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九〇章 如鱼得水
  刘瑾才刚回到皇宫,就利用他对朱厚照心理的把控,在张皇后和朱厚照面前好好地露了一把脸。

  此时的他,充分利用这对大明拥有至高皇权的母子关系剑拔弩张的节骨眼儿上,把自己及时摆在“忠孝两全”的位置上,赢得张皇后的欣赏。

  张皇后觉得刘瑾很会做事,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或许会直接出言表彰。

  朱厚照获得他想要的,就是隔三差五出宫,甚至可以在宫外夜不归宿。

  张皇后的要求也得到满足,那就是既兼顾母慈子孝,让朱厚照来保护她的身份和地位,可以让朱厚照最大限度地规行矩步。

  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最大的失败者其实是萧敬,他仍旧没得到朱厚照的信任,反而让刚回宫的刘瑾风光一把,这使得原本所处位置非常尴尬的萧敬,几乎失去核心权力,只因朱厚照刚登基不久,暂时动不了他,这才令萧敬暂且将权势保全。

  从坤宁宫出来,朱厚照什么话都没说,看起来似乎在生气,但其实心里却很得意,因为他现在得到张皇后的认可,可以自由出入宫门,以后甚至不必再掩饰装什么太监,随便换上一身衣服就能出宫,身后一大群人保护,想想都风光。

  “刘公公,你做事很得朕的心意,以后就留在朕身边随侍……至于差事安排,你先把兵部的事情办完,前方战事要紧。等你处置好后,就回到朕身边,每次出宫你都跟朕一起……你可是答应过母后要保护朕的安全!”

  朱厚照上来就给予刘瑾高度肯定以及极高的权限。

  虽然刘瑾没获得官位上的提升,但只要能留在朱厚照身边,官位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刘瑾深知这道理,所以他不会跟朱厚照争取什么,赶紧行礼:“能为陛下和太后分忧,乃老奴分内之事,陛下,不知您准备几时出宫?”

  朱厚照想了想道:“以前出宫的事情,除了你外没别人知道,连朕之前去江南,都只有父皇和宫里少数人知晓,你切不可对外声张……今日乃是殿试之期,这样吧,殿试会在两天后放榜,那时你跟朕一起出去看看光景,听说殿试放榜时京城会很热闹,朕想出去凑凑热闹!”

  刘瑾道:“是,陛下,老奴会帮您安排。只是……老奴现在暂时无法调动侍卫保护您,您看……”

  朱厚照想了想,点头道:“也是,你之前答应过母后,说你会带人保护朕,这样吧,回头朕给你个令牌,每次出宫你带十几个人跟在朕身边,再派几十个人暗中保护……这些人料想应该够了!”

  刘瑾有些惊讶:“陛下,您出宫自然越低调越好,岂能带如此多人?陛下身边跟上三五个高手保护便可,好似寻常富家公子,若带的人多了,反而遭贼人惦记。老奴会安排一些人暗地里保护,但人数不会太多……陛下出宫时,只要不被人知道身份,不会有人对陛下不利!”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了:“行了,行了,既然你觉得可以,那就由你安排!也真是,以前朕一个人出宫的时候,没见有什么危险,就是母后大惊小怪……哦对了,你找的人一定要值得信赖,如果他们乱嚼舌根子,朕会杀了他们……你先跟他们说明白!”

  刘瑾不知道朱厚照出宫干过的荒唐事,但明白朱厚照做错事担心人发现的心态,当即行礼:“陛下请放心,老奴一切都会安排妥当!”

