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六十六章 龙旺达的礼物 下

第九百六十六章 龙旺达的礼物 下

  降头师并非都是邪恶的,他们能杀人也能救人,这就像是一把菜刀一样,可以作为切菜的工具,但也能成为杀人的凶器,就看是在谁手上使用了。

  龙旺达虽然是降头师,但他同时也算是一位有德高僧,掌管着泰国所有的寺庙,用寺庙中大法力蕴养出来的小鬼王,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能算是灵鬼了,又远比普通降头师炼制出来的灵鬼要珍贵得多。

  所以这只小鬼王的价值,根本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对于普通人而言,它在关键时刻真的是能起到救命的作用,就连当今泰王身上戴着的那个阴牌中的小鬼王,都远不如龙旺达豢养的这一只。

  “谢谢龙先生,这,这东西太贵重了,我……”

  听到方逸的解释之后,柏初夏才知道这个里面藏着一只小鬼王的牌子,居然如此贵重,当下将目光看向了方逸,不知道是不是该将其手下。

  “弟妹,这可是好东西,你不要可以给我啊。”

  彭斌在旁边笑着打起了哈哈,他倒不全是在开玩笑,方逸有小魔王,龙旺达有本命蛊,都算是通灵的灵兽,而这只小鬼王勉强也能算得上,彭斌之前就曾经打过小鬼王的主意,但龙旺达是死活不给。

  “大哥,以你的修为,要这小东西干什么?”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连忙将那阴牌塞到了柏初夏的手上,说道:“不一定要戴在脖子上,时时戴在身边就可以了。”

  “弟妹,这小鬼王可是活物,你小心它偷窥你呀。”彭斌不怀好意的嘿嘿笑了起来。

  “大哥,找打不是?”

  看到柏初夏变了颜色的脸,方逸是哭笑不得,不过他也有几分顾虑,正如彭斌所说的那样,小鬼王算是灵物,是有自己思维的,保不齐它在阴牌里面呆烦了就会出来转悠一圈。

  “方逸,柏小姐,不用担心。”

  听到几人的话,龙旺达不由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这个阴牌里是被封印起来的,只有用咒语召唤或者是受到外界的强烈打击,小鬼王才会出来,平时它是不会现身的。”

  考虑到柏初夏是普通人,龙旺达在新制这个阴牌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些因素,是以用佛门法力封印住了阴牌,而这对于小鬼王也有好处,那就是在没有佛法和灵气的地方,不会导致他的灵识流失。

  “初夏,收起来吧。”被龙旺达打消了顾虑之后,方逸笑着对柏初夏说道:“龙先生这等身份的人送出来的东西,岂有不收的道理,那也太不给他面子了吧?”

  “那谢谢龙先生了。”柏初夏闻言点了点头,将那阴牌握在了手心里。

  “都是自己人,不用谢的,柏小姐,咱们找个地方,我传你召唤小鬼王的咒语。”

  封印阴牌的手法,是龙旺达降头术中的不传之秘,他自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教授给柏初夏,当下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两人去到了后院。

  “方逸,你这朋友,是位高人啊。”

  龙旺达和柏初夏离开之后,余宣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没有完全退去,他以前曾经听闻过泰国人养鬼的事情,但始终都以为是讹传,没成想这事儿竟然是真的,而且还被自己给碰上了。

  “哪里高了,方逸才真是高呢。”彭斌闻言撇了撇嘴,他们这三人组合里,肯定是方逸的修为最高,甭看龙旺达年龄最大,基本上事事也都需要听方逸来决断的。

  “龙先生是泰国国师。”方逸看了一下场内的几人,都不是什么外人,当下说道:“老师,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你们不要外传。”

  “怪不得呢。”

  听到方逸的话,余宣和孙连达先是一愣,继而就明白过来了,不过两人都是暗自心惊,曾几何时,方逸居然交到了这样的朋友,而且看龙旺达对方逸的态度,倒像是方逸是位上位者一般。

  “方逸,老师们能教你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日后的路,你自己走好!”看着方逸,孙连达欣慰的笑了起来,方逸的发展和际遇,是无法用年龄来衡量的,想必他这一生会活的很精彩。

  “我有时间,还是会聆听两位老师教诲的。”

  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自己日后的道路已经和这个主流社会有了偏离,就算是结婚生子,他也无法像普通人那样完全融于这个社会之中的。

  “方逸,方逸!”几人正说话间,柏初夏有些兴奋的声音,从后院回廊处传了过来,紧接着她和龙旺达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怎么了?”看着柏初夏一脸兴奋的样子,方逸感觉有些奇怪。

