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五十四章 搜刮一空
  看着鼓鼓囊囊的袋子,方逸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他并不是一个贪婪的人,对于金钱物质的要求也不高,但袋子里的这些东西却不是用钱能买得到的,对于修者而言,金钱可能在他们眼中是最没有价值的东西了。

  “嗯?还有个书架?”

  方逸收好那些灵药以及火山液和寒冰髓之后,眼睛又盯在了一个架子上,架子只有两层,上面摆放着大概十多本通体泛黄的书,另外还有一些竹简和两块玉珏。

  方逸抽出一本看了看,上面的十字架说明这是一本圣经,拿在手里方逸才发现,这本圣经所用的材质并非是纸张,而是一种经过特殊硝制过的羊皮,跟余宣学过西方一些知识的方逸知道,这是西方最早应用在记录上面的工具,也被称之为羊皮纸。

  “西方人果然还都是信奉耶稣的,连进化者也不例外。”

  方逸翻看了一下那本写在羊皮纸上的圣经,没有发现什么特异的地方,就又将其给塞了回去,在方逸看来,这东西虽然应该是件很值钱的古董,但对方逸来说却是没有什么用处。

  不过方逸并不知道,这本圣经,其实是用古希腊文手抄在羊皮卷上的“西奈山抄本”,距今已经有一千六百多念的历史。

  “西奈山抄本”圣经全本一共有一千四百多页,其中的八百多页被保存在了温莎家族,其余的六百多页或是损毁,或是流失在世界各地,大英博物馆里面展览的“西奈山抄本”只是影印件,真正的原本被保留在了这秘境之中。

  这东西对方逸是没用,但却是基督教的圣物,梵蒂冈曾经数次向温莎家族索取或者是提出购买,都被温莎家族给拒绝掉了,因为传说这本圣经有着神奇的力量,只不过这种力量一直都没有被温莎家族给发掘出来。

  “黄帝内经?”

  方逸伸手拿起了一个竹简,因为方逸知道,在竹子上写字记载事情,那是华夏文明中最为常见的,果不其然,摊开竹简,方逸就看到了用篆文书写的“黄帝内经”这四个字。

  “这东西倒是件文物,但也没什么用处啊。”

  方逸拿着竹简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摇了摇头将其又放了回去,虽然他跟着孙连达和余宣一直在学习文物鉴定知识,但是现在方逸对于古董文物的兴趣已经不是那么大了,错非是国宝级的物品,都很难让他动心。

  方逸是个心思慎密的人,他生怕自己别遗漏什么,将那书架上的书都一一翻看了一遍。

  除了黄帝内经之外,还有一本葛洪的《抱朴子·金丹》,这本书一开始让方逸兴趣极大,但是打开一看,那书里面的内容,居然和方逸曾经读过的这本书一模一样,书籍本身年代久远罢了。

  还有几本和华夏有关系的书,都是些古代的方士所著,说的都是炼丹之术,只不过这些炼丹术放在方逸眼中却是可笑之极。

  因为在那些丹方里面,竟然加入了诸如元水、姹女、神胶等材料,而这三样东西虽然叫法不同,但方逸却是知道,这三样东西在现代都有一个名称,那就是水银。

  另外还有辰砂,丹砂,赤丹等炼丹所用的东西,却是现在的朱砂,而这些材料都是对人体有害的物质,所以方逸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些丹方,都是古代的方士坑蒙拐骗用的,没有一点实际的价值。

  “难道温莎家族还想学着炼丹吗?”

  看着那些丹书,方逸感觉有些好笑,他们要是真的按照这些丹书去炼丹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吃了那些丹药而死掉,据方逸所知,古代可是有好几个皇帝,诸如唐朝李世民的去世,也和服用方士的丹药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过面对着好几本丹书,方逸可以确定一点,温莎家族的确动过炼丹的心思,只不过他们收集的丹书却都是些江湖术士坑蒙拐骗的东西,并非是修者传下来的。

  像是方逸脑海中的丹方,根本就不是用文字传承的,而是直接通过神识传入到方逸的脑海之中,就像是烙印一般想要忘记都不可能,这种传承方式,也是东方修者所独有的。

  而且炼丹师和炼器师,即使是在修者中也是极为少见的,因为他们需要有火属性灵根,如此才能更好的控制丹火。

  这些人的传承和方逸差不多,根本就没有文字相传,甚至都没有口授,而是师父炼丹的时候学生在旁边观看,时间一长师父再指点几句,学生自然而然的也就知道了丹方药材的配比和炼制手法了。

  事实也正如方逸所想的那样,温莎家族确实研究过东方的炼丹术,当初找到这些丹书秘籍的时候,一度奉为瑰宝,但尝试着炼制了一些丹药,却是把自家人给吃的半死不活,从那之后这些丹书就被扔在这里了。

  “这东西是什么?”