  ……

  ……

  四月初二,系弘治十八年乙丑科殿试放榜的日子。

  这天朱厚照出宫游玩,就纯属为了凑热闹,他打算过了中午才去秘密宅院,在那边跟女人厮混一下,到日落时分回宫。

  这次朱厚照出宫身边带了六个人,除了四名宫廷侍卫在身边提供保护,尚有两名太监,分别是刘瑾和戴义,至于之前自作聪明选择在张皇后和朱厚照之间“中立”的张苑则未被准允跟随出宫。

  朱厚照这次带着人从北安门出了紫禁城,先往鼓楼方向而去,沿着顺天府街前往崇教坊的国子监。

  这天殿试放榜会在礼部、国子监两处同时进行,不过要等到中午以后,因为礼部在大明门,地处京城南边,而国子监在城北,一南一北的格局使得那些等待放榜的学子分散开来,城北这边并不像朱厚照想象中那么热闹。

  国丧期后,大明京城并没有恢复往日的繁华,即便到了春暖花开时节,仍旧一片萧瑟的景象。

  朱厚照带人穿街过巷,心里有些感慨:“以前朕出宫的时候,这街上到处都是人,热闹得很,现在人这般少,也不知怎么了?难道父皇病故,对京城的影响这么大?咦?为什么一辆官家的马车或轿子都没看到?”

  刘瑾解释道:“陛下,这京城中人少,恰恰证明大明百姓忠君,百姓对先皇的离世表达哀悼,甚至朝廷并未禁舞乐京城也看不到歌舞升平的景象……这不,连教坊司都还关着门呢!”

  朱厚照有些愤愤然:“这正是朕不满意的地方,教坊司早就应该开门迎宾了,别是里面藏着什么肮脏龌龊的勾当吧?明面上关着门,但其实藏污纳垢,指不定后门开着……”

  说到教坊司,朱厚照义愤填膺,刘瑾马上看明白了,小皇帝这是需要女人,没地方寻欢作乐。

  因为这是刘瑾第一次跟随朱厚照出宫,尚不知李兴为刘瑾准备了女人,以为朱厚照在宫外想找个女人都难,于是道:“陛下,您看老奴去为您安排一下如何?”

  “哦?”

  朱厚照瞪大眼睛,“刘公公,你且说,准备怎么帮朕安排?你不会是想去直接砸门,让朕进去吧?”

  刘瑾笑道:“这点陛下或许不知,这教坊司内,虽然平时关着门不对外营业,但若是有达官显贵需要在府上宴请,从这里请几个人过去却无可厚非。只要把银子花到了,什么事都能解决,人请到府上,即便出了事也跟教坊司无关对不对?”

  朱厚照道:“还是刘公公你明白事理,这感情好,戴公公,你以后可要多向刘公公学着点儿!”

  戴义一脸苦逼,他知道自己在某些事上根本没刘瑾有天赋,他在宫里混得不得志,就因为不懂得变通。

  刘瑾没跟朱厚照要银子,他南下当地方守备太监,又跟着沈溪出去打仗,临行前沈溪送了笔犒赏给他作为盘缠,现在手头有些银子,他先安排了一下,让朱厚照先去附近一家茶楼等待,他则火速前往东四牌楼的教坊司请姑娘。

  跟戴义不同,刘瑾非常懂得使用手上的权力,知道以权势压人。

  刘瑾到了地方将身份一报,只说宫中某位贵人需要女人,教坊司甚至连银子都不敢收,就让刘瑾把人带走。

  朱厚照到了茶楼喝了一杯茶,正等得有些不耐烦,刘瑾匆忙而至,但刘瑾形单影孤,身后未见女人。朱厚照满心期待,见状有些不满:“刘公公,你不是去帮朕找人么?人呢?”

  刘瑾笑道:“陛下何必心急?老奴已安排好,人已送到城东一处寓所,这寓所乃老奴一位故友居所,目前已致仕还乡,平时没什么人居住,旁人都不知晓,里面有仆婢打扫,您过去后不也清静些?”

  朱厚照眉开眼笑:“还是刘公公会办事。哦对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别称呼朕什么陛下,直接称呼朕为朱公子,在外面,别让人知道朕的身份,刘公公以为呢?”

  刘瑾笑盈盈道:“朱公子说的是,老奴只是您府上的管家,朱公子大可称呼老奴为刘管家,而戴公公……则应该是公子您的账房!”

  朱厚照满意点头:“刘管家,戴账房,哈哈,好玩好玩,以后就这么称呼了!”

  :。: