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古画和鼎
  “两位,请稍等我一下。”听到宋天宇同意了交易,查尔斯不由喜上眉梢。

  只不过查尔斯的那张脸严肃一点还好看些,这一笑那五官顿时挤在了一起,露出了一副苦瓜脸,看得方逸腹诽不已,怪不得那位王妃红杏出墙,这查尔斯长得实在是不怎么样。

  “查尔斯,我们就在这里等你?还是出去等?”

  宋天宇知道查尔斯要去干什么,这里可是温莎家族的地盘,查尔斯自然不会将珍贵的火山液和寒冰髓带在身上,而是将其藏在了城堡中最为安全隐秘的地方。

  对于草还丹势在必得的查尔斯,自然不想让二人出去再节外生枝,当下说道:“两位在这里等我就好,顺便也可以挑选一下你们想要拿走的文物。”

  在这个库房里,可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装着数十个摄像头,两人的一举一动此刻都是在监控之下的,他们就是想带走一根头发丝,都瞒不过监控背后的眼睛。

  “方逸,那火山液和寒冰髓,真的对我有效用吗?”

  查尔斯刚一离开,宋天宇就看向了方逸,迫不及待的将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他并不是和懂药理,也不知道具备着两种特性的天材地宝是否能帮助自己突破先天。

  “作用是肯定有的,但也不要报以太大的希望。”

  方逸的眼睛看似随意的从前方几个摄像头处扫了一下,右手却是扶在了身边的博古架上,在那洒落了一层灰尘的架子上轻轻写了两个字,然后随手又将其给抹掉了。

  “七成!”

  看到方逸写出来的那两个字,宋天宇的眼睛里顿时射出了一道精芒,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寒冰髓和火山液的组合,竟然能提高这么多的突破几率,这已然是远远超出了宋天宇之前的预期。

  没有灵根之人,就算出生在修者世家,从小就用各种灵药滋养身体,想要突破先天,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使用灵石突破成功的几率,尚且不到一成,仅仅是给没有灵根的这些武者留下了一个念想。

  宋天宇之所以想要用灵石拼一下,一来是遇到身上有灵石的方逸,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二来却是随着年岁的逐年增长,宋天宇很难将自己的状态维持在巅峰时期,真等到年老体衰之时,想要突破那几乎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宋天宇这才做出了等到异能者大会突破晋级的决定,而他拿出那草还丹的时候,也只是在心里琢磨着能交易一个对其突破稍有帮助的物件,却压根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交易到这两样可以增加六成突破几率的宝贝。

  要知道,就是身具灵根的修者,第一次突破先天时的成功几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有很多修者在自身积累不够的情况下,需要两至三次才能突破到至先天之境,算起来还没有现在宋天宇成功的几率高呢。

  “好!”宋天宇闭上眼睛,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他却是怕自己眼中兴奋的神色暴露了兴奋的心情,从而被正在监视着自己的人看出什么端倪来。

  不过宋天宇虽然闭上眼睛,但仔细看去,仍然可以看到他眼角的肌肉在抽搐着,七成突破的几率,宋天宇知道自己的一只脚已然是迈进到了先天之境的门槛之中,剩下的那三成几率,就要看老天爷开不开眼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宋天宇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来,走到之前放置兵器的博古架前,宋天宇取下了那把短剑,然后对方逸说道:“我不是很懂得文物方面的知识,只拿这一个物件就够了,你去挑几个,凑够六件,这里都是他们从华夏抢走的国宝,咱们可没必要和查尔斯客气的。”

  “好,我看看再说。”

  方逸点了点头,在放置书画的博古架旁走动了起来,温莎家族的这个华夏文物藏室划分的很细致,就像是在书画的博古架旁,还标有唐宋元明清的字样,将华夏各个朝代的作品都给细分了出来,让人一目了然。

  唐朝之前的字画,这里虽然也有,但数量就要稀少了许多,隋朝的还多一些,但五代时期的字画却是一件都没有,这让原本还想见识一下王羲之真作的方逸颇为失望。

  “这里竟然有诸遂良题字的画?”

  方逸逐一的看了过去,当他摊开了一副人物肖像的时候,眼神陡然一亮,因为那幅画最后的题跋处竟然印着一枚诸遂良的印章,而那字体,在方逸看来也有些像是诸遂良的真迹。

  “这……这难道是唐初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画像?”

