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六十七章 方逸大婚
  “方哥,我现在自己住满哥的小院子里,有的是时间练功!”或许是挺长时间不见方逸了,司元杰在方逸面前显得有些拘谨,说话的时候还从椅子上站起了身体。

  司元杰对方逸一直都很敬重,这不单单是因为方逸给他找了份这样的工作,更是因为如果没有方逸,他怕是早就被人给害死在晋省的煤矿里面去骗赔了,那会儿被下了迷药的他,怕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坐下说。”方逸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你小子在金陵也有两年了,有没有找女朋友啊?”

  “没有,方哥,我除了上下班就是练功,哪有那个时间呀。”

  司元杰闻言摇了摇头,自小跟着祖父练功的他和彭斌还有卫铭城有几分相像,那就是一天不练功就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非得把自己折腾个筋疲力尽才行。

  “对了,方哥,我最近怎么感觉修为进展的越来越慢了?”司元杰果然是个武痴,在和方逸聊了几句之后,就把话题扯到了功夫上。

  司元杰进入炼气化神境界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自从修炼了方逸传授的功法,他修炼的进度一向都很神速,但这几个月以来,司元杰却是感觉修为似乎开始停滞不前了,无论他怎么用工,进度都不是很大。

  “元杰,你修为到了,但心境却是差了太多。”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你觉得平时上班卖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平时上班卖东西,那是我的工作啊。”

  听到方逸的问题,司元杰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那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呗,按照满哥的要求,能把一根牙签当成乾隆御用的牙签卖掉,那就是最好的。”

  “这个奸商。”听到司元杰的话,方逸有些无语,怪不得这次见到司元杰之后,感到他圆滑了许多,说话行事的时候也少了很多年轻人的锐气。

  “元杰,你在工作的时候,不妨把它当成是一种修行,在内心里去体会一下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最好再找个女朋友,或许会对你的修炼有所帮助。”

  方逸当年在山上的时候,要比司元杰更加的单纯,下山入世这几年以来,他才真正的体会到了老道士所说的红尘炼心。

  不经过这些磨练,心境就无法得到圆满,人在修炼的时候,身体就像是一个瓶子,在装满水之后,必须要瓶子变成大,变成一个罐子,如此才能容纳更多的水,这对于司元杰来说,就是他现在所遇到的瓶颈了。

  “这样行吗?方哥,当年我爷爷可不是这么教我的。”司元杰有些怀疑的看着方逸,在他的认知里,修炼必须心无旁骛才好,否则心里面装了那么多的私心杂念,怕是连入定都很难做到了。

  “你爷爷那是练功,我们这是修行。”

  方逸一语就点出了武者和修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武者之所以无法成为修者,一来是没有灵根,二来他们修炼的道路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论语》里面有句话,叫做“朝闻道夕死可矣”,现如今的人解读它,是理解成人可以为了真理为了正义的事业而死,百十年来百年来激励着众多仁人志士,为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但是道家对这句话的解读却是完全不同的,这里面“朝闻道”中的道字,指的是天地大道,而所谓夕死可矣中的死字,指的却是抛去肉身皮囊白日飞升,将自己的精神升华到另外一种境界之中。

  所以修心,一直都是道家修行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环节,不仅是道家,佛家也是如此,像是那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类的佛门典故,也是在阐明修心的重要性。

  “方哥,我好像明白了一点。”

  听着方逸深入简出的给他解释,司元杰点了点头,他听懂了方逸的意思,但这些事是不能仅靠说的,需要自己将心沉入进去体会才行,方逸只是给司元杰指明了一个方向。

  “你好好修炼,或许以后生活会发生不一样的改变。”

  方逸没有对司元杰提起修者的事情,因为在方逸看来,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事,等司元杰修为到了,自然而然的就能接触到这方面的人和事,到时候就像是想躲都躲不过去的。

  “方哥,我一定会努力的。”

  司元杰很认真的答应了下来,他现如今在这世上也是没有什么亲人了,自从遇到方逸等人,司元杰就把他当成哥哥一样看待,对于方逸的话,司元杰向来都是能听到心里去的。

  “方哥,你结婚,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司元杰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银行的袋子,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这里是五万块钱,方哥,算是我的礼金吧。”

  这两年满军可没亏待过司元杰,包吃包住不说,每个月还有两千块钱工资,逢年过节都有一个大红包,而司元杰平时又不怎么花钱,所以两年功夫倒是存了五六万块钱。

  “你小子,这不也挺懂人情世故的吗?”

