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二十九章 烟花 下
  “彭斌,不要在这里干掉他。”

  见到两人即将动手,龙旺达用泰国最难懂的一种土话对彭斌说道:“拖延一点时间,尽量拖延的长一点,让场面混乱一点,我好出去打电话。”

  在来欧洲之前,龙旺达和彭斌就设定好了他们私下里对话的一种语言,这是泰国一个近乎灭亡了的村落土语,就连研究泰国文字语言的专家都不知道,龙旺达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是绝对没有人能破解两人之间的对话的。

  “明白!”

  彭斌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安东尼马库斯,一脸不屑的说道:“蠢货,做好了被缝**的准备了吗?我都等不及了,对了,这么大的船,总是会有针线吧?不行用钓鱼的鱼钩和鱼线也勉强能凑合一下。”

  “针线没有,但鱼线鱼钩有。”旁边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笑着说了一句,听得安东尼马库斯的脸差点都发紫了。

  “你找死!”

  安东尼马库斯发现,论垃圾话的水平,他真的是不如对方,当下右脚一顿,口中发出了一声暴喝,庞大的身躯直接向彭斌冲了过去,在安东尼马库斯冲出的时候,众人分明都感觉到一阵劲风扑面而来。

  安东尼马库斯身高在两米以上,这一冲刺,就如同像是个人形暴龙一般,在他和彭斌之间挡着路的沙发桌椅,均是被安东尼马库斯撞得横飞了出去,就见那实木打制的吧台都被安东尼马库斯撞的七零八落。

  好在众人反应的速度都很快,在两人有了动手预兆的时候,已经是纷纷让开了一块空地,除了一些桌子杂物,两人中间再没有任何的阻碍物。

  一二十米的距离,在安东尼马库斯的速度之下最多就只用了零点几秒,安东尼马库斯已然是来到了彭斌的面前,而此时他的左脚屈起,重重的撞向了彭斌的胸口。

  安东尼马库斯虽然是血脉进化者,但他早年在血脉没有觉醒的时候,一直都是以打黑拳为生,所以一直到现在都秉承着打黑拳的习惯,那就是在解决敌人的时候,用的并非是拳头,而是那双脚。

  看过黑市拳赛的朋友可能知道,真正的无规则格斗,拳手们其实是很少用拳头来决定胜负的,因为拳头的击打力量和腿部比起来,相差的非常大,有人能挨上一记重拳不倒,但绝对禁受不住黑市拳手的一记鞭腿。

  安东尼马库斯在血脉还没觉醒的时候,就曾经一脚踢死过一头发疯的公牛,三十公分粗细的铁桩他一腿就能踢弯掉,安东尼马库斯纵横黑市拳坛那么多年,就是靠着自己有如利斧一般的双腿。

  实战经验异常丰富的安东尼马库斯,几乎在右腿蹬地的同时,左腿就抬了起来,这一记膝击用的是泰拳中的动作,让人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机会,眼看就要撞中彭斌的心口处。

  只是彭斌也不是易于之辈,论施展经验他并不比安东尼马库斯差多少,再加上晋级先天之后,彭斌的身体和意识上的反应都和原来不在一个层次上了,所以在安东尼马库斯身体冲出的时候,彭斌忽然往后撤了一步。

  这一步后撤的幅度并不大,只有一米多点的样子,但就是这一步后撤,却是让安东尼马库斯的膝击落了空,而且在后撤的同时,彭斌的身体猛地一转,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对着安东尼马库斯的脑袋就踢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彭斌实力如何,也对自己有着近乎狂傲的自信,但多年的黑市拳手养成的本能,让安东尼马库斯并不敢用自己的脑袋去承受这一脚,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安东尼马库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挡住了彭斌的回旋踢。

  由于两人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围观的那些人根本就没能看清楚两人交手的具体动作,只听到“嘭!”的一声响起,原本像是一列火车冲撞向彭斌的安东尼马库斯的身体,竟然就斜着飞了出去。

  “fuck!”

