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七六章 明抢
  朱厚照出宫前充满了憧憬,兴奋无比,脚步轻盈,但出宫后才发现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目前大明尚处于国丧期,京城主要娱乐场所,诸如教坊司、秦楼、戏院、棋社等处,都处于关门歇业的状态,再加上本身正月刚过,这初春乍暖还寒的,市井间没无太多人,就连茶楼和酒肆基本也都处于关门闭户的状态。

  另外,现如今虽然距离弘治十八年会试已经很近,往年各种文会、诗会、同乡会层出不穷,但今年情况却不同,御史言官都在盯着,一旦哪个在国丧期间嬉戏失态,动辄取消考试资格,因此举子们都躲在客栈或者借住的民居里,埋头苦读,只等二月初九到来。

  现在京城只有一早一晚两市时部分街巷热闹些,对于那些熟悉早市、晚市的商家和百姓来说,知道什么时候出来能购买到商品。而对于朱厚照这样出宫纯粹是为了游玩的人来说,面对冷冷清清的街道,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戴义在宫里地位很高,以前经常出皇宫,当下对朱厚照解释道:“陛下,如今刚出正月,街上行人少属于正常现象。另外,先皇尚未入陵寝,京城怕是要再过几个月,才能恢复以往的热闹!”

  朱厚照一听急了,厉声道:“什么,竟然让本宫等上几个月?朕一天都不能等……戴公公,朕现在命令你,马上去将那些秦楼楚馆的门叫开,朕这就要进去,你要是不听话,看朕怎么处置你!”

  戴义和李兴原本以为跟着朱厚照出来,是巴结新皇的最好机会,未料事到临头才知道这营生不好干。

  戴义急道:“陛下,您乃九五之尊,您若轻易亮出身份,怕是会出什么意外,还有您去秦楼楚馆,恐有失身份……”

  戴义没在东宫当过差,对朱厚照的性格捉摸不透,不知道朱厚照的喜恶,以为能用自己的苦口婆心劝皇帝回心转意,却不知此举乃是在为自己找麻烦。朱厚照当胸踹了戴义一脚,将老太监摔了个仰八叉,怒道:“再不去,朕杀了你!”

  这下戴义傻眼了,哭丧着脸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灰溜溜地去附近一家秦楼叫门,但他不敢随便报出朱厚照的身份,闷头敲门半晌后,终于有人从里面打开房门。

  那人戴着绿巾,一看就是这家秦楼的龟奴,抬眼打量戴义,见戴义身上衣服料子不错,知道非富则贵,当即客气地问道:“客人要做什么?”

  戴义道:“今日有贵客想光顾你们的生意!”

  龟奴直接将房门关上,门内传来声音:“先皇大殡,这时候也敢逛窑子,活腻味了吧!?”

  一句话就把戴义呛得不轻,他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如今正值国丧期间,举国哀悼,禁止娱乐。谁想先皇唯一的儿子却按捺不住,要出宫来逛窑子,这事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可笑。

  这下戴义没辙了,只能回去将那龟奴的话原封不动告知朱厚照,谁想又被朱厚照踹了一脚。

  朱厚照也不管戴义是宫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但凡他觉得不顺眼的太监,想踹谁就踹谁,破口大骂:“你个戴义,不长脑子么?就说朕要进去,看看谁敢耍横!”

  戴义赶紧跪到地上磕头:“陛下,不是老奴不想说,实在顾及您的安危,不敢说啊……”

  恰在此时,李兴指着远处道:“陛下,看那边,似乎有顶小轿过来了!”

  朱厚照侧头看了过去,果然泡子河边,有一顶二人抬的小轿,晃晃悠悠往这边来了,除了两名轿夫外,后面似乎还跟着一个人。

  朱厚照瞧清楚后,问道:“这又如何?”

  李兴笑盈盈道:“陛下,您没看出来么,那应该是某个官家女子的小轿。里面……应该是什么府上的小姐或者夫人……不然怎带着丫鬟?”

  朱厚照眨眨小眼睛,问道:“那又怎样?”

  李兴凑到朱厚照耳边说了一番话,朱厚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搓着手一脸兴奋,随后有些迟疑:

  “这……这不太好吧?朕好歹懂得礼义廉耻,如果做了……那种事,被人知晓,岂非让人非议?”