  翻看完那些书籍之后,方逸将注意力放在了两块玉珏上,这两块玉珏不大,只有拇指大小,之所以说是珏,是因为它们环形状的中间有一个缺口,在玉珏上雕满了各种纹路。

  “这东西有点古怪啊。”

  拿起一个玉珏仔细的看了一眼,方逸顿时发现,那玉珏上的纹路,有点像是一种阵法,粗看上去方逸没觉得什么,但当方逸用神识观察的时候,方逸却是感觉眼前一暗,脑袋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这……这是怎么回事?”

  方逸连忙收回了神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上的玉珏,这小小的玉珏上刻画的阵法,竟然让方逸的神识都无法解读,比之段根吉拿出的那件防御性法器上的阵法似乎还要复杂百倍。

  “这应该是件宝贝吧?”

  身处温莎家族的宝库之内,方逸自然没有时间仔细琢磨这两个玉珏,当下将其小心的给收到了自己的腰带上,虽然有了那芥子袋,但方逸总感觉那东西似乎不太稳当,还是贴身保管比较放心。

  “没什么东西了,走吧。”

  又仔细的在房间内搜刮了一遍,确保自己没有遗漏掉任何有价值的物品之后,方逸失望的摇了摇头,不过紧接着方逸就笑了起来,自己何时变得那么贪心了。

  要知道,单是那些灵药异果还有寒冰髓火山液,就已然是装满了大半个口袋了,更何况还有两块不知道来历用处的玉珏,方逸有种感觉,那块玉珏或许才是自己此行最大的收获。

  “吱吱!”

  小魔王跳到了暗夜豹的身上,小爪子一翻,一个玉盒顿时出现在了暗夜豹的背上,打开玉盒,小魔王拿出一个有点像是桃子一般的果子在嘴里咬了一口,然后又塞到了暗夜豹的口中。

  暗夜豹的嘴巴可比小魔王大得多了,而且它早就对方逸收起架子上的玉盒很是不满,这会儿一口就将那果子吞了下去,甚至连核都没吐出来。

  “哎,你那怎么还有玉盒?”看到小魔王的举动,方逸不由愣了一下。

  “我收了三个!”小魔王伸出小爪子比划了一下,神识传给方逸一段波动,“你,都收起来了,暗夜豹,很不满,我分给它几个。”

  “你这大哥做的倒是挺好的,先打一个巴掌,然后再给一个甜枣?”

  收到小魔王的神识,方逸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小魔王拿走几个玉盒中的果子,方逸自然不会心疼,当下说道:“走吧,咱们在这里呆的时间也不短了,早点出去和大哥他们汇合。”

  这个地方终归是温莎家族在秘境中的藏宝之地,方逸也怕时间长了会出问题,如果被温莎家族的人发现他在里面,也不用动手,直接控制住出口,就能将方逸给堵死在里面。

  “这哥们睡的倒是挺香,就是不知道发现里面空了之后会是什么心情。”

  来到外面的那个大厅之后,方逸有些不厚道的笑了起来,之前被他敲昏的那个人,这会还在昏迷之中,不过方逸出手很有分寸,这人醒来之后却是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其实方逸不知道的是,在这个大树下的藏宝室,只不过是温莎家族在这个秘境中的一个点。

  像这样的藏宝室,温莎家族一共有六个,在战争开始之前,温莎家族将其余四个藏宝室内的物品,都集中到了两个里面。

  而在那两个地方,才是温莎家族真正的宝库所在,数千年积累下来的底蕴有一小半藏在其中,其余还有一些修炼的资源,则是藏在了另外一处秘境之中,不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温莎家族还是懂的。

  方逸拿走的这些东西,包括火山液和寒冰髓在内,都并非是温莎家族最重要的资源,当时由于时间紧迫,这些东西才被留了下来,所以就算温莎家族发现这里被人入侵,也不至于大动肝火了。

  至于那两块神秘的玉珏,则是温莎家族的人在搜寻丹书的时候,和一本丹书一起发现的,他们只当是件华夏的古玉顺手就和丹书放在了一起,根本就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丢了自然也不会感觉可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