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三二章 合不合适
    吃过午饭,沈溪优哉游哉地睡了个午觉。?  壹??看书要·C?OM
  
      等到申时三刻起来,沈溪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换上便装,再找几个车马帮弟兄充当轿夫,上了衙门里早就备妥的轿子,带着一大群官兵和衙差出门而去。
  
      沈溪自己不愿意讲究排场,但他既然身为湖广、江赣两省总督,就应该有个两省最高军政长官的样子,不能丢掉朝廷命官的威仪。
  
      另外,大明的督抚可都是作为钦差存在,出门后怎么都得顾忌一下人身安全,到了地方上,在把自己发展为地头蛇之前,沈溪还是要先防一下地头蛇。
  
      大江从武昌府西南方往东北方而去,黄鹤楼就建在大江东岸的蛇山之上,位于督抚衙门北面三四百米处。
  
      蛇山算不上什么高山,最高峰只有八十余米,黄鹤楼所在的西峰仅有六十余米,对于沈溪这样从闽西山沟沟里出来的人眼中,也就是眨眼功夫到山顶的事情。
  
      但此时沈溪可是乘轿出行,上山的阶梯不是那么规整,轿夫固然束手束脚,有力气没地方使,沈溪也怕一个不慎,轿子倾覆,摔自己个滚地葫芦,因此到了山底下便下了轿,决定走路上山。
  
      郭少恒已在半山腰恭候多时。
  
      或许是尊重沈溪的意见,郭少恒并未带地方士绅前来相见,只有三五个布政使司衙门的官员在他身后。
  
      上蛇山的小道采用了“之”字形线路,所以从山底下到山顶,看起来挺近,但实际上还是得耗费一些气力才行。
  
      走了盏茶功夫,沈溪才来到半山腰,他简单与郭少恒以及几名藩司衙门的官员寒暄几句,这才指了指山道左右郁郁葱葱的林木,皱着眉头道:“郭参政,下次宴请,能不能不要在黄鹤楼设宴?”
  
      郭少恒忽然意识到沈溪旅途劳顿,这会儿很可能不喜欢爬山,有些惭愧地说道:“沈中丞想往何处?晴川阁还是古琴台?如果要过江的话,得与汉阳府那边联系!”
  
      明时汉阳和武昌分属两府,汉阳府下辖汉阳和汉川两县,其中汉阳县包括了后世的汉阳和汉口,其中晴川阁和古琴台都在汉阳龟山脚下。?  要看书  
  
      沈溪连爬个几十米高的小山都闲麻烦,哪里想大费周章过江去欣赏什么名胜古迹?当下一摆手:“本官觉得,就在城里找个普通的酒肆,倒也不错,最好距离总督衙门近一些,这样免得本官来回奔波!”
  
      郭少恒尴尬一笑,应道:“沈中丞说的是,等下一次设宴下官会多加注意!”
  
      沈溪叹道:“暂且还是不要有下次了,不瞒郭参政,本官对于官场应酬一向不喜,到任地方,只是想过些安稳的生活,官场上应酬能免则免吧!”
  
      郭少恒嘴上唯唯诺诺,心中却在想:“沈大人你在闽粤之地为难官员,臭名昭着,在西北也是风风火火,这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你表现得越是平淡,将来爆发起来越凶勐,这叫麻痹敌人,当我不知?”
  
      一路到了黄鹤楼前,沈溪微微松了口气。
  
      严格来说,武昌蛇山的黄鹤楼,他并非第一次来,但上次参观还是前辈子的事情,因为交通发达,公路和高架桥环绕蛇山周边,那时他不觉得上个山有多累,但现在却觉得在这里吃饭纯属瞎折腾。
  
      黄鹤楼并没有修建在蛇山的最高峰,而是位于蛇山西麓,俯瞰长江。
  
      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东吴黄武二年,作为军事上的望楼而存在,用以观察长江以及北岸的情况。到后来,随着武昌地方经济发展,逐步演变成为官商行旅“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观赏楼。
  
