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七二章 当家作主
  京城。

  朱厚照当皇帝快一个月了。

  孝宗陵墓已选好,就定在施家台,名为泰陵,由司马真人、礼部右侍郎王华等人查看过后,确认风水没有任何问题,于是正式开建陵墓。

  按照泰陵修建计划,地下玄宫大概四五个月内建工,至于地上建筑,则需要九个月到一年时间来修建。

  也就是说,在泰陵玄宫修建完毕前,朱祐樘不会下葬,不过灵堂会迁出乾清宫正殿,转移到后庑,乾清宫将作为新皇的起居宫殿使用。

  朱厚照当皇帝这一个月,除了临幸几个小宫女,给自己老爹定下陵墓,别的事基本就没他份儿了,他对这种生活状态非常不满,感觉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主,太过憋屈。

  朱厚照身边的人,没几个有真本事,张苑、戴义等人,根本无法做到跟刘健和李东阳等人抗衡,朝廷大小事情都被内阁掌控。

  二月初三,朱厚照会见朝臣,谈及两方面内容。

  第一项涉及西北军务,蒙古亦思马因部仍旧频频犯边,之前孝宗所定和谈之议,并未转达给朱厚照知晓,而朱厚照骨子里从来不想跟别人和谈,在他看来,这种面临外辱的战事就应该打到底,这种看法跟刘健、李东阳意见相仿。

  刘健在西北用兵上主张抵御外敌于国门之外,倒不是刘健主战,而是因为这涉及到孝宗驾崩新皇登基,朝廷需要一场外战的胜利来奠定大明声威。如今西南战事已平息,不可能重燃战火,那就只有在西北战场做文章。

  朱厚照的主张跟刘健不谋而合,如此一来西北战事已到不用商议的地步,必然要以武力来说话。

  谢迁作为孝宗时朝廷与鞑靼和谈的少数知情者,而且还是主导和谈之人,心里不由带着几分着急,但他又不能跟朱厚照详细说明此事,只有先装糊涂,准备私下再跟朱厚照奏禀。

  朝堂上第二项商议事项,是在北方推广新作物。

  这是根据南方广东、福建两地官府奏禀的情况,由户部发文,交由内阁审核,再拿到朝堂上商议。

  因为头两年广东和福建两省大面积推广新作物,使得玉米和番薯在南方栽种面积逐渐增加,百姓认可新作物,以至于玉米、番薯、辣椒等推广速度非常快,如今沈溪在没有经过朝廷审批的情况下,在西南六省也大力推广栽种。

  至于江北之地,距离朝廷中枢太近,新作物的种植受到严格管制。

  朱厚照道:“既然外来作物能让我大明百姓受益,为何不大力推广?刘少傅,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务必在江水以北,推广这几种作物,如此百姓才能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刘健出列奏禀:“陛下,老臣认为,新作物当在南方先行试验,不可轻易推广到北方。外来之物必有妖邪,此等作物未经百姓长期食用验证,如何能做到让人放心栽种?若是几年后,土地板结,肥力耗尽,粮食绝收,我大明百姓很可能要因此挨饿受冻……”

  每一桩新事物推广,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那些老古董,对于新生事物必然先将其妖魔化一番,要等实践证明后才逐渐认可。

  就好像玉米、番薯、马铃薯等新作物,这些东西暂时不会被作为主要食物,而刘健等人也怕这些作物有什么未知的风险,比如说令土地在未来几年由熟变生,或者百姓长期食用会有什么毒副作用……

  说白了,一切都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人们的谨慎本身没有问题,沈溪之所以敢推广这些作物,是因为他知道经过未来几百年耕种,已证明这些作物无毒无害,甚至养活了世界上大多数人口,在有理论和实践基础的情况下,沈溪展开推广没什么问题。

  而刘健和李东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阻挠大规模推广,也没有任何问题。

  孝宗朝百姓在不耕作新作物的情况下,基本能做到温饱,推广新作物在朝臣们看来意义不是很大,在刘健、李东阳这些思想保守的老臣心目中,既然百姓耕种传统作物便可以做到养家糊口,何必冒着未知的风险费心费力去推广新作物,反倒有可能影响百姓民生呢?

  朱厚照道:“百姓现在日子过得很清苦,朕认为推广新作物还是有其必要的……刘少傅,这件事朕已经决定了,你不会是故意跟朕唱反调,让朕为难吧?”

