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六十二章 赶鸭子上架
  “要是没有灵根,我就没办法成为修者是吧?”

  听到宋天宇的话后,卫铭城也不敢确定自己就是具有灵根的人了,几十万个人里面都找不出一个,那几率几乎和买彩票差不多了,卫铭城不怎么相信那幸运大奖就能落在自己的脑袋上。

  “也不是,有方逸帮你,还是有机会的。”

  宋天宇闻言摇了摇头,看向卫铭城的眼神里带有一丝羡慕,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宋天宇都大半截身体埋到土里了,才得有这一次的机遇,而卫铭城有方逸帮助,那火山液和寒冰髓想必都是有办法能得到的。

  晋级先天成为修者,从时间上而言自然是越早越好,越是年轻晋级先天,在这条路上走的就会越远,像是宋天宇这把年龄成为了修者,虽说能为自己延年益寿,但日后的发展,却是远远不如卫铭城,这也是宋天宇羡慕卫铭城的原因了。

  倒不是说宋家的资源不如方逸,而是因为像这些世家,大多都将资源倾斜于具有灵根之人身上了,宋天宇这些人只能作为家族的外围人员,从另外一些方面为家族做贡献,也就是做的多而得到的少。

  另外一点就是,没有灵根的人想成为修者,在突破的时候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宋天宇以前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增加他们突破的几率。

  其实在修者界,也不是没有办法帮助没有灵根的人晋级,但所需资源过于珍贵和稀少,错非一些强大修者的嫡系子弟,旁人却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至于宋天宇,自然是连听都没有听闻过了。

  这次发现火山液和寒冰髓可以帮助武者晋级,对于宋天宇而言,其实要比他成为修者更加重要,因为修者才是这些隐世家族的根基,修者数量的多少,决定着这个家族的强大与否。

  宋天宇已经将消息传回了家族,他相信,家族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和温莎家族去进行交易的。

  不止是宋天宇,但凡知道这件事的隐组成员,都和自己家族通了气,这会儿华夏的各个隐世家族都蠢蠢欲动起来,并且在方逸他们回国的时候,就已经有人从华夏前往欧洲去了。

  “走吧,咱们别在这站着了,初夏这会儿估计都等急了。”几人闲聊了一会之后,才发现他们还站在飞机下面。

  至于葛尔丹张一等人,则是在和方逸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径直离去了,这些人的级别并非是虚职,都是享受相应待遇的,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不需要的话,甚至连警卫员都会配备,出行都是有专车接送的。

  “方逸,那我也先回去了,此后山高水长,咱们后会有期。”

  宋天宇向方逸抱了抱拳,语气中满是感慨,他知道自己这次回到家族之后,有很大可能性会直接前往修者界,算是和世俗脱离了关系,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宋老,保重!”

  方逸也抱拳还礼,对于这个老人他还是很敬重的,作为华夏的守护者,隐组的这些人虽然是籍籍无名,但无疑付出了很多,有很多人甚至还付出了生命。

  “以后要是有事找我,可以让小卫帮你传达一声。”宋天宇指了指卫铭城,说道:“隐组中还要两个我们宋家的年轻人,日后还希望你们能照拂一下。”

  “宋老,好说。”方逸点了点头,目送宋天宇上了一辆车离开了停机坪。

  “卫哥,初夏怎么没来?”坐上车离开了机场,方逸开口向卫铭城问道,他在昨天和柏初夏通过电话,柏初夏在电话中说是要来接机的,还说要给方逸一个惊喜、

  “她在修炼,我没敢打扰她。”

  卫铭城摇了摇头,说道:“方逸,你不知道,自从你教给了她那什么心法之后,初夏那丫头像是着了魔一样,整天除了去你们房子那里转悠一圈之外,就是呼吸打坐,她不会走火入魔吧?”

  “什么?我……我还没有教给她功法啊。”

  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不由大吃一惊,他虽然整理了一套坤道中的功法,也就是尼姑以前修炼的法门,但由于运行这些功法需要熟悉人身经脉,方逸和柏初夏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是以还没有将这套功法传给柏初夏呢。

  “你不是传给她一些呼吸吐纳的心法吗?”

  卫铭城看了方逸一眼,说道:“我问过初夏了,你传给她的那个心法和传给我的相比,只是少了一些真气运行的法门,别的好像都差不多呀。”

  “啊?”方逸闻言有些傻眼,他的确教给了柏初夏一些简单的吐纳术,但这只是最基本的功法,每日里早起修炼一会就行,根本就不用整日里打坐。

  “快点回去,可别真走火入魔了。”方逸苦笑了一声,催促卫铭城加快了车速。

  “咱们这是去哪?不是去初夏家吗?”四十多分钟之后,方逸发现卫铭城开着的车子,来到了市中心的位置,和柏初夏家的方位却是相反。

  “我姑姑姑父马上就要走了,这会儿正在家里收拾东西呢,乱哄哄的去他们家干嘛。”卫铭城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咱们这是去你家,你自己的家”

  “嗯?初夏的父母怎么现在就要走?”方逸微微皱了下眉头,“他们不是还有三个月才过去履任吗,怎么这就走了?”

