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五十九章 三花聚顶
  道家向来都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说,人之修道,必由五行归五老,三花化三清,始能归原无极本体,而达圆通究极。

  三花通常可分为人花地花和天花,人花和地花对应的是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的境界,但这两个境界,只是在体内炼化,并不会显现出来,只有到了炼神反虚之境后,三花合一,方才能呈现出三花聚顶的形态来。

  此时方逸头顶上显现出来的那朵花,就是脱壳还虚,归入虚空境界之后出现的天花,细看之下,方逸头顶那朵像是由蒸汽形成的花朵,还有一丝金色的光泽,所以这天花也被道家之人称做是金花。

  在道家的金丹大道中,三花合一,也代表着精气神三阳归一,能使人脱胎换骨荣华焕发,此时的方逸就有几分这种味道,在大雪茫茫的天地之间,飘然而行,恍若谪仙一般。

  古代的文人常有天人圣人和陆地神仙一说,天人指的是天之子,也就是古代的皇帝,圣人自然是大道儒圣,像是孔孟圣人,至于陆地神仙,则就是形容像是方逸这般超脱于世俗之间的修道隐士。

  数百公里的距离,就是飞速疾驰的火车,也要跑上几个小时,而方逸此时就真的像陆地神仙一般,虽然未能腾空飞行,但身形却是快速之极,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方逸就回到了那处军营附近。

  此时的方逸,头顶处所聚的花朵隐隐呈现出了金光,整个人看上去像是飘忽在虚空之中。

  虽然这一路狂奔让方逸几乎将体内的先天真气消耗殆尽,但是此刻在方逸体内,则是血气激荡,只感觉周身百骸无一不通,念头所致尽皆通达,心情更是酣畅淋漓之极。

  “我这是又突破了?”

  方逸虽然没能看到头顶出现的那朵天花,身体也很疲惫,但是方逸知道,自己的修为似乎又有了一些精进,丹田处的真气正在源源不断的滋生着,而且品质尤胜于前。

  用神识对自己的身体内视看去,方逸顿时发现,他丹田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气旋,而从这个气旋处滋生出来的先天之气,无论是从速度上还是精纯度上,均是要远远的超过了以前。

  “难道自己竟然进入炼气期了?”

  看到那个气旋,方逸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根据他所得到的传承功法,将后天真气转化为先天,那只是先天境界,而且这种真气转化,是需要修者勤练不缀的,否则沾染的俗气多了,也是有可能从先天境界跌落的。

  但炼气期不同,按照那功法中的描述,到了炼气期,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丹田,这种丹田会自动生出先天真气,从而淬炼修者体魄血肉,使其全身经脉尽通伐毛洗髓。

  而且到了炼气期,神识也会得到大幅度的增长,虽然做不到像传说中那样神魂远离身体,但短暂的阳神出窍还是能做到的,并且可以通过神识修炼术法。

  在上古传承中,只有进入了炼气期,才能算是真正的炼气士,当然,这种炼气期的炼气士也是上古时期最为弱小的存在,他们充其量只能算是各个门派的入门弟子。

  只是在现如今的末法时代,别说炼气期的炼气士了,就连先天之境的修者都少之又少,在修者界里,很多门派的最高战力也不过就是些炼气期的修者,以方逸现在的修为,已经能算是一些门派的中坚战力了。

  不过现在方逸身体的情况,还没有完全进入到炼气期,只有等到他丹田的气旋由虚变实并且打通周身所有经脉之后,才代表着他进入到炼气期之中,到那时方逸所需要做的就是伐毛洗髓,去冲击筑基期了。

  当然,这里所说的筑基,并非是方逸最初修道时的百日筑基,而是身体和精神的再一次进化,并且将体内的真气转化成为灵气,只有成为筑基期的炼气士,才能打破天地对自身的桎梏,可以肉身飞行,他们才能当得起陆地神仙这个称谓。

  方逸现在的修为,虽然距离筑基期还差的很远,但是体内丹田出现了气旋,代表着方逸的一只脚已经迈入到炼气期的门槛之中,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让自己的身体不断进化,就有可能突破到那个境界。

  丹田气旋的出现,让方逸体内那近乎消耗殆尽的真气,恢复的很快,在放缓了速度之后,方逸很快就感觉到体内真气慢慢变得充足了起来,而且在品质上还有很大的提升。

  “嗯?怎么多了这么多的军人。”

  来到军营附近之后,方逸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在很多路口处,都设置了哨卡,旁边站有许多荷枪实弹的士兵,使得原本这个很隐秘的雷达军营变得肃杀了起来。

  “先进去看看他们还在不在?”

