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异世痞王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南宫御剑的阴谋 2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南宫御剑的阴谋 2

  “啥?你……你要放哨警戒?”南宫御剑显然没有想到盛可人会跟他来这么一出,不由自主的脸色一僵,吭哧了半天,才很是无力的争辩道:“干嘛要放哨警戒啊?我刚才生火做饭的时候已经将周围都仔细的探查过了,应该没有源兽隐藏,不需要放哨警戒的!”

  “那可不一定!”盛可人不为所动的道:“做饭的时候没有,并不能代表夜里也不会有!谁能够保证有些喜好在夜间活动的源兽,不会趁着咱们熟睡,悄悄的靠过来将咱们给吃了呢?为了咱们自身的安全着想,所以,咱们还是小心为妙,这放哨嘛,很必要的!”

  没有办法在道理上说服盛可人,南宫御剑只能无奈妥协:“那行吧,既然可人你愿意放哨,那你就放哨好了,等着过了半夜,你就唤我起来替你,千万不要过于劳累,以免影响了明日的行动。”

  “放心吧,御剑哥哥!”盛可人眯着眼睛一笑,如百花盛开一般,柔声应道:“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等着南宫御剑进入到了帐篷中之后,盛可人遂将自己的身躯向篝火旁边挪了挪,然后就那么抱着自己的双膝,神游物外,满脑子想的,居然都是曹克!比如曹克这一天的收获怎么样啊?有没有像自己这般战斗了那么多场啊?晚上又是和宫小鱼怎么睡得啊?……等等,其实,盛可人没有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曹克在她心里的位置,已经渐渐的取代了她的御剑哥哥,成功的跃升成为了异性中的NO1!现在的她,甚至还有些嫉妒宫小鱼能够与曹克组成一队,共同的渡过三天三夜的独处时光呢!

  这是爱吗?应该不是!但这至少也是一种萌芽状态的喜欢吧?……

  017星上的夜非常的寒冷,阴风阵阵的,吹得周围的草丛树木沙沙作响,单凭一堆摇曳的篝火根本不够取暖的需要,盛可人只能释放出一层源力来包裹自己的身体,以保留住自己的体温不流逝,强行延长自己待在野外的时间。

  好在前半夜平安无事。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的盛可人,赶紧站起身来,快速的钻进了帐篷里,轻轻的摇醒了熟睡的南宫御剑,让南宫御剑去接替自己放哨警戒。

  走出了帐篷,南宫御剑舒服的伸了伸懒腰,然后又拿起了自己的水袋喝了一口水,过了能有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吧,南宫御剑突然俯下身子,朝帐篷里连唤了好几声盛可人的名字!

  不过,对于他的这种呼唤,盛可人并没有回答,显然,累了一整天又熬过了前半夜的盛可人,此时已经美*美的睡过去了!这样的情况让南宫御剑嘴角一撇,只是略微的迟疑了一下,旋即就掀开帐篷的帘子,进入到了帐篷之中!

  这帐篷中的空间本来就十分的有限,不疑有他的盛可人再在中央这么一躺,南宫御剑进来之后,只能用双手双膝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爬到了盛可人的上方。

  眼瞅着紧紧裹在睡袋里一脸平静的盛可人,南宫御剑的双眼里,顿时流露出了一种爱恋的神情,抬起手来,将盛可人那散乱在额前的秀发拨开,南宫御剑心里不自觉的暗道:“可人啊可人!你知不知道我是有多么的爱你啊?从小到大,我的眼里就只有一个女人而已!能把你娶回家,是我一直以来唯一的梦想!……可是,天不遂人愿!你那该死的爷爷就是不同意咱俩的婚事,任我的家族长辈磨破了嘴,他也丝毫不为所动!没有办法,为了得到你,我也只能出此下策!先让你成为了我的人,把生米煮成了熟饭之后,我看你的爷爷还拿什么理由来拒绝我当他的孙女婿?”

  想到了这里,南宫御剑遂探手入怀,掏出了一个小纸包来,小心翼翼的将这个小纸包打开,里面装着一小撮指甲盖大小的乳白色粉末!将这些粉末对准了盛可人的俏脸,南宫御剑嘟起来嘴微微的一吹,这些乳白色的粉末即飘荡而出,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又过了半分钟的时间,南宫御剑随手把那空的小纸包扔到了一边,并用力的推了推盛可人的肩膀,出乎人预料的是,实力强悍的盛可人居然并没有被他推醒,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是昏死过去了一般!

