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四二章 坐山观虎斗

      就在熊孩子朱厚照第一次离开京城享受自由自在的快乐旅途时,沈溪则在武昌府城过上无聊的两省总督生活。
  
      沈溪到任后,并未即刻对地方官府进行大刀阔斧的整顿和改革,甚至连地方行政和军事事务都鲜有过问,一心等着湖广左布政使马中锡到来。
  
      作为湖广、江赣两省总督,沈溪并没有具体施政方略,在他的设想中,下一步是把他在闽粤的生意展到湖广和江赣来,现在手头有了权力,掌握两省军政大权,以前汀州商会没有实现的东西,现在可以尝试着搞一搞。
  
      后世先进的民主自由等理念,暂时无法带到这个时代,想把大明王朝推翻改朝换代,压根儿就不切实际。
  
      许多科技上的东西,要在这个时代迅地铺设开极为困难,毕竟沈溪是文科专业毕业,让他研究飞机大炮原子弹纯属扯淡,但一些基于这时代科技水平的东西可以尝试着做出来,比如在几个世纪后带来工业革命的蒸汽机,这是科技展到一定程度后的结晶,是推动交通运输和生产进步的关键。
  
      但对于蒸汽机,沈溪仅仅知道大致的原理,具体如何进行操作,得交给工匠进行无数次实验才可能取得一定成效,这需要花费无数的金钱还有时间。所以,沈溪先要实践的,还是推行创立汀州商会时推行的贸易理念,让惠娘和李衿把生意带过来,赚取足够的利润再谈其他。
  
      自从惠娘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后,沈溪一直没见过这个儿子,心中抱有对惠娘的极大歉疚,怎么说也是他不顾礼法森严的现实,将惠娘强行留在自己身边才得出的果实,现在他必须要给惠娘一个交待。
  
      ……
  
      ……
  
      马中锡于三月二十四抵达武昌府。
  
      年老体衰的马中锡,在南下途中再次因为水土不服而染病。进城当天,马中锡便来沈溪的督抚衙门请见,做了一些公事上的对接。
  
      因为马中锡初到湖广,具体的政务他也没有接手,迎接他的仍旧是布政使司左参政郭少恒。
  
      沈溪在会见过程中,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他所表现出的仍旧是之前的态度,关于布政使司那边,我不问,你们想怎样便怎样,别闹出事来让我给你们收拾烂摊子就行。
  
      马中锡道:“沈中丞,陛下派您到湖广和江赣来,不知是为平息边民叛乱之事,还是为整治地方民政?”
  
      刚到地方的马中锡,并不清楚沈溪是因为朝中文官体系的排挤而被“配”到湖广、江赣,因为他出前,听说沈溪曾进宫接受弘治皇帝单独召对,认为沈溪履任两省总督的目的不简单,很可能涉及地方民政和军队的大变动。
  
      沈溪好奇地问道:“马藩台的意思,本官不是很理解。本官总督两省乃是朝廷安排,履职后自然是有事做事,有麻烦解决麻烦,怎么可能只专注于某件事呢?”
  
      马中锡稍微琢磨了一下,一脸受教的表情,道:“沈中丞年纪轻轻,便领此大任,老朽佩服之至,之后藩司衙门有何事情,还劳沈中丞多费心!”
  
      原本此时,沈溪应该客气两句,但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太过客套。另外,一般人看来,马中锡和郭少恒才同心同德,而沈溪则属于地方士绅防备的重点,因为钦差督抚和地方官在利益上存在一定冲突。
  
      沈溪笑着说道:“好说,好说。本官职责所在,若藩司那边有什么事情,力所能及之下自会相帮!”
  
      这话语带双关,沈溪是在给布政使司施压。
  
      既然你们觉得我履任两省总督是专门针对你们的,尽管如此认为,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沈溪暂时不会对地方行政动手,因为惠娘和宋小城还没到湖广和江赣来,现在即便他要对地方下猛药进行改革,这蛋糕终归还是要分给别人,不如等宋小城和惠娘到来后,再看是个什么状况。
  
      马中锡跟沈溪之间看似应承和敷衍,但沈溪却能察觉马中锡身上带着一股文人的执拗和傲气。
  
      根据离京前与谢铎交流所知,马中锡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老臣,他到了地方,在沈溪看来,反倒可能率先烧上几把火,让布政使司和士绅们吃一点苦,地头蛇们才会觉,真正难对付的不是他沈溪,而是马中锡这个朝廷派来的老臣。
  
      沈溪只需要在旁边旁热闹便可。
  
      说到底,马中锡才是那个领了具体任务的封疆大吏。
  
      朝廷对湖广这样的粮食主产区上缴国库的钱粮数目不满意,不是让沈溪整顿地方,因为沈溪是督抚,要整顿地方官府隔着一道布政使司衙门,让马中锡这个名义上的一省主官来处置最合适不过。
  
      ……
  
      ……
  
      马中锡到地方,对沈溪来说是大好事。之前布政使司衙门和地方官绅都在防备他,一旦马中锡对地头蛇展开打击,这些人只会迅把矛头转向马中锡,也就没时间把精力放在沈溪身上了,那时他甚至可以用高高在上的审判官的身份,坐观地方官府内斗。
  
      这跟以前沈溪到粤省,地方三司衙门拧成一股绳来针对他完全不同,在心态上更加轻松自在。
  
      送走马中锡后,沈溪回后院时不禁失声笑了起来。
  
      跟在身边的马九不解地问道:“老爷,您因何笑?”
  
      沈溪笑眯眯地说:“我在想,一向秉公任直的马藩台遇到地方官绅财色贿赂,会作何反应?白花花的银子,一送就是几百上千两,美女一送就是十名二十名……哈,那必然是很有趣!”
  
      马九一脸迷惑,沈溪这边居然在想马中锡收到贿赂时的反应,之前沈溪似乎都吊儿郎当做事,无心当封疆大吏,而现在越像是一个市井顽童。
  
      沈溪随口问道:“九哥,让你张贴告示招募书吏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马九收摄心神:“回老爷的话,告示已经张贴出去了,还向两省地方县府去了公函,告之总督府衙门此番一次性招募二十名书吏……可要将之前的书吏都撤换?”
  
      沈溪笑了笑,道:“他们如果愿意竞聘上岗,我不反对,但要想既在我衙门里赚俸禄,就得有真才实学,还不能尸位素餐混日子!”
  
      “从即日起,你负责把投过来的书帖收拢一下,记好了,只有拥有秀才功名的人才能参加竞聘,同时年岁限定在三十岁以下,跟他们说明白,我这儿不阻碍他们将来考举人考进士,但若谁来我这里混吃等死,趁早滚蛋!”
  
      沈溪对之前督抚衙门几名留守书吏不是很满意,这次想多招募些人手。
  
      对于请唐伯虎和夏宽这样的“大佬”作师爷,他如今的俸禄可养不起,干脆就以衙门名义聘请普通书吏,能帮忙处理公函文书,平日帮自己做点事跑个腿便可以,至于唐寅就让他留在琼崖,好好打理盐业生意好了。
  
      这次选书吏,沈溪采用的是“竞聘上岗”的模式,公开选拔人才,不局限于武昌府本地,可以是湖广、江赣两省的秀才。
  
      只是此次招募时间很紧,前后也就半个月左右,能得到消息并且及时赶路过来的,一律列在考虑范围之内。
  
      对于能否顺利选中满意的书吏,得等沈溪亲自组织考核和选拔后才能确定。如果参与的考核的人杰确实很多,人数可以不局限于二十,虽然沈溪这边不养混吃等死的庸才,但可以多招募些人手为未来储备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