  方逸的身形有如鬼魅一般的向军营略去,那些站岗的士兵只感觉眼前一花,再仔细看时,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只当是雪天花了眼,浑然不知已经有人进去了。

  “段根吉晋级了?!”

  当方逸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华夏修者所住的小楼中之后,神情不由一动,除了宋天宇那远超出旁人的气机之外,还有一股气息和宋天宇不相上下,显然是在方逸离开前还在突破的段根吉。

  至于张一葛尔丹等人,此时也都在小楼里,而让方逸有些意外的是,一位相貌雍容华贵的西方老妇人,此刻也坐在了小楼内的客厅之中,在她身后站着的则是方逸认识的那位查尔斯王储。

  方逸站在小楼前面,故意弄出了一些声响,顿时他感觉到有几道目光透过大门看向了自己。

  “谁在外面?”

  说话的是坐在沙发上的那位老妇人,看到查尔斯方逸也猜出来了,这个老妇人想必就是最近这半个多世纪以来英格兰的精神领袖,那位睿智的女王阁下。

  “方逸?你回来了?”在宋天宇的示意下,张一过去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的方逸,张一顿时惊喜的回头喊道:“宋老,是方逸回来了,你没受什么伤吧?”

  “受伤?”

  听到张一的话,方逸心念一动,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是受了点伤,那安东尼马库斯果然是名不虚传,在身法上我不弱于他,但动起手来,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方逸一边说话一边咳嗽了几声,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让身体出现点症状那简直再容易不过了,念头一动,方逸将真气强行在胸腹间逆转,嘴边立马出现了一道血丝。

  “什么?你被安东尼马库斯打伤了?”

  客厅内的宋天宇听到方逸的话,顾不得伊丽莎白还在旁边,连忙抢先一步跑到了方逸身边,伸手摸住了方逸的脉搏,说道:“我粗通一些药理,给你把把脉看伤到什么地方了。”

  宋天宇的祖上,曾经出过一位炼丹师,而好的炼丹师,往往本身就是一个出色的医师,所以宋家的人基本上医术都不弱,像是宋天宇在世俗间就还有着某些高层保健顾问的身份。

  新晋的先天修者段根吉也跟在宋天宇身后跑了过来,对于他而言,晋级之后最想感谢的就是方逸,但直到此刻方逸才出现,要不是听方逸说自己受了伤,段根吉怕是早就上去表达谢意了。

  “这里被他打了一拳?”

  给方逸把了一会儿脉,宋天宇脸上紧张的神色消退了下去,开口说道:“你是被外力伤到了肺叶,不过不是很严重,只要调理几天就可以了。”

  “本来我是能跑掉的,但后面又追上去两个人,我这才吃了点亏,我在外面调养休息了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方逸的描述,都是根据他当时离开时的情形说的,那会儿除了安东尼马库斯追出去之外,还有彭斌和龙旺达,在面对那三个人的“联手”,方逸能逃脱原本就是很不简单的事情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旁边的段根吉连声说道;“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呢,派出不少人去找你了。”

  在这客厅里,不仅是段根吉对方逸感激有加,就是其余人也都是因为方逸见机的快脱离战场,而保住了条性命,否则在黑暗者联盟占据着优势的情况下,这几个人能活下来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段老,我没事,调养过好了很多,咱们这是有客人?”方逸的目光看向了客厅里的伊丽莎白母子,而那个面相雍容的老妇人,此时也正看着方逸。

  “这位就是方逸?果然是青年俊杰。”伊丽莎白的眼睛看着方逸,轻轻的说道:“我懂得一些医术,不知道可不可以帮你看下伤?或许能帮你缓解一下病痛。”

  “哦?麻烦女王阁下了。”

  方逸嘴里咳嗽了几声,跟着宋天宇和段根吉来到了客厅里,说道:“我用中医的方法调理了一下,不过中医讲的是循序渐进,不知道女王阁下用的是什么方法?”

  “中西方有很多理念不同,治疗的方法也是不同的。”

  伊丽莎白脸上带着笑意,模样就像是个慈祥的老太太,但方逸对她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因为这个老太太可是一位真正的高阶进化者,修为并不弱于自己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