  “我说兄弟,他们是公职人员,上面命令下了,还能由得了他们。”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不由苦笑了起来,这小子是闲散惯了,还以为每个人都能和他一样自由吗。

  “那我回头得去家里给他们送行,等他们走了之后,你多和他们通通电话,有什么事要及时通知我。”

  方逸闻言也是有些无奈,虽然他相信以自己现在的影响力,是可以将老丈人给调回来的,但柏井然才四十多岁,正处于一个男人事业的黄金期,方逸实在是没有权利干预自己老丈人的发展。

  “巴西没有什么事,政局也很平稳,你这心操多了吧?”

  之前方逸曾经让卫铭城打听过巴西的情况,卫铭城直接就找到了负责南美方面的部门,一番打听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和墨西哥那些国家相比,巴西虽然治安也差了点,但还算是比较稳定。

  “但愿如此吧。”方逸摇了摇头,眼睛看向窗外,忽然愣住了,“卫哥,怎,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是咱们那宅子吗?”

  方逸发现,此时卫铭城的车子,已经停在了他那四合院的大门处,只不过让方逸感觉有些陌生的是,原本已经很破败的大门,此刻却是焕然一新,而且门脸被加高了很多,上面铺着黄色的琉璃瓦,看上去很是气派。

  而且原本将四合院围起来的围墙,这会儿也全都拆掉了,那一水的青砖围墙,用的都是专门烧制出来的仿古砖,除了少了一些墙缝间生长的青苔之外,和以前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的区别。

  “卫哥,这进展也太快了点吧?”

  方逸推开了车门,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四合院,他从买下这院子到现在总共也就两个来月的时间,并且还是全部推倒重建的,要是按照正常的流程,房子主体也就是刚刚建好才对。

  “这有什么快的。”

  卫铭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知道以前的鹏城速度吗?八几年的时候他们就能三天盖起来一层楼,你这边一共进驻了三家施工队,房子主体十几天功夫就干完了,要不是有很多精细活,两个月华子易还觉得慢呢。”

  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才知道,敢情华子易把他们单位的施工队又给调过来了两个,加上之前的那个施工队,三个施工队分工不同但又可以同时施工,这也大大缩短了他们所用的时间。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方逸的资金到位,所需要专门烧制的那些砖瓦材料没有丝毫的耽搁,在方逸离开后的这个把月的时间里,大多都是在进行内部的修饰和打制家具。

  华子易特别在方逸将要回来的前两天,将所有的工程都给完工了,由于彭斌的紫檀还有红木是分批送过来的,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些家具没有完成,但也在别的地方由一位手艺精湛的老匠人带着他的徒弟们,正紧锣密鼓的打制着。

  “卫哥,这里面能住人了?对了,这门只能从里面开吗?”方逸站在门口表示怀疑,四合院的大门紧闭,方逸盯着这造型古朴带有两个龙头造型门环的大门看了半天,也没找出门锁在什么地方。

  “高科技,高科技。”卫铭城嘿嘿一笑,上前拨起了门环,手在右边的那个龙头上一按,龙口处顿时出现了一个带有文字的小键盘,键盘下面还有一块小玻璃。

  “最新科技,指纹密码锁,等回头你把指纹输入进去之后,手指往这一放们就能开了。”卫铭城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手指放了上去,果不其然,在滴的一声之后,那厚重的大门发出咔嚓声响,自动往里面打开了。

  “门上装了液压支柱,都是电子控制的,怎么样,高科技和艺术相结合,这就算是卫哥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吧。”

  卫铭城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在进入隐组之后,他看到了许多在外界还没有出现过的科技,虽然没有电影里007所展示的那么玄乎,但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就像四合院的这把门锁,原本就是应用在军工上的科技。

  “卫哥,我认识的人里面,就数你最小气。”

  方逸嘿嘿一笑,抬脚迈进了大门,四合院是一定要有门槛的,越是大门大户,这门槛就越是高,古代所说的门槛高就是这个道理,并且门槛只能迈过去,而不能踩在上面。

  “我还小气?你知不知道,你家里所有的家电设施都是电脑控制的,我费了不少劲才让人过来给你装好的。”

  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不满的嚷嚷了起来,他说的倒是实话,在后世很普遍的这些科技,在二十一世纪初还是不那么常见的,卫铭城能在几天的时间里完成这些事情,确实花了不少力气。

  “比我大哥送的木料怎么样?”方逸一句话就让卫铭城变哑巴了,相比彭斌的大手笔,卫铭城干的这些事还真没花多少钱。

  “嗯,建造的不错,和我想象的一样。”走进四合院之后,方逸看着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筑,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方逸能看得出来,那些工匠们真的是下了功夫,在一些细节上的处理都很到位,而且方逸鼻子里也没有闻到什么油漆的味道,说明他们使用的材料都很环保。

