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奸商
  “走,看看热闹去。”

  宋天宇领着方逸等人向巴布鲁的桌子走去,这会儿整个大厅里也就巴布鲁那里最热闹,就连刚刚和宋天宇交易完了的查尔斯都挤到了巴布鲁那桌,也不知道想要再交易些什么。

  “嗨,宋,这会没见到你,你跑到哪里去了?”

  见到宋天宇等人过来,巴布鲁在被众人围着的情况下,居然还有闲心向宋天宇打了个招呼,不过从他满脸得意的神情上能看得出来,巴布鲁这是在向宋天宇嘚瑟呢。

  “出去逛了一圈,巴布鲁,你的生意不错啊。”宋天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哪里,只是我的巫药比较受欢迎而已。”

  巴布鲁嘿嘿一笑,随即抬起头高声说道:“蝰蛇的二十斤毒液,可以换三颗疗伤的巫药,查尔斯阁下,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而且这也是最后三颗疗伤的巫药了,你不要就没有了。”

  “好,我要了,不过毒液要晚上一个月才能给你。”

  查尔斯之前光是忙着和宋天宇交易了,而收集巫药却是家族交代的任务,所以虽然巴布鲁的要价高了一点,但查尔斯也只能捏着鼻子和其交易了。

  “没有问题,我相信温莎家族的信誉。”

  巴布鲁点了点头,将桌子上的一个瓷瓶递给了查尔斯,手腕一翻又摆上了一个比成人巴掌略大一点的袋子,高声说道:“这是从毒瘴中提取的毒气,对人施放出来,就算对方屏住呼吸都没用,五朵沙花可以换一瓶。”

  “巴布鲁,你这东西不实用,万一自己呼吸进了毒气呢?”人群中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中年人开口说道:“而且这毒气有什么作用你也没说出来,怎么让我们交易呢?”

  “是我的错,没说清楚。”

  巴布鲁指着那个装有毒气的袋子,说道:“这种毒气我给它命名叫做地狱之吻,普通人闻到这种气味之后,三个小时之内就会毒发身亡,就算是修者闻到了,也撑不过三天,当然,它唯一的缺点就是发作的时间稍微慢了一点点。”

  听到巴布鲁的话,场内众人大多都是神色一动,这毒气虽然发作的时间慢了点,但却是阴人的好东西,试想只要在特定的环境中将其释放出去,绝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自己的目标。

  “巴布鲁,你还没回答完我的问题。”那个中年人继续说道:“气体是无形的,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沾染到,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瓦利德王子,我既然敢拿出来交易,当然有解决的办法了。”巴布鲁当下拿出了一个瓶子,说道:“这瓶子里装的就是解药,不过这解药也是需要交易的,三多沙花,它就属于你了。”

  “奸商,奶奶的,是谁说非洲人没脑子的?”听到巴布鲁的话,卫铭城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他经常听人说非洲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就巴布鲁的行为,恐怕就是犹太人做生意都做不过他。

  “巴布鲁,你是吃定我了吧?”

  估计是和卫铭城的想法差不多,那位瓦利德王子在听到巴布鲁的报价之后,也是抬头翻了个白眼,地狱之吻加上其解药,等于就是将那毒气给卖了两遍。

  不过瓦利德王子就算感觉东西贵,他也要给买下来,因为瓦利德王子个人很需要这个东西,要知道,他们家族的上任族长一共生了几十个儿子,其中有资格接任族长的就有八个,算起来瓦利德王子这继承人的位置已经是排到了三十位开外。

  对于一位有追求的王子来说,这个排名是他所无法忍受的,尤其是瓦利德王子被认为是年轻一代中最为出色的进化者,所以在听到地狱之吻的功用之后,瓦利德王子就知道这是为自己扫平家族障碍最好的工具了。

  “瓦利德王子,也不是只有你才能拿得出沙花的。”巴布鲁笑着说道,只不过他那张满是纹身的脸庞,笑起来实在是有些难看。

  “沙花是什么?”方逸回头看向了宋天宇,“听巴布鲁的意思,好像瓦利德应该能拿得出来。”

