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六十三章 烂在肚子里
  “行了,你那拍马屁的水平,放在官场上能被人笑话死。”

  听到方逸的马屁,柏井然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在前院聊会天,回头一起去吃饭,你和初夏先说说话吧,这丫头一听你来,连爹娘都差点不要了。”

  “爸,哪有啊。”柏初夏不依的晃了晃父亲的胳膊,说道:“我那是在修炼,这不也没去接方逸嘛。”

  “方逸,你教给初夏的那些东西靠谱吗?”柏井然闻言皱了下眉头,看向女儿说道:“初夏,气功什么的只能听听,你可小心别练的走火入魔了。”

  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华夏大地上也掀起过一阵气功热,出现了不少所谓的大师。

  但了解内情的柏井然知道,这都是些江湖骗子,那所谓的气功大师,把不少弟子都教授的疯疯癫癫,是以后来国家才明文禁止,没有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叔叔,没事的,我教给初夏的都是些强身健体的功夫,你和阿姨也能学的。”

  方逸笑着解释了一句,他自然知道呼吸吐纳这些法门不能轻传,没有人指导的话,行功一旦岔气,那真的会导致走火入魔,疯疯癫癫那还是好的,重一点的甚至有可能命丧当场。

  “我们就算了,老都老了,还学这些干什么?好了,让初夏带你看看这院子吧,你还别说,小华真上心了,把这四合院打理的真不错。”柏井然摆了摆手,招呼了卫铭城一声,几人就留在了前院。

  “方逸,不是我不和你商量,是因为我爸妈过几天就要走了,他们想在走之前,把咱们的婚事给办了。”带着方逸走过回廊,柏初夏轻声给方逸解释了一声。

  “初夏,不用解释,他们的想法我明白。”

  方逸轻轻握住了柏初夏的小手,说道:“我从小就没有父母,以后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他们有权力去决定这些事情,再说了,我没有亲戚只有一些朋友,招呼起来也很方便,后天就挺好的。”

  “我爷爷的意思是,让王爷爷他们家做主厨,就在咱们这院子里摆上几桌,你看行吗?”

  柏家虽然家大业大,但知道方逸的身份比较特殊,不太适合广邀亲朋,所以就想着除了邀请一些至亲之外,其余的人就不通知了,当然,这是柏家嫁女,如果是娶媳妇,还是要大肆操办一下的。

  “行,我也觉得没必要太铺张,就按爷爷的意思办。”握着柏初夏的小手,方逸忽然触碰到了她的经脉,顿时愣了一下,侧过脸看向了柏初夏,说道:“初夏,你修炼出真气来了?”

  “嗯,我正想问你呢,我觉得体内多了一口气,很有意思呢。”柏初夏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左臂,说道:“你看,这口气可以在体内游走,就像是钻进去了个小老鼠一样,可好玩了。”

  “你,你这才修炼多长时间啊?你是怎么练出这口气来的?”

  顺着柏初夏的手指看去,方逸看到,在柏初夏的左臂的衣服下面,赫然鼓起了一个小疙瘩,而且还可以上下游动,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柏初夏衣服里钻进去了个什么东西呢。

  “就是你教我的那呼吸吐纳的心法呀。”柏初夏说道:“我有一天在打坐冥想的时候,忽然感觉腹下多了一丝气体,并且可以控制它在体内游动,不过我没敢让它进入经脉中去。”

  “幸好你没用真气去打通经脉。”

  方逸闻言松了一口气,他没想到柏初夏在修炼上的资质竟然如此出色,只是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修炼出了真气,不过这起步阶段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没有人指点冒然将真气运行经脉间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这两天你先别修炼了,等过几天静下来,我来指导你。”

  方逸又询问了柏初夏修炼时的一些事情,愈发肯定了她在炼气上的天赋,如果不是苦于手上没有玄石,方逸肯定会去测试柏初夏是否具有灵根的。

  “好,方逸,我带你看看房子吧。”柏初夏点了点头,拉着方逸逐间参观起他们的新家来。

  为了不影响四合院的整体构造,华子易给方逸设计的是地暖供暖,并且从外面专门扯了一个供暖管道进来,所以进入到房间之后,顿时感觉不到外面的寒风凛冽了,屋内的温度足有二十度左右,要不是方逸本来就穿的少,这会一准要开始脱衣服了。

  整个中院,一共有十一间卧室,除了方逸和柏初夏最大的那个主卧之外,其余的十间卧室均配有洗手间和一个客厅,是典型的一门双户的四合院房间结构。

  而在后院,去除掉方逸的健身房和储物间还有车库之外,也还保留着四间卧室,再加上前院的四间,方逸的这套四合院一共有近二十间卧室,就是开个小旅馆都足够了。

  华子易和三炮想的很周到,这些卧室他们都给放上了床铺和床上用品,这次满军胖子等人过来根本就不用去外面住,即使所有人都住在四合院里都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在后院健身房处的位置,华子易在原本有一个地窖的基础上,将那个地窖给扩大了好几倍,并且打了一排的酒架和储物柜,可以作为方逸储藏红酒的地方。

  华子易想的很周到,这个地窖既可以作为藏酒,也可以作为储物的地方,所以他给这里装了一个很结实的防盗铁门,铁门同样需要指纹密码来验证。

  “这个地方好!”看着这个从健身房可以进入的隐秘地窖,方逸不由连连点头,说道:“初夏,这里的密码现在能设置吗?”