  身体尚在半空之中,安东尼马库斯口中就怒骂了起来,他怎么都没能想到,面前这个看上去最多也就一米八的“小个子”,腿上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道,安东尼马库斯虽然护住了脑袋,但那股大力依然将他给踢飞了起来。

  虽然想努力平衡住自己的身体,但胳膊上传来的大力,让安东尼马库斯根本就控制不住,那足有两百七八十斤的庞大身躯直接落在了一张桌子上,砸的那实木的桌子是四分五裂,可见彭斌那一脚力道之重。

  “这人是谁?竟然能将安东尼马库斯给踢飞出去?”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相比起名不见经传的彭斌,安东尼马库斯的残暴可是和他的实力成正比的,不说在世俗社会的黑市拳台,就是在进化者的世界里,安东尼马库斯那也是以力量著称的,鲜有人能如此硬碰硬的与其对抗。

  虽然摔在地上没有受伤,但安东尼马库斯也是有些发傻,他自从十来岁的时候进入西伯利亚训练营至今,在和人单对单的战斗中从来就没有输过,尤其是在力量上,一向都是安东尼马库斯把别人给踢飞掉。

  “小子,你惹怒我了。”

  安东尼马库斯眼中满是杀意,跳起身来忽然仰头发出一声咆哮,双臂猛地往外一张,只见安东尼马库斯的身体骤然间就像是充了气的气球一般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原本安东尼马库斯的身高就在两米开外,现在更是长到了两米四五左右的高度,他身上的衣服全都被崩裂开来,只余下胯间的一条内裤。

  “说你是畜生果然不假,正常人谁能长这一身的黑毛?我说你小子不会是人类和大猩猩交配出来的杂种吧?”

  看到安东尼马库斯的变身,彭斌脸上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反而调侃起了安东尼马库斯身上的毛发,不知道是不是变身后体毛也变长了,现在的安东尼马库斯看上去的确是有点像只大猩猩。

  在和安东尼马库斯硬碰硬的来了一下之后,彭斌对于自己和对手的实力,心中也有数了,如果换在晋级之前,他估计自己不是安东尼马库斯的对手,但是现在,即使彭斌用了缩骨术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对上安东尼马库斯也能不落下风。

  “我要生撕了你!”

  彭斌的这句话,算是骂的极为恶毒了,安东尼马库斯哪里还能认,口中发出一声不像人类的咆哮之后,有事向着彭斌冲了过去,那蒲扇般的大手直接抓向了彭斌的脑袋。

  “我要缝上你的**。”彭斌也是大吼一声,脑袋一歪让开安东尼马库斯的大手之后,身形一矮就钻入到了安东尼马库斯的怀中。

  不知道为何,旁边的那些人在听到彭斌的话之后,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喜感,他们也不明白为何这个亚洲人今儿非得和安东尼马库斯的菊花较上了劲,难不成这位进化者的性取向和常人有什么不同吗?

  众人琢磨着彭斌的话,并不耽误他们欣赏这场战斗,彭斌和安东尼马库斯交手的频率非常快,拳**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其间还伴随着安东尼马库斯的怒吼声,随即那高达两米四五的庞大身躯,又是飞向了一张桌子,同样将其砸的四分五裂。

  “怎么会这样?”

  围观的人都是愣住了,他们原本以为这是场一面倒的战斗,在安东尼马库斯催动血脉变身之后,那个亚洲人肯定会被虐杀,但谁知道一面倒是一面倒了,就是倒下去的人不是方逸却是安东尼马库斯。

  就连之前没存什么好心思的尼古拉男爵,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虽然是黑暗者联盟的老牌长老,但论起实战来,尼古拉男爵也不是安东尼马库斯的对手,更不要说在交战中还能占据上风了。

  “古泰拳竟然这么厉害?”

  场内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冒出了这么个念头,别看彭斌身材要比安东尼马库斯矮小很多,但刚才他冲入到安东尼马库斯怀中之后,却是连肘带膝,连续十多记攻击都打在了安东尼马库斯的身上。

  那疾风暴雨一般的攻击,看的众人都是有些胆寒,扪心自问,他们没有一个人能抵挡得住这一波的狂攻,而在场的人也都是行家,从彭斌出手的招式动作来看,他使用的确实就是泰拳,只是要比他们曾经见过的泰拳犀利威猛的多了。

  “起来啊,你这个没**的家伙!”

