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三六章 都司衙门

      吃过早饭,沈溪带着人出了总督官署,不过他并没有先去湖广都指挥使司,而是径直去了武昌左卫卫指挥使衙门。
  
      两天前沈溪到武昌就是由武昌左卫卫指挥使崔涯代表军队出迎。
  
      崔涯当日在接官亭压根儿就没跟沈溪对过话,因为大明文官治国,武将、军户多属世袭,地位相对较低。
  
      崔涯在郭少恒这样的“副省长”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更别说是跟沈溪这样的钦差兼封疆大吏对话。在崔涯看来,文官都应该自持身份,尤其是像沈溪这样出身翰苑的顶级文臣,更应该眼高于顶才是。
  
      结果等沈溪带着人上门,崔涯才现沈溪很好说话。
  
      崔涯不善言辞,见到沈溪后迫不及待将别人教给他的话一股脑儿倒出来:“……大人在宣大镇以及京城脚下的几战,为维护大明江山社稷安稳立下汗马功劳,乃一等一的大功臣,卑职佩服得紧……”
  
      沈溪笑道:“这已是过去的事情了,本官现在到了武昌府,就只是普通的地方督抚。崔将军,可有空暇带本官去湖广都指挥使司?”
  
      崔涯赶紧行礼:“大人请!”
  
      不管崔涯有没有时间,沈溪要他做什么,就算正在婆娘的肚皮上,也得立即下来办事,别说是他了,就连正二品的湖广都指挥使也是这待遇,如今沈溪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湖广都指挥使司衙所同在武昌府府城内,位于城池东北的樊港。
  
      等到了地头,沈溪才现都司衙门似乎年久失修,显得破败不堪。因沈溪一身便装而来,没带多少随从,进都司衙门大门时遇到点儿麻烦。因这地方平时不待客,正门极少开启,如果有事进出一律走后门。
  
      但沈溪如今是以湖广总督的身份亲临,自然不能从后门出入,只能留在正门,等候崔涯绕道后门传报,大费周章,才光明正大由正门而入。
  
      ……
  
      ……
  
      湖广都司衙门正堂,都指挥使苏敬杨迎候。
  
      苏敬杨一袭武官常服,面料因为洗得过多表面上已暗淡无光,袖子和下摆甚至打了两个补丁。沈溪不知道苏敬杨是故意在他面前装穷,还是说地方上的条件原本就这么艰苦。
  
      相互见礼后,苏敬杨请沈溪到正堂中央的太师椅就坐,然后从桌案上拿起一叠公文,送到沈溪跟前:
  
      “沈大人,这是地方上近几年过往军务公函,请您一览!”
  
      沈溪看这些公文表面的灰尘,便知道这些东西存放了有些时间……连都司衙门自己都不在意的公文,他这个督抚要是真拿起来查看,倒好像他要挑刺一般。
  
      沈溪自然不愿意做这恶人,他凑过头吹了吹表面的灰尘,并没有就此接过,而是说道:“苏指挥,你挑重要的事情说几件便可,本官今日前来,只是例行公事,并无意深入探究!”
  
      苏敬杨有些着急:“沈大人,您或许不知,湖广西南地区有叛军作乱,行都司征调兵马前去平叛,地方宣慰司请都司衙门派兵协同……但末将不敢仓促应对,如今沈大人您前来,自然以沈大人您的意思为准。”
  
      湖广、桂省这些地方行政机构,跟中原腹地的行政构架有所不同,尤其是涉及到少数民族地区。
  
      朝廷在少数民族聚集地,设土司还有宣慰使司衙门,加上巡检司、千户所、卫指挥使司等构架,地方上管兵的机关可不少,而这些衙门直属上级就是都指挥使司和行都指挥使司。
  
      看似管辖权属明确,都指挥使司和行都指挥使司都有调兵的权限,但其实地方上真的生叛乱,两司指挥使并无资格直接调兵,而是得一级一级上报,由朝廷做出最后的决定。
  
      地方土司,有时候比起都指挥使司的调兵权限还要大,他们有不经朝廷允许,在少数民族地区穿州过省的资格。
  
      因而地方生少数民族叛乱,先是土司衙门直接调兵,都指挥使司和行都指挥使司这两个上级,倒好像是专门负责跟朝廷报备用的,并无实际调兵权限。
  
      沈溪问道:“叛乱到了什么程度?分别是哪些部族谋乱?”
  
