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四十一章 小魔王的恶作剧

第九百四十一章 小魔王的恶作剧

  “对了,宋老,我那几幅画没事吧?”

  想到那城堡连带着悬崖都几乎被炸平了的样子,方逸有些担心的问道,那几幅画可是国宝级的文物,而且字画最怕火,就是地下温度升高一些,对那几幅画怕是都会有损坏的。

  “没事,地下基地一点事都没有。”

  宋天宇摇了摇头,说道:“查尔斯说话还算话,你的那些字画已经让卫铭城给带回国内去了,话说咱们这次损失这么大,不要点东西怎么行?”

  在卫铭城回国的时候,方逸尚且还没从秘境里出来,借着国内派人支援和方逸失踪的理由,宋天宇可是狠狠的宰了温莎家族一刀,要回了不少地下基地中华夏的文物。

  不过温莎家族对于这些文物,也就是起着了收藏的作用,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价值,能用这些物件换取华夏进化者的支持,他们认为这是各取所需,而且自己还占了些便宜的。

  “那就好,一哥,有水吗?给我口水喝。”

  听到宋天宇的话,方逸放下心来,顿时感觉有些口渴,他现在对食物的需求不是很大,但水还是要喝的,在那秘境里的时候,方逸存着防备的心思,却是一滴水都没有喝。

  “方逸,你这几天在秘境里呆着,可没什么好东西吃吧?”

  张一笑着拿出了个塑料袋,说道;“这是段哥他们从国内带过来的食品,有方便面还有火腿肠,奶奶的,那两天可把我给饿坏了,老外不是面包沙拉就是牛排,可把我嘴里给淡出鸟来了。”

  “方便面?还吃方便面?”看到张一拿出来的方便面,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一哥,要不是你和卫哥躲在房间里面吃方便面,咱们也不至于逃不出去啊。”

  “没办法,我吃不惯国外的饭,就好这一口。”

  张一苦着脸说道:“本来葛尔丹还带来几瓶好酒,不过不知道怎么就丢了,这几天这个营地里净是出些幺蛾子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暗者联盟的人干得呢。”

  “出了些什么幺蛾子事情?”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张一,黑暗者联盟的人如果有本事在这戒备森严的基地里面偷东西,那温莎家族的人和这些进化者们,岂不是连睡觉都得防备着了。

  “这两天营地内丢了不少东西。”张一说道:“咱们这边还算好的,只是丢了几瓶酒,查尔斯那边才好笑呢。”

  “怎么好笑了?”方逸开口问道。

  “昨天晚上查尔斯的房间也丢了一瓶酒,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那瓶酒丢了十分钟之后,查尔斯房间内竟然被人泼了大便,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搞的查尔斯快要疯掉了。”

  说起来也算查尔斯倒霉,他昨儿从地下基地的酒窖里拿了一瓶美国的金麦酒,原本是想招待来自美国的进化者的,这种酒的度数极高,普通的金麦酒都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酒精度,而他这一瓶珍藏的金麦酒则是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七度。

  但让查尔斯没想到的是,他刚把就取出来没多久,放在茶几上的那瓶酒就不翼而飞了,查尔斯当时也没在意,过了一会准备再去取几瓶的时候,却是一开门,就有一团被塑料袋包着的不明物体迎头砸来。

  身为进化者,查尔斯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以为受到攻击的情况下,查尔斯身形猛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右腿直接踢在了那一团不知何物的塑料袋上。

  不过也正因为查尔斯反应太快,他也注定了自己悲催的下场,那凌厉的一脚在踢破了塑料袋之后,一团热乎乎的粪便四溅,虽然没能浇了查尔斯一头一脸,但身上也是沾染了不少。

  原本就有些洁癖的查尔斯,哪里受到了这样的事情,昨儿关了门一直在浴室里洗到了半夜,今天早上露面的时候,那脸上似乎都被搓掉了一层皮。

  而且张一还听说,查尔斯今儿又感觉身上有臭味,早了露了一面之后,又把自己给泡在了浴缸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给冲洗干净。

  “这怎么有点像是恶作剧啊?”听到张一的话,方逸问道:“查尔斯不会连是谁向他丢粪便都没看到吧?”

  “没看到。”张一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查尔斯说只看到了一个不大的影子,像是一只猫,不过除非那猫成了精,否则怎么可能会向人丢东西呢。”

  “一只猫?查尔斯说是只动物?”

  方逸的眼睛瞬间瞪圆了,刚才彭斌还说小魔王来找自个儿了,敢情它已经在这里闹出不少的事情了,方逸敢肯定,不管是自己这边丢酒,还是查尔斯被泼了粪便,百分之百都是小魔王干的好事。

  “怎么可能是只动物呢,查尔斯那是眼花了。”张一不以为然的说道。

  “恐怕还就是个动物。”方逸苦笑着摆了摆手,看向宋天宇,说道:“宋老,咱们可以自由进出这军营吗?”

