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八八章 刘瑾回京
  张皇后最大的缺点,就是她没有多少见识,深信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道理。

  她以前过分倚重丈夫,什么事都由朱祐樘在她身前遮风挡雨,现在朱祐樘病逝,自然希望儿子来守护她安稳的生活。

  张皇后在朝廷大事上没有主见,在丈夫死后无法震慑尚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朱厚照。

  朱厚照道:“母后,朕就是要出宫,您看着办吧……您不同意朕也要出去,朕以后的事情不需要母后您操心!”

  张皇后气得浑身直哆嗦,两眼含泪,指着朱厚照半天说不出话来。萧敬道:“太后娘娘,您消消气,陛下并非要气您,或许陛下只是一时糊……”

  “你个老阉人,到现在居然还敢在朕和母后面前挑拨离间,你想让太后和朕母子不合是吧?信不信朕现在杀了你?”

  朱厚照冲着萧敬怒吼。

  萧敬直接跪倒在地,磕头不已:“太后娘娘,老奴绝无此意!”

  此时他顾不上跟朱厚照辩解什么,他以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身份,完全站在张皇后的立场上想问题,被朱厚照记恨在所难免。

  朱厚照愤愤不平:“你是朕的臣子,居然朕的话一概不听……哼,朕一定要将你司礼监的差事给剥夺,让你告老还乡!”

  张皇后见萧敬连连磕头,额头都乌黑一大块,于心不忍,连忙上前搀扶:“萧公公,你不必担心,有本宫在一天,这孽子不能对你做什么!”

  萧敬心中无比悲苦,感觉自己难以做人。

  一直以来,他总觉得自己是朱祐樘夫妇身边的人,不管朱厚照是太子还是皇帝,但凡有一点过错他都会告状,这是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上。他从未考虑过,即便眼前的朱厚照喜欢胡闹,甚至行事乖张,但毕竟已登基为帝,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必须以朱厚照的利益为先,但萧敬很难把心态扭转过来。

  这也是萧敬被朱厚照厌弃的根本原因。

  朱厚照厉声道:“张公公,你现在跟朕一起出宫,看谁能阻拦你!谁若是阻拦,朕杀无赦!”

  张苑这下不知该怎么办了!他犯了错,已经在张皇后那里记下一笔,如果再跟朱厚照出宫,那就是错上加错,张皇后杀了他也不为过。

  张苑心中迅速权衡:“太后现在无法惩罚陛下,定会拿我开刀,我到底跟不跟陛下出去?跟的话,现在没事但回头太后娘娘就会寻找个机会杀掉我,如果不跟,陛下只是打我一顿出出气……如此看来,我还是不跟着陛下出去为宜!”

  张苑一味想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懂得关键时刻站队的道理。

  如果在抉择关头站对了方向,张苑获得大权指日可待,但因他喜欢耍小聪明,没有破釜沉舟赌一把的决心和勇气,这令他失去朱厚照宠信的最佳机会。

  张苑上去抱着朱厚照的腿,苦苦哀求:“陛下,太后娘娘说的是,您出宫太危险了,奴婢一向不支持您出宫,可是您……”为了在张皇后面前表现自己是被逼的,张苑把演技发挥到了极致。

  朱厚照正在盛怒中,见张苑如此模样,如同火上浇油,一脚踹在张苑脸上,将张苑踢出去几尺远。

  张苑就势倒地,连续滚了几圈,然后抱着脑袋在那儿直哼哼。

  朱厚照瞪了母亲和萧敬、张苑一眼,愤怒地甩袖而去,张皇后想派人去追,却又怕惊动宫中太多人,影响儿子的声名和威信,只能暂时将事情放下。

  ……

  ……

  朱厚照离宫,当天没有回去的打算。

  与寻常跟父母赌气的孩子别无二致,朱厚照出宫后便一头扎进温柔乡,宫外小院这边美女环绕,美酒、美食享用不尽,再加上仆婢精心侍候,完全是神仙般的享受。

  朱厚照以为自己出宫后的去处没人知晓,但实际上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东厂和锦衣卫的严密监视下,为了保证朱厚照的安全,张皇后还派萧敬出宫,带着大批宫廷侍卫保护朱厚照的安全。

  等朱厚照知道有侍卫身着便服在外守护宅院时,火冒三丈,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出门,瞪着站在门口的萧敬,喝问:“萧公公,你不想活了是吗?”

  萧敬跪下来道:“陛下,老奴担心您的安危!”

  朱厚照不由分说,上去就对萧敬一顿拳打脚踢,不顾旁边那么多侍卫看着,他就是要借打人来出气,他此时根本不考虑萧敬是什么先皇托孤重臣,对皇室有多大贡献,每一脚都很狠,没有考虑后果。

  待发泄一通,萧敬已经是遍体鳞伤,朱厚照怒吼道:“滚!再不滚,朕当场砍了你的脑袋!”

