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七五章 忠心的体现方式
  无论马永成、戴义等人对皇帝出宫的事情是否支持,都不是他们所能阻拦的,朱厚照坚持要出宫,作为皇帝的家奴,他们只有唯唯诺诺遵从的份儿,即便要反对也轮不到他们。

  但反过来,这却是他们巴结朱厚照的大好机会,张苑说了,需要银子打点,新皇刚登基,手头捉襟见肘,要银子只能由下面的人出,而每个人孝敬银子的多寡,将直接决定他们是否有资格跟皇帝一同出宫,成为皇帝的心腹。

  张苑眼看众太监都不说话,心里有些着急,他不知道这些人听懂没有。张苑看向戴义,道:

  “戴公公,别人不表态,是因为陛下没有钦点他们一同跟随,而你则是陛下点名一起出宫的……你不做表示似乎说不过去啊!”

  戴义迟疑半晌,有些不情愿地说:“那咱家就出二十两银子好了!”

  等戴义说出此话,在场太监俱都看向他,显然二十两银子有些拿不出手。

  大明不比别的朝代,皇宫里的太监,但凡是有油水的职司衙门太监,每月的好处费就不止二十两,戴义人在司礼监,旁人看来,那是大明富得流油的衙门,就算戴义不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也不至于说二十两就打发了。

  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戴义有些不太自然,道:“咱家虽然人在司礼监,但那不过是空衔,萧公公是何等人,诸位应该比咱家清楚,如今的司礼监已然是清水衙门,哪里来那么多银钱?”

  “这些银子,还是咱家压箱点儿的养老金,再过一两年咱家就要出宫去了,不比尔等……”

  论岁数,戴义的确到了致仕的年岁,按照宫里的规矩,太监到六十岁左右就得出宫。太监年老后留在宫里做不了事情,反倒需要内府养着,不如将之送出宫去,既能让这些太监颐养天年,朝廷又能节省一笔开销,何乐而不为?

  李兴冷笑不已:“戴公公,您这是看陛下钦点您出宫,不觉得机会难得,所以只出二十两银子来打陛下的脸,是吗?”

  马永成略带不屑:“李公公,甭说旁人,你先说自己出多少银子。若是也出个二三十两,就莫五十步笑百步了!”

  李兴一脸得意:“咱家岂是那种不念君恩的小人?就算咱家将来没养老银子,也要将少主伺候舒坦了……咱家感念皇室恩德,要不是宫里养着我等,恐怕早在宫外饿死了,外面什么世道,你们不会完全不知吧?咱家这次出三百两银子!”

  “哇!”

  在场的老太监都不算穷人,但听到三百两银子的价码,还是在心里感叹,李兴真是有钱。

  张苑非常高兴,道:“李公公,还是你忠君,其他人有出更多的么?不然,咱家可要在陛下面前,好好为李公公表一下忠心……”

  马永成不屑地道:“这年头,忠心竟然开始用银子来衡量了,真是世态炎凉啊!”

  张苑冷笑道:“马公公,我们中间你资格最老,也最德高望重,但也不至于这么讽刺后辈吧?”

  “陛下要出宫体察民情,需要花销,若咱们手里有银子,自然要为陛下拿些出来。李公公连自己养老银子都不留,一心为陛下效力,这不是忠心是什么?你要是出的银子更多,咱家自然也会据实在陛下面前陈述!”

  “这种事,没什么可隐瞒的!”

  李兴脸上满是得意:“张公公此话说得中肯,事实便是如此……也不想想,同样的机会摆在面前,你不把握,咱家把握了,马公公却诽谤咱家的忠心,马公公有些过分了!”

  “吾等宫人没有子婿,将来养老送终指望不上别人,留下银子傍身无可厚非。你马公公不愿出钱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咱家可要献出银子供陛下花销……”

  马永成拿不出三百两银子,当即一甩袖:“先皇不在了,你们陪着新皇出宫去胡闹,若事情闹大了,看你们怎么收场,到时候太后娘娘一定会怪罪下来的!告辞了……”转身要走,却被张苑和李兴拦了下来。

  马永成冷笑不已:“怎么,不让走?”

  李兴道:“马公公,听你的意思,是要去找太后或者萧公公告状?你这么走了,我们怎对得起陛下的信任?”

  其余太监虽然拿不出太多银子,但也都在打量马永成。

  马永成脸都憋红了,半晌后说道:“你们要作何?咱家不是那种不讲情面之人,这状……咱家不告!”

