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七一章 正当芳华
  一夜春风。

  清晨时,太平府地界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气温陡降。

  听着帐外传来的“沙沙”的声音,沈溪不想起床,只想在温柔乡中多停留一会儿,甚至世间任何事情都可以不管。

  这种轻松的心态,让沈溪带着愉快的心情,享受了一个美好的上午。

  平时沈溪就有白天睡觉的习惯,所以整个上午都没有人前来打扰,沈溪享受着平淡生活带给他的温馨惬意。

  熙儿沉沉睡着,昨夜初试巫山云雨,折腾了一两个时辰,全身精力都仿佛被耗尽,此时睡得无比香甜。

  云柳很早就醒过来了,即便之前连日辛苦,她仍能保持相当旺盛的精神,就好像一个永不疲倦的女战神,任何时候给沈溪的感觉都是她有一股虎虎生风的干劲儿,永远孜孜不倦地做事。

  “大人……”

  发现沈溪睁开眼看着自己,云柳深情地望着沈溪,脸上带着一抹羞红。

  相比于熙儿,她更加温柔体贴,最重要的是她聪明伶俐,懂得尊卑贵贱,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得到沈溪的赏识和疼惜。

  一个聪明的女人往往能得到男人更多宠爱,而熙儿在这方面就没什么头脑,甚至不会为自己规划。

  之前沈溪觉得像云柳这样聪明的女孩子,留在身边未必是什么好事。不过逐渐的,沈溪发现自己真的离不开这两个能干的女人,既然无法割舍,不如直接将之收入房中,只有自己的女人才会跟自己一条心,否则就会出现被旁人收买的风险。

  沈溪微微点头,手揽紧云柳那如柳絮般纤弱的细腰,笑了笑问道:“为何不多睡一会儿?”

  云柳低下头,显得心事重重:“得大人垂怜,如今连熙儿都如愿以偿,贱妾已无它求,只希望大人将来不要嫌弃!”

  沈溪道:“我沈溪不是始乱终弃之人,你跟熙儿留在我身边,暂且帮我做事,不过回去后你们慢慢把手头上的事情放出去,别什么都亲历亲为,你们应该学着培养一批帮手,统筹全局,而不是折腾自己,忙个不停,我看着于心不忍……”

  云柳含情脉脉地望着沈溪:“大人,这是贱妾心甘情愿的!”

  就是这么一句包含无限柔情的话语,让沈溪大为感动,忍不住再次将云柳抱紧……因二人动作幅度稍微有些大,熙儿从睡梦中惊醒,蓦地睁开眼睛。

  熙儿是那种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正如云柳之前所说,熙儿出身好,童年安定祥和,生活中充满欢声笑语,跟她现在飘泊不定前途没有指望的刀口舔血生涯形成鲜明对比,心中充满反差,以至于很多时候都会做噩梦。

  熙儿非常容易被外界的一点点声音惊扰,而且惧怕陌生人和突如其来的莫名声响,这是个脆弱而又敏感的女孩。

  不过等熙儿定下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因眼前不过是沈溪在宠幸云柳而已。

  昨夜云柳将沈溪的宠爱基本都让给她,熙儿此时也知道感恩,没有打扰沈溪跟云柳成就好事。

  不过她难免有些好奇,想知道云柳平时是如何得到沈溪垂怜的。

  熙儿只是个初入闺房的丫头,即便当初栖身教坊司,也是作为玉娘的打手以及探子出现,根本就没有系统地学过男女之事,她所知不过是一些道听途说来的东西。

  之前云柳说要教导她,但二人一直在外调查情报,肩负军国大事,根本就没时间和精力谈论闺房之乐。

  况且云柳也不想把自己跟沈溪的详细细节说给熙儿听,怕自己的小姐妹吃味。

  现在情况又有所不同。

  既然熙儿也如愿以偿成为沈溪的女人,云柳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她可以根据自己成为沈溪女人这段时间来的经历,告诉熙儿一些事,诸如沈溪平时的起居习惯,还有一些更为私密的东西,都可以在姐妹间分享。

  另外,如果单纯靠熙儿或者云柳,很难得到沈溪长时间的垂青,这点她们都心知肚明,所以最好的固宠方式便是保证良好的姐妹关系,共享一切,揣摩清沈溪的喜好,以集体的力量取胜。

  “熙儿,看什么看,以后大人就是我们的老爷,你要学机灵点儿!”

  云柳看到熙儿在偷瞄,立即直起身子,将熙儿拉过来,“大人,这丫头脑子总有些不开窍,以后贱妾会多教她一些!”