  彭斌冲着躺在地上还没起身的安东尼马库斯喊了一声,彭斌知道刚才这一波攻击会让安东尼马库斯不太好受,但只用了六分力道的彭斌同时也很清楚,单凭这一波攻击还不足以让安东尼马库斯失去战斗力。

  “该死啊,这个亚洲人怎么这么强?”

  连续两次受到的攻击,让安东尼马库斯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他如果真是那么容易冲动的人,恐怕还没等到血脉觉醒的时候,早就被人打死在拳台上了。

  不过多年黑市拳王经历培养出来的必胜信念,并没有让安东尼马库斯畏惧彭斌,当下翻身站起身来,脸上的暴怒已然消失不见了,代之而来的的一种凝重。

  不得不说,冷静下来的安东尼马库斯,确实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对手,在没有使出全力和解除缩骨功的情况下,彭斌也只能和他打个旗鼓相当,甚至肋下还没安东尼马库斯偷袭了一拳,疼得他差点以为自己的肋骨都断掉了。

  当然,安东尼马库斯也没能讨好,他的脸上挨了彭斌一脚,虽然脖子粗的几乎和头颅一样,但安东尼马库斯还是吐出了一口掺杂着两颗牙齿的血水。

  在都受了一点小伤之后,两人的战斗又升级了,时不时的会抱在一起扭打,不要以为黑市拳王打起来会像电影中那么好看,实际上掏裆砍脖猴子偷桃之类的招数两人都没少用,对于他们而言,只要能击倒或者是击毙对方的招数,那就是好招数。

  只是如此一来,尼古拉的这艘豪华游轮可是倒了血霉,斥资数千万美金装修的豪华船舱被两人几乎打成了破烂,要知道,以安东尼马库斯和彭斌拳脚的力量,几乎扫到什么东西,那就是碎成一片。

  而船舱里的场面更是变得混乱不已,有给两人加油助威的,也有点评他们拳脚的,更有甚者还开出了赌盘去赌两人的胜负输赢,一时间整个船舱内都变得乱糟糟的不成样子。

  所以在这样的混乱情况下,谁都没有注意到,原本正在给彭斌加油助威的龙旺达,悄无声息的在船舱内消失了几分钟的时间,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宋天宇和龙旺达通上了电话。

  “好了,住手!”

  看到又扭打在了一起的彭斌和安东尼马库斯,将自己那造价昂贵的酒吧台变得一片狼藉之后,尼古拉终于是忍不住了,他不知道这两人是否要将自己的这艘船给拆掉之后,才能分得出胜负?

  只是正打的兴起的彭斌和安东尼马库斯,根本就听不进尼古拉的话,尤其是彭斌,他虽然不能在这里干掉安东尼马库斯,但彭斌每一次打到对方身上的力量,都带有一丝阴劲,在不断伤害着安东尼马库斯的腑脏。

  至于安东尼马库斯,也不愿意分开,因为他总是有种感觉,自己只要再加上一把劲,找到一个好机会就能绝杀掉对手,缠斗了十多分钟吃了那么多的亏,安东尼马库斯自然想干掉彭斌。

  “分开他们!”

  尼古拉看到两人距离那屏幕越来越近,终于是坐不住了,因为等会他们还要从屏幕上去欣赏烟花表演呢,万一被二人打碎掉了屏幕,那今儿真正的压轴好戏可就看不到了。

  尼古拉自问以他的功夫,是压制不住场内这两个人的,当下将目光看向了龙旺达,说道:“一人分开一个!”

  “好了,不要打了,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何必非得分出生死呢?”

  不知道何时又出现在现场的龙旺达,在见到尼古拉男爵抱住了安东尼马库斯之后,也是老好人一般的上前拉住了彭斌,他那电话打出去了,算是已经达成了目地。

  “老龙,我能干掉他!”彭斌不忿的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用泰国土话对龙旺达说道;“如果我恢复原来的体型,最多三个回合,我就能收拾掉他。”

  成功晋级先天的彭斌,在生命层次上已然是有了一次质的飞跃,而安东尼马库斯虽然很厉害,但也没能达到等同于先天修者的修为,所以在这次较量之后,彭斌有十足的把握干掉对方。

  “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以后机会多得是,不急在这一时半会的。”龙旺达拉着彭斌向后退去,在彭斌耳边小声说道。