  “可以啊,原始密码都是一样的。”柏初夏点了点头。

  “那你帮我修改一下,去掉密码,只能指纹进入,而且只能咱们两人进去。”

  方逸开口说道,他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别的不说,就现在腰间缠着的那些小瓶瓶罐罐,就没有一样能见人的,确实需要一个很隐秘的地方来存放。

  “好。”柏初夏也没多问,在锁上操作了一下,将她和方逸的指纹存入了进去。

  “初夏,辛苦你了。”

  看完整个院子,方逸自然是满意之极,他真的没想到华子易的效率居然如此之高,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平地建造出了这么一个大院子,里面几乎没有让方逸感觉到不满的地方。

  尤其是遍布整个院子的监控器和那个位置隐秘的地窖,让方逸最为满意,这既保证了四合院的安全性,也给了方逸一个非常隐私的空间,那那些见不得人的物件,到时候都可以放入到地窖之中。

  另外那个健身房的空间很大,方逸不准备往里面摆放什么健身器材了,而是想将其当做自己的炼丹室,前后几进院子相互之间都有回廊,方逸在后院也有足够安静的空间。

  “辛苦华哥才是真的。”柏初夏笑着说道:“咱们婚礼别人可以不邀请,华哥你一定得喊来,为了给咱们修这院子,我看华哥最少得瘦了十斤。”

  “那是自然的,我回头就给他打电话。”方逸把手摸向了柏初夏的腰间,笑着说道:“来,让我看看我媳妇儿瘦了没有?”

  “没正行,爸妈都在外面呢。”柏初夏娇羞的红了脸,将方逸的手拨到了一边,不过却是将头轻轻的靠在了方逸的肩膀上,小两口在房间内轻声细语了起来。

  快到傍晚的时候,孙连达和余宣都回来了,加上柏初夏父母还有卫铭城三炮等人,一起在方逸的新四合院里吃了顿饭,算是给他燎锅底了。

  不过让方逸很遗憾的是,在吃完饭后,柏初夏跟着父母回了家,诺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了方逸和两位老师还有三炮卫铭城了,用卫铭城的话说,他在京城没房子,前院的一个房间就算是他在京城的落脚点了。

  晚上听了两位老师的一些教导,方逸回到房间给彭斌和龙旺达打了个电话,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那老哥俩正在收拾归类从欧洲带回来的那些东西,准备明天就启程来华夏,由于是乘坐龙旺达的专机,估计中午的时候就能赶到京城。

  所以第二天方逸一下子就变得忙碌了起来,一大早他就被赶来的柏初夏带着去试了订制的西装,那是柏初夏给方逸定做的,一共做了三种颜色的六套衣服。

  试完衣服之后,满军和胖子还有司元杰就到了京城,他们是昨天夜里开车从金陵走的,除了司元杰之外,满军和胖子都是一家人过来的,顺带着还将三炮的老婆给捎带了过来。

  满嫂子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人很朴实,她带来好几床绣着鸳鸯的大红被子,招呼着三炮和胖子媳妇给铺到了方逸的床上,用满嫂子的话说,这样看着喜庆才像是要结婚的样子。

  铺好床之后,满嫂子又带着儿子和几个女眷在各个门窗上贴起了喜字,一时间整个院子都变得热闹了起来。

  “气派,真气派!”

  被方逸带着在院子里转悠的满军,对这四合院是赞不绝口,“这要是放在古代,至少得是个亲王才能住这样的大宅子,方逸,这宅子不错,很不错。”

  说实话,站在这四合院里,满军很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他认识方逸也不过就这么两三年的时间,而初相见的时候,方逸还只是个刚下山的小道士,可就这么短短的两三年里,方逸竟然就白手起家创下了这么一份家业。

  “满哥,你选个房间吧。”方逸笑着说道:“我这家也不用钥匙,回头你和嫂子到门口去录个指纹,以后来京城了就住在这里,这里就是咱们家。”

  对满军,方逸也是真心实意的将其看做是自己的老大哥,虽然在最初认识的时候,满军是有些功利心的,但也正是因为满军,方逸他们哥三才有了在金陵落脚的机会,

  “行,满哥也不和你客气,我在前院选一间吧。”满军笑着点了点头,他做了一辈子的生意,却是发现自己当初在方逸身上的投资,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情。

  招呼完满军等人之后,方逸又和卫铭城赶向了机场,这次除了两人乘坐的车子之外,还专门开了一辆小型的货柜车过去,两辆车都通过特殊通道进入到了停机坪上,一架私人飞机已经停在了那里。

  “哈哈,兄弟,我可想死你了。”

