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三十六章 钧天鼎
  方逸虽然昏迷了一段时间,但是在他昏迷之前的事情,方逸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身上的肋骨断的是哪几根方逸现在都能记得,可是摸摸肋下,方逸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秘境还能帮人疗伤?”

  方逸打量了一下四周,虽然感觉这里的空气中似乎稍微蕴含着一丝灵气,但也稀薄到了极点,和外界的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方逸想不明白自己的伤势究竟是怎么治好的。

  “这也不像是没受伤的样子啊?”

  方逸低头看了一眼身上,他身上所穿的那件衣服,前面已经是变得破破烂烂了,方逸连忙伸手摸了一下腰间,发现自己的那条腰带还在,这才不由松了口气。

  方逸这些年收藏了不少的宝贝,但值得他随身携带的却是只有那几块灵石和从柬埔寨秘境中得来的断剑,另外从张一那里得到的金精也是被他带在了身上。

  为了带这些东西,方逸特意让卫铭城帮他订制了一款腰带,这款腰带的夹层可以储物,方逸将几枚灵石和断剑全都藏在了腰带之中,腰带的质地还不错,在那爆炸产生的气浪冲击下没有任何的损坏。

  “嗯?这……这鼎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方逸的目光扫过挂在胸前的那个小鼎,原本目光已经扫过去了,但方逸总感觉不对,又将目光投在了鼎上,这时他才感觉到,不知道何时,自己的神识竟然可以发现小鼎的存在了。

  而且方逸还发现,在他用神识扫过小鼎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段信息。

  当方逸读完这段信息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同时方逸也知道了自己为何伤势尽复的原因。

  原来方逸从查尔斯那里得到的这个小鼎,鼎名钧天,是一件三品灵器,不过它虽然名为鼎,却是一个炼丹炉,也可以叫做丹鼎,是上古时期一位道号叫做钧天的炼丹师委托一位炼器大师炼制出来的。

  由于那个叫钧天的炼丹师修为不是很高,为了防身,他又让那位炼器大师在这丹炉之中加上了防护的阵法,在受到攻击的时候,阵法可以自动开启保护主人。

  方逸也不知道这位炼丹师消失多久了,这钧天鼎也早就变成了无主之物,修者的物件,普通人自然是无法开启,但是机缘巧合之下,方逸蕴含灵气的一口精血喷洒在了钧天鼎上,无意中将钧天鼎激活。

  开启了阵法之后的钧天鼎,将方逸护在了其中,而这阵法又有隐匿行踪的功效,所以在阵法护盾消失之前,有好几拨人都寻到了方逸所在的这处地方,但均是无功而返,没有一个人发现身处阵法之中的方逸。

  “三品灵器,不知道是个什么品质的丹炉?有三品,那肯定还会有一品和二品的。”

  看完脑海中的信息之后,方逸心里还有诸多不解,比如说他的伤势是如何恢复的,方逸现在还是一脑门的雾水,而灵器这个名词,他也是第一次听到,对于灵器和法器的区别,方逸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其实方逸不知道的是,灵器即使在上古时期,那也是非常稀少和珍贵的。

  因为顾名思义,想要炼制出一个灵器,就需要在炼制的器物中融入一个灵物,这个灵物可以是妖兽的魂魄,也可以是天生地养的产生了灵智的生物,总之,只有存在器灵的物品,才能被称之为灵气。

  灵器的品质,除了要看本身的质材之外,就要看融入灵物的强弱了,融入灵器中的器灵越为强大,灵器的品质也就越高,和没有器灵的法器相比,灵器还有着自我进化和修复的能力。

  当然,这种自我进化也是要看器灵本身资质的,有些器灵虽然被融入灵器的时候很弱小,但进化潜力巨大,在主人的滋养之下,也能在日后使得灵器的品质提升,而有的器灵本身没有什么潜力,这样的灵器价值就相对要低上许多了。

  只是方逸手上的钧天鼎,品质并不是很高,在上古时期就是一个无法再行进化的三品灵器,历经了无尽岁月之后,尤其是天地间灵气消失,使得灵器中的器灵也无法存活,早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前,钧天鼎中的器灵就已经不在了。