      唐代诗人崔颢在此题下《黄鹤楼》一诗,李白写下千古名篇《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代文人墨客在此留下了许多千古绝唱,使得黄鹤楼闻名遐迩,成为武昌、汉阳之地三大胜景之一。
  
      可惜的是,由于频繁的战争以及天灾**,黄鹤楼一次次被毁,又一次次兴建,故而有“国运昌则楼运盛”的说法。
  
      黄鹤楼虽名声在外,但沈溪却没有游玩的心思,这会儿黄鹤楼内外已然是宾客云集,除了三司以及府、县衙门的官员外,还有士绅代表,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地方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当郭少恒开始为沈溪逐一引介时,沈溪虽然听得挺仔细,但一个人名都没听说过,显然都是湮没在史洪流中的无名小卒。
  
      沈溪客套地挨个接见,当然无须他行礼或者还礼,所有人看到他都毕恭毕敬,唯恐礼数不足,他只需站在那儿,知道名字和来后,微微点个头就可以了。
  
      郭少恒作为布政使司左参政,相当于后世副省长级别的官员,虽然武昌知府是“省会级市市长”,但依然得靠边站,毕竟从上下级从属关系来说,总督衙门跟布政使司衙门对接,沈溪不会直接管辖下面各州府。
  
      按照官场惯例,知府要跟沈溪奏事,通常都绕不过三司衙门这关,否则就是僭越。
  
      等接见完在场之人,差不多一个时辰过去了。沈溪看了看天色,道:“既然我们已经在黄鹤楼下了,我看别在这儿吹冷风,楼上叙话可好?”
  
      在场官员和士绅有些尴尬,眼看天快要黑了,大晚上的在黄鹤楼设宴的确有些别扭,毕竟这里设宴的目的是可以享用美食的时候可以顺带观赏风景,但黑灯瞎火的可什么景致可瞧,最多是欣赏一下日落长江的景象。
  
      作为宴请的主客,沈溪既然表现出了些许不耐烦,那么宾客就得尽快入席,早早开宴。
  
      黄鹤楼位于山顶,总不能在楼旁临时修几座土灶,找几个厨子露天烹调美食,烟熏火燎的简直有辱斯文,故此每一道菜都是山下做好后送上山来的,如此就算菜肴精美,也架不住距离炒菜的地方过远,路上折腾,加上沈溪姗姗来迟,接见客人时又耗时良久,这会儿精美的菜肴差不多快变成残羹冷饭了。
  
      “沈中丞,请上座……”
  
      一行来到顶楼,郭少恒手一伸,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沈溪已经在楼梯口的桌子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一名四十多岁的士绅赶紧提醒:“总督大人,您的位子在上首边……”
  
      沈溪一抬手:“到了地方,不用太过拘礼,坐哪里不是坐?本官今日不过是前来蹭顿饭吃,客随主便,各位快请入座!”
  
      在场的官员和士绅面面相觑,面对这么一个不讲理的督抚,一时间无话可说。
  
      这宴席本来就是为沈溪摆设,沈溪又是在场最大的官,他想坐哪儿只能随他心意,没人管得了。
  
      楼下的那些席桌就不提了,现在光是顶楼便有六桌酒菜,沈溪偏偏坐在不起眼的东南桌,距离黄鹤楼风景最好的西北桌有那么一段距离。
  
      之前布政使司衙门早就排好了座次,谁跟沈溪坐得近,谁又坐得远,都有讲究,沈溪突然来这么一套,大家都懵了,不知该怎样安排席位。
  
      郭少恒提醒道:“沈中丞,如此……怕是不合适。我等为您准备的席位临近窗口,可以俯瞰大江,我看还是……”
  
      沈溪笑道:“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如果你们之前排定了座次,那就改改,本官占了谁的座,谁只管去原本安排给本官的位子便可!“
  
      一名三十多岁削的士绅慌忙拱手:“沈大人这是折煞草民了!”
  
      沈溪打量那士绅一眼,笑了笑道:“如果还觉得不合适,那索性加把椅子,坐在本官身旁就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