  脸上的爱恋渐渐转变为了一种阴沉和欲望,南宫御剑冷哼了一声,就开始伸手去脱自己的衣服……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想要对盛可人意图不轨?

  没有错了!其实,从他得知了这次星际之旅的一些具体事宜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在策划眼前这种局面的到来了!爱盛可人爱的都有些魔障了的南宫御剑,本来的想法就是要趁着在奥克利多学院学习的这一段时间,得到盛可人的身体,好以此来要挟盛老盛胡飞,把宝贝孙女如愿的嫁给他!

  而南宫御剑在曹克被关禁闭期间,不惜站出来领导整个新生与法无痕那些实力更强的老生们对抗,捍卫学院所分配给他们的那五个星际之旅的名额,就是在保证他能够顺利的跟盛可人来到017星上!因为荒凉的017星,显然更容易给他制造与盛可人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为他占有盛可人,提供必要的优越的条件。

  后来事情的发展也确实是在按照南宫御剑的计划一步步向下进行着!为了保证历练的安全和效率,王兴决定每两名学员组成一组,共同探险;宫小鱼为了和曹克的约定,拒绝了盛可人的组队邀请……在南宫御剑看来,似乎上苍也在用一个无形的手,来帮助他得到盛可人!直到盛可人提出与他轮流守夜为止。

  依南宫御剑原本的想法,盛可人对他也是有情的,毕竟一口一个“御剑哥哥”的叫着,又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凭他天界大世家公子的身份,想要钻进盛可人的心扉,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只要他能够跟盛可人挤在一顶帐篷里,肌肤相亲、耳鬓厮磨,情到深处时,他所期待的一切,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

  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盛可人居然拒绝了他!不但不与他一起进入帐篷,还提出了轮流守夜这样的提议来!这让南宫御剑的计划一下子落到了空处,对南宫御剑的打击,也着实不小。

  就在盛可人独自一人在帐篷外放哨警戒的那段时间,帐篷里的南宫御剑根本就没有睡觉!他在考虑,考虑怎样才能够在眼前的情况之下,成功的把盛可人拿下!盛可人的绝世美貌,已经让他迫不及待了!

  偶然之间,愁眉不展的南宫御剑无意识的摸到了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空间戒指,眼前一亮,他忽的想起,就在他的空间戒指之中,可还剩着一小部分以前打猎时,用来麻醉源兽的药物呢!

  说到这里也许又有看官要问了,用来麻醉源兽的药物?那有什么用啊?如果南宫御剑跟着自己家族的成员去打猎的话,与源兽战斗,杀死源兽,不是他们所能够采用的最主要的办法和手段吗?……这么说虽然没有错,但是,大家可不要忘了,源兽这种生物,种族繁多,技能多样,其中,保不齐就有一些皮糙肉厚额,仅凭武力想要拿下它们,困难不困难倒在其次,费劲儿那是肯定的!

  为了防止这样的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出现,所以,向南宫世家这种老愿意外出打猎的势力,都愿意带上一些麻醉源兽的药物,到时候只需要将这些药物往源兽的鼻子上一撒,大多数的源兽都会很快的昏死过去,这样一来,南宫世家的人就会省下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此时此刻,南宫御剑将这种药物用在了盛可人的身上,根本毫无准备的盛可人哪里可能抵挡得了这药物的恐怖药效啊?几乎瞬间就着了南宫御剑的道,沉沉的,睡得不省人事了!

  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南宫御剑即重新俯下身子,拉开了盛可人的睡袋,可当他的手刚一触摸到盛可人领口的衣扣的时候,一股触电般的感觉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令他不自觉的一抖,已经被欲望弄得浑浆浆的脑海,也随之猛的一清!

  “我这是在干什么?”南宫御剑心里正直的一面自问道:“我堂堂的南宫世家的大公子,是这种趁人之危的卑鄙小人吗?既然我对自己的魅力那么的有自信的话,那我就正大光明的去追求可人好了!只要可人的心在我这里,还怕她的爷爷反对吗?这才是一个君子该去做的事情吧?”

  就在这个想法刚刚落下去的瞬间,南宫御剑心里邪恶的一面随即跳了出来,叫嚣道:“得了吧!我干嘛要自欺欺人啊?可人对我的态度一直就不明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如果还保持着君子的风度的话,是绝不能如愿的得到她的!”

  “现在,可人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躺在我的面前,何处何从,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吗?除非我就是对可人一点感觉都没有!”

  很快的,邪恶战胜了正直,南宫御剑眼中闪过了一道厉芒,连吸了两大口气,紧接着,他那一双罪恶的手,就又伸向了人事不知的盛可人的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