  所以现在的钧天鼎,实际上已经是从灵器跌落到法器的层次了,除非方逸日后有办法降服一只魂魄灵体将其融入并重新炼制钧天鼎,否则这个钧天鼎也只能当做法器来使用了。

  当然,即使是法器,对于方逸来说那也是珍贵之极的物件了,因为上古时期的法器和现代所谓的法器,那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像是方逸炼制出来的一些小物件也能叫做法器,但是放在上古时期,那连小孩子的玩意都算不上。

  而且方逸身体伤势尽复的原因,和钧天鼎也是有着很大关系的,钧天鼎虽然封存了无尽岁月,但在丹鼎的内部,却是残留着上古时期的几枚丹药。

  这些丹药虽然也在岁月之中化为乌有,但是在钧天鼎内还散溢有一些微薄的药力,当丹鼎在被激活之后,这些药力尽数都融入到了方逸的体内,使得方逸不仅恢复了伤势,而且修为还略有精进。

  这也是丹鼎被封存的岁月实在太久远了,否则以那几枚丹药的药性,说不定直接就能让方逸突破先天进入到下一个境界之中,成为一个真正的炼气士。

  “这丹鼎之中,竟然还有一个芥子阵法,无量天尊,压死我了。”

  阴阳差错之下,方逸的精血激活了这个丹鼎,在丹鼎内器灵消失本身又极度缺乏灵气滋养的情况下,钧天鼎已经和方逸心意相通,丹鼎的信息也尽皆被方逸给掌握了。

  在读取这些信息的时候,方逸发现一段口诀,当他在心中默念口诀之后,那原本只有拇指大小的丹鼎,突然变大了起来,重重的压在了方逸的身上。

  也不知道丹鼎是何种物质炼制出来的,直径仅有一米左右的丹鼎,重量竟然在数千公斤左右,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方逸的腰差点都被压断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方逸才将身体抽了出来,把那丹鼎放在了树杈上。

  不过虽然被丹鼎压了一下,但方逸心里却是异常的高兴,就差没有欢呼雀跃了,因为这丹鼎之中居然刻画了一个芥子法阵,使得钧天鼎在某种程度上竟然具备芥子空间的妙用,让方逸可以随时将其带在身边。

  “好东西,竟然可以提升百分之三十的成丹几率,回头就用这个来练手。”

  方逸越看越是高兴,他脑海中的信息显示,这丹鼎不仅可以自动控制火候,在成丹的时候,无论是对丹药的数量还是质量,都还有百分之三十的提升,这对于炼丹新手方逸而言,无疑是再适合不过了。

  只是方逸不知道,在丹鼎内的器灵存活的时候,是由器灵来控制丹鼎火候的,但此刻器灵已经死亡,那么这个功能自然也就不存在了,方逸想投机取巧却是不可能的了。

  “嗯?应用这丹鼎,需要放置灵石?”

  方逸继续往下看去,不过这一看,方逸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因为想要使用丹鼎炼丹,必须激活丹鼎内的一些阵法,而激活阵法的关键,就是需要灵石了。

  “三颗灵石,只能炼丹十炉!”看着脑海中的信息,方逸不由目瞪口呆起来,这钧天鼎简直就是在吃灵石啊。

  要知道,方逸手上一共就那么六七块灵石,他还准备等到晋级下一境界时修炼使用的,在天地灵气消失的末法时代,方逸真的不知道还可以从哪里找寻到灵石,所以将其用在这钧天鼎上,方逸是打心眼里舍不得。

  “丹鼎还有储存药材的作用?”

  方逸继续往下看去,他发现丹鼎内部被开辟出了一个很小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可以放置炼丹所用的药材,而且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储存在丹鼎内的药材,能保证药性不会流失,并且有丹鼎的蕴养,那些药材的品质还会有一定的提升。

  “储存药材的功能不会损耗灵石,倒是可以先用起来,以后炼不炼丹再另说。”

  方逸沉吟了一下,从腰带上取出了三块灵石,有些不舍的将其放入到丹鼎内壁上的三个凹槽之中,当灵石被放入其中之后,方逸顿时感觉丹鼎内充满了灵气,心念一动,钧天鼎已然回复到最初的大小。

  “果然很神奇,这次真的捡到宝了。”

  将钧天鼎放在掌心里,方逸笑的差点没合拢嘴,虽然这是个吃灵石的大户,但其作用也是无法估量的,在已经激活了钧天鼎的情况下,方逸将其随身携带,日后再遇到像如同这一次的攻击,恐怕钧天鼎也能护得他的周全。

  而且这钧天鼎在融入了方逸的精血之后,只需要念头一动,方逸就能启用钧天鼎,这顿时让方逸想到了上古传承中的飞剑,这两者都是和自身无比的契合,都是用神识驱动的,这也让方逸对上古时期的炼器之道向往无比。

  “嗯?这是什么?”

