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八三章 有忠有奸
  朱厚照将李兴派去施家台,然后就在宫里安心等候美女到来。

  结果等了半个月,没有半点儿消息。

  李兴一去杳无音讯,朱厚照有些不耐烦,感觉自己被手下的太监给骗了,以他所知,从京城到施家台一共也要不了两天时间。

  “亏我那么相信李兴,他居然敢蒙骗朕?如果让朕见到他,非收拾他不可!”

  此时已经到三月中旬,距离孝宗驾崩已有两个多月,朝中大小事情平稳,几乎没看出皇位对朝局有何影响。

  就连西北战事也波澜不惊,亦思马因部并未在边关取得什么战果,蒙古人骚扰三边的战报偶尔传到京城,因没有城池失守,引发的关注不多。

  至于西南战事,目前基本已告一段落,据朱厚照所知,沈溪已不在与交趾兵马作战的第一线,似乎正率军北撤,至于沈溪现行至何处,兵部和内阁没有上报,他并不知晓。朱厚照当上皇帝没几天,尚未玩过瘾,没有即刻动身南下去找沈溪跟随老师带兵打仗的打算。

  三月十八,朱厚照上午巳时三刻才起床。昨天晚上张苑又找来几个宫女,这段时间朱厚照夜夜笙歌,体力透支严重,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

  到了乾清宫正殿,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以及朝中大臣悉数到齐,午朝正式开始。

  本次朝会说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之前京城轰动一时的强抢民女案,而这案子的始作俑者正是朱厚照本人。

  朱厚照听刘健等人解说案情,好像没事人一样,低着头打瞌睡,跟他以前东宫时听讲官讲课时的状态基本一致。

  刘健看出朱厚照有点儿心不在焉,皱了皱眉,问道:“不知陛下对此案作何评断?”

  朱厚照抬起头来,面对满殿大臣,打了个哈欠,忽然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合适,当下用手掩住口,拍了两下发出怪响,这才道:

  “刘少傅说的是京城那桩案子吧?事情发生不是很久了吗?姑且不说只是行凶未遂,即便真的发生,凶手没抓到,老拿这个说事有什么意思?抓住自然要好好惩戒,警示世人,如今人没影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朝廷这么多大事等着处理,总不能为了个贼人天天追查,这样有意义吗?”

  刘健打量李东阳一眼,目光中露出一些担忧,解释道:“陛下,此事虽不大,但事关朝廷风化,当谨慎处置!”

  “是不是必须要找出个凶徒?”

  朱厚照好似明白了什么,说道,“找个人出来顶罪当然可行,但之前顺天府已经查了一个月,若能找人顶罪的话,恐怕早就推出来了吧?”

  刘健听朱厚照如此不将事情放在眼里,气愤难平,不过他是臣子,没权力质疑皇帝的决定,而且这件事之前他一直没问朱厚照意见,现在查不到线索,让朱厚照做出评断,熊孩子待在宫中,能说出什么见地那就怪了。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散了吧,今日朕身体不适,需回去歇息,有什么事,奏本送司礼监,萧公公会代朕批阅,有紧急事也会及时告知朕!”

  说完,朱厚照不等萧敬宣布“散朝”,便打着呵欠,起身离开乾清宫正殿。

  那些位于朝班后面的官员还像模像样给朱厚照行礼,靠前的大臣却只是目送朱厚照的身影离开,根本没有躬身行礼恭送的打算。

  等朱厚照远去,萧敬也自顾自去了,大臣们纷纷转身往殿外走。此时李东阳有意无意说了一句:“西南那案子,还未来得及说……”

  朱厚照走远了,自然听不到这话,但站在刘健身后的谢迁却听得清楚明白,他瞄了李东阳一样,觉得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当即黑下脸来,在向外走的途中,几名交好大臣靠拢过来跟谢迁搭话,他都没有理会。

  谢迁心想:“沈溪小儿在西南断不至于做违法乱纪之事,至于南宁知府为什么要栽赃陷害,反正朝廷已经派人去了,由得他们查,我就不信真能查出什么真凭实据来……等再干一段时间,我索性请辞离开京城,早些回余姚,眼不见为静!”

  ……

  ……

  朱厚照刚回到乾清宫后殿,张苑拿着一份加急密奏迎了上来,道:“陛下,这是李公公从先皇陵寝发来的密函!”

  “哦?”

  朱厚照瞪大眼珠子,道,“朕不知道等了多久,他终于想起要给朕写信了?快交给朕,让朕好好看看!”