  方逸看着那个人物旁秦琼和描述秦琼生平的字样,眼神变得愈发的亮了,他跟着孙连达和余宣可不是白跟着,从孙连达那里方逸学到了很多古玩鉴定的知识,而从余宣那里,方逸却是学到了很多历史杂谈方面的学问。

  这唐初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画像,是唐太宗李世民为了巩固皇权封赏部下的一个举措。

  李世民为了增加部下的集体荣誉感,决定将跟随他开国时南征北战的二十四个功臣,全部画成人像陈列在皇室的一处阁楼之中,以供后代瞻仰传颂他们的功绩,也让大唐的子民看到皇家厚待臣子的宽厚之心,可谓是一举数得。

  根据史料记载,二十四功臣画像,均是由当时的宫廷画家阎立本亲手绘制的,并且由诸遂良题跋歌颂功臣的功绩,只不过后来放置画像的阁楼被一把大火烧毁,里面的画作尽皆化成灰烬。

  所以十四功臣图仅见于史学家和诗人的描写之中,而无图像可稽考,现存仅有宋人游师雄刻石残片四幅,无法辩识,清代虽有苏州****重刻版画,但与唐风相去甚远,后面流传下来的二十四功臣画像,就全部都是由后人临摹的了。

  历史上对二十四功臣最初的画像原作颇有争议,有人说那些画作上不是阎立本的真迹,也有人说阎立本为了青史留名,是和诸遂良一起题了字的,总之那些原作都已经被焚毁掉了,众说纷纭之下也是无法查证。

  孙连达也曾经考证过这段历史,按照孙连达的研究,这些画像像是没有全部被焚毁,但晚唐时期战火四起,谁也不知道这些阎立本和诸遂良合作而成的真迹究竟流落到何方,也只能当其是焚于那场大火之中了。

  所以眼下方逸的发现,可以说是填补了华夏考古的一项重大空白,对当时唐朝的历史文化以及绘画艺术上的研究有着极其深刻的意义,如果将这幅画带回国内,那绝对是要比十二生肖铜首回归更加令人震撼。

  “还有?”

  方逸又向标着唐朝标签的地方看去,这一看方逸又是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相同的卷轴居然还有三幅,忙不迭的打开一看,方逸又看到了三幅人物画像,全都是唐初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的人物。

  “这些画,是如何被收藏在温莎家族手中的?”

  方逸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巨大的疑问,他不知道当年这些画像是怎么被保存下来的,同样也不知道应该身处华夏的这些国宝级的古画又是如何漂洋过海,来到了世界的另外一端,这一切对现在的方逸而言,就是一个谜团。

  至于这几幅古画的真假,方逸一上手就辨别出来了,他在晋级先天之后,之前拥有的神通发生了一些变化。

  或许是因为修为上的提高,那些古物中所蕴含的灵气,对方逸变得微乎其微起来,方逸想要吸收那些气机的时候,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将其排斥出去。

  但是当方逸用神识观察文物的时候,他却是能清楚的感应到手中物件的存在年代。

  方逸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变化,只是他现在拿着这幅古画,脑海中不自觉的就出现了这幅画作存世的时间,稍加换算,正好就是唐朝初期李世民当皇帝那个时期。

  方逸从那神秘空间出来之后,算是踏上了修炼者的道路,对于鉴定古玩年代这一类的事情,方逸有很长时间都没有碰过了,也没刻意的对某些物件使用过这种本事,至今为止也不过用了三四次而已。

  “方逸,你在看什么?”

  就在方逸愣神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宋天宇的声音,“这几幅是什么画?很珍贵吗?我说你先把画放一放,看看我挑的这把短剑怎么样。”

  “宋老,这几幅画,可要比那几个铜首有价值得多了。”

  听到宋天宇的声音,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画,方逸向宋天宇拿着的短剑看去,点点头说道:“这把剑不错,不像是普通材质打制的,只不过我对于修者使用的武器了解不多,也说不出个好坏啊。”

  “我刚才看了下,这把短剑应该是他们收藏中最好的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宋天宇这会儿还没从自己晋级希望大增的兴奋中完全脱离出来,用手拉着方逸,说道:“这些文物再值钱,也没有增加咱们实力来得重要,我看你也挑件修者能使用的东西吧,要不我把这短剑送给你?”

  “宋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自己炼制兵器。”

  方逸闻言摇了摇头,从在张一手上得到了那炼器残篇之后,方逸对一般的武器就不怎么能看得入眼了,就是他在那神秘空间得到的断剑,在方逸看来都不是那么完美,如果不是修为不够又缺少一些材料的话,方逸早就对其重新锻造了。

  “你自己炼制兵器也是需要材质的。”

  宋天宇指了指靠着墙角的那一排博古架,说道:“这些东西就算不怎么样,但材料应该还不错,你挑上几件将其分解掉,也总比拿几幅不能吃也不能喝的画强吧。”

  “说的也是。”

  听到宋天宇的话,方逸放下了手中的画,他现在想要炼制的飞剑,需要二十多种珍贵的材料,金精方逸现在已经有了,另外还可以分解那断剑凑出几种,但还有几种材质却是方逸手上还没有的。

  “这些东西,确实是咱们东方修者使用的兵器,但我也看不出它们是用什么锻造出来的啊。”

  拿起了四五件东西,方逸看了又给放回去,露出了一脸的苦笑,如果这些都是文物,方逸或许能鉴定出其优劣和年代,但是对于修者所用的物件,方逸的那种神通却是全然无用了。

  之前方逸就查看过这些物件,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物品,而且以方逸现在对修者兵器的鉴别水平,实在也看不出这些兵器是用何种材质铸造的,而这些材质又是否对他有用。

  不过这些东西,里面像是都蕴含着一丝灵性,方逸拿在手中就知道它们应该是修者使用过的东西,当方逸拿起一把短刀注入了先天真气之后,那把短刀顿时低声吟响了起来,并且从其锋刃处隐隐透出了一丝刀芒。

  “好东西!”

