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六八章 老资历
  萧敬在宫里一直都是老好人,以忠心和会办事得到宪宗、孝宗两代皇帝认可。

  但到了朱厚照这里,却成了尸位素餐助纣为虐之徒,因为朱厚照需要一个强势的、能压制文官集团的司礼监掌印太监,而萧敬不具备这种能力。

  朱厚照自己拿不到绝对权力,只能迁怒于人,自然想到是谁帮不上他的忙,才导致现在这种局面出现,自然而然把萧敬恨上了。因为这个老好人原本有很大权力,但可惜他自己不愿争取,这才将权力拱手让给内阁和六部。

  萧敬听朱厚照给自己扣罪名,赶紧向张皇后跪下,磕头道:“陛下,太后娘娘,老奴绝无助纣为虐之心哪!”

  张皇后也知道萧敬是自己人,现在这个心向皇室的老太监被斥责,她觉得自己面子有些挂不住,喝斥道:

  “皇帝,现在说的是你的事情,作何要迁怒于萧公公?他可是你父皇的托孤之臣,忠心耿耿!”

  朱厚照怒道:“忠心耿耿?光是有忠心有个屁用啊!天下间忠臣多了,他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就是最大的不忠。”

  “母后乃妇道人家,很多事不该管,朕现在做了皇帝,就是要进行一番励精图治的改革,而萧公公便是朕改革的绊脚石。”

  “萧公公,实在不行的话,你自己请辞吧,把司礼监掌印太监的差事交给别人,免得再做出对皇家有害的事情来!”

  张皇后满脸愠色,怒喝:“够了,皇帝,你现在马上回去闭门思过,这几日你若再有荒唐事发生,别说母后不给你面子,直接把你的丑行告知朝堂文臣武将,看你怎么在他们面前自处!”

  “本宫现在要休息,你退下去吧!”

  朱厚照一脸傲慢,冷哼一声,转身便扬长而去。

  小皇帝走后,萧敬因委屈居然跪在那里哭泣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觉得自己很不值得,明明一心为皇室,现在却得不到皇帝的认可,甚至提出让他自动请辞。

  张皇后安慰道:“萧公公,皇帝刚登基,年少不懂事,他之前也是因本宫对他有所斥责,才会对你说几句重话,你别往心里去!”

  “太后娘娘……”

  萧敬听到这话,更觉委屈,泪水止不住往下掉。

  张皇后再道:“本宫一向相信你的忠心,先皇临走时将太子的辅导之责交托给你,你可不能松懈啊!现在皇帝年少轻狂,乃是这些年先皇跟本宫未能好好教导他的缘故,现在他登基为帝,有你在,本宫才能放心……”

  或许在别的能力上,张皇后没多强,毕竟她只是妇道人家,对于朝堂上的事情不懂,也不想干涉,这是个懂规矩的女人。

  但她在笼络人心上却很有一套。

  她知道自己孤儿寡母需要帮手,不能把身边这些掌握权力的人全给得罪了,就算她内心也觉得朱厚照说的话有几分道理,正是萧敬一味避让,才令内阁大学士和六部九卿的权力日益膨胀,但她却不能在萧敬面前表露出来。

  ……

  ……

  朱厚照回到乾清宫,没等进设在正殿的灵堂,已气呼呼想找东西来砸。

  “这老狗,居然敢在母后面前告我的刁状,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就是我名下一个奴才,不干正事,却天天想着怎么挑拨离间!张公公,你死到哪里去了?”

  朱厚照决心要撤换萧敬,便想到身边最近颇得他心意的张苑。

  这是个典型的任人唯亲的皇帝,谁能供他吃喝玩乐,谁跟他的关系就亲近,谁就能得到提拔和重用。现在张苑能给他找女人,能帮他做事,甚至为他保守秘密,他也就将张苑当成心腹对待。

  张苑跪在朱厚照面前,磕头道:“陛下,您的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朱厚照皱眉:“什么早膳,不知道那是朕替你解围的说辞吗?难道你没看出来,萧公公已经知道你送小宫女到朕面前的事情了?”

  “啊?”

  张苑一惊,马上感觉大难临头。

  朱厚照道:“不过你不用太担心,朕已说过,只要朕在一天,你就会平安无事。再说了,这件事责任并不在你身上,都是朕强迫你做的,你放心,朕不会让你受责罚,只管在朕面前好好办事便可!”

  “现在朕想撤换萧敬,让他从司礼监的位子上退下来,你给朕好好参详一下,朕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把张苑给难住了。

  张苑虽然识字,有一些花花心思,能在某些问题上耍点儿小聪明,但他毕竟出身市井,在宫里的时间不长,未接受过内书房的熏陶,也未经历过太过残酷的派系斗争,而往往宫中派系斗争最激烈时就是皇帝更迭,他进宫才几年,还是第一次经历皇帝驾崩新皇登基的事情。

  张苑没在司礼监供过职,对于人员架构以及具体如何正常运行都不是很熟悉,根本无法在撤换萧敬的问题上帮到朱厚照。

  张苑非常为难,期期艾艾道:“回……回陛下,奴婢……奴婢不知!”

