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七〇章 芙蓉帐暖
  沈溪允许熙儿进寝帐,而且跟云柳一起进去,等于是承认她的身份。

  熙儿有些激动,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跟云柳一起入内。

  沈溪进到寝帐后没有急着休息,按照他的习惯,通常是会到深夜后才入眠,所以优哉游哉地到书桌前坐下,拿起本书,就着烛火看了起来。

  而云柳和熙儿却像谦卑的奴婢,要先为沈溪准备好浴桶和洗澡水,顺带为沈溪和自己准备替换的衣物,服侍沈溪洗完澡,她们还得自行沐浴更衣……

  过程繁琐,但对于云柳和熙儿来说,这都是零碎的小事,如果有丫鬟的话,应对起来十分轻松,完全不必她们亲自动手。但可惜,沈溪身边只有一群大头兵,沈溪不打算让一群大老爷们儿为他准备洗澡水,毕竟寝帐内,有两名娇滴滴的美人。

  熙儿已习惯做事,很快便到伙房去生火烧热水。沈溪看着云柳:“熙儿的事情你已经想好了吗?”

  云柳低着头:“大人只要肯接受熙儿,妾身愿意……”

  沈溪伸出手,轻抚云柳的面颊,摇头道:“别委屈自己,任何时候都要先为自己着想,为别人牺牲太多,不值得!或许你将来有一天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云柳稍微有些惊讶,望着沈溪,有些不理解。

  但沈溪没有再说下去,毕竟人家亲密得如同亲生姐妹,既然云柳想成全熙儿,沈溪自然不会横加阻拦,他挥挥手,示意云柳自便,然后继续看书。

  云柳在帐篷里找了一圈,发现能同时容纳两个人洗浴的木制浴桶摆放在床尾处,赶紧拿出去洗干净。

  此时熙儿已经给几个大水壶装满水,放到生好火的灶台上……这些事情对她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干得非常趁手。

  等水烧好,熙儿提着水壶进入帐篷,先把滚开水倒进浴桶里,再用冷水勾兑好温度,准备服侍沈溪沐浴。

  这还是沈溪考中状元后,熙儿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他,尤其是在这么私密的场合,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

  云柳跟着来到书桌前,服侍沈溪宽衣,过了一会儿觉得没对,看了看愣在浴桶旁娇颜羞红的熙儿,有些生气:

  “杵在那里作何?不过来服侍大人?”

  熙儿这才上前,低着头,伸出玉手帮沈溪宽衣解带。

  毕竟是初春,到了晚上太平府稍显阴冷,费了半天工夫,才将沈溪身上的厚衣宽解下来,等熙儿再次面对沈溪时,脸色在烛光辉映下更显娇羞无限。

  沈溪打量熙儿,问道:“怎么,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吗?”

  熙儿神色有些回避,不知该怎么回答,云柳则尽显温柔体贴,为沈溪披上一件宽袍,并为他扎上腰带,嘴上道:“大人,熙儿这丫头****,很多情况搞不清楚,妾身会多教她一些,不让她冲撞大人……”

  沈溪笑了笑,随即来到浴桶旁,将宽袍解开放到云柳手上,这才跨入浴桶中。

  浴桶大约四尺深,云柳过来帮沈溪撩水,同时用湿布帮沈溪搓肩膀,尽显温柔和善解人意。

  至于熙儿则完全没有经验,云柳没时间手把手教她,只能尽量提点:“妹妹若不用心,姐姐帮不上你更多……大人既是你上司,也是你的主人,以后更是你的夫君,在大人面前不应有戒备心理!”

  “灶台那边空了,这里暂且交给你,姐姐去继续烧水!”

  云柳离开营帐,留下沈溪跟熙儿独处。

  熙儿动作僵硬,根本就不适应眼前的场面,就算她出身教坊司,也曾陪客人喝过酒,但洁身自好,从未做出越礼之事,今日做为她人生的“大日子”,最没有准备的反而是她自己。

  “累了?”沈溪问道。

  熙儿沉默了一下,才“嗯”了一声,脸颊绯红。

  沈溪道:“那你也宽衣,一起进来泡一泡热水澡解解乏!”

  “啊!?”

  熙儿身体明显僵硬一下,她人站在沈溪背后,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面对。

  她偷看沈溪一眼,见沈溪仰躺在浴桶的桶壁上,闭目养神,当下拘谨地去解自己的衣带,半晌后解开,却不知该怎么进行下去。

  沈溪没有再给熙儿作更多指引,只等她自己去领悟一些事。

  一直等熙儿完成一切,缓缓走到沈溪面前,沈溪仍旧没睁眼,就好像已经沉沉睡过去了一样。她迟疑一下,最终迈出步子,跨进浴桶,缓缓坐到热水中,身上的凉意消减,颤抖的身子略微恢复。

  沈溪睁开眼,看向面前活色生香的熙儿……熙儿靠坐在桶壁另一边,抱着自己的膝盖,睁大无辜的眼睛看着沈溪,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熙儿再次低下头。

  沈溪道:“还等什么?继续你未竟的事情吧!”

