面只摆放了二十多张桌椅,但此时在大厅里的人,却是已经超过了五六十人,很多人都和宋天宇他们一样,在大厅里面闲逛着,想来应该是在寻找自己需要的物品。

  “宋先生,你们没有物品需要交易吗?”

  查尔斯此刻也来到了大厅里,不过和昨天他一个人不同,在查尔斯的身边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大孩子,方逸等人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查尔斯和那位著名王妃所生的大儿子,被冠以王子名衔的威廉。

  “查尔斯先生,我要交易的东西比较特殊,没办法摆在桌子上的。”

  宋天宇很矜持的笑了笑,他不敢说自己的草还丹是这次交易会上最贵重的物品,但绝对也能列入前三之中,宋天宇可不放心将草还丹那么草率的放在桌子上,万一被人给顺走了,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宋先生,不知道您要交易的是什么东西?”威廉王子有些好奇的说道:“我对古华夏的文明一直都很向往,不知道您是否能让我们见识一下呢?”

  “威廉,不要失礼。”

  查尔斯看了一眼儿子,作为东道主,他自然知道宋天宇是什么意思,当下说道:“宋先生,东西不拿出来,别人也不知道你究竟要交易什么,你可以将物品的特性写在纸上,那样会省却很多口舌的。”

  听到查尔斯的话,方逸往左右看了一眼,顿时发现周围有些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物件,而有些桌子上,却是空空如也,只是放了一个写着英文字样的纸张,方逸走了过去,拿起距离自己最近一张桌子上的纸,放到眼前看了起来。

  “神仙液,从变异的罂粟花中提取的一种液体,服用之后可以产生幻觉,但又不会损伤大脑,有助于提高人体对幻觉的抗体,并且增强人体的精神力量。”

  方逸轻轻读出了纸张上的文字,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方逸从来都没有想到,世上居然还有这种药液,不但能抵挡幻觉,竟然还能增长神识。

  一般人对幻觉或许不太了解,但方逸不同,在他这种修为也算得上是精通阵法的方逸知道,在阵法一道中,除了能置人于死地的杀阵之外,幻阵就是最让人头疼的了。

  因为幻阵能让人产生诸多幻觉,在不知不觉中就着了道,厉害一些的幻阵和杀阵相结合,能将杀阵的威力提高数倍之多,精神力稍差一点的人,进入幻阵之后往往都会死的糊里糊涂的。

  “竟然有提高精神力的药液?”方逸自言自语道,心里已然是在琢磨自己究竟需要拿出什么东西来,才能换得这种药液。

  现在的方逸已经进入先天之境,修为上的进展除了需要先天之气的积累和境界上的提升之外,神识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可惜有关于神识的功法要等方逸进入到炼气期才能修炼,所以见到这个神仙液,方逸就有了要将其收入囊中的想法。

  “什么提高精神力,方逸,这玩意就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听到方逸的自语声,旁边的张一凑过来看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一哥,这话怎么说?”方逸闻言愣了一下,将手中的纸张放回到了桌子上。

  “这神仙液是从罂粟花中提取的不错,也的确是一种变异的罂粟花,但它的功效,却没有这纸上说的那么神奇。”

  张一撇了撇嘴,说道:“方逸,你知道毒·品吧?一般的毒·品,只能对普通人起作用,但是对于修炼者而言,作用就不是那么强了,能让普通人致幻的毒·品,修炼者却是感觉不大,这神仙液,说白了就是专门针对修炼者研发出来的玩意儿。”

  张一在隐组呆了那么多年,见识自然要比方逸多得多了,越是强大的修炼者,能让他们感觉到刺激的东西也就越少,打个比方来说,普通人喝一斤白酒往往就会烂醉如泥,但修炼之人喝上十斤,恐怕也只有微醺的感觉。

  神仙液也是如此,就算是后天巅峰的修炼者,在使用神仙液的时候,也会不自觉的被带入到幻境之中,所以这玩意在一些追求刺激的修炼者之中,还是很有市场的。

  “对神识增强没有作用?”方逸苦笑着问道,要不是跟着张一,他恐怕真会想办法将这神仙液给淘换到手中。

  张一笑着说道:“也不能说没有作用,增强抗体的作用也是有的,你要是想找点刺激,买一瓶尝尝也不错,反正也不会上瘾的。”

  对于修炼者而言,他们的身体自我调整的能力,是要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所以这神仙液也是第一次服用时的效果最佳,使用的次数多了,修炼者体内就会出现抗体,从这层意义上来说,的确也是有那么一点轻微的作用。

  “无量天尊,这种场合的交易会也有奸商啊。”听到张一的话,方逸感觉自己真的是太纯洁善良了,这要是让自己一个人来参加这种交易,那肯定会被人骗的连内裤都不剩。

  “查尔斯先生,在这种地方,您怎么会容忍这种现象出现呢?”宋天宇此时看向了查尔斯,开口说道:“他纸张上的内容明显和实物不符,这明明是欺诈嘛。”

  宋天宇认识这位桌前的修炼者,他是来自南美墨西哥的人,只是一个修者界的小家族,全凭着这神仙液才能在修炼者的世界立足,所以宋天宇也怕得罪他,当着面就指责了起来。

  “宋先生,神仙液的出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听到宋天宇的话后,查尔斯开口说道:“一般人都是知道神仙液的功效的,他这么写也是为了起到一个宣传的作用,而且细究起来,神仙液确实也有一点增强对幻觉的抗体,他的广告词也不算完全扭曲事实。”

  “我明白了。”

  宋天宇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查尔斯先生,您的意思就是说,在这里交易的物品,是不是都可以做一些适当的宣传?只要不是太言过其词就行了?”

  “是这个意思。”

  查尔斯闻言笑了起来,“这种交易就像是在淘宝一般,考究的是人的眼力,这里甚至有很多主人都说不出来历的物件,里面不乏一些宝贝,就要看几位先生能不能从中甄别出来了。”

  在每次的异能者大会上,交易会总是会吸引所有人的到来,原因就像是查尔斯说的那样,每次都会有一些人用极其低廉的代价换取到一些贵重的物品,其中不乏一些对修炼者有用的宝贝。

  不过这样的情况在近几届交易会中发生的却是越来越少了,因为就算是自己不认识的东西,其主人往往都会给其标榜一个十分离谱的价格来,这也让众多参与者想要捡漏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