  看到那短刀露出的刀芒之后,宋天宇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要知道,他挑选这些武器,只是从武器本身的锋利与否上去选择,但是却做不到像方逸这样往武器中注入真气,使其显现出真正的威力。

  “也就是一般般吧。”

  方逸摇了摇头,将短刀又放回到了原处,这把刀虽然不凡,但比起方逸从神秘空间得到的残缺飞剑又要差得都了,那把断剑只要稍微往里注入一点真气,就会射出一米多长的剑芒,其材质明显要高于这把短刀。

  “炼器残篇上倒是有对材质的描述,看来以后要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方逸虽然通篇读过那炼器残册,但其中的内容隐晦难懂,根本就不是通读一遍就能弄明白的,以方逸在古文上的造诣,对其中的很多内容都摸不清头脑。

  现在的方逸,只感觉自己在知识上的匮乏,他决定等这次事情了结之后,回到京城要好好的研究一下炼器残篇,尽快将上面的一些知识给掌握住,以后再遇到修者可以用到的材质,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坐蜡了。

  “这些东西我分辨不出来,倒是不如将那几幅阎立本的画给拿回去了。”

  方逸一边翻看着博古架上的东西,一边在心里琢磨着,温莎家族收藏的东方修者的武器要远远少于来自华夏的文物,没多大功夫方逸已经是将那一个博古架上的物件全都看了一遍。

  “咦?这是什么?”正当方逸想收回目光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那博古架的最底部,还有一个只有拳头大小通体黑黝黝的小鼎。

  方逸观察这些修者使用过的物件,都是眼睛和神识配合在一起的,当方逸一眼扫过这个小鼎的时候,神识却是发现在那里似乎没有任何的物件,眼睛和神识出现误差,对方逸而言还是第一次。

  “神识竟然发现不了它?”

  方逸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用神识从那黝黑小鼎上扫过,但结果却是和之前一模一样,方逸眼睛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小鼎,但在方逸的神识中,那小鼎却是像不存在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现。

  方逸弯下腰将那黝黑小鼎给拿在了手中,东西倒是不沉,大概有两斤多重的样子,拿在手里方逸才发现,这个小鼎上刻画着很多图案,在图案中还有一些方逸所不认识的铭文,一种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玩意有古怪!”

  任凭方逸如何用神识查看,都无法发现小鼎的存在,闭上眼睛之后,要不是手上能清楚的感受到小鼎的质感,方逸真的会以为自己手上没有拿着东西呢。

  自从方逸晋级之后,他的神识要比在先天之前增长了无数倍,那完全是一种质的变化,现在的方逸即使闭上眼睛,周围方圆百米之内的任何物件,都可以清晰的呈现在方逸的神识之中。

  但惟独这个古怪的小鼎,却完全脱离了方逸神识的探查,它就像是对神识免疫一般,用眼睛能看得到,但是用神识却是无法探知小鼎的存在。

  “方逸,这是什么东西?”

  见到方逸对那些成型的兵器不感兴趣,偏偏拿着个不起眼的小物件反复打量着,宋天宇又一次的打断了方逸的思路,今儿方逸的行为让宋天宇很是不理解。

  “不知道,我也说不上来。”

  方逸对宋天宇的问话,报以一脸的苦笑,神识发现不到的事情,对他而言还是第一次,但正因为如此,这个小鼎深深的吸引住了方逸,下意识中方逸就认为这应该是个好东西。

  “说不上来你还拿着它干什么?”

  宋天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修者使用的东西,即使在隐组中也是非常少见的,尤其是兵器,适用于修者的兵器,在隐组中可是连一件都没有,所以在宋天宇想来,方逸选择那把短刀才是正理。

  “看不出端倪的东西,未必就不好,说不定就是个宝贝呢。”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宋老,这个小鼎我要了,另外那几张阎立本的画我也要了,加上你那把短剑,刚好六样东西,查尔斯应该会同意吧?”

  “他当然会同意了,只不过咱们挑选这么些东西,未免也太吃亏了。”

  听到方逸的话,宋天宇苦笑了一声,要是按照他的意思,那些几张古画对于修者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价值,至于方逸手中那个袖珍玩具一般的小鼎,就更是一文不值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