  “沙花是产自沙漠中的一种植物,虽然名字里有花,实际上却是一种草,它的根茎有解毒的功效。”

  宋天宇的确知道什么叫做沙花,“这东西在咱们国家的沙漠里也有,不过数量极其稀少,只有在沙特那种沙漠国家才能见到的多一些,巴布鲁这奸商要沙花交易,恐怕就是冲着沙特的瓦利德王子去的。”

  宋天宇对于沙花并不陌生,因为在前几年的时候,就有一位从修者界出来的家族长辈向他索要沙花,不过这东西确实很少见,在隐组的库房内一共就只有两朵,宋天宇也是由此才知道沙花功效的。

  “巴布鲁,成交,把那袋子拿过来吧。”

  瓦利德王子果然拿得出沙花,诺大的华夏只有两朵沙花,而他一下子就拿出了八朵,当着众人的面,瓦利德打开一个箱子,将里面几株很不起眼的枯草交给了巴布鲁。

  “下面我要交易的,是从世界上最毒的蜘蛛毒寡妇毒液中提取的一种毒药。”

  接过那几朵沙花之后,巴布鲁的脸几乎笑成了一朵花,当下又拿出了一个瓷瓶,谁也不知道在巴布鲁那极具欧美风情的皮裙下面究竟放了多少东西,看卫铭城那神色,都恨不得能掀起他的皮裙看上一看。

  “这种毒药只要沾染人的血液,三分钟内就可以让人毒发身亡,而且就连我都没有解药。”巴布鲁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十斤天铁,谁能拿得出十斤具有特殊属性的天铁,就可以把这瓶毒药拿走。”

  “他可真敢开口啊。”

  听到巴布鲁的话,这回连方逸都咋舌不已,方逸知道所谓的天铁就是陨铁,很多修者使用的武器都是加入了特殊材质的天铁,巴布鲁一下子要十斤,足够他打制十多把锋锐的兵器了。

  “走吧,没啥看头了。”

  宋天宇有些郁闷的说道:“奶奶的,不过就是些毒药和疗伤的药,咱们华夏的丹药要比他的强得多了,我算是看出来了,巴布鲁隐瞒交易会的事情,就是想自己狠赚一笔。”

  修者服用的丹药宋天宇是拿不出来,但是就刚才巴布鲁拿出的疗伤巫药,在宋天宇看上去却是不算什么,在宋天宇的家族之中这些功效不太强的药都是能炼制出来的。

  就算是那什么地狱之吻和毒寡妇的毒液,药效也就是一般,就宋天宇所知道的华夏毒药里面,就有好几种比其强得多的,只是事先没有准备,现在宋天宇却是一样都拿不出来。

  “宋老,丹药在这里怎么如此抢手?”方逸从人群中退出来之后,开口向宋天宇问道。

  听到方逸的话,宋天宇不由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方逸,丹药在哪里都抢手,不管是治病疗伤的还是可以毒害人的药,在他们这些进化者眼中都是宝贝。”

  东方修者和进化者的体质,都是异于成人的,他们受伤之后,一般的药是很难治愈的,同时能让他们中毒的毒药也是极少的,所以巴布鲁的疗伤药和毒药才能在这里大行其道,引得众人纷纷交易。

  “嗯,我明白了,以后有机会,倒是要学会炼丹。”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对于巴布鲁的收获,方逸也是有些眼馋,尤其是那天铁,就是方逸也需要的,只不过方逸得到的那传承之中只有一些增加修为的辅助丹药的药方,倒是没有这些治病疗伤的丹药。

  其实方逸不知道,可以增加修为的丹药,要远比巴布鲁所交易的这些丹药更加的抢手,只是这里参加交易会的人层次太低,方逸如果能参与到高阶进化者和真正的修者交易会,就会知道那些丹药有多贵重了。

  “方逸你想学炼丹?”听到方逸的话,宋天宇有些奇怪的说道:“你们师门好像并没有炼丹的传承,这恐怕有些不容易吧?”

