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八一章 交易
  高集本身并无多大的主意,构陷沈溪之事也完全是因高宁氏心中不甘主导促成。

  在这种问题上,高集绝对不会赞同,满面愠色:“此等事不可再提,我高家儿媳,即便毁了清白,也不会擅离门墙,让世人耻笑!”

  即便高集气愤难平,没有跟江栎唯彻底撕破脸皮,因为江栎唯以及他背后的力量现在是他唯一扳倒沈溪的指望。

  说是不会把儿媳送给张延龄,但高集事后盘算,一方面感觉自己被儿媳拖累,与沈溪作对实际上是被逼上梁山,心中惶恐不安;另一方面,得罪了沈溪,前途渺茫也就罢了,甚至还有可能下狱充军,高家百年累积的名望让自己一朝败尽,恐惧日甚,如今已到寝食难安的地步,深夜仍未能入眠。

  高宁氏闻听高集见客后夜不成寐,便带着参茶过来,关切问询:“不知家公作何如此烦忧?可是遇到了麻烦?”

  高集心情苦闷,心事不能跟府中幕僚说,又埋怨儿媳让自己进入进退两难之地,如今见高宁氏到来,唉声叹气:“之前锦衣卫的人来过,谈及案子……”

  关于案子细节,高集一个字都不想多谈,因为他知道这案子完全就是自触霉头,他跟沈溪远未到苦大仇深的地步。沈溪查封的东西其实跟高家没有任何关系,也不知道当日怎么的,被儿媳一逼就犯下大错,凭空树下沈溪这样一个强敌,令他声名扫地。无论这案子是否坐实,高家名誉必然毁了。

  高宁氏道:“既然是锦衣卫的人前来,应该会为我高家申冤吧?”

  高集道:“是老夫思虑不周,当日姓沈小儿并未在府衙逗留多久,很快就前往军营,且路途中多人见到,城中如今多有传闻,说是老夫诬陷忠良,这市井百姓实在是不识好歹……”

  高宁氏其实现在也为自己后悔了,但她却没敢表现出来,安慰道:“城中就算有些传闻,也无关大碍,真正能定夺案子的人,乃是京师来的那些钦差。家公,不知这位锦衣卫的上官,是如何跟您说及的?跟儿媳说说,或许会给您一些意见!”

  高集欲言又止,高宁氏察觉出一丝端倪,想了想道:“锦衣卫的人莫非也想找我们高家的麻烦……难道他没提出什么转圜的方式?”

  高集打量高宁氏一眼,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媳妇居然连这种事也能猜到,摇头道:“此人名叫江栎唯,乃京师锦衣卫镇抚,因在广东犯事下狱,后为人搭救官复原职。而当日令他下狱之人,正是他在福建时的旧交,那姓沈的小儿!”

  “哦!”

  高宁氏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道,“既然公爷能找到对姓沈的同仇敌忾之人,本为大善,想来此人跟公爷您提出一些难以接受的条件吧?”

  高集打量高宁氏,道:“你这都能推断出来?没错,江栎唯能在朝中复出,概因他背后有建昌侯支持。”

  “建昌侯系外戚,乃当今张太后胞弟,其在京城**掳掠无恶不作,即便朝中那么多忠直之臣,也未能动其分毫,可见其权势熏天……如今这建昌侯,居然提出非分之想,让你进京……唉!老夫一定不会答应此等事!”

  高宁氏听了花容惨淡,顿时沉默下来。

  高集道:“时候不早了,你回去歇息吧,料想我儿如今在京城也该完成会试,若是一切顺利,在三月初便可得知会试成绩,若能一榜高中,可让我高家扬名立万……”

  高宁氏脸上表情变幻莫测,最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断然道:“有了妾身的事情,相公在京城如何能抬起头来?此事定闹得沸沸扬扬,相公分心之下,本科登顶的可能微乎其微……”

  “唉,是妾身想岔了,没想到那沈溪年纪轻轻便在朝中积攒下如此深厚的人脉,寻常文官沾染上这等丑闻,早就革职查办,到了他那里却让三法司和兵部、吏部的人全部被惊动,下来后束手束脚,碌碌无为……”

  “家公,妾身连累了高家,玷污了高家门风,当以死来全名节。至于这位江大人所提条件……在妾身看来,其实合乎情理……”

  “什么?”

  高集惊讶地打量高宁氏。

  高宁氏道:“建昌侯贪财好色,听闻沈溪这个一向在朝中颇有清名的后起之秀,居然会对妾身觊觎,必然想一窥全貌。”

  “如今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朝廷派出这么多人前来查案,若真有心要将姓沈的打压下去,绝对不会派出如此多的人,莫说这案子本就未发生,即便发生了,朝廷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妾身怎敢求朝中为我高家申冤?”