  熙儿这才想到自己其实是来侍奉沈溪沐浴的,只好凑了过来,想帮助沈溪搓澡,不过她惊慌失措,完全不知该怎么做,手机械性地在沈溪手臂上滑来滑去。

  半晌后,云柳终于进来,见到眼前的画面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什么都没说,缓缓走到浴桶边,先往浴桶里添加热水,又接过熙儿手中的湿布,开始帮沈溪搓背。

  盏茶工夫,沈溪自己伸手洗了几把,站起身道:“我好了!”

  因为沈溪站起得很突然,熙儿就在他面前,当沈溪起身时吓了一大跳,水花落在她的面颊上,眼前的画面让她震惊不已,以至于她只能闭上眼,呼吸急促,浑身乏力。

  云柳埋怨:“你这丫头,平时的聪明伶俐劲儿何处去了?大人在你面前,你却只顾着自己,不管大人吗?”

  熙儿微微睁开眼,立即又低下头,脸上犹自带着娇羞之色。

  云柳却已不是未尝云雨的女子,明白很多事应该怎么做,她细腻的柔荑如同有着魔力一般,帮助沈溪缓解着身上的疲劳。

  等沈溪沐浴结束,走出浴桶,云柳又帮沈溪拿来干毛巾。

  沈溪接过擦干身体后,云柳为他重新披上宽袍,沈溪来到书桌前坐下,道:“我先做自己的事情了,你们忙你们的吧!”

  熙儿此时呼吸才顺畅些,她侧头看向云柳,却被云柳狠狠地瞪了一眼,立即好似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头不言不语。

  云柳为浴桶换了些水,又从外面提进热水来,她没有急着进浴桶,而是先帮熙儿沐浴。

  等熙儿洗完,云柳拿过平时替换的衣服为熙儿披上,向熙儿使了个眼色,要自己的傻妹妹先过去陪沈溪,而她还要重新换水,这才脱下锦袍,进浴桶沐浴。

  ……

  ……

  熙儿完全是个不开窍的姑娘,在走向沈溪时,脚步很慢,因为她脚下踩着木屐,走路“吧嗒”、“吧嗒”作响,来到沈溪身后,她俯下身想为沈溪捶肩,却因没站稳而摔倒。

  “嗯?”

  沈溪及时扶了熙儿一把,顺带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熙儿撞进沈溪怀里,坐在沈溪腿上,人再度变得拘谨起来,她求助一般望向云柳,却发现此时自己的好姐妹斜躺在浴桶里,神色深沉,似乎在考虑事情。

  没人对熙儿进行指引,她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应对,但她发现自己这方面没有天赋,脑子一片空白。

  “大人……”

  熙儿轻轻唤了一声。

  沈溪将头靠在熙儿鬓发上,问道:“头发尚未吹干,你不担心会着凉吗?”

  “不……不会的!”

  熙儿迟疑地说了一句,“我……心里……很暖和!”

  沈溪笑着问道:“很暖和?”

  熙儿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只是跟沈溪简单两句话,但她再望向沈溪时,目光中的惧色已经消减许多。

  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即是“哗哗”的水声,显然云柳开始沐浴了。

  沈溪微笑道:“到床上去吧!”

  “嗯!”熙儿站起身来,陪同沈溪来到床榻边,整个人尚未反应过来,沈溪已一把将她抱起。

  “啊!?”

  熙儿惊呼一声,却发现是自己大惊小怪,马上闭嘴,不过嘴角却浮现一抹欣慰的笑容,显然为自己与沈溪如此亲密而开心不已。

  沈溪将她放在软被上,也不给她盖上被子,而是将她的外袍解开,熙儿娇羞无比,浑身披上一层红霞,在烛光中更显诱人,沈溪也不多说什么,跟着上了床榻。

  熙儿不解风情,很多事她都不懂,很希望得到云柳的指导,可惜云柳不在跟前,此时沈溪便成为她在闺房之乐上的引导者,沈溪明白这个时候温柔体贴的重要性,不会贸然对熙儿做出伤害的举动,而是让她自己慢慢适应。

  ……

  ……

  芙蓉帐暖。

  沈溪身边女孩子很多,经验丰富,加上他跟熙儿认识的时间不短,彼此有一定了解,知道她是个倔强的女孩,不需要慢慢适应才能进入港湾。

  当熙儿终于如愿以偿后,眼角滑下泪水。

  不过她很快便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觉得之前的努力不是白费,帮沈溪做事,终于得到认可,将来她不必再孤枕难眠,无依无靠。

  沈溪却没想那么多,他在军中多日,的确需要这种温柔阵仗来缓解巨大的压力。

  虽然眼前的熙儿动作很生涩,不过给他的感觉却很好。

  很快,沈溪感受到一阵滑腻温暖从背后传来,却是云柳那边已沐浴结束,做了简单整理后,也到床榻这边来了,从背后拥着沈溪,将头靠在他后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