  李兴所提意见,乃是“强抢民女”,在世人眼中,这种行为天理不容,但在李兴这样只知道谄上的太监眼里,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甚至可说不值一提。

  太监因身体方面的缺陷,只要是非观念稍弱,心理扭曲下久而久之人性就会变得阴暗,一时得志便无法无天,眼中根本没什么道德律法。

  如今李兴陪同出来的是当今大明皇帝,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朱厚照去抢个民间女子回来,并不打紧。

  李兴笑道:“陛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些都是您的臣民,陛下做什么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之前李兴在朱厚照耳边嘀咕,戴义不知他说的是什么,现在终于弄明白了李兴是想挑唆朱厚照“犯罪”。戴义秉性善良,见不得作奸犯科之事,赶紧出言提醒:“陛下,万万不可……”

  此番出宫来,朱厚照没寻到乐子,不甘心就这么回宫,现如今李兴为他指明一条道路,而他的年纪又正值探索和尝试欲望强烈的时候,并不觉得这么做有何不妥,当即怒道:“戴公公,你识相的话现在就去将风月场所的女人给朕叫出来,否则老老实实闭嘴!不然朕杀了你信不信?”

  戴义一看这架势,知道自己拉不回新皇那倔强的心,如果继续加以阻挠的话,很可能要遭受灭顶之灾,不如老老实实一旁待着。不过他马上想到一个很好的理由:“陛下,我们就这几人,如何去将人……抢回来?”

  朱厚照原本正兴奋,听到这话,笑容立即变得僵硬起来,琢磨了一下,点头道:“这话倒也有理,我们一共三人,对面两个轿夫外加一名丫鬟,还有个不知是小姐还是夫人,怎么办?李公公,这主意可是你出的,该不该由你出手?”

  李兴拍着胸脯道:“陛下请放心,一切交由奴婢解决!奴婢以前在宫外时,练过几天武功……”

  朱厚照一听,喜上眉梢,仔细打量一下李兴,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审视这名陪侍身边的太监,李兴虽然年岁不小,但因为脸上没胡子,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身子骨挺精干,当即满意点头:

  “行,李公公你上去,把人抢回来,朕重重有赏……记得把那丫鬟一起抢过来!”

  “是,陛下!”李兴难得找到跟朱厚照一起出宫的机会,这么好的时机他想好好把握,立即冲上前去。

  对面两个轿夫虽是男子,但较为瘦弱,行路间见前面冲来一人,以为是有急事的过客,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京城天子脚下,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只是往道边避让一下,这一让不要紧,正好被李兴抓住机会,上去便将当前一名轿夫踢倒在地。

  “啊?”

  随着轿夫倒地,轿子侧翻,轿子里的人发出一声惊呼,听起来似乎是一名妇人的叫声,而非少女。

  旁边躲开轿子的丫鬟出言质问:“你要作甚?”

  李兴暴喝一声,上去将另一名轿夫按倒在地上,抡起拳头便往那轿夫脸上招呼,先前被踹倒在地的轿夫挣扎着站起来,一边揉肚子,一边大声叫道:“打人啦,打人啦!”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在京城崇文门旁的大街上发生此等事情,那轿夫有些发懵,想叫人前来帮忙,可惜此时正值国丧期间,之前有官差在路上巡查来往行人,借机盘剥,所以此时街面人根本就没人。

  附近的住户听到外面有人喊叫,由于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也不敢随便打开门。

  李兴将后面那个轿夫打晕,又折返回来,冲着喊话的轿夫便是一拳,再次将其击倒在地。朱厚照见没人阻拦了,带着戴义一路小跑过来,将倒在地上的轿帘掀开,里面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妇人,容貌极为平常,尤其一脸的雀斑让人倒胃口,不由大感失望。

  再看那丫鬟,冬瓜脸,粗眉毛,张嘴就是大黄牙,这模样人见人嫌,更别说上前调戏了。

  朱厚照正不知怎么办,忽然远处有人喊“官差来了”,李兴愣了一下,站起来向远处眺望,发现街道尽头正有巡逻官兵到来,脸色大变,立即拉起朱厚照就开跑。

  可怜的戴义,五十多岁的人了,而且身体还不好,跟着李兴和朱厚照一路狂奔,直到大明门前才停下脚步,人已经累得快口吐白沫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