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八十九章 黑巫术
  吴鹏是隐组中人,虽然他只是那些隐世家族在世俗间的一个分支家族成员,但是这丝毫都不妨碍吴鹏对修者的了解,吴鹏很清楚,对于那些修者而言,是不能用年龄来判断其修为高低的。

  所以在知道方逸的身份之后,吴鹏对方逸的态度简直就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倒也不能说他是前倨后恭,因为在吴鹏眼中,普通人和修者完全就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

  “老参吊命,不过你这根老参这年份不太够,最多只能撑到今天晚上。”

  方逸摇了摇头,用老参吊命不失为一种方法,但这不是对症下药,而且是在短时间内刺激柏井然的生命力,如果找不到医治的方法,那就等于是饮鸩止渴。

  “百年的老参年份还不够?”

  听到方逸的话后,吴鹏感觉有些委屈,这支百年老参可是他救命的物件,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含上一片,这次一下子给柏井然用了一半,居然被方逸评价了句年份不够。===『天道图书馆』 ===。

  “主要是不对症。”方逸摆了摆手,说道:“我先进去看看再说。”

  “我陪您进去。”吴鹏连忙走在前面推开了房门。

  “吴医生,方逸,老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病?”看到吴鹏方逸还有彭斌等人进来,原本已经坐到椅子上的卫小婉连忙又站了起来。

  “妈,没事,我去给爸看看。”

  看到岳母的脸色也不怎么好,方逸手指微弹,卫小婉只感觉脑后一麻,紧接着一股睡意袭来,还没等她问出第二句话来,整个人就软绵绵的搭在了女儿的身上。

  “初夏,你扶妈到旁边坐一下,这边交给我。”方逸对妻子交代了一句,然后推开了重症监护室的房门。

  “不是中毒!”

  方逸走到病床前,先是翻看了一下柏井然的眼睛,然后肯定了吴鹏之前的诊断,一般中毒都会引起视神经病变,但是柏井然的眼睛没有什么异常,这说明柏井然不是中毒昏迷的。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方逸把手指搭在柏井然的脉搏上,闭上眼睛给他把了一会脉,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从柏井然的脉象上看,他完全是没病没灾,五脏六腑都没有什么病变,但脉象微弱时断时续,身体机能简直衰弱到了极点。

  由于柏井然的身体太弱,根本就承受不住方逸用真元探查,所以他只能释放出神识,检查起柏井然的身体来,不过方逸的神识从头到脚在柏井然体内游走一圈之后,也没发现病症所在的地方。

  “难道是在脑部识海?”

  方逸皱起了眉头,心中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但是人的大脑是神经系统最为密集的地方,尤其是识海处,稍微触碰就会引发严重的后果,方逸根本就不敢用神识探查,否则说不定人醒过来了,但却是会变成了个白痴。

  “方逸,很麻烦吗?”

  看到方逸皱起眉头的样子,彭斌说道:“这次就应该让老龙跟过来的,他对于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懂得比较多,说不定你老丈人这是中了什么巫术了。”

  “巫术?”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忽然想起张一说过吴鹏就是在巴西这面研究黑巫术的,当下看向了吴鹏,说道:“你对南美的黑巫术懂多少?他们都有些什么手段?中了巫术之后又有什么样的症状?”

  “诅咒!”

  吴鹏口中吐出了一个词之后,接着说道:“南美的黑巫术大多都是用诅咒来实施的,在知道一个人的出生年月和相貌之后,他们念诵咒语,就可以将诅咒施加在诅咒对象的身上,一般中了黑巫术诅咒的人,大多都会得急病暴死。”

  “是这样的症状吗?”方逸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柏井然。

  “不是,我见过得黑巫术死亡的人。”

  吴鹏摇了摇头,说道:“通常中了黑巫术,会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要不然就是面色苍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像柏大使这种症状的我从来都没见过,不过黑巫术手段很多,说不定这也是其中的一种。”

  方逸的手摸到了腰后的芥子袋,但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没将装有还阳丹的玉瓶给掏出来,他倒不是舍不得这颗还阳丹,而是怕药不对症,如果岳父是受到精神方面的伤害,方逸也不知道还阳丹对其有没有效用。

