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七四章 新“八虎”
  在当皇帝之前,朱厚照出宫便已快到肆无忌惮的地步,因那时朱祐樘生病,张皇后又在坤宁宫极少出来,没人能约束他。

  后来朱厚照跟着司马真人修炼仙法,有一段时间没出宫,似乎把这回事给忘记了,等他当上皇帝后,在皇宫中体会不到当皇帝的快乐,便想以皇帝的身份出宫游玩。

  朱厚照虽然很想出宫,但也知道晚上紫禁城的宫门会关闭,离开多有不便。

  以前他出宫只是一个人,得化妆成小太监,现在当了皇帝,待遇自然不同,出宫要有一番周详的安排,最重要是带“自己人”出去,身边要有人保护安全,还需大批银两,再也不用张延龄帮忙打点,他觉得自己可以正大光明出宫。

  人手方面倒容易安排,比如说张苑、戴义等人,再叫上几名侍卫,就可以出宫。

  但钱财就不那么好办了,熊孩子根本不知道还有内库这回事,即便知道如今内库掌握在张太后手中,张太后不开口,他无法从内库支取一分钱,以前兜里多少银子现在还是老样子,“穷”得叮当响。

  “张苑,朕手头不太宽裕,你可有银子?”

  朱厚照打量心腹太监张苑,问道,“朕明日出宫,身上没有银子可不行,你有多少?”

  张苑作为东宫常侍,平时俸禄不少,以前他或许还想拿出一点儿来讨好朱厚照,现在他通过帮朱厚照选小宫女这件事,赚了不少,反而越发抠门了。因为他发现,即便朱厚照当了皇帝,他也没得到提拔,所有承诺都还是水中花镜中月。

  张苑道:“陛下,奴婢有多少银子,您能不知晓?您前几次出宫的时候,奴婢可是将所有积攒的银子,都交给陛下您了啊!”

  朱厚照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当即点头:“张苑,朕知道你忠心,但有些事……你必须得帮朕解决一下,朕手头如果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的话,出宫意义何在?难道要靠建昌侯,让他帮朕打点?”

  “朕想出去自己找地方……体察民情,岂能被建昌侯左右?张苑,你去给朕找些银子回来,不用多,一百两银子应该够了!”

  张苑一听傻眼了。

  别说一百两,就算是五百两银子他也拿得出来,因为新皇登基,前来巴结他的人多了去了,再加上他从帮新皇选宫女侍寝这件事上赚足了银子,身家比起以前丰厚了许多。

  但他刚说没有银子,贸然拿出来肯定会被朱厚照怀疑,他此时自然想从别人身上盘剥些回来。

  张苑心想:“陛下已登基,不再是太子,要出宫的话但凡跟人说缺银子,别人一定会孝敬,如此一来我不但没有损失,可能还会小赚!哈,我可真聪明,若非如此,可能我还要倒亏一百两!”

  张苑是市井小民出身,平时游手好闲,贪婪成性,这样的性格很容易因小失大,他根本不懂有付出才有回报的道理,否则以他的位置,必然能早早奠定朱厚照头马的身份,可惜因为他的无知,总是跟好机会失之交臂。

  ……

  ……

  当晚,张苑便去找一些职司太监过来商议银子的事情。

  皇帝出宫,这件事张苑不想声张,他知道那些老宫女对此不感兴趣,因为女人将来再有地位,最多也就成为坤宁宫的管事,而眼下张皇后暂居坤宁宫,坤宁宫管事宫女的职位可不好争取。

  等张皇后迁居清宁宫后,众宫女才有出头的机会,而那时还要看新的六宫之主是否喜欢她们,因此现在她们宁可多去争取手下的小宫女得到圣宠,也不会赞助皇帝出宫。

  而太监则截然不同。

  因为大明太监可以掌握权力,以至于那些年老有资历,但一直混得不如意的太监都希望通过一些门路来获得晋升的机会。

  宫里那么多人,最有巴结价值的自然是皇帝,旁人就算给了他们许诺,没有皇帝的认可也是徒劳。

  张苑找来的这些人,除了之前就已经跟朱厚照走得很近的戴义,还有李兴、覃观等人,这些人在皇宫中都有一定地位,但尚未接触核心权力。同时到来的还有历史上未来八虎成员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聚等太监,这些人跟张苑都走得比较近。

  这些太监在愗勤殿见到张苑,李兴上来便问:“张公公,您有什么要紧事,居然要将我等都叫来,莫不是陛下有什么事交待我等去做?”

