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六五章 荒唐伊始
  这时代的人,女子成婚年岁普遍较早,即便没有成婚的,也很有可能在十岁左右便许配人家,签订婚书。

  虽然这时代指腹为婚的情况不多见,但孩子过十岁先订婚的情况却极为普遍,尤其在那些官宦人家豪门大户中,这种情况更多,但也不排除一些人家特地准备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宫中,无论旁人怎么求亲都不答应的。

  就连朱厚照的母亲张皇后,也曾婚配给一个叫孙伯坚的秀才,可惜孙伯坚患重病不能迎娶张氏女。朱祐樘选拔太子妃时,张家想去应选,孙家同意解除婚约,结果张氏女一举成为太子妃,没过多久又成为皇后。

  后来孙伯坚的病竟然奇迹般好转,朱祐樘对孙家带有几分感激,要不是孙家通情达理,也不会成就他们夫妻锦瑟和谐。朱祐樘登基后,敕封孙伯坚为中书舍人,孙伯坚的哥哥孙伯强做了司仪署署丞,孙伯坚的父亲孙友封尚宝少卿,可以说孙家因拒绝一门亲事而得到荣宠。

  现如今朱厚照遇到的情况一样,名册上没什么显赫出身的女子,什么秀才、监生、举人家的女儿便是什么“大家闺秀”,实在提不起他的兴趣。

  朱厚照问道:“母后,没别的什么人了吗?就这么几个怎么选?干脆所有人都先画好画像,让儿臣仔细挑选一下,母后您看如何?”

  张皇后脸色漆黑:“皇儿,选后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父皇仙去,没人帮忙张罗你的事情,只有母后帮你。萧公公,你先将本宫之前勾选好的名单,送到礼部,让他们将画册整理好,过几日送到本宫这里,本宫要亲自为皇帝挑选皇后!”

  朱厚照有些着急:“母后,朝堂上的事情朕做不了主,现在连选谁当皇后,朕都不能做主了吗?那干脆母后你自己选,选出来哪个你自己娶回去当皇后吧!”

  熊孩子如今的年岁,正处于极度叛逆的青春期,根本不懂什么叫做规矩,想到什么做什么,一意孤行。

  这跟朱厚照的生长环境有关,自小就被惯坏了,现在谁不顺他的意,他就恼羞成怒,大发雷霆,就算自己老娘也不给任何面子,同时这也是他连日来受气的结果。这段时间刘健和李东阳在朝廷大小事情上基本没问过他的意见,唯独在皇陵选址时,稍微给了他一点自主权,却派了王华去监督。

  朱厚照感受不到当皇帝的特权,心情不佳,稍有不顺便发怒骂人。如今在坤宁宫,他自然不能骂张皇后,但也不想继续探讨选后的事情,起身拂袖而去。

  出了坤宁宫,朱厚照兀自怒气冲冲,这时肚子突然传来咕咕的声音,他转过身,看了后面追来的张苑一眼,喝道:“张公公,朕饿了,你去为朕准备午膳!”

  张苑几步跟上,气喘吁吁道:“陛下,之前不是为您准备好午膳了吗?您……您说不饿,就撤下……”

  “去去去,现在朕饿了不行吗?你再跟朕抬杠,看朕怎么收拾你!”朱厚照气呼呼冲上去又虚踹一脚,平息半晌气息,才问,“张苑,你说朕受这么多气,该怎生解决?朕已坐上皇位,却不如当太子那会儿,至少那时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张苑心想,您当太子时真能随心所欲!?别自欺欺人了!唉,当了皇帝都不满足,这也没谁了吧?

  张苑道:“陛下,奴婢以为,您何必跟太后娘娘怄气呢?太后娘娘说为您选后,其实陛下依然可以自己做主。”

  “奴婢听说,到时候会选出三人,中间确立一个皇后,两名妃嫔,如果陛下不满意,大可……将来再纳别的妃嫔就是,后宫可是有佳丽三千……”

  一语惊醒梦中人,朱厚照拍了拍脑门儿:“哎呀,朕怎就没想到呢?对了,朕想起来了,现在宫里的女人,照理说都是朕的了,朕想对她们怎样便怎样……张苑,你去跟朕选几个美女送过来,朕今晚不想独睡,你明白朕的意思吧?”

  张苑的老脸顿时煞白一片。

  如今先皇的棺椁尚在乾清宫灵堂摆着,这边新皇就要宠幸宫女,还一次要几个,这让张苑有些担惊受怕。

  张苑咽了口唾沫:“陛下,如今国丧未除,怕是……不妥吧?”

  “连你也敢违抗朕的意思,看朕怎么收拾你!?”朱厚照瞪着眼威胁。

  张苑赶紧跪下磕头:“奴婢不敢,奴婢不敢……但若是奴婢遵从陛下您的意思,太后娘娘非杀了奴婢不可!”

