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八五章 定夺
  “朕早就说过沈卿家是被人冤枉的,你看,现在不验证了吗?那南宁知府可真不是东西,连沈卿家这样的朝廷重臣都敢诬陷,朕看他下一步就想谋朝篡位了!”

  朱厚照一副先知先觉的模样,在萧敬面前表现出咄咄逼人的一面,就是不想让萧敬追问他下午失踪之事。

  萧敬根本没心思详问,当下道:“陛下,您还是快些过去吧,闵尚书和戴总宪已经在正殿等了您快两个时辰了!”

  此时朱厚照依然不急不慢,由于他穿着太监服,还得到寝殿先换回龙袍。

  等换好常服,朱厚照这才带张苑和萧敬往正殿而去,前后不过隔着两道门,等朱厚照出现在乾清宫正殿内,刑部尚书闵圭和都察院左都御史戴珊已等得头晕眼花。

  朱厚照坐下来,道:“两位卿家不必多礼,来汇报沈卿家的案子,是吧?现在查明是南宁知府诬告了么?”

  闵圭和戴珊心急如焚,好不容易见到皇帝的面,谁想皇帝一上来劈头盖脸就问,问的问题怎么听都像有所指引,似乎要让他们按照指示盖棺定论,这对主管刑狱和百官监察且身为七卿之一的朝廷大臣来说,几乎不可接受。

  闵圭道:“回陛下,如今只是无法证明沈尚书有罪,至于别的事情……需要进一步调查,趁着南宁知府高集九年大考,待他到京城后再详细调查!”

  朱厚照不满地道:“派了那么多人过去,什么刑部、兵部、吏部、都察院等衙门的人都有,居然最后得出个查无实证?你们也太敷衍了吧?”

  “哼哼!现在还调查什么?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沈卿家有罪,那他就是无罪之身,那个叫高集的,多半存心不良,连沈卿家都敢随便诬陷,他那儿媳难道是国色天香?还是说天上有地上无的仙女,值得让一个素有清名的人为之违背国法?”

  “哦对了,高集北上,他那儿媳是否同行?”

  闵圭有些迟疑:“回陛下,听闻此妇人……已然身死……”

  “自尽?哦,那是畏罪自杀,这更不证明沈卿家没罪?”朱厚照的态度异常坚决,就是要为沈溪洗清罪名,每句话都让闵圭和戴珊很难接下去。

  闵圭和戴珊都不说,萧敬只能提醒:“陛下,或许是高家妇人不堪受辱,羞愤难当而自尽呢?”

  “她会吗!?”

  朱厚照不屑地道,“就算她真的受辱自尽,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当时被侵犯就自尽岂不更好?”

  “这件事别多说了,朕已经决定,刑部、都察院回去就按照朕说的方向定案……大理寺今天没来人,着人过去通知一声!”

  闵圭道:“陛下,此案切不可如此草草了结!”

  朱厚照不满地反问:“你们是觉得刘少傅没发话,所以不敢定案,是吗?直接定下来,这是朕决定的事情,你们去跟刘少傅和李大学士说,如果他们不同意就让他们来见朕,哼,朕才是九五之尊,难道连个案子都不能决定?”

  闵圭和戴珊对视一眼,显然他们觉得皇帝越权了,居然连刑狱之事都一意孤行,这在他们看来是朝廷法度混乱的前兆。

  但二人没胆量跟朱厚照争辩,他们毕竟不是顾命大臣,也没有刘健和李东阳深厚的资历,光凭他们的力量可治不住朱厚照。

  ……

  ……

  闵圭和戴珊告退之后,朱厚照有些洋洋得意,望向萧敬的目光好似在显摆:看看朕,只是三言两语就把两个麻烦的家伙给打发了。

  萧敬道:“陛下,这案子,怕是要经过三堂会审后才能定夺!”

  朱厚照顿时板起脸来:“这么说,连你萧公公也觉得朕如此断案不对?”

  萧敬不知该怎么跟朱厚照说,身为皇室的忠实奴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忤逆朱厚照这个主人的意思,但作为孝宗病榻前托孤的大臣,他又觉得自己应该对朝廷、对新皇负责,却不知该怎么个负责法。

  朱厚照摆摆手:“行了,行了,朕有些疲乏,先回寝殿歇息,有事的话你再来找朕就是!”

  朱厚照出去一下午,身陷温柔乡,回来自然筋疲力竭,想多休息一会儿,但他人刚到后庑,张苑便急匆匆来报:“陛下,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已经到了乾清宫门前!”

  “什么?”