  “当然可以,咱们是温莎家族请来的客人,又不是犯人,你把这个戴上,他们就知道是自己人了。”

  宋天宇点了点头,递给了方逸一个背面带着别针的牌子,说道:“不过你要小心一点,这几天和黑暗者联盟之间的小冲突已经发生了不少。”

  “这是什么?”方逸接过那个牌子问道。

  “是温莎家族制作的一种电子产品,戴在身上可以分辨出敌我,而且进出这个营地,戴着这个东西就不会有人盘查你了。”宋天宇说道:“你要去哪里?要不要我陪着你去?老头子在这营地里还是有点面子的。”

  上次导弹袭击,城堡里的人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逃进秘境的人之外,也就宋天宇一个活着的了,所以现在各国的进化者也都高看了他一头。

  “不用,我出去一会就回来。”方逸摇了摇头。

  “方,方逸,那个我找你还有点事。”宋天宇犹豫了一下,期期艾艾的说道。

  “嗯?宋老,什么事?”方逸看出来宋天宇不想当着客厅里众人的面说事,当下说道:“宋老,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要不然咱们里面去说?

  “好,好,里面去说.”宋天宇连连点着头,带着方逸去到了他房间。

  “宋老,是灵石的事情吧?”

  看着宋天宇关上门之后,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能让宋天宇如此紧张的事情,也就只有灵石了,估计这次自己在秘境里面失踪,可是把宋天宇给吓的不轻。

  “没错,方逸,我……我想提前突破了。”宋天宇点了点头,眼睛里满是坚定的神色。

  “提前突破?宋老,你准备好了吗?”方逸被宋天宇的话吓了一跳,要知道,宋天宇突破的结果就只有两个,要不然成功,要不然就是失败,而失败的后果则是意味着死亡。

  “准备好了!”

  宋天宇咬了咬牙,说道;“反正早晚都得死,就算我回去突破,不成功的话也就是多活那么一段时间,对我意义不大,倒是不如在这里突破了。”

  在前几天见到导弹爆炸的场面之后,宋天宇心里很受触动,在那种超自然的力量面前,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无助,而与此同时,宋天宇心里也发出了不甘的呐喊,外界的压迫感,让他愈发的想要强大起来。

  所以在见到方逸之后,宋天宇心里马上就滋生出来突破的念头,这个念头之强烈,让宋天宇一刻都不愿意再等下去,而且他也怕方逸万一再出事,自己突破的事情怕是就要变得遥遥无期了。

  “就在这里?”方逸看出了宋天宇的决心,当下也没有再劝。

  “嗯,就在这里。”

  宋天宇点了点头,距离黑暗者联盟发动攻击还有一天的时间,而且就算黑暗者联盟发动攻击,目标也不是这座军营,在各种现代化武器的护卫下,这里反而是目前最为安全的地方。

  “方逸,我需要你帮我护法。”宋天宇又提出了个请求,倒不是说他信不过外面的那些伙伴,但事关重大,惟独只有已经是先天境界的方逸,才不会对宋天宇有任何的威胁。

  “可以,不过宋老,你要等一会,等我回来。”方逸开口说道,他还是想先把小魔王给找回来,这小东西在外面多呆一段时间,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事来。

  “那,那我跟你一起去。”宋天宇实在是害怕方逸再失踪了,他也害怕自己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在这段时间里泄掉了。

  “好吧,你跟我一起去。”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实话,在激活了钧天鼎之后,灵石对于方逸而言变得愈发重要起来,把一块灵石丢给宋天宇,方逸自己都有些不放心。

  “张一,我和方逸出去一会,这里你和老段负责。”走到外面,宋天宇和张一等人交代了一声。

  “宋老,你选这个地方突破,倒是真的很安全。”

  走在军营里面,方逸感应到了好几处地方,都传来让他毛骨悚然的感觉,方逸相信,如果那些武器是对他发动攻击,就算躲过去怕是也得受伤。

  “有你护法,在哪都安全。”宋天宇老着脸皮拍了下方逸的马屁。

  “咱们这是去哪?”走出军营之后,宋天宇看着方逸径直往不远处的一座山头走去,不由奇怪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先去那边看看吧。”方逸摇了摇头,他哪知道小魔王现在躲在什么地方,不过小魔王一向都喜欢呆在丛林里,如果偷到好酒的话,十有八九就躲在那山里面了。

  方逸这会儿心里也感觉有点奇怪,以小魔王的感知和嗅觉,这会儿应该早就发现自己了,方逸不知道它为何不跑到军营里来找自己,害怕小魔王出事,也是方逸坚持要出来的原因。

  军营后面的山并不是很高,只有两三百米的样子,在山上有雷达站和一个兵站,翻过这座山之后,方逸心中忽然动了一下,他感觉到了小魔王的气息。

  “这边!”方逸骤然加快了脚步,接连翻过两座山头后,方逸听到在一处密林之中,传出了小魔王的叽叽叫声。

  “方逸,怎,怎么了?”跟在方逸身后,宋天宇虽然身为武者,但这一段山路还是让他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宋老,你呆在这,我下去看看。”方逸听出小魔王的叫声很凶厉,往往只有在发怒的时候,小家伙才会发出如此的声音,想必在那林子里遇到了什么对手。

  展开身法,方逸的身形快如闪电一般的消失在密林之中,他的举动也看的宋天宇眼皮子直跳,这会宋天宇才明白,敢情方逸刚才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

  “无量天尊,怎么和这家伙对上了?”几个呼吸之后,方逸就赶到了山下凹谷的密林之中,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小魔王正在和一只通体黝黑的豹子在对峙着。

  方逸在城堡内见过这只豹子,这正是温莎家族豢养的暗夜豹,只是方逸没想到小魔王竟然和它打起来了,从暗夜豹那光滑的皮毛上出现的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来看,小魔王应该是占了上风。

  “叽叽!”看到方逸过来,小魔王顿时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同时将一股欣喜的情绪传入到方逸的脑海之中。

  “怎么回事,怎么和它打起来了?”