  张苑道:“李公公,诸位公公,这事儿……有些不太好说,但关系到大家的未来,却又不得不……嗨,我就明说了吧,之前的东宫太子现如今已君临天下,诸位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

  一众太监面面相觑,他们一向瞧不起市井出身的张苑,就算张苑掌握权力,这些人也不过是面子上巴结一下,其实内心都在想怎么取代张苑,成为朱厚照最亲近的人。

  但张苑说话的语气和方式,却让他们觉得张苑不好对付。

  张苑的弦外音是……别看你们现在混得还不错,但想要保住眼前的地位,必须要会做事,知道如何巴结陛下,巴结陛下的同时还得巴结我,我才会在陛下面前为你们说好话。你们如果觉得没必要,我行我素,我非但不帮你们说好话,还会在陛下面前出言攻讦,看看最后谁吃亏!

  马永成是在场太监中数一数二的老资历,问道:“张公公有什么事,尽管直说,你不会又想让咱们孝敬你吧?”

  张苑道:“没有的事,难道咱家是那种贪心不足的人吗?这么说吧,陛下现在想要出宫游玩……”

  “啊!?”

  张苑的话没说完,在场一众太监都面面相觑,似乎听出这其中有什么诀窍。

  “别大惊小怪,时间就定在明日!”张苑继续说道,“陛下以前也曾出宫,不过那已是在东宫的时候,这次陛下出宫,除了带几名随从太监外,还会带上侍卫贴身保护,算是……体察民情……”

  在场的太监年老成精,立即琢磨开这件事了。

  朱厚照要出宫,这是他们接近朱厚照的最好机会,说是出去体察民情,其实只是打个幌子,最重要的还是游玩,能跟在新皇身边吃喝玩乐,以后必然会被新皇当作心腹,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巴结方式了。

  戴义道:“张公公,你没骗咱家吧?”

  所有人都看向张苑,生怕这是他为了捞好处而编撰出来的,张苑道:“戴公公不信?明日便知晓,陛下要带出去的人中,咱家先举荐了你,你明日将是随驾同行人员之一!”

  戴义虽然在司礼监任职,但因他地位不及萧敬、谷大用等人,以至于在宫中说话不怎么管用,闻言脸上露出喜色。

  旁边李兴赶忙问道:“随行出宫的还有谁?”

  张苑道:“陛下暂时没点名,不过依咱家看来……”

  话说了一半,张苑突然卖起了关子,李兴等人都有些着急,他们迫切想知道到底谁能跟新皇一起出宫,但他们也知道,如果事情早定下来了,那张苑把他们请来也没什么意义。

  李兴道:“张公公把话说开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直言,我等不是不识相之人,如果你能在陛下面前举荐,我等难道还会亏待你不成?”

  张苑这才笑道:“咱家可没有要跟你们伸手要银子的意思。陛下的确没有点其他人的名子,只是陛下出宫……总归要见识一下外面的光景,如果身边一点儿银子都没有,陛下想去何处歇脚,连几文钱都拿不出来,岂非贻笑大方?而且陛下要去的,可不是茶楼酒肆这些地方,而是……咳咳,你们自己领会吧!”

  几名太监面面相觑。

  关于张苑在宫里帮新皇选宫女侍寝的事情,已不算秘密,至少跟东宫关系比较近的这些太监都知晓,他们自然知道新皇登基后,风流成性,以至于身边的宫女就没断过。

  现在张苑说话说半截,皇帝出宫要做什么,他们拿脑袋瓜稍微琢磨一下,便大概知晓了。

  皇帝分明是想出去寻花问柳。

  马永成有些惊愕:“张公公,你可要劝诫陛下,最好不要出宫,实在太危险了!若沾染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回来,这可开不得玩笑……”

  张苑道:“马公公的话咱家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不干不净的东西?以前陛下在东宫时也曾出过宫门,从未见沾染什么不干不净……咳咳!”

  他本想说朱厚照出宫没有遇到过麻烦,但马上想到之前朱厚照因为喝醉酒闹事,结果请进来个司马真人,非说宫里有妖邪之物,因此话说了半截又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