  “炼丹还需要传承?”

  方逸话刚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修炼功法需要传承,炼丹自然也是需要传承的,否则没有传承下来的丹方自己胡乱炼制出来的东西,恐怕就是全都用最好的灵药,炼制出来也有可能变成毒药的。

  “当然需要传承了,而且炼丹师在修者界,那是很吃香的职业。”

  宋天宇知道方逸很多常识都不懂,倒是没笑话他,当下说道:“不仅是炼丹师,还有炼器师,在修者界都是很受人尊重的,其它好像还有阵法师什么的,我知道的有限,以后你进入修者界就明白了。”

  就宋天宇的了解,炼丹师和炼器师,都是修者界各大门派和家族的座上宾,他们宋家之所以能在隐世家族中颇有名声,就是因为宋家有位长辈是炼丹师,宋天宇所拿出来的那枚草还丹,也正是那位长辈赐予的。

  “张一的那炼器残册如果是完整的,恐怕就连修者界都会有人抢破头的。”

  宋天宇知道方逸和张一的交易,在他看来,方逸用使用一次灵石的机会换取那本炼器残册并不吃亏,如果方逸有炼器的天赋,那恐怕还是赚了的。

  “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也要学习下炼器和炼丹。”今儿巴布鲁的收获,让方逸是羡慕不已,他决定等回到京城之后就着手先做个简单的炼丹炉,尝试着炼制一下传承功法中的那几味丹药。

  “炼丹和炼器也是需要天赋的。”

  听到方逸的话,宋天宇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宋天宇并不看好方逸,虽然他已经是身为修者的先天高手,但修者也并非是人人都能成为炼丹师和炼器师的。

  相反没有灵根的人,如果有天赋的话,也能成为低阶的炼丹师和炼器师,只不过没有修为的支撑,他们最多只能炼制低级的丹药,但即使如此,这些人也有资格进入修者界生活,其突破先天的机缘要远远大于在隐世家族中生活的人。

  “宋老,有没有天赋也要尝试之后才知道。”方逸看得出来宋天宇并不看好自己,当下笑了笑,说道:“咱们到处逛逛吧,虽然没东西交易,但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好,这交易会里面也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东西。”

  宋天宇闻言点了点头,相比昨儿的剑拔弩张,今天交易会的氛围却是要好得多,就算是桥本大郎见到张一,也只是扭过脸去,并没有和张一发生冲突。

  “这些东西,对我有用的并不是很多。”

  存着闲逛的心思,方逸一一观察起了场内被拿出来交易的物品,他发现这些物品虽然在社会上很难见到,但除了几位有年份的药材之外,基本上没有方逸能用得到的东西。

  不过反观宋天宇和张一,却是对有些东西很在意,张一甚至拉着一位来自美洲的进化者商量了半天,想用赊欠的方式换取对方手里的一件物品,只不过华夏隐组是第一次参加交易会,对方显然不怎么信任,直接就拒绝掉了。

  “明年我从家里要一些低级的丹药,咱们也抢抢巴布鲁的生意。”

  交易会结束之后,看上去一无所获的宋天宇等人,和拎着满满一麻袋离开的巴布鲁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这让宋天宇很是不忿,因为比起巴布鲁拿出来的那些东西,宋家最低级的丹药都要比他强得多。

  “宋老,明年你再来,这身份可就不同了。”方逸闻言笑着说道:“到时候你成为修者,未必就能看得上这里的东西了。”

  “哈哈,说不定明年我就变成黄土一钵了呢。”

  宋天宇哈哈一笑,在决定要借用灵石突破之后,宋天宇的心反倒是安定了下来,突破的结果就只有两个,那就是成功或者是失败,成功则是成为修者一步登天,失败也无非就早死几年罢了。

  “嗯,方逸,走,咱们外面逛逛。”正说话的宋天宇,神色忽然微微一变,开口说道:“我看到海边有几处垂钓的地方,左右无事,咱们去钓钓鱼吧?”

