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八六章 殿试考题
  弘治十八年会试,历史上系由朱祐樘主持,那是因朱祐樘是在弘治十八年五月初七驾崩,比这时空的朱祐樘生命延长足足四个月。

  朱厚照没想到自己登基为帝后马上就要主持殿试,他对殿试没什么概念,也不懂得科举取士的重要性,在他看来行将到来的殿试让他非常头疼,他想出考题,但以他的学问做不到,现在为了面子承揽下来这活,他就开始琢磨应该由谁来帮他的忙。

  宫里那些太监朱厚照有些信不过,在他看来,想出一个让天下读书人都佩服的考题,必须要有极高的学问。

  宫里的太监即便是司礼监萧敬等人,都没有经历过科举的洗礼,充其量也就在内书堂读过几天书,他们处理政务不在于学问高,而在于见识广博,让他们写考题并写出专业性强的殿试文章,显然有些难为人。

  “气死朕了,这些人光是给朕找麻烦,非要让朕来出这考题,可怎么个出法?”

  “不行不行,必须得找个人来代笔……沈先生本来最好,但他现在人在南方,让他写个考题送回来时间上来不及;找谢阁老的话,肯定会被刘少傅和李大学士他们知晓,那朕丢人可就丢大发了;找翰林院那些人,嗯,说不一定他们会在心底嘲笑朕……张苑,你说朕让谁来出殿试考题合适?”

  朱厚照最后将难题抛给张苑。

  张苑瞪大眼,一点儿主意都没有,现在要保住朱厚照的面子,就得找人出考题,但对张苑而言,八股文章就跟天书一般,更不要说要出一道让天下读书人都佩服的考题了。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找翰林学士,朱厚照那些东宫讲师就不错。

  但问题是朱厚照点明不能找翰林学士,张苑心想:“不找翰林学士还能找谁?就算我有心也没那能力啊?”

  但张苑脑子终于学得灵活了些,道:“陛下,您身边那么多能人异士,为何一定要找翰林院的人来出题?或许……有人能帮到陛下呢?”

  朱厚照怒道:“别张嘴就乱发话,你倒是说说,谁能承担这差事!”

  张苑道:“奴婢也不知晓,但奴婢想来,陛下可求助寿宁侯和建昌侯……他们在宫外,手下多能人,既要让陛下有面子,还不能被朝臣知晓,似乎只有两位国舅爷有这本事!”

  一语点醒梦中人,朱厚照琢磨了一下,一拍大腿:“嗨,朕怎么将两个舅舅给忘了?话说最近很少见到他们,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那你现在就去通知寿宁侯和建昌侯,记得不得将此事告知母后,连萧公公那边也不能说……萧公公嘴不严,不太会为朕保守秘密。让寿宁侯和建昌侯到宫里来见朕,朕得亲自跟他们说明白,朕对他们也不是很放心……”

  此时朱厚照对旁人似乎失去一贯的信任,因为他觉得自己当皇帝后,谁都在算计他,他以前就不太喜欢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只是要仰仗二人帮他出宫,现在当上皇帝他能左右二十四监衙门,可让人带他自由出入宫门,连两个舅舅都不想理会了。

  ……

  ……

  张苑得到朱厚照的授意,赶紧找人将朱厚照的意思传递出宫,让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知晓。

  寿宁侯府内,张延龄面对自己的兄长,搓着手,一脸得意地说:“……大哥,这事儿明摆着是给咱们送银子……你说这殿试的考题都由我们来出,那岂不是想让谁中状元,谁就可以中状元?”

  张鹤龄冷着脸道:“又不是会试,即便将考题给了那些士子也没用,只有三百名会试贡士能进入殿试名单中,他们就算不知道考题,也能中进士,给了他们考题,以他们的学问一定能做出好文章……但未必能出状元文章,最多也就是成绩稍微提升一点儿……差不了多少!”

  张延龄笑道:“大哥这就有所不知了,二甲进士和三甲进士区别可不小,很多人还眼巴巴想中个鼎甲呢……再说了,有考题总比没考题强,要是能直接进入翰林院,那就赚大发了。大哥,你说这一份考题卖个几万两银子应该不成问题吧?”

  “你说什么?你准备把考题卖了?”

  张鹤龄有些惊讶,但随后坚定地摇头:“不行,据对不行!这是多大的事情,如果你有亲近之人,将考题告知,那倒可以,让他试试能否考取状元,又或者在殿试中取得好名次,日后委以重用,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是否值得信赖。”

  “但若要将考题贩卖,风险太大,若事情闹开的话,会成为新皇登基后最大的政治丑闻,如今满城风雨都在说你我兄弟乃之前城中强抢民女案的行凶者,你还想让咱张家成为众矢之的不成?”

