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四〇章 熊孩子又失踪了

  张苑前脚刚走,朱厚照后脚便开始整理起自己的“家当”来。
  以前熊孩子出宫,最愁的是没有盘缠,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积攒,他从各处筹备来几十两银子,其中一部分是他从太监和侍卫手上敲诈所的,还有一部分则是他在西直门和正阳门督战时,从战利品中截留。
  除了银子外,还有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的铜板,都被他当成必需品,再加上平时老爹老娘赏赐给他的傍身之物,手头上的财物差不多价值上百两纹银了。
  朱厚照嘀咕:“以前沈先生提过,他到京城赶考,一路上的花费还不到十两银子,我现在身上有这么多银子,去一趟湖广应该不难吧?”
  “但是……该找谁同行呢?如果被那些太监知道,一定会跟父皇说,那我不仅无法得偿心愿,这些钱还会被父皇母后没收!”
  朱厚照为出宫往湖广这事,又是一连几天茶饭不思,在这期间他最热心的事情就是调查中原、齐鲁以及南方各省的情况,尤其是从京城前往湖广的路线。
  终于,在一本已经蒙上厚厚灰尘的书中,熊孩子找到当初沈溪教授他兵法韬略时用到过的华夏地图。
  这是朱厚照手头最为全面的一张地图,除了京城和湖广、江赣、南直隶和闽粤等地具体进行标注外,尚有南北运河的起始、走向和详细河段标注,以及长江、淮河、黄河流经的省份等等。
  这是沈溪赴京赶考途中根据前世记忆绘制的大明地图,后来沈溪担任东宫讲师时从故纸堆中翻了出来临摹了一份作为教材。
  “太好了,有了这东西,天下尽可去得。但我现在需要一个帮手,最好能一路上照顾我,不会出卖我,遇到危险能奋不顾身保护我,那就更好了,但天下间谁会这么卖命帮我呢?”朱厚照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人。
  这个人,曾经多次帮他出宫,一直没有出卖他,被他看来最是忠心不过的太监——刘瑾!
  朱厚照暗自揣摩:“我让刘公公陪我去,如果他不愿意,我就要挟他,说把他帮助我出宫的事情向父皇禀告……嘿嘿,若事情真曝光了,到时候他免不了被乱棍打死,只有跟着我出京,才能留下一条性命。”
  “如果刘瑾屈服,我就说,他可以一直留在宫外,等我当上皇帝后把他征召回来,付以重任。”
  “刘瑾虽然对我忠心,但始终还是贪生怕死。”
  “此番跟着我出宫尚有一线生机,将来更可大富大贵。如果不跟我走,就要被活活打死,只要是个聪明人都知道怎样选择才是正确的!”
  朱厚照心中有了定案,便准备找刘瑾商议。
  而此时,恰恰刘瑾也遇到人生的转折点。
  刘瑾靠着会钻营,在御马监担任掌司的日子里逐渐组建起属于他的圈子,结果这被从西北建功立业归来获得重用的新任御马监掌印太监谷大用忌讳,谷大用可没把刘瑾当成自己人,一门心思想把刘瑾赶出宫,到地方去当个守备太监。
  刘瑾正为自己的前途忧心忡忡,另一只无形的大手已向他伸了过来。
  ……
  ……
  太子失踪了!
  当张苑心急火燎把这消息告知司礼监太监萧敬,再由萧敬把消息传达朱祐樘时,朱祐樘几乎从龙榻上蹦起来。
  这不是太子第一次失踪,上一次得追溯到一年多前了。
  那时太子尚顽劣不堪,可如今在朱祐樘眼中,儿子已能独当一面,可惜朱厚照终归还是让朱祐樘失望了。
  张皇后匆忙从坤宁宫而来,到了乾清宫后,张皇后特地嘱咐萧敬,一切人等均不得进去打搅她和朱祐樘商量事情,而后才出现在朱祐樘身旁。
  朱祐樘望着妻子,心中充斥着对朱厚照不争气的愤懑,道:“朕本以为如今太子又长了一岁,学会为人君者的担当,未料他如今仍顽劣不堪,竟连丝毫自持之力都无。朕着实失望,不知将皇位传与他,是对是错……”
  张皇后哭诉道:“皇上,皇位不传给皇儿,该传给谁呢?”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朱祐樘给噎住了。
  自己就这一个儿子,把熊孩子捧在手心还怕化了,就是太过重视,才养成朱厚照一身的坏毛病。
  关键在于朱祐樘这一系人丁单薄,子嗣只有朱厚照一人。
  过了好一会儿,朱祐樘才叹息道:“萧敬带人去了撷芳殿,里外都搜查,怀疑太子昨夜就已不在撷芳殿,估摸是趁着侍卫换班时离开皇宫,朕正准备宣顺天府尹进宫,让他调派人手找寻!”