  朱厚照道:“张公公,你放心就是,这件事即便母后知晓,也不会把你怎样,朕会跟母后言明,这些女人是朕自己找的,跟你没关系。现在朕当了皇帝,她没别的儿子,就朕这么根独苗苗,你觉得她会对朕怎样?”

  “听朕的话,就算是出了事,朕也会保你,母后若是为难你,你将所有责任推到朕身上便可!”

  张苑一听这承诺,总算安心了些,但他还是怕给自己惹麻烦。

  朱厚照再度威胁:“如果你不去找,那朕这叫人来将你棒杀,省得母后动手!你不相信朕会出面保你,是吗?”

  张苑仔细一想,朱厚照别的优点没有,守口如瓶倒做得不错,之前出宫饮酒归来,怎么都没把他出卖。张苑道:“那奴婢……就去找找看,若是能找来,不合陛下的心意,陛下可别责怪!”

  “皇宫內苑那么多宫女,找几个漂亮点儿的有多难?如果你找来不合朕眼缘的,那是有多眼瞎?必须要找到令朕满意的人选,知道吗?”朱厚照气势汹汹道。

  “是,是,奴婢这就去,陛下请先回宫用膳!”张苑躬身行礼。

  朱厚照一摆手:“去做你的事吧,这当口用什么膳啊,国丧期间宫里的菜肴都清汤寡水的,根本就咽不下去……”

  ……

  ……

  张苑为求自保,只能按照朱厚照的要求选宫女去了。

  张苑在东宫多年,多少积累了些人脉,跟宫中各宫、殿掌事的老宫女大多相熟,但凡找一两个相熟的老宫女说一说,就会帮他安排好,毕竟那些想飞黄腾达跻身龙门的宫女实在太多。

  大明皇宫通常宫女和太监多达数千,其中不乏风华正茂的年少宫女,这些宫女没什么显赫出身,只因发配为奴,又因姿色出众便被送到宫中为奴为婢。这些宫女没机会出宫,若没有机缘的话,只能在在宫中寂寞老死。

  反之,若能得到圣宠,或许就会飞上枝头成为妃嫔,成为皇宫里显赫一时的人物。

  当初成化帝的妃子万贵妃就是宫女出身,孝宗皇帝的母亲同样如此,与成化帝春风一度便珠胎暗结,诞下太子,只是下场有些悲惨罢了。

  张苑找来四五名管事的老宫女,把事情说清楚后,老宫女都很主动,甚至悄悄向张苑塞银子,这让他意想不到。

  这四五名老宫女,为张苑张罗了十几名宫女,年岁从十二到十五都有,跟朱厚照年岁相仿,有一位十七岁的宫女模样最为俊俏,一看就让人怦然心动,却被张苑直接刷下去,因为在张苑看来,朱厚照喜欢的是那种能加以管束的小宫女,而不喜欢那些年长有心机的女人。

  “……就这四个,模样都是百里甚至千里挑一,不错不错,你们几个眼光很好,就是手稍微有些粗糙!怕是不能好好伺候陛下!”张苑有些挑剔。

  一名老宫女赶紧塞了个装满小银锭的布袋到张苑袖中,张苑捏了捏,乐呵呵笑纳了。

  老宫女道:“张公公不太明白情况吧,这些做过重活的丫头,懂得世道艰难,最会伺候人,回头再找几个丫头为您老捏腰捶腿,您老人家意下如何?”

  张苑一怔,一时没想清楚自己到底掌握了怎样的优质资源,竟然让别人如此巴结,仔细想了想,终于恍然大悟:自己说让谁被新皇宠幸,那谁就能得到圣宠,以大明庶长子可为太子的惯例,谁能为朱厚照生下儿子,那就会母凭子贵。

  就算这些老宫女倒贴钱,也会把名下掌管的小宫女送到皇帝身边,指不定这些小宫女就能飞黄腾达,老宫女后半生能跟着享福。

  张苑暗自后悔,心道:“怪不得给银子这么痛快,感情不是这些小宫女出银子,而是这些老嬷嬷给。若下次陛下有求,我作何不来?这些老宫女为了能有机会送掌管的宫女到陛下身边,那不得继续巴结我,还会想方设法替我遮掩……”

  想到这里,张苑无比得意,觉得自己发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捷径,却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贪图小利的庸才。

  以他的身份,原本可以做更大的事情。

  张苑笑道:“至于送丫头给咱家捏腰捶腿就不必了,咱家是宫人,自己就是伺候别人的,没别人伺候的命。但这件事你们务必保守秘密,谁说出去,可是杀头的买卖,知道没有?”

  不管是老宫女,还是那些小宫女,见到张苑脸上露出的凶狠之色,身体都禁不住颤了颤。

  老宫女赶紧俯身表态,一切愿以张苑马首是瞻。

  张苑笑盈盈看着那四名漂亮的小宫女,笑道:“你们几个,一定要好好伺候陛下,谁伺候得不好,回去继续干重活,但若伺候好了,从此锦衣玉食,荣华富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