  看到司元杰的举动,方逸不由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不过你人情世故用错了地方,和我不用这么客气,这两天你吃好玩好就行了,钱你拿回去,方哥我用不到。”

  “方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司元杰摇了摇头,这次不肯听方逸的话了。

  “得,心意我领了,钱我也收下!”

  方逸想了一下,将那钱拿了过来,放到了身边的抽屉里,他知道司元杰心思比较单纯,自己要是不收这钱的话,说不定会伤了他的心,大不了找个机会让满军发他一笔钱,到时找补回去就好了。

  见到方逸收了钱,司元杰很是高兴,又向方逸请教了一些修炼上的事情,这才回到了中院,司元杰的悟性很高,在方逸提点过他之后,司元杰也没再向以前那样时时用功,反倒是去观看几人打麻将了。

  “这小子,应该也是有灵根之人,就算没灵根,那也是有慧根。”对于司元杰的表现,方逸暗中点起了头,想到自己大婚在即,方逸也抛去了这些念头,真的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红尘俗人。

  一天的时间眨眼而过,在第三天的清晨,八辆没有挂着车牌的奔驰车,作为婚车将柏初夏接到了四合院,原本娘家人是不到场的,但方逸无父无母身份特殊,那几辆车连着柏家众人,全都给接了过去。

  卫家老爷子这次没来,他出动一次实在是动静太大,但卫铭城的父亲也就是卫嘉熙代表卫家到了场,父子两将军,那面子也是足够的了。

  婚礼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孙连达和余宣作为方逸的长辈,接受了方逸和柏初夏的敬茶,在拜完父母天地之后,两人算是真正的成为了夫妻。

  此时的四合院是热闹非凡,前院中院和后院的房间里,均是摆上了桌,王家的小院就在隔壁,菜品都是做好了端过来的,王老爷子带着儿子亲自下厨,张罗着方逸和柏初夏的这场婚礼。

  在婚礼中段,还出现了一些插曲,那就是从卫铭城那里得到了消息的宋天宇和张一还有段根吉三人,也是联袂而至,而和他们一起过来的一个,竟然是当今中枢的一位领导。

  其实隐组知道方逸结婚消息的远不止这三人,但他们自问和方逸没有什么交情,也不敢不请自来,但像葛尔丹等人,都让宋天宇他们带了自己所准备的礼物过来,每个人均是送上了一份厚礼。

  知道自己身份特殊,在祝贺了方逸新婚之后,这几个人和那位大领导倒是没有多留,直接就告辞离开了。

  不过即使如此,也让柏家的人看到了方逸背后的能量,还有就是被方逸邀请来的华子易,坐在柏家几兄弟那一席上,也是心潮澎湃,他知道自己是押对了宝。

  事实上华子易的这番忙活,已经是得到了回报,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他们馆里的领导就找到了华子易,说是组织上准备给他加加担子,让华子易负责一个部门。

  而这个部门的级别是副厅级的,按理说华子易别说现在只是副处,他就算是提了正处,距离负责这个部门从级别上而言还是差了点事,但领导就这么安排了,那也就是说,华子易再进一步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除了隐组的人来了,另外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金陵的蓝董,也派人送来了礼物,她此时人正在美国,赶是赶不回来了,但蓝莲却是让手下的人准备了一车国外品牌的家纺及床上用品,送到了方逸的四合院。

  如果蓝莲送钱和别的物件,方逸还真不见得收,但蓝莲送的这些东西都是能用得到的,方逸也就收下了,在电话中对蓝莲表示了谢意。

  除了这两拨人之外,再也没有人来打扰方逸的婚礼了,酒宴从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方逸安排好人将柏初夏一家送回去之后,才回到了房间。

  新婚之喜,房间布置的也十分喜庆,到处都是大红的喜字,床铺被面也都是喜庆的大红色,屋内的桌子上点着两根儿臂粗细的红色蜡烛,将整个房间渲染的异常喜庆。

  穿着一身红色旗袍坐在桌子边上,此时的柏初夏面色绯红,美的是不可方物,看到方逸进来,更是娇羞的垂下了脸庞,那一低头的温柔,看的方逸都是差点道心不稳。

  一夜风光旖旎不提,第二天一早,卫铭城驾车,方逸带着柏初夏回了娘家,原本按照规矩应该是三天回门,但柏井然夫妇今天要启程去国外任职,自然也不讲那些规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