  “嗯!?”

  刘健没想到朱厚照会在这个问题上展示如此强硬的态度。

  尽管萧敬在旁边拼命给朱厚照使眼色,希望朱厚照能维护一下刘健这位大明首辅的面子,但朱厚照视熟视无睹,他一旦任性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此时他一心想以此证明自己可以在朝堂上当家作主,而不是事事听从别人的意见。

  刘健舒了口气,道:“陛下既然如此决定,老臣附议,但在北方各省,推广面积不可骤然增加,需逐步推广!”

  朱厚照立即感受到决策的快乐,非常满足,顿时觉得刘健顺眼多了,他故作沉思状,半晌后才道:

  “刘少傅说得有理,直接推广开来,确有不妥之处,那就逐步推广,先让部分百姓耕种一下试试,如果效果好,来年再增加耕作面积。过个几年确认没有问题,才全面推广,让大明百姓至少在吃的问题上不用发愁……”

  刘健看出来了,朱厚照存心跟他作对,他不觉得小皇帝有多认可新作物。

  确定这件事后,刘健没有过多勉强,毕竟在老臣眼中,新皇做事太过恣意,需要打压一番,但如果什么事都压制,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散朝后,众大臣自行出宫,刘健和李东阳则回文渊阁。

  李东阳不解地问道:“刘少傅何必顺从陛下之意,在北方推广那什么玉米、番薯?不怕这些东西将我大明百姓的身体给吃坏了?”

  刘健摇头:“陛下执意如此,又能如何?此事不过一念之间,好或者坏,你我都不清楚,但若老朽在朝堂上当众否定陛下,旁人会如何看待老朽?”

  大明文官擅权,目的不是为了独揽朝政,大小事情全凭个人喜好行事,刘健和李东阳等人基本能做到忠君,只是在他们的思想中,新皇年少无知,无法明断是非,所以才会越俎代庖,帮新皇决定大小事情。

  可一旦在朝会上与皇帝发生冲突,刘健和李东阳等人又会以儒家中庸思想做出妥协。

  这也是朱厚照没有掌握到的情况,其实刘健和李东阳的专权并不是绝对的,他们都爱惜羽毛,不会跟皇帝正面冲突。

  以前刘健和李东阳打压朱厚照,是因为那时他还是太子,而朱厚照登基后总拿自己当太子时跟内阁敌对的关系来看待刘健和李东阳,错误地以为自己无法掌权,但其实刘健和李东阳已在逐渐放权给朱厚照。

  可惜现在朱厚照手底下无人帮他把这放出来的权力收拢,萧敬作为老好人不管不问,而张苑、戴义等人又顶不起来,以至于就算内阁放出权力,朱厚照也没能力接收,最后的结果便是权力依然掌握在内阁手中。

  ……

  ……

  朱厚照在朝堂上难得当家作主一次,显得非常高兴,散朝便返回乾清宫,准备吃点儿好的犒劳自己。

  大明朝会在弘治朝中后期以及正德朝,基本都是午朝,这跟弘治皇帝身体羸弱而正德皇帝登基时年少有关。

  明朝中前期由于内阁和司礼监双决策层的存在,导致二者间相互制约,同时具体事务又由六部实施,故内阁虽然处于决策层,但却不掌握实权,在弘治皇帝及之前很长时间,朝廷大小权力都牢牢地掌握在皇帝手中,皇权凸显。

  但在孝宗朝后,内阁开始有了实权,不但作为决策层,也可以作为执行层存在,以至于内阁大学士权力陡增,而司礼监又因萧敬等人不作为,导致权力逐渐旁落。皇权此时也就自然而然显现颓势,朱厚照总感觉自己的权力被别人掌控。

  一个月过去,朱厚照终于可以享用肉食,这对于一个曾无肉不欢的少年来说,比起不用穿孝服更感到快活。

  乾清宫内,张苑见朱厚照心情不错,不由问道:“陛下,您今晚……是否有安排?”

  “安排?哈哈,对,给朕找几名宫女来,朕高兴……张苑,你记得找漂亮点儿的,以后朕重重有赏!”

  到如今,朱厚照对别人做出封赏,依然是以开空头支票的方式进行,因为他现在仍旧没感觉自己掌握实权。

  张苑道:“陛下放心,奴婢一定给您办得妥妥当当,让陛下今夜睡得安稳踏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