  玩把了一会钧天鼎,方逸又将其挂在了胸前,当他正想跳下大树查看这秘境的时候,方逸突然发现,在自己的身下压着一个布囊,布囊只有巴掌大小,想了好一会方逸才想起来,这好像是自己在进入秘境之前去拉巴布鲁的时候,从他腰间拽下来的。

  “不是布的,应该是个皮囊?巴布鲁的钱包?”

  方逸将那布囊拿在手上,才知道这是用一种不知名的皮子做出来的,有些好奇的打开了皮囊,方逸却是发现,这皮囊中居然什么都没有,笑着摇了摇头,方逸随手就将皮囊扔了出去。

  “不对!”就在皮囊被方逸扔出手的时候,方逸忽然身形一动,如同电射般的追上了皮囊,一把将其抓在了手里,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皮囊,居然也是个芥子空间?”

  方逸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混乱,就在刚才他扔出皮囊的时候,方逸习惯性的用神识从皮囊上扫过,这一扫,才导致了方逸接下来的动作,因为方逸的神识发现,那皮囊非但不是空的,里面还塞满了东西。

  布囊内的空间并不是很大,严格说起来,还不如一个公文包盛放的东西多,里面放着八株只有食指粗细的植物,另外还有五六个体积不大的瓶瓶罐罐和一块黑黝黝婴儿拳头大小的铁块,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了。

  “这……这好像都是巴布鲁在交易会上交易到的东西?”瓶瓶罐罐里的东西方逸不认识,但那八株像青草一样的植物,方逸却是在交易会上见过的,这正是当时那位来自阿拉伯王子拿出来的沙花。

  而那个不起眼的铁块,如果方逸没认错的话,应该就是巴布鲁不知道从谁手上换到的天铁了,这东西体积不大但质量极重,就这么一小块差不多就有十多斤重了。

  “这东西怎么才能取出来了?”方逸看着里面的那块天铁,正在心里琢磨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布囊里一空,原本放在布囊内的天铁,竟然就出现在了方逸的手中。

  “用神识就能取出里面的东西!”方逸这会只想放声大笑,他没想到使用这芥子空间居然会如此的简单,话说就是开个密码箱还需要密码呢,但这皮囊只要能应用神识,就可以使用了。

  “没想到巴布鲁辛辛苦苦交换来的东西,竟然便宜了自己?”方逸来回试了好几次,发现这皮囊的确可以用神识来控制,只要心念一动,就能从皮囊内拿出或者存放进去东西。

  方逸原本想把剩余的那几块灵石也收入到皮囊之中的,可是转念一想,这东西自己可以用,别人同样也能从里面支取东西,所以那灵石还是贴身收藏着比较安全。

  “好像自己每次遇到危险,似乎都能得到一些好东西?”方逸知道自己的这次收获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那钧天鼎,对方逸而言,其重要性恐怕不低于在上次秘境中得到的上古传承。

  至于从巴布鲁那里得到的芥子袋,在方逸看来也是珍贵之极的,他虽然曾经在那秘境中见识过芥子空间,但能将其压缩成这么小的一个芥子袋,那可是外出旅游的必备神器,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其实方逸不知道的是,这个看似颜值不高很不起眼的芥子袋,却是巴布鲁所属教派的镇教之宝,如果不是这次交易的物品中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巴布鲁也是无法将芥子袋带来欧洲的。

  方逸虽然从知觉上认为这是个好东西,但他还是低估了芥子袋的分量,就是在东方修者之中,这种芥子空间都是极为罕见的,甚至有很多修为境界远超方逸的修者,手上也没有一个芥子装备。

  事实上这次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对温莎家族抗议声最响的,就是巴布鲁教派中的人,这会远在非洲的好几个黑哥们已经坐上了前往伦敦的航班,其目地就是为了方逸手中的这个芥子袋。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