  “我先打个电话。”方逸转身走出了重症监护室,正如彭斌所说的那样,他对南美的黑巫术了解很少,这事儿还需要向龙旺达咨询一下。

  “方逸,你岳父是中毒了,这是尸毒!”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方逸将柏井然的状况详细的给龙旺达说了一遍,没成想龙旺达还真的知道,一口就说出了柏井然昏迷的原因。

  “尸毒?怎么个说法?”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从柏井然的脉象上来看,方逸并没有看出他中毒的迹象。

  “这种毒很少见,而且存留在世上的时间会很短,只能说你岳父太不走运了……”

  龙旺达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过来,“尸毒并非是刻意炼制出来的,而是黑巫师在修炼一种亡灵法术的时候,需要大量人的尸体,他们将这些尸体像施肥料一样的埋在土壤之中发酵,然后在这块地上进行某种仪式召唤亡灵。

  使用过的这片土地,会在其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向外散发出一种毒气,这种毒气在被人吸收之后,会使人飞快的变得衰老,身体各项机能退化,一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死亡。”

  龙旺达没有见过这种尸毒,但他当年为了喂养自己的本命蛊,曾经来过南美和当地的黑巫师交流过,但就是在南美,这种黑巫术也是存在于传说中的,要不是听方逸说起柏井然的症状,龙旺达还以为这个传承早就断绝了。

  “在国家公园施展黑巫术?”听到龙旺达的话,方逸顿时愣了一下,连忙说道:“老龙,你能确定是尸毒吗?这尸毒有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不过还阳丹可以用。”龙旺达的话让方逸心头一松,还阳丹可不仅仅是治疗内外伤势的,其功能起死回生,驱除出柏井然体内的尸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方逸,你在南美的家人要小心一点。”

  龙旺达在电话中说道:“南美还有一种巫术,就是梦巫术,黑巫师可以施展巫术,在你的梦中制造各种恐怖的场景,让人在睡梦中死亡,这种巫术对咱们没什么,但对普通人却是威胁很大。”

  “我知道了,其实这梦巫术,倒是没有尸毒的威胁大。”听到龙旺达的话后,方逸不由苦笑了一声。

  在柏井然夫妻说要来巴西的时候,方逸就感觉有些不对,于是用专门用玉石制作了两枚防身的小玩意让他们带在身边,那东西对于外力打击和神识攻击有一定的防御功能,但是对于毒却是没有什么效果。

  “好了,老龙,我先救人,回头再说。”方逸问清楚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挂断了电话,在将电话放进口袋的时候,那个玉瓶却是被方逸悄无声息的从腰后的芥子袋里取了出来。

  “还是要用?”

  看着方逸手上的玉瓶,彭斌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嘴里却是有些愤愤不平,“奶奶的,要知道是谁算计的你老丈人,我非得把他碎尸万段宰了喂狗不可。”

  “行了,大哥,救人要紧,外物又算得上什么呀。”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不由摇了摇头,或许旁边的吴鹏以为彭斌是义愤填膺为柏井然打抱不平,但方逸知道,彭斌那纯粹是心疼这颗还阳丹,要知道,这丹药他一共就炼制出了两颗。

  “方先生,这,这是什么药?柏大使现在不能吞咽,怕是无法服用吧?”

  看到方逸从那玉瓶内倒出了一颗药丸,吴鹏顿时感觉鼻端传来一阵清香,不过作为医生,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方逸一句,而且吴鹏刚才听到了方逸的话,对于尸毒的说法,吴鹏有些不以为然。

  要知道,雅乌国家公园,那可是南美最大的森林保护区,平时是有军队和警察把守的,普通人根本就无法进入,只有得到巴西政府的允许后才能进去,吴鹏是不相信能有人在那里施展黑巫术。

  更何况如果有尸毒的话,那像他们这些随行陪同的人应该也都中毒了,为何偏偏只有柏井然一个人中毒,这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不用水吞服,直接吃下就好。”看到吴鹏还想说话,方逸摆了摆手,说道:“一切后果有我负责。”

  “那,好吧。”想到方逸修者的身份,吴鹏顿时闭上了嘴巴,在他所听到的传闻里,修者是极为强大和无所不能的,吴鹏也想见识一下方逸的手段。

  轻轻拉了一下柏井然的下颌,方逸将那颗还阳丹塞进了柏井然的嘴里,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还阳丹根本就不需要用水吞服,入口在沾染了吐液之后,顿时化作一股清液,流向了柏井然的四肢百骸。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