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八二章 新皇面前的红人
  京师,紫禁城。

  朱厚照登基后首次出宫便尝试强抢民女,引发京城人心惶惶,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出过宫门。

  当上皇帝,照理说出宫轻而易举,但现在朱厚照却不敢轻易尝试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犯了众怒,如果被人知道事情是他做的,后果严重。

  至于有多严重,人生观世界观尚未彻底定型的熊孩子没有清楚的概念,此时的朱厚照虽然行事恣意妄为,但至少还有一点廉耻之心,做错事后也会担惊受怕,甚至对之前所做事情充满愧疚。

  但日子一久,熊孩子发现朝中根本没人知道案子是他做的后,负罪感逐渐降低,进而心中的魔鬼又蠢蠢欲动,想出宫寻求刺激。

  “嘿,就算朕强抢民女又如何?朕是皇帝,想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李公公,你能否满足朕的心愿,为朕找到心仪的女人?”

  朱厚照出宫一次后,最信任的已不再是张苑,也不是窝囊无能只会弹琴写书法且充满正义感的戴义,而是当日教唆朱厚照犯下大错的太监李兴。

  此时朱厚照正在乾清宫单独召对李兴。

  李兴笑盈盈地道:“陛下,这世上女人多的是,但才色平庸者居众,只有极少数才能入陛下法眼!”

  朱厚照搓着手连连点头:“说得好,比如上次碰到的主仆就……唉,不说了,你且告诉朕,如何才能得到心仪的女子?”

  李兴道:“若陛下派心腹出宫,广选天下美女,陛下身边必定美女如云,而且这些美女还可以轮换,陛下喜欢的便留在身边,不喜欢的打发走,随时可逍遥快活……”

  “好,这主意实在是好!”

  朱厚照满意李兴的建议,连连赞叹,但随即他就为难地皱起了眉头,“李公公,不是朕不想派人出去广选美女,只是朕现在刚登基,大权旁落内阁,实在有心无力。目前太后正在为朕选后妃,但却并非以美貌为主要标准……你说朕该派谁去,才能帮朕选拔出美女?”

  李兴想了想,显得有些为难:“陛下暂且不能出宫,朝中也无人能帮这个忙……的确有些麻烦……”

  朱厚照有些生气了:“知道麻烦还不快出谋划策?朕现在问你,有什么办法,别尽给朕扯那些没用的!”

  李兴早就有过设想,此时趁机说出来:“陛下如果说要派人广选美女,值此国丧期间,朝中大臣必然反对,便是太后娘娘也不会赞同。”

  “但换个思路,若陛下派人出去办差,表面做的是一件事,暗地里却为陛下广选美女,不就可以了吗?”

  朱厚照眼睛越来越亮,最后忍不住拍了下大腿:“此计大妙!但当前有什么差事可办的?还有,朕能相信谁?”

  “奴婢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李兴趁机毛遂自荐,“奴婢对陛下忠心耿耿,又知道陛下喜欢美女,若是出宫办差,一定尽心竭力为陛下找寻美女,送入宫中,又或者将美女安置在宫外充作外宅,等陛下偶尔出宫散散心,在居所临幸美女……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朱厚照瞪大眼,感兴趣地问道:“李公公,你想的很周到,可现在有什么差事能委派你去做?”

  李兴笑道:“陛下,先皇陵寝就要开建,不妨派奴婢前去监工……”

  朱厚照醒悟过来,当即满意点头:“你说的对,父皇陵寝选址已结束,工部和户部正在递交详细奏本,至于内监派出的监工人选,朕的确可以做主,你只要能帮朕……嗯嗯,陵寝修建得好不好,跟你没关系,你又不是工部官员,只需帮朕选美女便可。”

  “对了,美女选好后你别急着往宫里送,根本就送不进来,就算送进来也会被萧公公知晓,然后转告母后,累得我被唠叨。你给朕把人留在宫外,靠近宫门的地方找个好点儿的房子住下,朕出宫便可以见到美女……”

  朱厚照考虑事情很周到,李兴在旁边笑着奉承。

  对李兴来说,能当孝宗泰陵的监工,哪怕不承担主要差事,也能得到非常多的好处,最主要的是能在宫外建立人脉和势力。

  另外,这个职务承担着帮朱厚照广选美女的重任,这可是向新皇献媚的绝佳机会,做得好飞黄腾达指日可待,毕竟现在已经是朱厚照当皇帝,有皇帝宠信,将来前途一片光明。

  李兴跪下来磕头:“陛下放心,奴婢一定能做好,不辜负陛下的信任和嘱托!”

  “嗯嗯!”

  朱厚照站起身来,兴奋地来回踱步,“恨不能让你马上出宫办事。你记好了,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要先选几个美女送到宫外,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

  ……

  朱厚照一心想得到美女逍遥快活,因他这份心思刘健等人毫无察觉,当他提出要派李兴去泰陵监工时,没人阻拦。

  朝廷原本就需要派出几名监工,按照惯例宫中都会出人,选谁都一样。

  此次修筑泰陵,名义上工部侍郎李鐩是主官。李鐩曾任鸿胪寺少卿,管着四夷馆和会同馆的事情,当初跟沈溪结识,然后通过跟沈溪的良好关系,成功得到马文升和刘大夏等人的信任,征调他为工部左侍郎。

  除了李鐩外,新宁伯谭佑也作为监工往施家台而去。

  李兴以前没有劣迹,刘健对此人不是很了解,觉得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太监无法兴风作浪。

  李鐩、谭佑和李兴的正式官衔是提督皇陵监修,李鐩虽然在朝中官品最高,但因谭佑是世袭的新宁伯,又跟刘健等人关系不错,是以在提督监工差事中占据主导地位……至少三人出京前,朝中上下都这么认为。

  修建之事,由五军都督府派兵马和民夫负责,一次征调民夫数量就超过万人,加上护送和镇守的士兵,估摸总人数在一万三千上下,如此大的阵仗,也是希望能早日将孝宗陵寝修好。

  虽然刘健对朱祐樘父子的权力限制不少,但刘健对皇室的忠诚毋庸置疑,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朱家江山,为黎民百姓,虽然他擅权,但并非为个人私利,从这点上来说,刘健做事相对公允,这也是他在朝中能获得大多数朝臣支持的重要原因。

  在修建孝宗泰陵的问题上,刘健极为慎重,从划拨银钱到征调民夫他都亲自过问,务求泰陵能保质保量完成。

  泰陵选址的施家台,在京城以北,笔架山东南麓,出京赶路不一日便可抵达,但原本一天的行程,却分做两天走,因地方上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希望能从泰陵修建之中分得一杯羹。

  泰陵修建名义上户部调拨钱粮,由工部进购石材等建筑所用,但因石窑等工场不能开在泰陵周围,必须从外面进货,这就涉及到多个营生。朝廷为便宜行事,将材料的购买权放给三位督造监工,三位监工有了贪污腐败的机会。

  李鐩刚上任工部左侍郎没几天,为避嫌没有接见那些前来说项的人。

  新宁伯谭佑一向有清名,不愿沾染铜臭,于是事情便交给处世圆滑的监工太监李兴,这也是李兴主动请缨的结果。

  李兴的目的,除了中饱私囊多捞银子,还有就是想让地方上的人帮他物色美女。

  作为皇陵督造监工,手头一万多人可供调遣,有强大的财力物力作后盾,更有皇帝在背后撑腰,即便不为得到生意,地方上的人也会主动巴结他这个实权派新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