  朱厚照拿起信函,拆开后仔细看上面的文字,其实内容很简单,先跟朱厚照说了一个地点,然后补充说明差事已完成。

  朱厚照嘴角上翘,心中无比快活,知道李兴已找到他要的美女,且已送到京城居所,他随时可以过去“临幸”。

  张苑见朱厚照面露喜色,不由问道:“不知陛下有何喜事?”

  朱厚照本想对张苑说出实情,但想到张苑上次没陪他出宫,以后也会留在宫里照应,有心隐瞒,故作不爽道:

  “张公公,这是你该问的事情吗?李公公在皇陵监工,他做的一切自然跟皇陵督造有关。他说他到那儿后一切顺利,朕为此开心!”

  说是不解释,但其实还是强行解释一波,不过却属于掩耳盗铃,张苑铁定不会信这种鬼话,但他没胆量提前打开信函过一遍眼,至于是何事他还真不知晓。

  朱厚照道:“你在这儿杵着作何?去找戴公公过来,朕找他有事,另外为朕准备些衣物,朕这两天可能要去宫外逛一逛……体察一下民风民情。之前据说有人强抢民女,朕想看一下京城风气究竟如何!”

  不提还好,朱厚照这一提,张苑心里就琢磨开了:“陛下怎突然说起这事儿?不会强抢民女的事情跟陛下有关吧?哎呀,那天事发时,陛下恰好在宫外,回来时还慌里慌张的,非常可疑!”

  想到这种可能,张苑心生胆怯,他什么都没问赶紧去找戴义,这种事他宁可远远躲开,知道皇帝的秘密可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张苑已不再奢求朱厚照带他出宫,其实他一早就知道,以他服侍的这位主子胡闹的性子,出了宫门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戴义被传唤过来,见到朱厚照连忙下跪。

  前一段时间戴义完全是在躲朱厚照,他年老后没了雄心壮志,加上生性仁慈,不愿做那违法乱纪的事情。

  朱厚照将太监、宫女悉数屏退,等张苑出去掩上房门,才对戴义说道:“戴公公,你不用紧张,今日朕叫你来不是要把你怎么样,是有件事想跟你商议!朕要出宫一趟,李公公在宫外为朕找了几个女人,你跟朕一起过去看看!”

  戴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劝谏:“陛下,万万不可啊!”

  这话让朱厚照恼怒不已,涨红着脸喝斥:“戴公公,你除了这句还会说什么?朕让你出宫帮朕看看美女,又不是让你一个人,朕会跟你一道……我们会在天黑前赶回来。”

  戴义叫苦不迭。

  前一次出宫就闹出轰动京城的大案,这次再出宫去指不定会闯下什么祸事。

  而且戴义之前观察到,紫禁城宫禁已加强,如果朱厚照出宫被阻截下来,很可能上次的事情会败露。

  戴义一边哭,一边磕头不已:“陛下,请您三思而后行,京城如今人心惶惶,您再出宫的话,怕是……老奴不好对先皇和太后娘娘交待!”

  朱厚照怒道:“你不去是吧?信不信朕直接让人杀了你?”

  戴义苦苦哀求:“老奴一生都为皇家鞠躬尽瘁,若陛下要杀老奴,那是老奴的命……请陛下下旨杀了老奴,如果因此而能令陛下不出宫门,就当是老奴为皇家尽了最后一份心力!”

  朱厚照怒骂:“好你个戴义,说话这么阴损,朕几时薄待过你?行,你不出去是吧?那你留在宫里,朕一个人出去……回来后就叫人砍了你,看你的脑袋硬还是铡刀硬!”

  朱厚照起身便要出门,戴义在后面一把抓住朱厚照的腿,死都不松手,就是不让朱厚照离开。

  朱厚照一看这架势,大吼一声:“张苑!”

  “在,在!奴婢在!”

  张苑早在外面等候,听到里面又哭又闹的,正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传唤马上冲了进来,见戴义趴在地上死死抱着朱厚照的腿,便知道戴义是想阻拦朱厚照出宫。

  朱厚照道:“还看什么,不上来将这老东西拉开?朕要出宫,既然他不想去,你来陪朕出宫,别说你也不想去!”

  张苑心中自然不想同往,但他也知道自己根本无从选择,先上前将戴义拉开。

  见戴义趴在地上痛哭流涕,张苑劝解道:“戴公公,您这是作何?陛下现在不过是出宫游玩一下,这大明天下都是陛下的,你折腾个什么劲儿啊?”

  戴义不敢把朱厚照之前闯的祸说出来,只是不停抹眼泪。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张苑,你跟他废话什么?快跟本宫出宫去,如果晚了,唯你是问!走吧!”

  张苑这才收拾心情,跟在朱厚照身后,先回一趟寝宫为朱厚照换好衣服,这才踏上出宫之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