  地面所用的青砖,还是以前的老砖石,砖面被磨损的油光蹭亮,砖头缝里甚至还长有许多绿色的青苔,那种时间岁月藏于其中的感觉一下子就回来了。

  而最让方逸满意的是,大门后面的院子里里,栽种了很多绿色的植物,也不知道华子易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绿植,即使这会京城已经是冬天,院子里仍然给人一种春意盎然的感觉。

  “前面是给保姆和工人住的,中院是你们的卧室还有起居办公的地方,后院是健身房和放杂物的地方,马廊给改成了个健身房,你以后练功可以在那里。”

  卫铭城这几天都呆在了四合院里,对于院子里的情况自然熟悉,当下开口给方逸介绍了起来,听得方逸连连点头,他一从小在山中破道观里长大的孩子,哪里见过这么高大上的居所。

  “方逸,你回来了?”两人正要通过前院的回廊去中院的时候,卫铭城所说的工人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三炮一出门就看到了方逸,脸上不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三炮,辛苦你了。”

  看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方逸笑的很开心,说道:“回头咱们要是来京城发展了,你和胖子还有满哥他们都住在这里,这就是你们的家了。”

  “这不马上过年了吗,我正说把老婆接过来住几天呢。”三炮和方逸倒是不客气,嘿嘿笑着说道:“胖子也嚷嚷着要过来,对了,司元杰也过来,就是满哥要看店,他走不了。”

  方逸上次临走的时候,给满军留了一大批他的玉雕作品,让他们在金陵的古玩店一下子又热火了起来,现在在那条古玩街上,满军的古玩店已经是个招牌了,有些在金陵根深蒂固的老店都比不了。

  “又不差这几天,让满哥过来。”

  方逸正说话间,耳朵忽然一动,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说道:“你问问满哥,我要结婚了,他来不来。”

  “那当然得来啊,他敢不来!”

  三炮闻言瞪起了眼睛,紧接着又有些疑惑的问道:“逸哥儿,你不是刚订过婚吗,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我听说嫂子他爸妈都要去国外了,你不等他们以后回来再结婚?”

  “三炮,我说你傻吧,他们走两年,我就得等两年啊?”方逸笑着说道;“我告诉你,我那老丈人和丈母娘,恨不得明天就把闺女嫁给我,你信不信?”

  “方逸,柏家的闺女就这么不值钱吗?我还上赶着要把闺女嫁给你?”

  方逸话声未落,柏井然的身形就出现在了中院的回廊处,正一脸不善的盯着方逸,在他身边还站在方逸的准丈母娘和脸色羞红的柏初夏。

  “哎呦,叔叔阿姨你们也来啦。”

  看到这三个人,饶是方逸脸皮厚,也被闹了个大红脸,他虽然耳力过人,但平时很少动用,刚才只是听到了柏初夏的走动声才故意说的这番话,可是让方逸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也在中院呢。

  “我要是不来,还听不到这番话呢。”柏井然绷着一张脸,脸上全无笑意。

  “姑父,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卫铭城上前打起了圆场,心里却是狂笑不已,他认识方逸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方逸如此吃瘪。

  “叔叔,我和初夏开玩笑呢,您千万别当真。”方逸也陪起了笑脸。

  “行了,井然,你别吓唬孩子了,这刚出差回来,你绷着张脸干什么?”卫小婉还是心疼女婿,当下瞪起了自己老公。

  “你看看这小子说的是什么话啊。”

  柏井然看了一眼方逸,说道:“谁说我恨不得明天就把初夏嫁给你?我偏偏不明天,这样吧,我们大后天的飞机去巴西,明天你们去办理结婚证,后天你们就举办婚礼。”

  “啊?”听到柏井然的话,方逸顿时愣住了,他原本觉得准备婚礼怎么着也要个把月的时间,没成想老丈人还真的那么着急。

  “怎么?不乐意?”柏井然和柏初夏的眼神同时放在了方逸的脸上,这次父女两个比较同步,那眼神都是带有威胁性的。

  “同意,同意!”方逸忙不迭的点起了脑袋,把手伸向了卫铭城,说道:“卫哥,电话给我,我得通知老师他们过来啊。”

  “行了,不用你通知,我们都通知到了,你的两位老师现在都在京城呢。”

  柏井然摆了摆手,说道:“你这院子够大,他们都住进来了,这会两人出去遛弯了,等会就能回来,我在王家订了桌菜,晚上咱们一起吃饭,算是给你这房子燎锅底了。”

  “叔叔,还是您想的周到,这姜果然是老的辣啊!”方逸干巴巴的拍起了老丈人的马屁,他怎么觉得自己的人生大事,有那么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