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九百九十二章 特殊证件
  知道了岳母身体是怎么回事,方逸自然也不好去他们的房间了,在柏井然离开了一会之后,柏初夏从那边回来了,不过她脸上的神色却是十分的古怪。

  “方逸,妈也问你要那个药,就,就是还阳丹。”

  柏初夏也不知道该如何给方逸说,刚才娘儿俩说了些悄悄话,对于丈夫突然变得勇猛异常,卫小婉也将原因归于到方逸给他服用的药上面了,她自然是不好意思和方逸说的,但和女儿之间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妈想要,爸还想再要一颗呢。”

  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还阳丹出丹的几率要比清心丸少得多,而且药材也很难配齐,方逸也不知道卫铭城究竟能从温莎家族手中要来多少份药材。

  “还有大哥老龙他们,也都得备上一颗,这东西在关键时刻是可以救命的。”

  方逸算了一下,加上他和柏初夏还有卫铭城,至少还需要五颗还阳丹,再算上丈母娘那就是六颗,这还是方逸没把胖子三炮等人算进去,否则十颗都打不住。

  “那我给妈说一声,一时半会搞不到还阳丹吧。”

  柏初夏闻言吐了下舌头,她原本是想把表哥手里的那一颗给母亲,但听方逸这么一说,她也感觉这能救人性命的还阳丹用在夫妻生活上,未免有点过于暴殄天物了。

  “等我回去之后,用别的药材炼制一些调理身体的药给妈,效果也是不错的。”

  方逸点了点头,还阳丹实在是过于珍贵,方逸相信,如果自己进入到修者界,用还阳丹怕是都能换到一些法器,就算是给丈母娘,那也是用于以防万一的。

  当然,丈母娘的需求方逸也是必须考虑的,好在方逸熟读道家典籍,他知道古代有些药材也是可以起到这方面的作用,虽然所需的药材很珍贵,但和还阳丹相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那就好,要不然我可不知道怎么给妈去说。”

  听到方逸的话,柏初夏这才放心下来,如果方逸也没办法,那柏初夏估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老爹以后睡觉崩想上床了,肯定会被她妈一脚给踹下来的。

  “初夏,那你要不要一颗还阳丹啊?”

  方逸嘿嘿笑着,手已然是搂到了柏初夏的芊芊细腰上,那饱含热力掌心一接触到柏初夏的皮肤,柏初夏顿时就感觉身体一阵酥软,不知道为何,自从双修之后,柏初夏就无法抗拒那种方逸带来的那种诱惑。

  “要死了,昨天折腾大半夜,现在还要?”话虽然在拒绝,但身体是诚实的,说不得房内又是一片春光,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容光焕发的柏初夏和方逸才出了房间。

  双修之法,修为弱的得到的好处,往往要比修为深的更加多一点,所以柏初夏最近修行进展神速,也和双修有脱不开的关系,如果不是双修之术需要引导,柏初夏都想将其传授给母亲了。

  吃完饭之后,柏初夏拉着母亲去说悄悄话了,方逸左右无事,自己一人漫步在了玛瑙斯的城内。

  这是距离亚马逊丛林最近的一个现代化城市,严格说起来,玛瑙斯已经是在亚马逊丛林的范围之内了,像是雅乌国家公园就已经深入到了亚马逊的腹内,走在这座城市里,能深切的感受到现代文明与自然的完美结合。

  不过巴西的治安,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方逸在经过一些看上去比较贫穷的地方时,在阴暗的街头拐角见到不少持枪抢劫和吸食毒品的人,和外面完全像是两个世界。

  回到酒店之后,方逸给彭斌打了个电话,那边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方逸知道,自己这位大哥又不知道跑到哪个酒吧里去了,和在缅甸与泰国时的彭斌相比,现在的彭斌就像是一个撒欢的孩子,十分的放纵自我。

  “方逸,我想给你说件事。”柏初夏已经回了房间,见到方逸进来,身体依偎了过去,神情像是有点低落。

  “什么事?怎么不高兴了?”