  “钓鱼?”方逸看到宋天宇冲着自己使了个眼神,当下点了点头,说道:“好啊,我最喜欢吃鱼,到时候钓上来让这城堡里的厨师给烹饪一下。”

  “走,咱俩去就行,张一和铭城留下吧。”宋天宇对着门口的侍应招了招手,让他去准备两副鱼竿,之前查尔斯曾经说过,在这里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向他们提出来。

  “宋,你们要出去?”几分钟后,得到消息的查尔斯赶到了门前。

  “是,天色还早,睡觉也睡不着,我去海边钓钓鱼。”宋天宇点了点头。

  “宋,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离开这里。”查尔斯开口说道:“每次在大会期间,都会不怎么太平,虽然城堡附近很安全,但我还是不建议你出去。”

  在各国进化者没有看到的地方,温莎家族和黑暗者联盟之间的争斗其实已经展开了,像是伦敦前几天发生的爆炸事件,其实就是温莎家族中的进化者和黑暗者联盟起了冲突,所谓的爆炸事件只是用来向大众的解释罢了。

  “查尔斯先生,我们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安全。”宋天宇笑了笑,说道:“而且我也想见识一下黑暗者联盟的人,看看他们究竟有什么手段,让强大的温莎家族都如此紧张。”

  “宋,我是好意。”听到宋天宇的话,查尔斯脸上露出不快的表情,他确实是好心好意的在规劝宋天宇,但宋天宇的话却像是在嘲讽温莎家族。

  当然,查尔斯心里很明白,宋天宇要求出城堡,肯定是害怕在城堡内受到监听,事实上温莎家族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任何一个拨打进来或者打出去的电话,都被温莎家族用最先进的科技在监听着。

  “谢谢查尔斯先生的好意,不过我们还是想出去转转。”宋天宇坚持说道。

  “那好吧,我会让人给两位准备钓具的。”查尔斯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对管家交代了几句,很快就有人送来了整套的渔具,并且给两人各拿了一个钓鱼用的小马扎。

  “宋老,什么事不方便在城堡里说的?”走出外松内紧的城堡,方逸看向了宋天宇,正如同查尔斯一样,方逸也知道宋天宇喊着自己出来,其目地绝对不是为了钓鱼。

  “龙旺达发来信号,要求和我们通话。”

  宋天宇顺着蜿蜒曲折的小路向海边走着,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城堡,说道:“咱们说话城堡内很难监听,不过要是对话通讯,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监听到的。”

  宋天宇的身上有一个接触到皮肤的无线电感应器,按照他之前和龙旺达还有彭斌的约定,当这个感应器发生震动,就是对方要求通话联络到时候。

  身在隐组,宋天宇无疑能接触到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他知道只要能探测得到信号,任何无线通讯都是可以被监听的,虽然对方未必能解密得了自己的通话密码,但为了以防万一,宋天宇还是决定在城堡外面和彭斌进行通话。

  ---

  在方逸和宋天宇离开城堡之后,原本跟在查尔斯身后的那位管家,开口向查尔斯汇报道:“先生,刚才的确有无线电波进来,那位来自华夏的宋身上应该有个接收器。”

  “也不是只有华夏人身上才有,其它国家的人何尝没有呢?”

  查尔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也就是看在从宋天宇手上得到草还丹的份上,查尔斯才出言提醒了他一句,否则这些进化者遇到狙击死伤上一些,他们才会认识到这个世界并非是那么太平的。

  “先生,需不需要我们派人保护下他们?”管家继续说道。

  “不需要。”

  查尔斯摆了摆手,说道:“如果真有人狙击他们就好了,我倒是想看看华夏进化者究竟有什么本事,而且那个来自华夏的年轻人很神秘,我有些看不透他。”

  虽然查尔斯之前接受了方逸医生的说法,但查尔斯总感觉到方逸有些不凡,在进化者的世界里,年老的人不一定实力强劲,而年轻人也未必就是弱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