  沈溪笑道:“你昨日便已经说过了……也好,平时你们基本都在一起,配合无间,以后在闺房中也做那并蒂莲花,相互依偎相互扶持!哦对了,你们既然跟了我,以后别再跟你们干娘有联系……”

  这是一段抹不开的过节,沈溪提到玉娘时,云柳和熙儿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虽然她们从一开始便是玉娘送给沈溪的礼物,但实际上她们也肩负着监视沈溪日常起居,刺探情报的责任。

  但她们被沈溪的人格魅力折服,西北之战后,决定死心塌地跟随沈溪,可玉娘那边她们也必须要做出交待,不能说想脱离就能脱离的。

  二人毕竟是东厂番子。

  沈溪看二人脸色,便知道她们心中在想什么,当即道:“你们不必胡思乱想,我回头会找玉娘说,以后她不会找你们的麻烦……至于你们刺探情报,最好跳过厂卫,这样才能心无旁骛地帮我做事!我不希望身边人,一边帮我,一边还想服从别人,哪怕那个人对你们有恩!”

  云柳表态:“是,大人。贱妾知道如何做了!”

  突然被沈溪提及玉娘,之前那种和谐的氛围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在沈溪很快就转移了话题,慢慢的感觉便找回来了。

  毕竟对于云柳和熙儿来说,她们最希望得到的其实不是男欢女爱,而是一种归属感,沈溪是那种能给予她们安全港湾的男人。

  之后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了,晚上和白天的感觉始终有所不同,沈溪左拥右抱,尽享温柔,一直躲在寝帐中没有出门。

  毕竟今天已是二月初一,来日就要动身北上,这一天军中上下都在收拾行装,在没有叛军和交趾军骚扰的情况下,沈溪可以安心在营帐中享受。

  沈溪发现,其实他的心态跟云柳和熙儿无本质区别,因为他同样也缺乏一份归属感。

  自打穿越到大明以来,由于他的思想跟这个时代所有人迥异,使得他很难融入社会,就算在朝中立下再多的功劳,也难得到那些正统文官的青睐。

  现在他后宅中多了两个无家可归且对他千依百顺的女子,在他看来不过是命运给自己的补偿,至于这么做是否符合固有的价值取向,他已不想计较,他只知道,自己需要这两个女人,需要这种归属感,这就够了。

  至于别人对他的看法和评价,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

  ……

  一直到中午天空放晴,云柳和熙儿才起床。

  沈溪的寝帐成了云柳和熙儿的闺房,作为熙儿正式被沈溪接纳的第一天,云柳进行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仪式……让熙儿起来穿上女装,在铜镜前好好装扮了一番,把自己最美丽的容貌展示给沈溪。

  论姿色,熙儿不比云柳差。

  当初在汀州府教坊司,熙儿跟云柳都是玉娘手底下的红人,不过那时沈溪只是个十岁的少年郎,就算才名卓著,也不会得到姑娘青睐。

  但现在情况却迥然不同,沈溪大权在手,别人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现在他是三军主帅,统领西南六省兵马,而熙儿和云柳则只是他手底下的小兵。

  云柳帮熙儿装扮好,扶着熙儿站起来,先带着她转了个圈,才娉婷地走向沈溪。由于刚破瓜不久,熙儿走路多少有些不适,走路犹如风吹杨柳,别有一番风韵。

  云柳来到沈溪跟前,娉婷施礼,然后笑着问道:“不知可入大人的法眼?”

  沈溪笑道:“不错,模样俊俏,令人怦然心动……我现在想起第一次在汀州府教坊司见到熙儿的情景了!”

  熙儿原本笑得很开心,听到这话,俏脸飞霞,连耳朵都红透了,羞惭地低下头。

  当初在汀州府时,为了沈溪一张画像,熙儿动用老本,抵押了所有金银首饰,结果她晚上就到沈溪房里偷了回去,做了回梁上君子,这也是熙儿一直以来羞于面对沈溪的重要原因。

  正是之前种种,沈溪对熙儿抱有成见,觉得这个女孩不能遵从基本的规矩,从未有过将她纳在身边的意思。不想造化弄人,现在竟然走到了一起。

  云柳笑道:“大人喜欢就好,可惜这丫头平时不能在外如此装束,不如让她入夜后好好装扮,过来侍奉大人!”

  显然,云柳想多帮自己的姐妹争取宠爱,她自己与沈溪云雨多次,可惜一直没有怀上身孕。云柳深知以她的出身,能得到一个子嗣对固宠有多重要,哪怕只是熙儿的子嗣,对她来说也大有助益。

  多了熙儿,等于是增添了一份对未来的希望,所以她珍惜现在的每一刻钟,努力让自己和熙儿怀上沈溪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