  “太好玩了,方逸,你知道吧,那只小鬼王竟然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简直太萌了。”柏初夏拉着方逸的胳膊,给他讲起自己刚才召唤小鬼王的情形。

  原本在柏初夏的理解中,鬼自然是阴气森森的,在诵念龙旺达教授的咒语时,柏初夏心里多少还有点打怯。

  但是让柏初夏没想到的是,小鬼王被召唤出来之后,居然是一只戴在红肚兜的大胖小子,年龄像是只有一岁多的样子,除了没有实化的身体,简直和真实的小孩子一模一样,那呆萌的模样可爱极了。

  而且被佛法感化加持过数十年的小鬼王,并不会像一般的小鬼那样吸收人身阳气,反倒是给了柏初夏一种心神安宁的感觉,如果不是小鬼王无法在外面呆太久,柏初夏还真舍不得让它再进入到阴牌之中。

  “老龙,有心了。”

  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感激的向龙旺达点了点头,他知道小鬼王其实是虚化的,并没有所谓的身体,而柏初夏看到的小鬼王模样,也是小鬼王用精神力影响到了柏初夏的大脑神经,在方逸和彭斌的眼里,小鬼王实际上就是一团能量体而已。

  “小柏,能不能让我们两个老头子也看看?”旁边的余宣和孙连达都是大感兴趣,两人这一辈子也算是见多识广,但真正的鬼,他们却是没有见过。

  “这个,可以吧。”

  柏初夏虽然不想让自己的小鬼王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但孙连达和余宣开了口,她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毕竟这都是和方逸最为亲近的人。

  “嗯,它怎么不出来?”

  柏初夏在心里默念咒语,但过了好一会,手中的阴牌都没有任何的动静,要知道刚才柏初夏念完咒语还没有几秒钟,小鬼王可是就从阴牌里面跑出来了。

  “这小鬼莫非还怕生吗?”余宣笑着开了句玩笑。

  “老师,它不是怕生,而是我们两个在这里,它不敢出来的。”

  旁边的方逸苦笑着指了指自己,又指了下彭斌,小鬼王对气机的感应尤为灵敏,有他们两个先天修者站在这里,光是那一身的至阳之气就能冲击的小鬼王魂飞魄散,它哪里敢现身出来。

  “那你们俩还矗在这里干什么?你们先去前院,等我们看完了再过来。”余宣毫不客气的摆了摆手,将方逸和彭斌赶到了前院,过了好一会才把方逸二人又给喊了回去。

  “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余宣和孙连达是一脸的惊叹,他们直到此刻才认识到,敢情自己以前几十年的认知,并非就是正确的,这个世上还有很多他们不了解的东西。

  临近结婚,方逸可谓是最忙的一个人,在陪同了两位老师一会之后,又和卫铭城去车站接到了赵洪涛,在方逸刚下山的时候,赵洪涛对他的帮助也很多,现如今方逸在金陵的房子还是赵洪涛卖给他的呢。

  这么多人住进来,原本冷冷清清的四合院,一下子就变得热闹了起来,胖子不知道从哪里买了个麻将桌,喊着三炮拉上了卫铭城再加上一个彭斌,四个人在那里大呼小叫的搓起了麻将。

  而龙旺达则是和孙连达余宣外加一个王老爷子还有赵洪涛几个人,坐在前院的一个房间里喝起了茶,龙旺达的汉语说的很娴熟,再加上他原本就是个知识渊博的人,一番深谈,孙连达和余宣包括赵洪涛在内,对他都是十分佩服。

  柏初夏在吃完晚饭之后就离开了,父母后天就要去国外任职,再加上自己即将嫁人,柏初夏这几天晚上都是要回家住的,也能多陪陪父母几天时间。

  方逸在看几人打了会麻将之后,招呼司元杰来到了后院,在将司元杰带到金陵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这两年方逸遇到了不少事情,却是极少有时间过问司元杰的事情。

  相比初见时的一脸生涩,现在的司元杰成熟了很多,跟在满军后面做了两年生意,司元杰那张脸上时时都带着笑容,不过细看之下,司元杰的双眼却是偶然会闪过一道精光。

  “嗯,没想到仅是两年的时间,你就修炼到了这般境界,看来你平日里没把功夫丢下啊。”

  方逸刚认识司元杰的时候,他还没有修炼出暗劲,但司元杰在修炼了自己教他的一些内家心法之后,修为已然是顺利的突破了暗劲,稳稳的站在了炼气化神的境界,再突破下去就是炼神反虚,也就是先天之境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