  他们这次来欧洲,肯定是要参与到和各国进化者的战争中去的,没必要在这里将安东尼马库斯击毙,毕竟安东尼马库斯还是黑暗者联盟的长老,有着属于自己一方的势力,万一对方要对自己下黑手,他们哥俩总不能从游轮上跳下去横渡太平洋吧。

  “那就再让他多活一段时间。”

  彭斌目光阴狠的从安东尼马库斯身上扫过,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不过他的表情旁人倒是感觉很正常,能身处这个游轮上的人,无一不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之辈,彭斌要不是露出的这种表情,反倒是会让人奇怪的。

  “尼古拉,我要杀死他,我一定要杀掉他!”

  被尼古拉抱着的安东尼马库斯,不断的重复嘴里的这句话,不过他心里很清楚,对面这个人可算是自己的劲敌,生死相搏还不知道鹿死谁手,纵横黑市拳坛多年的安东尼马库斯,第一次有了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好了,安东尼马库斯,我觉得很有必要把你的表现报告给汉克长老。”尼古拉男爵不满的松开了手,指着一片狼藉的船舱说道:“我请你们来观看烟花,你们给我的就是这样的回报?”

  “尼古拉男爵,我会赔偿你这里的损失的。”

  安东尼马库斯没有再冲向彭斌,他知道今儿这场架是打不起来了,当下只是用眼睛瞪向彭斌,一时间两对牛眼一般的人互瞪着,倒是让场内的气氛变得颇为滑稽。

  “好了,现在让我们看烟花表演吧。”

  尼古拉男爵用遥控器打开了那个大屏幕,屏幕中出现的同样是一个海洋,海洋尽头的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将屏幕上的海水映照得一片金黄。

  不过除了夕阳和海水,屏幕上再没有别的显示了,不了解内情的人看了几分钟之后,脸上均是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尼古拉爵士,让我们看这个无聊的景色,还不如让我再修理一下那个屁精呢。”正拿着一条毛巾在擦拭嘴角的彭斌,忽然瓮声瓮气的说道,他的英语掺杂着极重的亚洲口音。

  “你是找死!”

  听到彭斌给自己起的新外号,安东尼马库斯霍的一声站起身来,只不过他知道自己无法用垃圾话来回击对方,只能再表现出自己并不畏惧和对方再打一场的决心。

  “安东尼马库斯,坐下,武先生,请你也不要急躁,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

  彭斌刚才表现出的即战力,就是尼古拉男爵也不敢小觑,是以对他说话非常的客气,这也让安东尼马库斯愈发的不忿,都是黑暗者联盟的人,可尼古拉男爵的屁股坐的也太歪了点。

  “我想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尼古拉男爵看了下手表,在他抬起头的时候,那平静的海面忽然变得波涛汹涌了起来,随之一枚导弹破水而出直冲天际。

  “这……这就是烟花表演吗?”

  虽然之前众人多少都猜到了一些,但看到这样的场面,一个个脸上均是露出了震撼的神色,他们虽然不是军事专家,但是也能看得出那长度差不多有四五米的导弹,足以摧毁一个小型的城镇了。

  画面一直跟在高速飞行的导弹身上,在直入高空之后,导弹径直向一个方向飞去,虽然不知道目标在什么地方,但众人都能猜得出来,这枚导弹最后攻击的一定是伦敦的某处所在。

  “这是产自俄罗斯的3M-14导弹,在五分钟之后,它就会变成一朵极其绚烂的烟花。”尼古拉男爵舔着自己殷红的嘴唇,伸手打了个响指,旁边的一位侍者马上递上来了一杯装有处女血液的红酒杯。

  轻轻的啜了一小口鲜血,尼古拉男爵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神色,像是在呻吟一般的说道:“我们一共为各国的进化者准备了三枚这样的导弹,每隔两分钟就会发射一枚,它的威力,足以毁掉小半个伦敦。”

  “导弹的目标是伦敦?”

  听到尼古拉的话,场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他们虽然个个都是杀人如麻,被普通人视之为魔鬼一般的进化者,但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用导弹去攻击普通人生活的地方,因为那可代表着数以百万计的人类死亡。

  进化者同样是来自于弱小的人类,像这种灭绝人类的行为,他们是不会去做的,所以一时间船舱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尼古拉男爵的身上,在等待着他的解释。

  “不,不,我们怎么会这么丧心病狂呢?”