  张皇后无比紧张地问道:“皇上,若是让顺天府的人知晓此事,对皇儿真的好吗?”
  朱祐樘打量张皇后,不解地问道:“皇后,你这是何意?难道太子失踪,不让顺天府派人找,只依靠宫里的力量,能把人找回来?”
  张皇后说出了她的担心:“皇上,臣妾就怕文武大臣知道皇儿胡闹后,少了对他的敬重,那不正好印证之前刘少傅和李大学士的话,皇儿顽劣不堪,需要管教,不应让他成为大明的监国太子?”
  之前朱祐樘一直有意保护儿子在朝中的形象,想让大臣承认朱厚照已经成年,可独当一面,甚至为此而跟内阁怄气。
  现在似乎正在印证首辅刘健和次辅李东阳的话,朱厚照的确没有执掌朝局的能力,强行把太子摆在那位置,无济于事,如此一来刘健和李东阳对朱厚照担任监国间的所作所为,便无可厚非了。
  即便朱祐樘很想承认两位内阁大学士说的话正确无误,但身为帝王,他还是有着不服输的傲气。
  凭什么我的儿子就被别人一语成谶,难道他真的一无是处吗?
  我儿子可是未来大明皇帝,即便现在有错,那也应该正确引导,而不是被你们泼冷水!
  朱祐樘有些担心了:“皇后,你不想让朝臣知道太子的事情,朕能理解,但现在谁能帮我们找到皇儿?若他在外面闹出什么事情来,天下人都会知晓,反倒不利于他的成长……”
  张皇后道:“皇上,皇儿出了皇宫,一定是去去就回,他在京城又不认识什么人,最多是好奇外面的街路是何等模样,多半他今日就能回来。若皇上实在担心,为何不请谢阁老进宫叙话?”
  朱祐樘微微惊讶:“谢阁老?”
  按照以往皇帝的印象,内阁大学士三位一体,同心同德,但在沈溪的事情发生后,就算张皇后这样深居后宫的妇人,也都知道谢迁被刘健和李东阳杯葛了。
  谢迁作为沈溪的岳祖父,担任内阁大学士十多年,其为人处世在朝中有口皆碑,甚至朱祐樘觉得谢迁这几年处理政务来比之李东阳能力更强,有了把谢迁培养为首辅和首席顾命大臣的打算。
  但是,在发生内阁分裂谢迁被孤立的事情后,朱祐樘对此犹豫起来。
  朱祐樘不想公然触碰文官集团的利益,作为皇帝,很多时候会被大臣左右,当初弘治皇帝想留沈溪在京城担任户部侍郎,同样因触及文官集团的利益而作罢。
  张皇后道:“皇上,臣妾以为,能全心全意帮助我们寻找皇儿还不会将消息泄露出去的,除了谢大学士外恐无人胜任。”
  “谢大学士为人正派,专心为朝廷举荐英才,之前对鞑靼一战可获胜,他居功至伟,延绥巡抚沈溪不正是出自他的举荐才最终力挽狂澜吗?以识人论,朝中无出其右者!”
  朱祐樘有些迟疑:“话虽这么说,但谢阁老……”
  张皇后打断丈夫的话:“皇上,你就别迟疑了,皇儿在外,臣妾非常担心,非谢阁老无以担当大任!哦对了,是否再派人在宫里找寻?指不定皇儿又跟上次一样,因心有怨怼,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朱祐樘冷声道:“若太子真这般胡闹,朕觉得他没有做储君的担当……”
  虽然朱祐樘对朱厚照的表现很失望,但心中却隐隐希望太子已经离开宫闱了,因为他觉得熊孩子能瞒着他,在那么多宫廷侍卫把守的情况下出宫,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作为储君,在外走动一番,体查下民间疾苦,未必全都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