  朱厚照先是惊讶一下,随即很生气,“两个老匹夫,刚才朕只是随便一说,让他们去跟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告状,结果还真敢啊……看朕回头怎么收拾他们!”

  朱厚照觉得很没面子,只能气呼呼重新回到前面的正殿,他也要质问一下刘健和李东阳,为什么总跟他对着干。

  等到了乾清宫大殿,朱厚照却发现来的人并不止刘健和李东阳,还有谢迁、王华、王鏊等人。

  这些人朱厚照都很熟悉,基本都是他的经筵讲官、日讲官或者是东宫讲官,甚至很多是他老爹的讲官。

  朱厚照问道:“你们来作何?可是为了沈卿家的案子?朕说了,这案子朕已经定下来,没有证据证明沈卿家有罪,那必然是南宁知府高集诬陷沈卿家,此罪人不顾南蛮入侵兵火连连,攀诬上司致地方人心动荡,朕决定将其抄家灭族!”

  刘健行礼:“回陛下,老臣前来并非为此事,但既然陛下说及,老臣便提上一句……即便没有证据证明沈溪有罪,但也不能轻易惩戒告状人,或许告状人真是受害者……”

  朱厚照没想到几人前来跟他说的不是关于沈溪案子的事情,当即道:“刘少傅,你说不能给那高集定罪,你的意思是……沈卿家有罪咯?”

  刘健微微摇头:“老臣不敢做此定论!”

  “既如此那就该定高集有罪,就算他不承认,也要下刑部大牢好好拷问一番,看看是否有遮掩的情况……他来京城也好,朕想御前亲自审问此人,如果此人拒不承认的话,狗头铡……”

  朱厚照说话有些得意忘形,萧敬赶紧提醒:“陛下,问案不是如此问的,一个案子中,并非一定有人有罪……请陛下收回成命,不可御前审问!”

  朱厚照看着在场大臣,道:“那就算了,不审就不审,但你们也不能审,这案子要按照朕说的来!”

  刘健实在不想跟朱厚照争辩。

  关于沈溪涉嫌奸污高宁氏一案,他跟李东阳之前早就商议过,决定暂不追查,就算要查,也要等沈溪卸任六省兵马提调和两省总督后,而且还要得到新皇的批准。

  但现在新皇一味袒护沈溪,让刘健感觉那个少年总督不好对付,也就不想在这问题上继续纠缠不休。

  刘健道:“陛下,老臣今日来,是谈及殿试之事!”

  朱厚照愣了愣,问道:“殿试?什么殿试?”

  刘健道:“回陛下,二月中旬会试结束后,所有会试成绩,都已在三月初张榜公布,因陛下定陵之事与此有冲突,因而殿试延后至三月二十九进行,之前臣等跟陛下您奏禀过,陛下难道忘了?”

  朱厚照显得很无语,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跟朕说过,为何朕不记得了?也罢,不就是殿试吗?到时候需要朕前去奉天殿是吗?朕只是过去看看,坐一会儿就走,这规矩朕还是明白的!”

  “话虽如此……”

  刘健道,“但还得请陛下出殿试考题!”

  一句话,便将朱厚照为难住了。

  朱厚照别说是出殿试考题了,就算是县试的考题他也没法出,现在似乎只有一种结果,就是请别人代劳,写一份考题,以他的名义来考核。

  朱厚照看着王华和王鏊,道:“两位先生,你们是朕的先生,在朝中地位不低,你们将朕教授得很好,朕对你们很信任,这次考题便由你二人来出为妥!”

  王华跟王鏊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委命出弘治十八年的殿试考题,此时在场有很多大臣地位比他们高,学问也比他们深,他们可不认为自己应该越俎代庖完成这差事。

  王华道:“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怎么都是让朕收回成命?朕说的成命,就这么经不起你们推敲,非要一次次来回绝朕,是吗?”朱厚照发脾气道。

  在场文官见过皇帝的威严,也见过皇帝发脾气,但皇帝发小孩子脾气还是生平仅见,在场大臣都不说话,想知道朱厚照接下来想怎样。

  朱厚照道:“既然你们让朕出题,那朕就出给你们看,丢人可别怪朕!哦对了,殿试是在二十九,也就是后天,后天朕会亲自到奉天殿……沈卿家的案子,朕也定下来了,你们不得有所质疑……就这样吧,谁还有意见?”

  众多老臣都没见过这么处理政务的皇帝,刘健原本还想说考题由来他负责,但朱厚照主动把这责任揽过去,他也就没必要越俎代庖。

  “谨遵陛下御旨!”刘健带头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