  张延龄道:“大哥是担心,贩卖考题的事被人所知?那大哥未免杞人忧天了,这考题我懂得如何去卖,而且这些人将来必然会为我所用……开始我也不跟他们提银子的事情,等他们中了一甲二甲进士,不送点礼来,恐怕他们在朝中也没什么前程了……大哥以为呢?”

  张鹤龄想了想,依然发出警告:“如今陛下刚有此意,尚未将事情落实,就算陛下找你我出了考题,难道回头刘健和李东阳那些人不会追问考题从何而来?如果他们知道是你我兄弟找人出的题目,必然会想到你我会泄题……”

  张延龄笑道:“既然我们不泄露他们都会怀疑,那我们作何还要严守秘密?就泄露出去,看他们怎么办,早就看那些老匹夫不顺眼,现在难得有这机会,正是你我兄弟在朝中培植势力的大好机会……还能顺带赚银子,可说是一举两得!”

  张鹤龄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思考半晌之后,才幽幽一叹:“我们先进宫面圣,听听陛下怎么说,这事儿由我等做主,回头陛下将事情泄露出去,害得是张家……当然,若陛下能严守秘密的话,你找几个人泄露考题,那倒没什么。”

  “但这件事一定要最好最坏的打算,殿试就在两天后,仓促下陛下病急乱投医,说不一定会到处求助,搞得满城风雨……实在不行便直接拒绝陛下,让陛下去找刘健,我们不掺和这事!”

  ……

  ……

  张氏兄弟天黑前入宫,在乾清宫寝殿见到朱厚照本人。

  朱厚照只留张苑一人在身边侍奉,见到两个舅舅,他脸上挂着的笑容平添几分和善,招呼道:

  “大舅、二舅,这些日子你们可还好?父皇病故,朕打理朝政很是疲累,不由想起当初为太子时,经常与你们出宫……”

  张鹤龄打量自己弟弟一眼,目光好似在说,看看,现在皇帝拿当初送他出宫这件事来要挟,逼你就范了!

  很显然,朱厚照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既然当初你们已经帮朕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那就跟朕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朕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你们要尽力相帮。

  张延龄笑道:“之前陛下为太子时,出宫走走不过是为了见识风土人情,臣帮陛下出宫且保护您的安全属分内之事。不知陛下此番叫我兄弟二人前来,所为何事?”

  朱厚照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二舅,你看朕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原来今年的科举已经到了殿试阶段……之前的会试基本由刘少傅他们打点,朕那时忙着为先皇守孝,没时间主持。现在要殿试了,如果朕再不管那就说不过去了。”

  “刘少傅的意思,让朕出一道考题,就是殿试考题,朕实在没什么精力来出……你看你们是否可代劳?”

  张氏兄弟对视一眼,他们自然知道以朱厚照的能力根本没法出殿试考题,而不是所谓没时间没精力,因为张苑在通知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把事情说得很明白了,所以二人算是有备而来。

  张鹤龄道:“陛下,这出殿试题目可不是小事。帝王策问贡士,取为天子门生,此等事怕是臣下不适合代劳!”

  君臣间互相推脱,但张延龄的推脱却是为了让朱厚照信守承诺严守秘密。

  “唉!朕也知道,这种事让你们臣子代劳不那么不合适,但你们也要体谅朕的为难之处,朕才几岁,你们多少岁,朕的精力能跟你们相比?”

  “而且朕最近要做的事情很多,让你们帮忙,也属权宜之举……这样吧,你二人便将考题写来,朕参考一下,或者多出几道题目让朕思考和筛选,就算是朕亲自出题了,你们看如何?”朱厚照眨着眼问道。

  张延龄自然不想出几道题给朱厚照,原本殿试就只剩下一天时间,从出题再到找人泄题鬻题,那些得到题目的人再找人做出文章,前后时间紧迫,如果再不知道具体题目,那可就有点儿抓瞎的意思了。

  张延龄道:“陛下,这样吧,题目可以由臣下兄弟来出,但您……可不能对刘少傅等人提及,否则……我兄弟实在不知如何面对朝中臣僚!”

  朱厚照这才恍然,笑着说:“原来两位舅舅是担心这个啊……没问题,朕一定不对刘少傅说,朕是什么人两位舅舅应该清楚,朕答应过的事情绝不会反悔!朕就将这差事交给你们,做得好,那些进士既是朕的门生,也是你们的门生。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