  方逸哭笑不得的看向了小魔王,小魔王淋了查尔斯一身粪便倒是没什么,但这只暗夜豹可是温莎家族的宝贝,如果被小魔王宰掉了,那温莎家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打,打服它!”小魔王将一道神识传给了方逸,这只暗夜豹是它所见过的极少具备灵性的动物,而且实力只比自己弱了一点,所以小魔王就动了将它收服的念头。

  “得,你们动手,我旁观。”方逸将身体缓缓的往后退去,他也想看看这只暗夜豹究竟有多厉害。

  “呜呜!”

  口子发出一声低吼,暗夜豹似乎也听懂了方逸的话,眼睛向方逸瞄了一下之后,重新看向了小魔王,说实话,暗夜豹这会也很郁闷,在丛林中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对手的它,居然被这么一个小不点给虐了。

  就算方逸赶来,身为王者的尊严,让暗夜豹没有生出逃走的念头,一声低吼过后,暗夜豹的身形快如闪电一般的冲向了小魔王,两只前爪狠狠的向小魔王抓了过去。

  不过虽然暗夜豹是以速度闻名,但在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小魔王面前,它的速度却是有点不够看,就在暗夜豹的爪子来到小魔王身前的时候,小魔王忽然消失掉了,瞬间出现在了暗夜豹的头顶上。

  狠狠的一爪子拍下,也不知道小魔王用了多大的力气,身体腾在半空之中的暗夜豹,一下子就被拍落在了地上,脑袋重重的砸在了满是落叶的地面,口中发出着模糊不清的“呜呜”叫声。

  刚才小魔王是在逗弄暗夜豹,根本就没出全力,现在方逸来了,小魔王也想速战速决,这一爪子虽然没有伸出爪齿来,但却是有千斤的重量,直接就打的暗夜豹天昏地暗头晕目眩。

  如果宋天宇跟下来了,肯定会看的目瞪口呆的,那么大体型的一只豹子,居然被一只脸型像松鼠一般的小家伙按在了地上。

  “服不服?”

  小魔王不断的将这道神识传入到暗夜豹的脑海之中,小魔王这种神识传音并非是语言,但却是能让同为动物的暗夜豹听懂,在最初的一愣神之后,暗夜豹又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但和接受过上古传承的小魔王相比,暗夜豹就算天赋惊人,也是差了不少,接连又被小魔王拍了几巴掌后,慢慢的开始变得老实了起来。

  “呜呜!”

  过了片刻之后,暗夜豹终于是放弃了挣扎的脑袋,口中发出了一阵呜呜声,就连旁边的方逸都能听得出来,暗夜豹这是在服软求饶了。

  “吱吱,厉不厉害,我厉不厉害?!”在暗夜豹服软后,小魔王口中尖叫了一声,跳到了方逸的肩膀上,一道神识传了过去。

  “厉害,你当然厉害了。”

  方逸哈哈大笑着,用手不断抚摸着小魔王那犹如绸缎一般的皮毛,几个月的时间不见,小家伙的体型长大了一些,不过充其量也就是一只肥猫的体型,和地上将脑袋埋在树叶里的暗夜豹还是没法比。

  “说说,你最近干什么好事了?”方逸忍住笑,说道;“偷酒也就算了,怎么把粪便泼到别人身上去呢?你自己也不嫌臭?”

  “吱吱!”听到方逸的话,小魔王传过一道神识,“酒,好烈,醉了,他故意,报复!”

  小魔王和方逸用神识的交流,还是不能和语言交流相比,接连传过好几道神识之后方逸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小魔王在没有找到方逸的情况下,发现这个军营里有不少的好酒,于是就犯了酒瘾,没事去偷上几瓶,宋天宇他们丢失的白酒,正是被小魔王给偷走了。

  随着修为的提高,小魔王现在的酒量也见涨了,一斤酒根本就醉不倒它,从宋天宇那边偷来的酒也就喝了两天,于是小魔王又跑到军营里,刚好遇到了从酒窖里拿出了那瓶金麦酒的查尔斯。

  只不过在一口气灌进了那瓶金麦酒之后,小魔王居然感觉自己要醉了,这让它的自尊心很受伤害,认为查尔斯是在酒里面下了药,于是跑到了军营那些大兵们的公共厕所内,用塑料袋装了粪便跑去报复了查尔斯。

  可怜查尔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遭受的这些事情,居然都是因为那瓶酒引起的,这对于查尔斯而言完全就是个无妄之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