  萧敬满脸淤青,泪流满面,跪卧地上,哽咽道:“陛下,您不能……不能啊!”

  话还没说完,又被朱厚照一通毒打。

  到最后,萧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边侍卫眼里全都是不忍。

  朱厚照叉着腰站萧敬身边,向那些战战兢兢的侍卫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人拖走,我一看到他就烦!”

  周边一众侍卫如蒙大敕,赶紧抬着萧敬往皇宫去了。

  不过远处街口,依然有许多宫廷侍卫的身影在晃悠,这下朱厚照没辙了,他欺软怕恶,认定萧敬是自己的奴婢,所以才喊打喊杀,但这些宫廷侍卫他却吃不准,万一反抗绝对是他的小身板倒霉。

  朱厚照大声道:“你们都不听朕的话,是吧?朕自己走便是,你们喜欢守在这儿就守吧……”

  他原本想在院中留宿,但现在有人监视,他浑身不自在,拔腿就走,连续拐过五六个街口,终于甩开尾随的宫廷侍卫以及东厂和锦衣卫的密探,躲在靠近南城墙河岸的一处草丛中,瘫坐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脸上满是委屈之色:

  “哼哼,我当了皇帝,依然被母后管得死死的,还被刘少傅和李大学士他们限制……朝堂上什么事都轮不到我来管,选妃选后的事情也都是母后决定,不让我插手。现在连我出宫玩都要约束,真是可恨,什么时候我才能当一个真正的皇帝?”

  觉得这皇帝做得忒无趣,熊孩子便不想回宫,于是一个人在外面转悠。在此期间,他想到许多人,包括沈溪、刘瑾、张苑,甚至是张氏兄弟,他不知道什么人什么方法能帮自己获得权力,让自己控制朝廷,随心所欲。

  但思来想去,他都没想到合适的人选。

  “这些人中间,最有本事也最能帮到我的应该是沈先生,但他人在南方,刘少傅他们肯定不允许他回来,而且就算他回来也未必能事事都跟我商议,毕竟他不是太监,不能留在宫里……”

  “要是刘瑾能回到我身边就好了,这老家伙别看平日笑呵呵的,但肚子里坏水贼多,如果他在的话,或许能帮我解决眼前的麻烦!”

  朱厚照心里单纯只是想想,却不知此时刘瑾已经回京,很快二人就会相会。

  ……

  ……

  三月二十九,弘治十八年乙丑科殿试在奉天殿外举行。

  朱厚照昨晚终于还是耐不住只身在外无依无靠的恐惧,返回宫外小院歇息,天亮宫门开启后赶回乾清宫,拿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代出的题目到了奉天殿,亲自参加由他主持的第一次殿试。

  三百名贡士都已经到位,只等接受新皇的考核。

  朱厚照拿出考题,刘健和李东阳先行看过,此次殿试刘健、李东阳和谢迁三位阁老都是读卷官,虽然谢迁一再表示要避嫌,但刘健坚决不允,半推半让之下,谢迁最终参加今日殿试。

  不过,因朝事忙碌,三人只会留下来监考一段时间,而朱厚照也只是在奉天殿外停留半个时辰。

  刘健和李东阳仔细看过,神色有些诧异,毕竟他们以为朱厚照不可能完成任务,已经提前准备好应急的备考题。

  觉得没有任何问题,刘健和李东阳点头示意可以取用。

  但因朱厚照是临时拿出的题目,没法提前誊录,考题只能尽快摘抄到考生考卷上。

  虽然显得很麻烦,不过刘健和李东阳早就知道会有这麻烦,二人已安排妥当,从翰林院和国子监抽调了不少人手,等候在文华殿,只要考题到位,很快就会摘抄好。

  在场贡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皇帝都来了,题目却迟迟不出,连考卷也不下发,好像在等什么。

  刘健和李东阳在所有人当中最是气定神闲,因为他们经历这种事多了,临场应变能力很强,这次朱厚照赌气要亲自出考题,他们接受了,现在再苛求无济于事。

  等考题摘抄完毕,送到奉天殿前,此番殿试的题目才公布,而此时朱厚照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先行回乾清宫休息。

  “哼,我就知道这些大臣喜欢为难朕,明明他们可以自己出考题,非让朕来出,还要等考试当天誊录试卷,存心看朕的笑话,是吧?”

  朱厚照回到乾清宫寝殿,一屁股坐下,拿起杯茶水直接灌下肚,嘴里全都是埋怨。

  张苑跟在朱厚照身后,不知道该怎么接嘴,他知道自己昨日拙劣的表现在皇帝心中失分不少,正在想该如何补救。

  恰在此时,一名太监进来通禀:“陛下,乾清宫外有人求见!”

  “不见,朕什么人都不想见!”朱厚照恼怒地说了一句,想了想又问,“谁啊?”

  那太监回道:“是刘瑾刘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