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三八章 闹心事
    沈溪本来想到湖广后高枕无忧当个甩手掌柜,结果到了武昌府才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三月初一,沈溪抵达武昌府的第三天,就有人找上门来。
  
      跟之前地方官员和士绅上门送礼不同,这些人登门的目的不是给沈溪好处,而是“讨债”。准确地说,是湖广境内的藩王来讨回他们应得的俸米、俸禄,以及这些年被朝廷克扣的三节两寿赏赐。
  
      如果是地方官,沈溪大可把人拒之门外,但朱姓藩王在地方上行为还算检点,代表的又是皇家的脸面,如果置之不理,别人会说他这个两省总督不会做人,御史言官都可以参他一本。
  
      首批登门的是兴王和雍王的家人。
  
      兴王朱,未来嘉靖皇帝的老爹,弘治帝同父异母的弟弟,如今封地是湖广安陆州,距离武昌府不远。弘治帝对这个四弟还算照顾,没事总喜欢赏赐点儿东西,但他似乎忘了国库空虚,以至于允诺的赏赐最后都记在账面上,等着兑现。
  
      另一位雍王的情况差不多,雍王朱佑乃是弘治皇帝的八弟,册封地乃湖广衡州府。
  
      这两位是弘治皇帝的直系亲属,没那么多顾忌,听说新任总督到了地方,没等沈溪抵达便已经派人上路,如此沈溪前脚刚到武昌府,后脚就有人上门来要账。
  
      总督府大堂,一名姓宋的书吏上前道:“沈大人,若不好应付,只管把人交给藩司衙门,这是之前郭参政亲**待的!”
  
      沈溪的总督衙门按例需配备二十名书吏,沈溪抵达前,总督衙门只有两三名书吏维持基本运转,管理总督衙门的账目、书册和库房交接,沈溪来到后尚不及更替这些人。
  
      沈溪眉头一皱,道:“我也是这么交待的,但不知为何,他们非找我讨要。哦对了,为何迟迟不见郑藩台?之前听说他在家养病,不会到现在身体还未见好转吧?”
  
      自从沈溪到武昌府后,出面接待他的便是左参政郭少恒,其实就算左布政使马天禄未到任,也应该是右布政使郑昭具体负责。沈溪听说藩台衙门那边有所准备,自然想知道为何郑昭会神龙见首不见尾。
  
      宋书吏尴尬一笑:“沈大人说笑了,小人位卑言轻,哪里知道这些事?”
  
      沈溪的确不想见藩王府的人,但兴王和雍王派家人来了,他总得以礼相迎,当即把马九叫了过来,简单交待几句,让马九前去接待兴王和雍王的家人,告之自己这个总督初到地方,什么都不清楚,一切找藩司衙门即可。对方走的时候送点儿东西,就算是应付过去了。
  
      马九不辱使命,出去不到一炷香时间,就把兴王和雍王的家人打发走了,这效率连沈溪都有点儿不适应。
  
      随后消息传来,兴王和雍王府的家人并没有前往藩司衙门就离开武昌府。沈溪猜想,他们没有把财货讨要回去,下一步就是两位王爷亲临。
  
      沈溪正在琢磨怎么应付,郭少恒匆匆忙忙到总督衙门求见。
  
      “沈中丞,您怎能对兴王和雍王的家人,如此怠慢?”
  
      郭少恒这话乍一听像是诘责,又好像是在替沈溪着急,“年前朝廷议定,由地方先行垫付藩王和勋贵府中日常用度,之后等税赋征缴上来,再补上余数,中丞大人您应该先问一声藩司这边的意见!”
  
      沈溪皱眉:“我已经吩咐人叫他们去藩司衙门接洽,人家不听我的有什么办法?再说了,既然郭参政早知道这些,为何不亲自迎接兴王府和雍王府的人到藩司衙门?本官刚到地方,连公文都未看全,更何况这等陈年旧账!”
  
      郭少恒摇头苦笑:“这不是还未来得及跟沈大人您细说吗?”
  
      沈溪腹诽不已,这哪里是没来得及细说,根本是想看我的笑话……不会是布政使司衙门的阴谋吧?
  
      也许是这些年经的尔虞我诈的事情多了,沈溪对湖广三司衙门很不放心,涉及到利益分配,布政使司想把地方行政权攥得紧紧的,无可厚非,但沈溪不喜欢这种主动上门找茬的举动。
  
      沈溪道:“郭参政,这里是总督衙门,你身为承宣布政使司参政,应该清楚规矩,如果下次再如此莽撞,别说本官对你不客气。”
  
      “来人,送客!”
  