  高集脸色冷峻,他仔细思考过高宁氏的话后,认为非常有道理,只是他之前一味麻痹自己,没敢多想。

  高宁氏再道:“妾身为高家惹来如此风波,自当由妾身来结束这一切。若是建昌侯能帮我高家申冤,妾身入京也是理所当然,那时家公只管对相公说,妾身因不甘受辱以死明志,相公定能体谅妾身的悲苦,将来或可发奋图强,在朝中有所作为……只要姓沈的被绳之以法,妾身死而无憾!”

  高集气愤不已:“你……你在胡说什么?这等事,岂是你一个妇道人家该说的?”

  高宁氏跪在地上,腰却挺得很直:“妾身置高家名望于不顾,逼家公为妾身做主,已然失德。家公对妾身的爱护,妾身感激不尽,来世为奴为婢,必当报答家公一片袒护之情。但如今形势危急,甚至连我高家名誉都不得保全,妾身只有牺牲自己,才能全了对高家的恩德,请家公成全,否则妾身当以死明志!”

  “你……”

  高集发现,自己完全被儿媳耍得团团转。

  在高宁氏面前,他完全不知该怎么办,现在高宁氏又以死威胁,若他不同意,以高宁氏的性子真会自尽,一个连自己名节都不要的女人,非常可怕,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到底是眼睁睁看着高宁氏去死,然后高家的名声扫地,还是将高宁氏送给张延龄,保全高家和自身。

  “唉!”最后,高集长长叹口气,道,“罢了罢了,你想怎样便怎样吧,你行事总是一意孤行,老夫实在拿你没办法……不过你也不必太过自责,沈溪那厮坏我家风,在他打你那一刻,便知道我高家不会善罢甘休!”

  ……

  ……

  高集令人去请江栎唯来见,同意将高宁氏送往京城建昌侯府上。

  江栎唯暗自窃喜,原本他担心扳不倒沈溪,但若将高宁氏送去京城,能让张延龄满意,以现如今张延龄的权势,要对付沈溪应该不难,当下道:“高知府,既然你答应送人去京城,不知可否让在下先一睹真容?”

  高集恼火道:“怎的,江镇抚觉得本官会出尔反尔?”

  江栎唯赶紧道:“在下绝无此意,只是人要送去京师,在下若连相貌如何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建昌侯说及?”

  “在下想找人画下画像,用快马送去京城,那时再由在下定沈溪的罪名,并将奏疏送往朝廷,由建昌侯出面周旋,那沈溪小儿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罪名!”

  他把话说得很满,好像只要他出手,沈溪一定会被定罪一样。

  高集脸色阴沉,最后一摆手:“那你先等着,老夫把人给你请出来,但只可远观,这是最基本的礼法!”

  江栎唯笑道:“高知府请放心,在下一向规行矩步,不敢有所唐突!”

  高集出门吩咐,不多时,折身回来,过了许久高宁氏才到来。

  高宁氏娴静地站在门口,婷婷施礼,吐气如兰道:“妾身乃闺中妇人,不敢有所僭越,进入公堂!”

  江栎唯只见了高宁氏一眼,便被眼前佳人吸引,这女人的风采还有谈吐,比他想象中更为卓越,一时间他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高集却不知江栎唯被惊艳到了,对儿媳道:“这里不算公堂,进来便是!”

  “是,老爷!”

  高宁氏娉婷进入后堂,江栎唯目光灼灼,高宁氏不敢跟江栎唯对视,低着头显得极为羞赧,如此模样,更是让江栎唯觉得此女只应天上有。

  高集道:“江镇抚,人见到了,你有什么话说?”

  江栎唯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高集勉强一笑,点头道:“夫人国色天香,在下见识过了,请回吧!”

  高集一摆手,高宁氏再次行礼:“妾身告退!”

  说完,高宁氏双手敛在身前,一步步后退到门口,一直到门槛时才转身离开,行止间颇显优雅风韵,让江栎唯眼睛都看直了。

  江栎唯心道:“如此绝色佳人,姓沈的没好好怜惜,反倒找人打她,真是该死!”

  不知觉之间,江栎唯居然为高宁氏鸣不平。他却不知,沈溪受后世审美熏陶,喜欢的是瓜子脸美女,与这时代流行的圆脸有本质区别。

  高集道:“江镇抚,现在按照你所说,人见过了,也答应你将人带走,你总该做点儿事情吧?”

  江栎唯这才反应过来,道:“高知府说的是,在下已提前部署……”

  “听闻沈溪那贼子曾在柳州府将地方知府捉拿归罪,前因是他将柳州府一名同知的媳妇和女儿同时奸污,柳州知府欲问其嘴,却被他贼喊捉贼,冤枉下狱。”

  “如今这同知及其家眷俱已亡故,案子应该能够坐实,相信消息很快便会传到南宁府,那时沈溪小儿名声将不存……而后我会将奏疏上呈天听,高知府以为如何?”

  “妥!”

  高集一脸冷漠地说道。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