  尼古拉男爵轻轻摇着手中的酒杯,连连摇头道:“我们之前得到准确的消息,知道了这一次的进化者大会举办的具体地址,所以这些导弹的目标,是属于温莎家族的一个古堡,那里人烟罕至,除了与会的进化者之外,不会死伤普通人的。”

  严格说起来,黑暗者联盟的进化者,和各国的进化者从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区别就在于一方行事不择手段,而另外一方则是有自己的伦理底线并且能为国家所用。

  所以从修为上,是无法辨别这些进化者究竟是隶属于哪一个势力的,这也就导致在双方的阵营里,都有对方的卧底,只不过这一次黑暗者联盟技高一筹,他们在获得了进化异能者大会的会址之后,就开始筹划这次的攻击。

  而且黑暗者联盟行事非常的谨慎,除了联盟内的五大长老之外,没有任何人再知道这次的计划,就连尼古拉也是登上这艘船之后才被告知了任务的具体内容,这也就导致温莎家族没能提前获得情报。

  听到尼古拉男爵的话,众人不自觉的都松了一口气,因为别看他们都是进化者,但蚁多咬死象,如果他们真的成了这个世界上人人喊打的角色,那恐怕离死也是不远了。

  “诸位先生,放心吧,我们在暗,他们在明,是奈何不到我们的。”

  看到场内众人的神色,尼古拉男爵不由笑了起来,虽然身处在暗中获得的进化资源很少,但同时也保证了他们的安全,就算温莎家族想动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也是找不到目标的,他们总不能和俄罗斯发生核战争吧?

  “好了,五分钟的时间就快到了,咱们可以倒数了。”尼古拉男爵看了一眼画面,突然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没有用的,在如此近的距离才发现导弹,他们是拦截不到的。”

  此时画面的场景忽然一变,从屏幕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那片被夜色笼罩了大半的地面上,忽然飞出了数枚小型的导弹,向着天空中的3M-14导弹拦截而去,但由于3M-14导弹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最高,那些导弹没有一枚成功击中的。

  终于,飞行了五分多钟,跨越了一千多公里的导弹,落在了一座建造在悬崖上的城堡之中,即使隔着画面,船舱内的众人似乎都能听到导弹落地的巨大爆炸声。

  “多么灿烂绚丽的景象,多么美丽的烟花啊。”尼古拉男爵端着酒杯,一脸陶醉的看着已经成为一片火海的城堡,那模样就像是中世纪的吟游诗人一般,在抒发着自己的情感。

  “方逸他们应该逃出去了吧?”

  龙旺达看了一眼彭斌,他虽然已经将话给通知到了,但也没想到黑暗者联盟竟然动用的是这种导弹,如果方逸他们距离城堡不够远的话,说不定也会被殃及池鱼的。

  “方逸恐怕早就预料到危险了,应该没事。”彭斌倒是对自己这兄弟很有信心,在彭斌看来,有着未卜先知那种本能的方逸,是不可能让自己陷入险地的。

  “小魔王去找方逸了,它不会出事吧?”

  彭斌忽然脸色变了,自从来到欧洲小魔王原本一直是跟着他们的,但从那秘境里出来之后,小魔王却是没有跟他们一起上船,而是自行去寻找方逸了。

  “不会有事的,那可是灵兽,趋吉避凶的本事比咱们要强得多了,恐怕就是方逸都不如它。”

  龙旺达闻言摇了摇头,在体内的本命蛊得到进化之后,也有向灵兽转化的趋势,虽然还没成功,但龙旺达已经能感应到本命蛊的不同,现在的他对危险也有一种本能的感应。

  “那就好,万一小魔王出事,我可没办法向方逸交代。”彭斌和龙旺达说话间,又是一枚导弹击中了城堡。

  “妈的,这帮孙子行事也太狠了。”

  从画面上可以看出来,不仅是整座城堡近乎被完全摧毁掉了,就连那个悬崖都被炸掉了一半,滚滚浓烟冲天而起,整个天空几乎都被火光给照亮了,那用卫星定位直播的场面,比之前几年纽约的911事件,看的却是让人更加震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