  “你个笨东西,为什么每次问你你都回答不知道?朕本来还想提拔和重用你,你这么笨,怎么帮到朕?”

  朱厚照气呼呼说道。

  张苑内心也在暗自埋怨,为什么自己平时不去学习一些东西,了解一下宫里的人员架构,明白大明二十四监尤其是司礼监和御马监是如何运转的?现在到了需要派上用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知识面太窄了。

  但他马上想到了一个能帮他的人,此人便是以前提过要重用和提拔他的张延龄,心想:“要不我先拖着小皇帝,回头请示一下建昌侯,让他为我出谋划策?”

  想到这里,张苑赶紧道:“陛下,奴婢回去一定好好思量一番!”

  “思量个屁啊,看到你这狗东西就让朕头疼!”

  朱厚照怒骂道,“还不是你没用,送女人给朕,难道不知道隐匿行迹?居然被萧敬那老杂碎看到,真实无能之至……朕的身边,为什么都是你们这些酒囊饭袋?戴公公呢,让他来见朕!”

  想了半天,朱厚照突然想到之前戴义曾经到他面前出谋划策,这老太监似乎有点儿本事,不由想提拔一下,看看能否帮到自己的忙,如果可行的话,或许可以让戴义做司礼监掌印太监,取代萧敬的位置。

  戴义原本就在司礼监任职,再加上他在宫中资历很老,就算朱厚照要提拔重用,也合乎规矩。

  张苑内心非常气恼,暗恨自己为什么没在之前想些办法把小皇帝糊弄过去,朱厚照现在似乎对他失去了信心。

  没辙,张苑只能去找戴义。

  不过张苑也有小心思,叫上戴义前往觐见新君的路上,努力套话,问一些宫里的情况,因张苑以东宫常侍的身份留乾清宫做事,突然变得炙手可热,连很多位高权重的老太监都要巴结张苑,戴义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苑到底是新皇心腹,别的老太监,即便再有资历和名望,也不是朱厚照身边人,这些人想巩固地位,只能先从巴结朱厚照身边的太监做起。

  ……

  ……

  张苑带着戴义面圣,他很聪明,站在朱厚照身后不起眼的地方,倾听皇帝跟戴义之间的对话。

  现在张苑终于有了学习的劲头,只是这种劲头来得稍微有些迟了,他不知自己已经错过一个绝佳的晋升机会。

  现在朱厚照已改变主意,不打算提拔张苑,而准备在宫里那些老太监中选择一个出来,接替萧敬。

  朱厚照在愗勤殿见的戴义,见戴义跪在面前,朱厚照也不让其平身,直接问道:“戴公公,你之前跟朕说的施家台可为先皇陵寝的事情,朕觉得你很有见地,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简单的开场白,却让所有人都能读懂弦外之音。

  皇帝这是准备提拔戴义!

  戴义哪里听不出其中之意?赶紧道:“回陛下,老奴只是将自己所知所闻,如实呈报,并无居功之心!”

  朱厚照笑了笑,鼓励道:“很好,有功不自居,说明品性优良,以后朕可以安排你做更多事情。戴公公,朕有很多烦心的事情,现在身边无人出谋献策,便想请你前来为朕参详一番,你可愿意替朕分忧?”

  戴义一想,皇帝到底遇到什么事?不是有萧敬、张苑,甚至是朝中大臣帮忙参议么?为什么要找我这样在宫里没什么实权的老太监来参议?

  难道你是想听琴?

  别的我不在行,弹琴我没有任何问题,宪宗和孝宗两位皇帝对我弹琴的本事都称赞有加,甚至赏赐给我古琴!

  戴义道:“陛下请说,老奴必当竭尽所能,为陛下分忧!”

  朱厚照满意点头:“嗯。朕以为呢,如今司礼监很多事做得不够让趁朕意,朕希望司礼监能担起参议朝事,甚至核心决策的作用。戴公公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如今司礼监未能做到这些?”

  戴义张了张嘴,直接被问懵了。

  话说这戴义,虽然在宫里资历老,精通书法、琴艺,甚至深得宪宗和孝宗两位皇帝赏识,但在地位上却不上不下,放在司礼监养老,主因就是他办事能力不强。

  论资历,戴义比萧敬、谷大用这些后起之秀高多了,甚至二十四监都有管事太监前来跟他讨教琴艺和书法,将他当成先生看待,但涉及实权,他因能力不行一直无法掌权。

  朱厚照所问问题,对戴义来说太过深奥,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