  方逸搂住了妻子,用手抚摸了下柏初夏的秀发,最近他常常有一种活的不太真实或者是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只有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方逸才能感觉到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而他的生活也是真实的。

  “我想陪爸妈一段时间。”柏初夏低下头,说道:“可是我又不想和你分开,怎么办呀?”

  这次见到父母,柏初夏感觉两人似乎比以前老了很多,尤其是母亲,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起来,这让柏初夏有些心疼,想待在父母身边多尽一些孝心。

  “这还不容易嘛,我和你一起待在巴西好了。”

  听到是这件事,方逸不由笑了起来,他原本就是如同无根浮萍一般,去到什么地方都能随遇而安,而且以方逸现在的修为,已经不是闭关苦练就能进步的,他现在需要的是心境的圆满,到那时才有突破至炼气期的机会。

  而且巴西和泰国有几分相似,刚才漫步在玛瑙斯的街头,方逸有种和大自然十分契合的感觉,在这里修炼和在泰国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方便的就是方逸暂时无法炼丹了。

  “真的?你不用回去炼丹吗?”柏初夏惊喜的叫了起来,初为人妇的她是一刻都不想和方逸分开,在方逸身边的那种安全感,甚至是父母都无法给予的。

  “炼丹又不急于一时,而且温莎家族保管丹药的手段很不错,药性也不会流失的。”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炼丹也是要松弛有度的,之前接连几个月都在炼丹,方逸现在也需要放松一段时间,而在异国他乡领略不同的风土人情,显然是一种很不错的体验。

  “好,那我一会就去跟妈说,咱们明天就和他们一起回巴西利亚!”柏初夏兴奋的在方逸脸上亲了一口,就要跳起身去父母的房间。

  “哎,爸妈明天就要走?”方逸闻言愣一下,连忙拉住了柏初夏。

  “是啊,他们来玛瑙斯的公务已经完了,当然要回巴西利亚的大使馆了。”

  柏初夏点了点头,这地方害的父亲差点没命,她是一刻都不愿意呆下去的,不仅是自己,就连母亲也有这种感觉,想要远离这个城市。

  “初夏,那你们先回去,我过几天去巴西利亚找你们。”

  方逸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开口说道:“爸生病的原因还没找出来,如果是运气不好撞上了倒霉事那就算了,要是被人给算计的,那我倒是要留下来讨个公道。”

  方逸行事的原则向来都是不惹事也不怕事,此次如果真是有人算计柏井然,那在没有得逞的情况下,以后还是会出手的,所以方逸必须查清楚才能放心。

  “方逸,那,那我留下来和你一起。”

  柏初夏有些担心的看着方逸,这段时间经常在方逸身边听他和彭斌龙旺达议论一些关于修者的事情,柏初夏知道修者之间的争斗端的是凶险无比,动辄就会受伤甚至送掉性命。

  “没事,你和爸妈在一起吧,留在他们身边,你也能保护到他们呀。”方逸笑着摸了摸妻子的脑袋,说道:“要是放在古代,你也能算得上是个小侠女了,一般人可是打不过你。”

  方逸倒不是在说大话,柏初夏修炼,是有内及外,她是先修出来的真气,然后方逸才教授她的拳脚功夫,俗话说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柏初夏修炼的起点可是远远高于那些练武之人。

  再加上彭斌又在旁边传授了很多实战经验,现在的柏初夏,无论是意识反应还是在单人格斗上,比之世界上的那些一流女保镖怕是都不遑多让。

  “我就知道你嫌我是个累赘!”听到方逸的话,柏初夏嘟起了嘴。

  方逸说出口的话,听在柏初夏耳朵里,却是另外一种反应,她是个极聪慧的女孩,自然知道方逸让自己跟在父母身边,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保护,不想让她去面对可能发生的危险。

  “怎么会呢?我一个人可双修不了啊。”