      沈溪话音刚落,在门口值守的两名侍卫上直军的小校出来,准备架着郭少恒离开。
  
      郭少恒宦海沉浮多年,最近十多年在湖广官职基本没变过,算得上是地头蛇了,临到快要致仕却遇到个做事不拘常理的总督,让他头疼不已。
  
      郭少恒苦着脸道:“中丞大人既然不领情,下官这就告辞。估摸之后兴王和雍王会亲临,这两位乃是陛下的亲弟弟,此事便交给中丞大人您处置了!”
  
      说完,郭少恒灰头土脸离开总督衙门。
  
      “真他娘的晦气!”
  
      沈溪忍不住骂了一句。湖广可是大明最主要的粮食产区,就是这些地方官员不作为,不仅不能如数把粮食上缴国库,还拖欠藩王和勋贵俸米俸禄,现在却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实在太可恶了。
  
      回到后堂,云柳早就为沈溪准备好姜茶,云柳将茶水送到沈溪手边,劝慰道:“大人消消气。”
  
      沈溪喝下茶水,抱怨道:“本官到地方来原本是想清静一下,准备无为而治,谁想刚到地头就被人算计,这是逼我出手啊!”
  
      云柳想了想,建议道:“即便两位王爷前来,大人也无须向他们应承什么,毕竟这拖欠是藩司衙门的事情,大人身为两省督抚,哪里需要理会如此琐事!”
  
      云柳知书达理,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识广博,可以就具体事情向沈溪给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但沈溪只是心情烦躁之余随口宣泄,以他的智慧,如何应付地方藩王和勋贵,早就有定案,在南下的路上他已经考虑得很周详了。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耀在庭院里,景色美不胜收。云柳给沈溪添过茶水,问道:“大人今夜可要出去?”
  
      沈溪喝着姜茶,抬头打量云柳一眼,问道:“有什么事吗?”
  
      云柳见沈溪心情不好,有些事不敢当面提出,沈溪却一语揭破:“你是想给熙儿说项吧?让她好好歇息两天,本官这几日很忙,有些事暂且先放下。回头你安排人手,帮我送两封信回京……再加上一封家书!”
  
      沈溪抵达武昌府后,给朝廷的奏本还没上,倒是先写了几封私信。
  
      有给谢迁的,有给谢铎的,最后才是家书。
  
      家书大意是让谢韵儿带着家人尽快南下,指出若谢恒奴行动不便,可以让其在京城再休养半年,其余人可先行到湖广。
  
      至于沈溪给谢迁和谢铎的信,只是讲述南下途中的见闻,没有在信中参杂主观臆断,至于什么“宁王造反”等事情他选择了装聋作哑。
  
      现如今沈溪尚不知马天禄是怎样的人,对于其到地方后会不会配合他工作一无所知。现在看起来,湖广和江赣地方衙门,对他手中的权势还是有所畏惧的。
  
      经过深思熟虑,沈溪最终决定把马九留在身边办事,他已经去信广州府,让惠娘和李衿起行,争取早日到湖广。
  
      ……
  
      ……
  
      京城,谢府。
  
      谢迁送走沈溪后,一直觉得心里空空落落,他以前认为是惦念小孙女所致,现在才知原来是担心沈溪。
  
      这天刘大夏和马文升联袂到谢府拜访,三位朝中重臣坐在一起唠嗑。
  
      “……这小子,去了地方,不会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吧?”谢迁提到沈溪,一阵头疼。
  
      马文升宽解道:“于乔何必担心?佛郎机人、鞑靼人、东南盗匪堪比豺狼勐兽,沈溪不照样将其灭了?湖广和江赣的地方官,能更凶勐?”
  
      谢迁眯着眼反问:“听马尚书之意,派沈溪到湖广,就是为了让他打地方上那些豺狼勐兽?”
  
      马文升没有回答,刘大夏道:“陛下让沈溪履任湖广,目的是让他接受一番练,地方部族叛乱年年发生,不得根治。若沈溪能平息地方,再立新功,下一步征调沈溪回朝则名正言顺!”
  
      这话说出来,谢迁不爱听了,当即反驳:“那意思是,沈溪征调湖广,不是名正言顺而是咎由自取?”
  
      马文升和刘大夏对视一眼,二人能察觉谢迁心中的怒火。
  
      谢迁近来脾气之所以不好,不是因为沈溪的事情,而是他被文官集团的核心刘健和李东阳等杯葛,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