  方逸一下车,彭斌就冲了过来,那光着脑袋戴着墨镜一副黑老大的形象,让旁边的卫铭城不由撇了撇嘴,这家伙就差在脑门上写着“我不是好人”这么几个字了。

  不过小魔王的动作显然要比彭斌快得多,在彭斌还没来到车前的时候,小魔王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直接窜到了方逸的肩膀上,冲着彭斌呲牙咧嘴的威胁了起来。

  “别淘,对了,你那小弟呢?”方逸溺爱的揉了揉小魔王的脑袋。

  “太大,太笨,带不来!”小魔王回了方逸一道神识。

  “暗夜豹留在国外了,有专人伺候着,没事。”

  龙旺达笑着从旁边走了过来,在经过那次进化之后,龙旺达整个人都像是年轻了几十岁,此时脸上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风度儒雅的中年学者一般。

  “要小心点,别被温莎家族的人知道了,要不然他们指定得发疯。”

  方逸小声叮嘱了一句,现在温莎家族已经打到了北欧黑暗者联盟的大本营里,让对方交出安东尼马库斯来,可是黑暗者联盟就算想交也是交不出来,因为安东尼马库斯的脑袋现在还供在阿虎的坟前呢。

  在黑暗者联盟看来,安东尼马库斯也背叛了他们,带着从温莎家族秘境中抢到的东西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除了温莎家族之外,黑暗者联盟也是派出了大批人手,在满世界的寻找安东尼马库斯呢。

  所以如果被温莎家族的人知道暗夜豹在泰国,自然很容易就联想到进入秘境的另外两人,那龙旺达算是把两个大进化者组织一起给得罪了,那后果也是他所承受不起的。

  “我知道,所以我没敢让它在泰国呆着,直接给送到老挝去了,我在那边的山里有一处供养基地。”

  听到方逸的话,龙旺达也不由苦笑了起来,他自然知道暗夜豹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在自己的实力强大到可以藐视温莎家族和黑暗者联盟之前,暗夜豹都是无法出现在世人眼中的。

  “以后可以把它带进修者界。”方逸点了点头,眼睛看向了从飞机上正在往下搬运的几个箱子,说道:“老龙,这些就是咱们得到的那些物件?”

  “嗯,我全部都给带过来了,一件都没留。”

  龙旺达指着箱子说道:“这些都是恒温保湿的箱子,可以长期保存这些药材药性不失,不过这些东西可见不得光,你要找个妥善点的地方存放才好。”

  “老龙,这些东西就算再多十倍,我那都能放得下。”

  方逸闻言嘿嘿一笑,他那四合院虽然和龙旺达在泰国皇宫内的居所没法比,但在国内,那绝对称得上是豪宅,尤其是中间的那个大院子,停放一架直升机都够了。

  “方逸,你们在说什么?暗夜豹是被你们搞走的?”卫铭城的耳朵很尖,在听到暗夜豹这个名字之后,他的脸色就起了变化。

  一个温莎家族的进化者言语不慎,不小心暗夜豹造反的消息给说了出去,所以这会儿这件事早就在进化者的圈子里传出去了,卫铭城虽然回到了国内,但也听闻到了这件事情。

  “哎,我说卫家小子,该你听的你就听,不该你听的你可要装不知道啊。”

  彭斌回头看向了卫铭城,一脸凶相的说道;“实话告诉你,暗夜豹看你彭哥长得帅,非要跟我走,我也没办法,你要是敢乱说,别怪我不客气啊。”

  “长得帅?!”卫铭城有些傻眼的看着彭斌,这家伙除了一脸横肉之外,哪里跟这个帅字也不沾边啊。

  “方逸,进入温莎家族秘境空间的那三个人,是……是不是你们?”卫铭城终究没能憋的住,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卫哥,心里有数就行了,这话我当没听到。”方逸回头看了一眼卫铭城,语气虽然很缓和,但眼中无不警告的意思,这件事实在是事关重大,容不得传出去丝毫的风声。

  “我知道,我知道,方逸,放心吧,我今儿就是个聋子和瞎子,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卫铭城闻言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小声问道:“方逸,那寒冰髓和火山液,你有没有搞到啊?”

  卫铭城可是亲眼见到宋天宇在一夜之间,就从后天武者进化到先天修者这个过程的,是以心里对寒冰髓和火山液功效,那是铭记于心,要不是自己距离后天武者还有很大的差距,估计卫铭城现在就要琢磨怎么将这两样东西搞到手里了。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方逸走向了那几个箱子,头也没回的说道:“记住了,把这件事给烂在肚子里,还站着干什么,帮忙把东西搬到车上去啊。”

  方逸既然带卫铭城来,那就是对他有绝对的信任,他相信卫铭城是能分得出轻重的,更何况卫铭城想要在进化的这条道路上走的更远的话,那还是要依仗自己的。

  “好勒。”

  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透着舒坦,当下屁颠屁颠的将三个箱子给搬到了货柜车上,至于那货柜车的司机,在进入机场之前就被打发走了,由卫铭城亲自开的这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