  方逸哈哈一笑,将自己的嘴巴凑了上去,一个长吻让柏初夏差点喘不过来气,在结婚之后,方逸尤其感谢老道士,如果自己没有进红尘历练,那也无法享受这鱼水之欢,自己也成为不了真正的男人。

  第二天一早,方逸将妻子和岳父岳母送到了玛瑙斯机场,有吴鹏跟在旁边,只要对方不是那种特别厉害的高阶进化者,方逸倒是也不怕岳父会再出什么事情。

  至于岳父在雅乌国家公园遇到的变故,方逸倾向于是个意外,因为早在数月之前方逸就看出老丈人有这一劫,而且真有高阶进化者要算计柏井然,也不会有如此麻烦的方式。

  不过雅乌国家公园方逸还是要走一趟的,他也想见识一下黑巫术中的食尸地是一处什么样的所在,如果施展这种黑巫术的人心性邪恶,方逸倒是也不介意随手将其给铲除掉,算是帮巴西的国际友人做件好事了。

  “方逸,这件事应该就是个意外,我觉得你跟我们一起回去算了。”

  站在安检口外,柏井然看着方逸说道,经历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现在柏井然对自己的这个女婿,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倒不是因为方逸救了他一命,而是让他重振了男人的雄风,这事儿无关生死,但对男人而言却是又大于生死。

  “爸,是不是意外我都要去查查,要不然心里也不落实。”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最多就几天的时间,我就去巴西利亚找你们,老龙的私人飞机还在,我过去也方便。”

  巴西的国土面积有八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五,而玛瑙斯和巴西利亚的直线距离都要在两千多公里以上,所以龙旺达的私人飞机将方逸等人送到之后,就一直停在了玛瑙斯机场,让方逸可以随时调遣使用。

  “那要不要我找人打个招呼,送你们进雅乌国家公园呢?”

  柏井然顿了一下,说道:“那里可是不对外开放的,我都是提前了三天申请过后才能进去的,我找找人,或许能让你们早一点进去,这样也安全一些。”

  去过雅乌国家公园的柏井然知道,那里受限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在森林公园的外围都是有军队把守的,当时他们进入的时候严查十分严格,经过两个安检站才进入到的公园内部。

  “爸,不用了,公园那么大,我随便从哪里都可以进去的。”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就算是国家级的公园,也没必要如此戒备森严,说不定这里面就有政府的什么猫腻呢,自己如果按照程序申请进去,那岂不是处处都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了。

  “好,那你小心一点。”

  柏井然知道自己这女婿和普通人是不太一样的,当下也没有多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证件,说道:“如果被军队发现了,你就把这个拿出来,他们看到这东西,应该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这是什么?”

  看着上面有华夏国徽的证件,方逸不由愣了一下,打开之后,却是赫然发现那证件上面居然贴着一张自己的照片,不过用中英文书写的名字,却都变成吴鹏两个字。

  “有了这东西,你就是外事人员了,享有外交豁免权。”

  柏井然能帮女婿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事关女儿的幸福,他也不怕干点出格的事情,更何况他也知道方逸在国内某些部门的背景十分深厚,就算想弄个真实的身份,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爸,你这从哪弄来我的照片啊。”看着那证件,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

  “吴医生去办的。”柏井然说道:“快点装起来吧,这东西是真的,不怕被验证。”

  “方先生,我从你身份证件上扒下来的照片,技术上很容易处理。”

  站在旁边的吴鹏见到方逸看向自己,连忙解释了一句,对于隐组的人来说,换个证件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如果是在巴西利亚的大使馆里,这样的证件吴鹏能拿出来一摞子,也就是身在玛瑙斯没有办法,吴鹏才用上了自己的。

  “好吧,这证件我会收好的,飞机快起飞了,你们进去吧。”

  方逸苦笑着点了点头,以他和彭斌的身手和生活经历,去到丛林里要是还能被人发现,那他哥儿俩真是没脸见人了,留下这特殊证件也是为了宽慰一下柏井然和妻子而已。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