      苏敬杨对此一问三不知,只能拿了解的情况来说:“……大人,湘西土司彭翰公已调地方兵马万余,于湘桂间平息叛乱。但因许久无地方平叛奏报,末将也不知具体情形如何了……”
  
      地方上不但设有土宣慰使司、土宣抚使司、土按抚使司等衙门,甚至还有土知府、州、县、洞等土官设置,跟平时铁打营盘流水兵的流官制度不同,这些土官都有世袭资格,而且是跨朝世袭,即便朝中大臣、将领更迭,地方土官却可以世袭不改。
  
      大明并非没有改土归流的声音,只是朝廷暂且没有更改这种世袭土官制度的魄力。
  
      沈溪刚履任地方,对于地方行政有很多不解之处,不会贸然改变什么。进入明朝中叶后,地方少数民族叛乱之事非常普遍,如果连土官都不能拉拢,那地方上等于是又多了一个个独立的小朝廷。
  
      问不出关于叛乱的具体事项,沈溪也就缄口不言,此番他到湖广和江赣,朝廷并没给他硬性的要求,说是让他彻底平定地方,但沈溪从来都不认为民族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述诸武力,他更希望通过一些安抚措施,让各少数民族与汉人相安无事。
  
      沈溪更没准备领兵到湖广南部和西部地区,民族矛盾年年有,他去了或许能解一时之急,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大概问了一下湖广西部和南部的军队情况,沈溪准备打道回府,既然从苏敬杨问不出什么事情,他准备把都司衙门的案牍带回去自己看,希望能从中现点儿什么。这次他到地方,只是累积资历混日子,把自己的先进思想和理念带到这时代,将湖广和江赣当作试验田。
  
      兵马调度,以及地方上的治安,自然有相关衙门负责,沈溪心态相对轻松。
  
      沈溪将走之际,苏敬杨让人抬了一口箱子出来。
  
      看箱子的重量,里面的东西应该很沉,果然,打开来里面密密麻麻都是用线串起来的铜钱,加起来有一两百斤重。
  
      沈溪皱眉道:“苏将军,这是何意?不知道的还以为大明铜钱贬值,买什么东西需要用箱子来盛钱!”
  
      苏敬杨虽然手握一省军权,可以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但见到沈溪这样的顶级文臣,他就只能低声下气了。
  
      别人都在给沈溪送礼,他怕怠慢了上官,自然也得送。
  
      苏敬杨道:“一点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
  
      沈溪打量一下那口箱子,相比于藩司和地方士绅送来的礼物,的确算是“小礼物”,看起来沉重,但铜钱在这时代属于最笨重的钱币,一大箱子铜钱的价值,差不多也就几十到一百两银子。
  
      沈溪道:“本官长期领兵,就算平时会拿一些犒赏和战利品,但断不至于收受下面将士送上来的孝敬。苏将军把这东西收回去,以后专心帮本官做事便可!”
  
      苏敬杨赶紧行礼:“沈大人所说极是,末将知晓了!”
  
      沈溪从都司衙门正堂出来,门口簇拥着一群人,基本都是武将,看样子是都司衙门的都指挥同知、都指挥佥事以及经历、都事、断事等官员,也有一些文职的吏员。
  
      见到沈溪出来,这些人面带好奇之色,尤其都司衙门里的文职吏员,他们很好奇沈溪如何在不通过“翻译”的情况下,跟苏敬杨进行正常的交流。
  
      以前地方父母官前来,一般都会带着自己的师爷,又或者找都司衙门里能听得懂湖广口音的吏员做翻译。
  
      而沈溪看上去神色轻松,跟苏敬杨交流起来似乎根本不成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