  “这就对了!”

  张苑嚣张地说,“立个誓言吧,不发个毒誓,咱家不能完全相信马公公你啊!”

  马永成被张苑逼得没办法,只能举起手对天发誓:“咱家发誓绝对不向太后和萧公公状告陛下出宫之事,否则天打五雷轰……怎么,如此还不行?”

  张苑和李兴这才让路,让马永成自行离开。

  ……

  ……

  经过张苑一番筹备,为朱厚照拿到四百多两银子的出宫经费,其余太监就算知道自己未必能跟着新皇出宫,但多少还是捐献了一些出来,为了是让张苑在朱厚照面前褒扬他们的功劳。

  张苑不负所望,到朱厚照面前好好说了说这些捐钱太监的“忠心”,不过孝敬的数字被他降了些,李兴捐出三百两银子,到张苑这里变成了一百五十两,而其余人等也都打了个对折。

  银子被张苑克扣一半,在他看来已经非常仁慈了,他原本想把除一百两外的银子全都克扣下来,但想了想如果正好凑一百两回来,必然引起朱厚照的怀疑,于是“慷慨”了一回,足足为朱厚照留下二百二十两银子。

  “……做得好,做得好!”

  翌日清晨,朱厚照从张苑口中得知情况后,兴奋不已,对张苑大加赞赏。

  张苑见朱厚照兴奋的模样,便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得到了新皇的欣赏,不由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真的很能干,既为朱厚照筹集到了足够多的出宫经费,自己还白得一大笔银子,真可谓一举两得。

  更加重要的是,张苑发现李兴原来是个土老肥,准备以后找机会再从李兴身上敲诈一笔。

  朱厚照兴奋之余,依然带着几分谨慎,想了想吩咐道:“张公公,今天朕要出宫,必须先好好筹划一番,原本朕打算带你出宫去,但若你不在乾清宫挡驾,很容易被人发现朕已不在宫里了,所以……”

  之前张苑洋洋得意,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立即变得僵硬起来……他原本想出宫去看看外面的风景,顺带趁着朱厚照寻欢作乐的间隙,抽空去找寻一下自己留在京城的妻子,谁想愿望一下子泡汤了。

  张苑赶紧道:“陛下,让奴婢跟您一起出去吧,也好保驾护航!”

  “你那小身板保什么驾,朕出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早就有经验了,外面没什么危险,银子你先给朕,朕带着戴公公……哦对了,还有李公公一起出去便可,有他们在,你尽可放心,朕相信他们能打点好朕在宫外的一切。你就留在乾清宫,好好为朕办事,如果做得好,朕回头大加封赏!”

  朱厚照再次许下空头支票,不但剥夺张苑出宫的资格,还说要带戴义和李兴出宫,让张苑觉得大难临头。

  如果这些人在朱厚照面前把捐献银子的数目一说,那他就要倒大霉了,稍有不慎一个欺君的大罪就要落在头上。

  但皇帝的意志又不能违抗,张苑只好行礼:“奴婢遵旨,不过陛下您……还是小心些,早去早回!”

  “知道了,真啰嗦,你在宫里好好为朕做事,如果有太监宫女来,你随便打发了;如果母后亲临,你就说朕在后殿休息,想方设法拖延时间;如果是萧公公,你就强势些,将他阻挡在宫门外,说这是朕的旨意,知道吗?”

  朱厚照为自己出宫不被老娘知晓,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予以说明。

  张苑一一应了下来,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心,就在他神色恍惚时,朱厚照已准备到后殿穿太监衣服。

  “陛下,您这是……”

  张苑有些看不懂,如今朱厚照已贵为皇帝,居然还要穿太监衣服出宫?

  朱厚照笑呵呵道:“朕这不是想低调些吗?如今有戴公公和刘公公陪朕出宫,朕只需跟在他们身后,谁会怀疑?哈哈,还是朕聪明,朕这么做别人一定不会知晓,出宫后想去何处便去何处,哈哈!”

  朱厚照非常得意,当了皇帝,偷偷摸摸更容易了,现在只要让戴义和李兴带着他出宫便可,出宫后让戴义和李兴在旁“护驾”……出门带俩随从,到哪儿都有面子。

  张苑皱着眉头,咽了口唾沫,面对一个喜欢胡闹的皇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朱厚照兴冲冲将太监服换好,一刻都不想在宫里多待,让张苑迅速去将戴义和李兴叫来陪同他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